菠萝网目录

刺巅 第8章不能说的秘密

时间:2018-05-12作者:太子饭

    随后,在任勇的指挥下,6个刑警充当起了交警的角色,先疏导了人群,然后指挥交通,让常市大酒店门口又平静了下来。

    等到7个人再回到常市大酒店1011号房间时,犯罪现场已经被打扫过了,完全没有任何遗留痕迹,现场勘察,只能作废了。

    当然任勇也质问了酒店,酒店值班经理却推脱说保洁人员不了解情况就进行了打扫,这个保洁人员,已经被他们酒店刚刚辞退了。

    好精明的布局,钟立想到,拖住了刑警,不给支援,然后一切悄无声息,天衣无缝。

    顾一田看了看钟立若有所思的样子,喝了口水:“是不是觉得布局非常完美?当时我们也是这么想的”

    钟立点了点头:“你继续说。”

    当任勇回到市局的时候,张功放张局长就把任勇叫到了办公室,说的什么顾一田并不知道,只是任勇回来后脸色不好看,只是叫大家重新办理手头上的案子,这起跳楼案上头已经定性,是一起自杀案。

    当时,其他5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自发组织到张局长的办公室,要求案子重查。

    顾一田因为被任勇叫出去办事,没能参与,不然的话,应该也是他们中一个。哪个男人没有血性啊,尤其是这样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学生惨死。

    现在想来,也正是因为当年没有做出头鸟,任勇才能保得了他,不然,他的结局跟其他5个刑警应该也不会好到哪去。

    大家本来就以为事情会平息下来,没想到短短半个月后,在一个半夜,任勇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小伙子,没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送进了提审室,也不知道任勇用了什么手段,一个人完成了审讯工作,将所有的证据汇总,将这个小伙子送进了看守所。

    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大家才知道这个小伙子就是吴美美案的凶手,而现在,各项证据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送到了检察院。幕后的那个人物,还没有来得及出手,案子已经被办成了铁案,来不及了。

    不仅如此,也不知道谁泄露的消息,就在当天,常市的一家不是很有名的报纸上就披露了整件事情的细节,触目惊心,跟耳光一样,打在了整个常市公安局的脸上。

    谁都以为任勇要倒霉了,可他偏偏跟个没事人一样上班下班,张功放局长也没有再找过他。

    事情后来被定性为强奸,故意伤害,那个犯罪嫌疑人被判了7年。不管判的轻还是重,至少他是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任勇的行为,不失为警察的典范。

    整个过程虽然没有跌宕起伏,钟立还是听得心惊肉跳,一开始他觉得任勇是幕后推手,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顾一田不肯相信是任勇所为了。一个能顶住所有压力也要将罪犯绳之以法的警察,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不因有他,只是因为他那无人企及的情操。

    随后的事情,钟立一惊能猜的七七八八了,然后任勇被降职,其他5名刑警也被调离,应该都是整个事件的后续影响。

    这时候,卧室的门响了。

    “一田,还有钟弟弟,可以吃饭了”

    是阮芳叫他们吃饭了。

    但突兀的敲门声,还是把顾一田吓了一跳。

    两人都应了一声,但是谁都没有动。

    等到阮芳的脚步声走远。

    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钟立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没有问出口,也是他最想知道的。

    “顾”

    钟立刚刚开口,就被顾一田打断了

    “赵小军,前市委秘书长,现市委副书记赵武南的儿子”。

    对,钟立想问的,也就是这个罪犯的身份。

    这件事,到底跟宁庆案有什么联系呢,钟立还是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想了,顾一田神秘地笑了下:“常市11月的天气已经很凉了。”

    听完这话,钟立才发现,他跟顾一田两个人额头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看来,刚刚的谈话,真的过于惊世骇俗了。老百姓只能看到光明的一面,这样背地里发生的东西,是真的不为人知的。每个国家,每个社会都有阴暗的一面,并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放在阳光底下的。

    这些只是电影才能看到的东西,这么真实地听到,对一个初入社会的钟立来说,不紧张才怪了。

    两人又是相视一笑,顾一田这才发现,两个人一个多月的交往,竟然产生了如此高度的默契,一个眼神,一张嘴,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也真是奇了怪了。

    随后,和顾一田和阮芳吃饭,阮芳外表看起来文静,却很是好客,对他这个弟弟也甚是喜爱,一直给他夹菜。从来没有体验过家庭温暖的钟立,在这一刻,不知不觉中,竟然把顾一田夫妇当做了家人。

    当然,也只是钟立心里的小心思而已,并没有表露出来,跟顾一田的交情,还没有到什么心里话都可以讲的地步。

    一时其乐融融,钟立还陪顾一田喝了几杯。此按下不表。

    后面的事情,顾一田也没有必要讲了。

    回到宿舍的钟立,脑子里一遍一遍脑补着当时的画面,瞬间,任勇的形象,在他心里,又高大了起来。

    任勇抓了赵小军,做成了铁案,让赵武南猝不及防,然后被降职使用,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整件案子到现在已经4年多了,应该早就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到底跟现在的宁庆案有什么内在联系呢?

    对了,钟立突然从床上蹦了起来,说蹦,一点都不夸张。

    他以很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冲进了值班室,让夜班门卫出去买包烟,看着夜班老刘远去的身影,钟立微一思索,拿起了值班室的电话,就拨通了钟立家的座机。

    这时候顾一田已经睡了,他酒量并不是太好,所以有点上头,送走了钟立,就上床睡觉了。钟立的突然来电,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谁啊?这么晚还不睡觉?”听得出来,顾一田很生气。

    “顾所长,是我,钟立,对不起打扰你睡觉了,我想问一下,赵小军还在坐牢吗?”

    短短的一句问话,像一记炸弹一样在顾一田脑中爆炸,瞬间把他炸得清醒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