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刺巅 第1章没有最糟,只有更糟

时间:2018-05-12作者:太子饭

    人,常常会感叹时运不济,命运多舛。

    我不是一个命运论的坚定支持者。

    但,请一定牢记,在命运的惯性面前,只要你不放弃,金钱,财富,女人,才有可能跟你招手。否则,都只是空谈而已。

    只有剑指苍穹,才有刺巅的魄力。

    第一章没有最糟,只有更糟

    这个秋天,注定就比往年的秋天凉的更早一些。

    我们的男主人公,钟立,拖着并不沉重的行李箱,走在秋风萧瑟的街头。

    夜,有点凉了。

    中国人民大学毕业,中文系的高材生,曾经的学生会主席,教授们口中的未来栋梁之才。如今,毕业两年,被房东那个胖女人把行李从小破屋里扔了出来,一向抠门的房东,竟然连欠了两个月的房租都不要了,铁了心地把钟立赶了出来。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还有,我们的主人公钟立别的不行,乐观的心态倒是数一数二,要换作别人,或许早就受不了这种现实,自寻短见也未可知了。

    钟立,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孤儿院的,是被遗弃的,还是孤儿院接收的。反正二十多年,院长张妈妈从来没有跟他提过自己的身世。想到这里,钟立笑了。身世,貌似这个词并不适合他这样的人。

    但这样的条件并没有影响性格孤傲的钟立,从小学,甚至从幼儿园开始,我们的钟立就表现了惊人的学习欲望,或许,不单单是欲望,还有叹为观止的学习天赋。他或许没有别的特长,但是偏偏有一项,让孤儿院甚至学校的所有同学都望尘莫及。

    钟立,有一项过目不忘的天赋,不管什么样的图片,文字,甚至是杂乱无章的数字,只要让钟立瞄上一眼,就能记住个八九不离十。也正是因为这个天赋,钟立在学业上基本没有遇到什么阻力,很轻松地就走进了咱们国家的高等学府。

    可是,说的再多,也没有办法阻止我们的主人公此时此刻沦落街头。

    汉语言专业的毕业的学生,如果没有找到对口的工作,在如今的滚滚洪流中,的确很难找到一份适合的工作。没有工作,就没有钱,没有钱,怎么在社会上立足,怎么养活自己。更关键的是,我们的钟立还是一个孤儿,所以,在毕业后经历了两个月的求职与失败后,终于用完了自己的积蓄,被赶出了出租屋。

    即便是江南水乡,常市的秋天,依旧是冷的刺骨。

    没有最糟,只有更糟吧。

    钟立苦笑了一下,在这寂静的深夜,万家灯火也渐渐熄灭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钟立终于累了,就在路边的绿化带旁,找了一个干净的角落,放下拉杆箱,从自己的呢子大衣里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包皱巴巴的烟,点上一根,抽了起来。

    前路在何方,或许此时已经不重要了。

    “吱”

    很难听的刹车声。

    显然是急刹。

    钟立抬起头来,只见马路对面,停了一辆依维柯的防暴巡逻车。显然是半夜巡逻的特警,忽然发现了绿化带边上坐了一个人,急忙刹了车。

    从依维柯上陆续走下来三个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一个手持防暴盾,一个手拿警戒棍,还有个应该是队长之类的人,三个人向钟立坐的地方走了过来,脚步并不快,好像稍微走快一些,就怕钟立逃跑了一样。

    倒霉,遇到半夜巡逻的了,谁叫钟立这么落魄,大半夜了,街上除了偶有一两辆货车奔驰而过,根本连个鬼影都没有。

    “对面的人听着,请你保持现在的姿势,双手抱头,呆在原定不要动,接受我们的检查”。

    从依维柯的喇叭里突然喊出了这段话,在这寂静的深夜,着实刺耳。

    钟立猛地站了起来,把手伸进贴身口袋里,其实,钟立只是想提前拿出身份证而已。

    这倒好,如临大敌的三个防暴警察,就在马路中间,摆出了防御姿势。

    钟立从口袋里掏出身份证,朝三人扬了扬,然后蹲了下去,双手抱头。

    三个警察或许也觉得他们的行为可笑,一个明显就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学生,还搞得怕被袭击一样紧张。互相对视了一下,加快脚步靠近了钟立。

    为首的一个两杠一星的警察,明显是最生气的一个,第一个靠近钟立,也不等钟立解释,直接掏出手铐,从后面把钟立的双手背拷起来,对其他两个警察丢了一句话,就气呼呼地走了。

    “带车上去,先押回所里再审”。

    两个防暴警察面面相觑,这阵势,明显就一个落魄学生,身份证也不看,直接就押回所里,有必要吗?

    想归想,做还是要做的。

    毕竟,那个两杆一星的年轻警察是他们的顶头上司,湾外镇派出所所长,顾一田。

    可怜的钟立,就这样,被押上了依维柯。

    从头至尾钟立没有一句抱怨,更没有一句辩解,好歹,今天晚上有个遮风的地方了对吧,还能差到哪去呢。

    来到湾外派出所,钟立就被丢进了审讯室,然后好像就被遗忘了一样,从始至终,就没有警察来给他做笔录,期间,有个值班警察进来,送了一份盒饭给他,据说,是顾所长的夜宵。

    钟立可不会委屈了自己的胃,这可是他今天的第一顿正餐,再苦,不能跟自己过不去是吧,乐观的钟立很快就将这份盒饭扫荡一空,然后,趴在桌子上,沉沉地睡去了。

    所长办公室里,顾一田反复看了钟立的身份证,然后在警察网上查询了一下,沉重地叹了口气,把身份证丢在一边,点了根烟,进入了沉思。

    其实,也不怪顾一田跟钟立过不起,平心而论,顾一田甚至算得上一个好警察,一个小镇派出所长的位置,工作四平八稳,也从来不吃拿卡要,顾一田也没什么大的梦想,就想做个称职的警察,就这样安安稳稳一辈子罢了。其实,顾所长年纪并不大,还不到30岁的年纪,这么想确实太早了,但偏偏顾一田就是这个性子,改不了。

    人啊,有时候想安静的时候,总是事与愿违,偏偏安静不了。

    就在一周前,就在湾外镇,我们顾所长的辖区内,发生了一件大案。

    用大案来说可能有失偏颇,应该是特大刑事案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