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诸天之我娘是陆雪琪 第九十一章 九幽有花,其为冥

时间:2020-09-01作者:玖月空巷

    花开六瓣,其名伤心,这便是伤心花,是当年鬼王纪念其妻小痴,为女儿碧瑶打造的法宝。

    伤心花当年被污秽以后,有没有被鬼王复原,尚不得而知,而到后来,伤心花其实是一种纪念。

    可不论是哪一种可能,碧瑶阿姨后来铁定是到过这里的,可后来,伤心花到底在不在碧瑶手上,张宇也不知道啊。

    他总不能直接去问他爹张小凡吧,他觉得他去问的话,陆雪琪非把他丢出去不可。

    可是,自己终究要去找一找。

    这古井下,只有一条暗道,和暗河是一道分叉,暗道洞口狭窄,更是阻挡了光线进入,张宇他们小心的靠近,只是刚到洞口,就有一片黑气扩散而出。

    密密麻麻,竟是黑鸦幻化,王宗景刚要有所动作,可是小灰比他们快的多,他不是要自己动手,它是拽着正要逃跑的萌猪的尾巴,就把它给扔了进去。

    那洞里瞬间有了咆哮之声,萌猪一旦遇到让他极害怕又无处可逃的环境,就会成为凶兽。

    “汪,汪汪!”

    “吱,吱吱!”

    小灰和大黄幸灾乐祸,帝释天倒是站在一旁,王宗景目瞪口呆,他是见过萌猪变为凶兽的,张宇在一旁咯咯的笑着。

    萌猪这个小叛徒,一直到陆雪琪面前告我的状。

    要不然,陆雪琪是怎么知道自己办过的事的。

    “噜,噜噜!”

    只在几息之间,有萌猪吓的跑了出来。

    而洞里的黑气尽散。

    “小灰,下次还这么干,让它每天去老陆那里告我的状。”

    张宇高傲的仰着头,帝释天依然走在前面,这洞中到处都是滴水的声音,不是往下,而是往上。

    这也是暗河无法倒灌的原因之一,直到跨过了一个节点,再往上,就连滴水的声音都没有了,就只有他们的脚步声。

    可是,也正是这个节点,突然有四面八方的花瓣凭空而生,不是白,而是带着黑色幽光的花。

    帝释天的量天尺急速转动,这带着炽阳之物,凡所过这次,这些黑花全部凋零,可在他们的脚下去无端生起尖刺。

    花的特质,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哪怕花已死,可依旧在那土壤,等待下一个春天的来临。

    王宗景拉着张宇急退出界点,帝释天冷哼!

    “无穷无尽吗?那我就烧你千百世轮回。”

    那量天尺突然光芒大放,那是炽阳之力,一团火焰无中生有,不论是飘落的,还是地下长的,全部化为了一团火。

    可是,诡异的是,那火却是黑色的幽火。

    “师兄,烧不完啊,萌猪皮厚,把它丢进去。”

    帝释天也不禁皱起了眉头,这黑色的花太诡异了!

    “噜,噜噜!”

    萌猪一听要把它丢进去,便直接往回跑,可是小灰最喜欢虐它了,又是拽着它的尾巴就扔了进去。

    黑色的火虽然厉害,可瑞兽当康可是存在于山海经大陆,那是断了九婴一头的存在。

    萌猪大吼,猛的变身,一吸之下,这些火都被它吞了。

    瑞兽当康,无惧五行!

    它都要吐火麒麟呢,还吞不了这些?

    张宇再次大喜,高傲的往前走,大家都紧紧跟上,就连萌猪吞完,都追了上来。

    而一路上,再也没有遇到任何攻击,依然是路,无止无休的路。

    直到他们看到了一个很大的空间,那空间的正中央有一团包裹在黑光中的奇大无比的花骨朵。

    “师兄,原来伤心花当年被污秽以后,是被复原了的,而那被污秽之物,也因为伤心花成为了花的样子。”张宇说道。

    “看起来的确如此。”帝释天喃喃,他隐隐想起张小凡对他讲过的,在九幽之下,有一种花,叫做冥。

    那是生者之思,死者之念!

    而也正是在此时,那飘浮的黑色花朵缓缓盛开!

    “我摘了这花,便是这花的福气!”

    “当初,在小池镇外的那个树林里,你曾经在满月之夜,看到过一口古井!”

    “九幽阴灵,诸天神魔,以我血躯,奉为牺牲,三生七世,永堕阎罗,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

    悠远的铃铛声,也在随着这盛花的冥花轻喃。

    那段尘封的过往,若忆当年,又有谁能记得,那挡剑的痴心人。

    那一刻,她是天地间的惟一……

    张宇看到这冥花,突然有些明白了,阿姨当年仿佛就知道了自己的结局。

    只是他不怨不悔,这冥,就是她代着必死的信念,走上了那青云山。

    只为了心爱的人能够活着……

    他回头时,王宗景愣在了原地,帝释天若有所思,而好动的小灰,都安静了下来。

    也只有它,见过当年的碧瑶吧!

    “碧瑶阿姨不该这样孤独的!”张宇的手轻轻抬起,他要去摘下那朵冥花。

    冥花似有感应,它应该是感应到了张小凡的血脉,缓缓落下。

    可真是拿在手中,他的全身猛的打了一个哆嗦,这要带回去,我娘会把我丢出来吗?

    “算了,还是不要告诉老陆了,时光依然是时光,每个人都有了每个人的结局。”

    张宇取出八荒炉,将冥花放置在内,然后他把八荒炉往眉心一点,直送入刚发芽的分身处。

    而冥花在落入的瞬间,缓缓飘出来,附着在发芽的枝头,轻轻打开。

    就仿佛当年的绿衣人在时光中嫣然而笑。

    “师兄,今天的事就别说出去了,不然我娘就该生气了。”

    “明白。”帝释天答应了一句。

    “尤其是你,你要敢再告状,我就把六师伯做的饭都给你吃了。”

    “噜,噜噜!”

    “好了,王大哥,我们走了。”

    王宗景猛的回过神,那最后的咒语,怎的如此令人恐惧。让他全身都忍不住的打着冷颤。

    “王大哥,你在想什么呢?”

    “嗯,没事,我们走吧。”

    帝释天不禁往王宗景身上看了几眼,萧逸才和王宗景见面的几次,帝释天都是知道的。

    就是不知道那腹黑的萧逸才又行什么秘密之事呢。

    当然,也与他无关!

    “等下,我先探下路,我们现在去查下古庙的异样。”

    帝释天瞬间分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