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诸天之我娘是陆雪琪 第六十六章 子母剑

时间:2020-09-01作者:玖月空巷

    “对了,不许你师兄送你接你,要参加就好好的参加,别搞那些歪门邪道。”

    张宇使劲点头,然后说道:“我这就找大师伯领书去。”

    张宇激动的跑了出去,厨房,张小凡和陆雪琪相视一笑,一如当年。

    “你就是太宠着他了,这孩子,我这一不留神,他就把这东西给带出来了。”

    “那这上面写着什么?”

    “写着我们的十年啊,写着我最想你的十年。”陆雪琪说道,坚毅中带着些许温柔。

    “那当小宇十岁的时候,就该写我们家的十年了,我知道,曾书书这几天来找我,你是把他拦下来了。”张小凡笑道。

    “曾书书每天就不干正事,你儿子变成现在这样,有一大半就是他的责任。”

    ……

    张宇正高兴的和众位师伯说呢,他还在宋大仁师伯那里领了清风决,说的是青云别院由穆怀正主持,其实还不是宋大仁师伯说了算。

    出门碰到穆怀正回来,又高兴的让他给自己在廿三院中留个房间。

    正炫耀自己手中的清风决呢,就有一只纤纤玉手,将他已经到手的清风决给收走。

    “陆师叔。”穆怀正恭敬的拜见。

    张宇扭头,瞬间苦闷。

    “娘,你都答应我了,你说你不会反悔吧?”

    要是陆雪琪反悔,他还真没办法,谁让她是家长呢。

    “要清风决,可以!不过,我可有一个条件,我传你一式玄冰斩,你要在这几天学会了,你就可以去了。”

    “我……”

    “你没有选择的权利,你听清了,玄冰斩是你水月师祖的成名绝技,也是小竹峰一脉三大剑法之一。共九式,我现在传你的是第一式。”

    穆怀正拉着张宇后退,远方黑竹林,帝释天的动作奇快!

    天琊,出鞘!

    每一招的剑尖都在凝固时光,又化为寒霜,从剑中剥离,招式凌厉连贯。

    月下舞剑,到底惊艳的是谁的流年……

    出鞘、回鞘,陆雪琪直接转身。

    “练吧。”

    “娘,你等等。”张宇直追了进去。

    “汪,汪汪!”

    “吱,吱吱!”

    “噜,噜噜!”

    ……

    穆怀正愣在原地,陆师叔每一次的出手,都能让他参悟好久的。

    而远方黑竹林,帝释天若有所思,玄冰斩!

    张宇晚上求了一晚上,陆雪琪无动于衷,这已经是她的底线了,你想要去,就要付出啊。

    所以从那天开始,有好多天都没见张宇出门,原因是张宇在大竹峰练玄冰斩呢。

    没有道法,陆雪琪只让他练招式,本来张宇心就乱,再加上齐小萱在旁边捣乱,张宇已然崩溃。

    也幸好文敏疼他,这看着张宇在守静堂外的空地上练剑,这还纠正几句。

    张宇的分神,终于发挥了大作用,三心二意的作用就是可以反复推演,更何况,他的体内还种着一个分身,一本体一分身,那是四道分神在论证。

    而且他现在越来越觉得,他种子体内的那枚种子,有些不同了,原本他是感受不到的,可是现在那种子的发芽,已经有了他的意识。

    那到底是什么羽毛所化的种子?

    当然,张宇现在也来不及想,其实他是仅用一天的时间就已经走完了普通弟子一个月需要走完的路。

    后几天,主要是陆雪琪非要让他做到完美。

    说白了,就是变着法的挑他的刺。又用了大概五天的时间,张宇已经把第一式给练到了完美,又巩固了七天左右,张宇终于第二次拿到了清风决。

    就连帝释天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同样是一天就练成了,可是他有临摹,可张宇师弟怎么和自己一样的快。

    直到他看到张宇在练玄冰斩时,同时御出了冥梦伞!

    他明白了!

    这种无间隔的分神,连他都不可能做到,不仅是他做不到,恐怕就连……

    哪怕他的凤血,可以保持在同境界,只要不是瞬间碾压,那他就不会死亡。

    可是那却不是分神……

    张宇师弟,从一始就走出了他与众不同之路!

    “师兄,哪天我们去死灵渊一趟吧!”张宇说道,这件事啊,还是要着落在帝释天的身上了。

    “死灵渊在哪?”

    “我哪知道啊,不过我过两天打听打听,你不知道,你师傅和师娘,也就是我爹我娘,他们年轻的时候,在死灵渊的深处,无情海中碰到了一条很大很长的蛇,这弄回来,就把它放到我们的黑竹林。”

    “那还是你自己以后去吧。”帝释天说了一句,你怎么什么也想干。

    “别啊,到时候我、你、陈师姐、穆师兄,就我们四个人,嗯,对了,穆师兄太老实了,他不一定敢去,那我们不带他。”张宇说道。

    这几天被陆雪琪盯着练剑,他终于是解放了,而山下,青云别院,已经开始两天了。

    陆雪琪说让他休养两天再去。

    “你先参加完青云试再说,有的是机会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张宇真的就是想一出是一出,而在晚上的时候,陆雪琪没收了落雨剑,等两天是因为曾书书终于把后羿的箭练成了两把子母剑。

    之所以难炼,就是因为射日箭的材料,会根据不同的修为发挥不同的威力。

    再加上能量过大,曾书书炼的时候必须以子母的牵引去平衡。若子母剑同时施展,威力则更大。

    不过这些对于张宇来说都太早了,现在的作用嘛,就是只要有母剑在,张宇的子剑就丢不了,类似于绑定。

    就像冥梦伞一样,是永远烙印在他的手心。

    而且陆雪琪拿走了辟谷丹,给他换了大竹峰专产的大黄丹,又交待了好一会,张宇才拿着清风决去坐到了厨房,边吃饭边看。

    而张小凡,在看了一会以后,说了一句,要是以清风决来练,张宇连入门都入不了。

    所以就拿笔改了好多字……

    张宇才不管呢,练就对了,这躺在陆雪琪的后面,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第二日,由穆怀正把他领去青云别院,临走临走,张宇听到大家说自己长大了。

    他还抱了还犯困的齐小萱一下呢,这傻孩子,以后你就自己玩吧,谁让你不去参加青云试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