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诸天之我娘是陆雪琪 第十九章 年轻人,要胆大点

时间:2020-09-01作者:玖月空巷

    而等到了半夜,张宇被渴醒的时候,他隔着张小凡把陆雪琪摇醒,见陆雪琪不想理会自己,所以他站在床上,这每一步都要踩在他们俩的腿上,你们这对狠心的父母。

    到了外面,正好见到穆怀正半夜回来,而他是早睡了一觉醒来了。

    “师兄好。”张宇站在外面向穆怀正打着招呼。

    “师弟啊,这都几点了,你还喝。”穆怀正笑着走了过来。

    张宇想了想,自己那个计划要不要拉上穆怀正一起干?谁让他躺赢的!

    “师兄啊,你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过的事吗?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张宇把自己的木制水杯给穆怀正递了过去。

    他来到这里一个月,早已学会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他连水杯都懒的送。

    而自己明明是有这样的优势呢,年轻就是资本,你们有我小吗?别说大竹峰了,整个青云门只有齐小萱比自己小。

    “师弟啊,你师兄我能够把师傅交给的任务完成就好,师兄可没有那么多的梦想。”穆怀正说完,直接就走了。

    张宇撇撇嘴,要是师公田不易还在世,看到你这么老实的没出息,非要让你罚跪。

    只是师公田不易要真在世的话,是会喜欢我多一点呢?还是喜欢师兄多一点呢?

    这是个问题,张宇一边想着一边回房,接着爬到了床上,他想了许久都没有想到,所以他就自恋的以为是喜欢他多一点吧。

    毕竟自己和师兄应该是两种不同的性格,自己可以给师公带来更多的刺激感!

    第二日,青云门各脉先进行比试的消息传遍青云七脉,同时,水淹大佛膝的天像是什么也第一次被公开,听说那里面有不同于青云门的功法,还有一些不可知的事件。

    那些正魔大战后进来的弟子们,他们并没有经历过血腥,身上透露出的,是一种活力,而并没有如萧逸才那一辈的沧桑,可是谁又能知道他们当年的事。

    或许能够被记住的,只是留在时光里的名子,却再也没有了真实的情感。

    “师兄,秘境之事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长老会都公布了,那还能有假吗?只不过这一次,我一定要进入前十名。”

    “没错,即修此道,定当与世间天骄们一较高下,还有要承担我青云门除魔卫道之责任。”

    ......

    青云七脉,好像从这一天开始,都只有这一些声音,年少轻狂说的就是他们,这个摩拳擦掌的要进前十。

    当然,除了大竹峰和小竹峰之外,大竹峰就是穆怀正一人,也没什么比的,而小竹峰,这本来收徒就有限制,非女子不收。

    这还是被其它几脉抢走了好几个,嗯,也可以这么说,青云门其它各脉也可以收女弟子,但小竹峰仅收女弟子。张宇前一阵就在小竹峰挂了个名,他还高兴了好几天,又是一个第一。

    照自己这节奏下去,萧逸才要给自己发多少奖状啊,什么都是第一名。

    就像他又站在了他找到的望月台那个视线很好的地方,看着不论其它各脉如何“相残”,此时此刻却没有半点波澜的小竹峰。

    这都看了一晚上了,她们也没有打起来,虽然你们人数恰好够了,但你们也要排出个名次啊,而排名次最好的方法就是打。

    “谁让你们不让着我呢,还都是师姐呢。切,还有抢了我名额那一位,这剑术还不如我呢。”张宇喃喃的评论了一句,看向那个抢了自己名额,从尘世中归来的十岁的小师姐。

    这小师姐呢,也看着他呢,什么叫做两小无猜,两小无猜的意思是,凭什么我是小男孩,我就该让着你。

    而他这一忿恨,就到了后半夜了,他期待的各位师姐打起来的场景依然没有出现,郁闷了半天,他觉得他还是想想自己的计划。

    “你们就在这里慢慢争前十吧,我也不和你们耗了。”张宇的手慢慢的摸向了流云袋,一个小石碑被他拿了出来,他今天费了一天的功夫,还和张小凡陆雪琪捉了一天的迷藏,才弄清了这石碑上面写的小字。

    正如他猜的那样,这小石碑确实是一把钥匙,可以打开凌云窟地宫,这一点,是风云整个脉胳线上都没有提及过的。

    这可以称之为,风云事件以外的事件,那么随着这小石碑的出现,一旦自己打开凌云窟地宫,整个风云的故事,又会有什么新的变化呢?

    张宇想了想,管他什么变化呢,也许里面有好多好东西也说不定,凌云窟可是整个风云故事的核心所在。

    所以自己是非要进去不可!

    正想着出神呢,就感觉到萌猪啃着自己的小脚丫,张宇直接把它抱到腿上,瞪着它。

    “你要敢告诉我娘,信不信我就把你丢给齐小萱,让她每天欺负死你。”张宇威胁道。

    萌猪叫了几声,张宇便把它给放了下来,而当陆雪琪过来要带自己回去的时候,张宇又瞪了萌猪一眼,这个小叛徒根本不保险,所以自己还是要把他给带着。

    “你刚才在那边说什么呢?”陆雪琪问了一句。

    “没说什么啊。我是在说,昨天,我本来想给你买条裙子的,可我没钱。”

    陆雪琪不再言语,虽然这脸上依然冷冰冰的吧,可是依然牵着自己的小手。

    可是她哪怕做为娘亲,她也不能知道她八岁的儿子在想什么啊。

    张宇其实想的是,他要找谁背黑锅呢,因为若没有人带自己下青云山的话,他是真下不去,因为等自己到了青云山脚,天就该黑了,而青云山脚离河阳还远着呢。

    他要去找郭芙蓉小阿姨,即然自己无论如何也进不了前十,那么索性,我就自己去,不仅要去,还要干一票大的,他估计吧,河阳城也有进入秘境的名额,不过他才不用呢。

    反正都决定干票大的了,而以掌门的身份去,才能不给自己的爹娘丢脸,才能不给青云丢脸,想了想,就做个小门派的掌门吧,反正我爹已经告诉我秘境可能在哪儿降临。

    就连他都认为这不会是巧合了,那么降临的地点必在七侠镇。

    到时候,我还要把秘境口给堵住!除青云门之外,什么焚香谷,什么蓬莱仙宗,我说不让进,你们还真进不去。

    至于说为什么要拉上郭芙蓉,分担风险呗,拉上一个挺二的小阿姨陪自己分担风险,自己就是受她鼓动的,自己才八岁,哪有什么认知!是她,就是她!

    “你这小脑袋又在想什么呢?”

    “娘,你说,郭芙蓉还当小阿姨呢,她也太不靠谱了吧,她还坑队友。”张宇抬头说道,这眼睛眨呀眨,被陆雪琪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

    他的眼睛在陆雪琪的手心中又多眨了几下,想着自己就是个小天才。

    一连两日,他都被陆雪琪带着,因为上次的事也才过去了没几天,张宇根本就没有找到机会,最主要的是,他自己根本到不了通天峰,更别提找丁鹏了,纵观青云门上下,能带自己下山的也只有丁鹏丁师兄。

    丁鹏和穆怀正都是一样的性格,忠厚老实,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可是还有不同的是,穆师兄根本就不接自己的话,更别提穆师兄是看着自己长大的,还真忽不动他。

    可丁鹏不一样,最主要的是,他不了解自己。

    直到,又过了两日,七脉的弟子全聚集在通天峰,这又是青云门一大盛事,就像前一阵子的公祭一样,不一样的,就是这一次,将是年轻弟子的舞台。

    这个个精神振奋,若说前几日是在乎自己能不能进入本脉前十,那现在则是在为本脉的人助威。张宇想着自己爹娘参加七脉会武之时,估计也是这副光景吧。

    就像小竹峰依然清一色的美女,而大竹峰,依然人数是硬伤,不,不是依然,当年田不易至少还有八个弟子,可现在,就自己和穆师兄站在一起,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一届不如一届。

    “小宇哥。”齐小萱又看到了自己,向自己跑了过来,张宇将齐小萱抱到了自己位置,说道:“站好,给穆师兄助威去。”

    齐小萱使劲的点头,张宇高兴的站在旁边,有一个算一个,自己和齐小萱两个人的身高加起来,也才有你们高。

    事实证明,大竹峰那个惨啊!

    也不知道齐小萱在讲些什么,张宇就趁着陆雪琪没看着自己,他就在人群中瞄呢,而这一不小心,就瞄到了正被齐昊领上来的天音寺、焚香谷和蓬莱仙宗的人,前来观礼。

    萧逸才大胆改革,青云门无上大法,太极玄清道,岂是你们看一看,就能窥探的。

    而这一幕,其实和前一阵公祭是何其的相似,因为张宇又看到了巫守了,只不过巫守这次是真没惹事。

    直到他们已经走远,张宇收回了目光,通天峰的人走了过来,张宇终于再次见到了丁鹏丁师兄。

    “年轻人,要胆大点,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张宇看着丁鹏就眉开眼笑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