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诸天之我娘是陆雪琪 第十六章 你们别乱来

时间:2020-09-01作者:玖月空巷

    “这是什么?”张宇打开,看到了一个小石碑,对,是很小的那种,这碑上的小字太小,张宇看不太清,不过这上面雕着的画,正是水淹大佛膝。

    张宇想都没想,直接收起,而在另一个被打死的人身上,张宇同样拽下了袋子翻了翻,什么也没有翻到。

    至于这两个人的法宝,张宇都没去看!

    郭芙蓉倒是在收拾着那些钱,这嘴里还念叨着要用这些钱把那巫守给砸死。

    嗯,郭芙蓉也看不上这些金银。

    “小阿姨,砸个半死更好,一个大男人,为了逃命,把你一个女生,把我一个孩子丢在这里,死都是便宜他了。”

    “对。”

    这两人真是找到了共同的语言,高兴的进城。

    另一边,随着这两个魔教之人的命格破碎,秦无炎和金瓶儿脸色一变。

    而在他们身边还有一人,是秦无炎从蛮荒之地,圣殿之中的冥渊第一层请出来的。

    死的两个人,正是此人的爱徒。

    这徒弟死了,这做师傅的,直接就发怒了。他是急冲下山,秦无炎和金瓶儿拦都没拦住,不通人情,脑子都转不过来。

    只不过刚下山,就突然感觉到天变了。

    那是带着雷声滚滚的轰鸣,无上天威压迫着他,在那闪电游走的中心,一个白衣女子带着怒气而来。

    这老魔抬头看天,只是这威压瞬间降临他的全身,他以法宝抵挡,可这闪电游走之快,就在他的身上闪现雷光,那法宝带他的整个人,被击成了粉末。

    山上,秦无炎和金瓶儿同时看向了这股威压,眼皮跳了跳。

    “短短数年,神剑御雷真决竟被她练到如此地步,冥渊第一层的老魔头,竟然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这不是冥渊式微,实际上,冥渊是什么,就连秦无炎和金瓶儿都没有弄明白。

    怪之怪当年,兽妖横行之时,他们的师傅都死在了兽妖之下,冥渊的核心秘密被永久封存。

    他们也是历尽千辛,才请动了冥渊第一层的老魔出山,不是这老魔实力不行,而是他们没料到,在几年以后,陆雪琪的道法会到达如此境界。

    “青云门。”秦无炎刚要动,在他的面前,就有一道红光,这红光中还夹杂着金光和青光二色。

    秦无炎和金瓶儿分别运起斩相思和紫芒刃抵挡,红光根本没有退意,直逼他们而来。

    “不可能,不可能!”

    红光散尽,有一人站在他们的面前。

    “是你!”秦无炎面色阴沉。

    ……

    河阳郊外,就在刚才张宇和郭芙蓉杀掉两个魔教妖人的角落里,陈梦清领着几个青云门的弟子,她正蹲下来检查已死亡之人的伤口。

    一人是内脏受重伤而亡,而另一人,全身上下的伤只有一处,那是眉心的一道伤,冥梦伞只要击中目标,则必是一击而贯穿心神,必死。

    “穿林打叶!”陈梦清喃喃了一句,别人不认识,但她曾见过张宇用冥梦伞杀兔子。

    况且,她师傅陆雪琪也曾对她讲过冥梦伞。那这么说,张宇必定到过这里。

    “陈师姐,这两个魔教妖人是被谁杀的!”

    陈梦清站了起来,她并没有回答,她在想着张宇去了哪?有没有危险。

    “师姐,你看那里,还遗留了一件法宝。”

    陈梦清急闪而过,捡了起来,这脸色突然就变了,因为这法宝她认识,正是蓬莱仙宗之物。

    “蓬莱仙宗!”陈梦清同样对蓬莱仙宗没有一点好感,她的手直接握紧了这枚玉片,这玉片之上,是神秘的云朵图纹。

    “我小弟如果出了什么事,非要找你们算帐。”

    周围的青云弟子们一听,脸色直接变的阴沉,陈梦清所说的小弟,不是张宇又是谁。

    而大家可都知道,在通天峰公祭的那一天,张宇是和蓬莱仙宗的人有过矛盾的。

    “陈师姐,我们找他们去。”有青云门的弟子愤怒,连一个八岁的孩子都不放过。

    陈梦清是带着怒火御剑,别看陈梦清和张宇说话挺温柔的,实际上,陈梦清可是完美继承了陆雪琪的性格。

    不多说话,甚至表现的高冷。

    后面,有几道光直入河阳,另外有几人在此地等着宗门过来人,消失了好多年的魔教重现,这可是大事。

    河阳城,张宇看到的是卖各种小吃和珍奇东西的商贩,其实也没有多珍奇,只是张宇一个现代人,还真没见过这些东西。

    看到一个卖糖果的,他想吃,只不过身上也没有钱,而他看向郭芙蓉,郭芙蓉劝他吃零食不好,用魔教的钱?对的起自己的身份吗?

    而她们提着的钱,是让砸巫守用的,张宇可没有打那些钱的主意,他宁愿饿着,饿一顿又饿不死,而他现在想念丁师兄啊,自己这小身体,刚才被吓了一跳,又饿了。

    他摸摸肚子,这本来进城前和郭芙蓉达成很愉快的共识,可进城后,因为郭芙蓉这当小阿姨的不给自己买,他又不想搭理郭芙蓉了。

    “还当小阿姨呢,就你这样的,还是算了吧。”张宇低喃了一句,一抬头,就看到丁鹏和郭蔷薇在前面,朝着他们这边而来。

    “丁师兄。”张宇高兴的扑向了丁鹏,这后面萌猪跟着,引起路边之人的侧目。

    而张宇走近,这一看,丁鹏头上还起了个大包,丁鹏还在揉呢!

    “师弟,你没事吧。”丁鹏都吓坏了,所以这是去寻张宇呢。这还看了看张宇的全身,松了一口气。

    由此可见,丁师兄的心性,那是心地很好的,而张宇有一种他乡遇故知,他正在犹豫,让自己的娘去找丁师兄说私带自己下山的事,到底好不好。

    可现在要解决的,正是丁师兄头上的那个包,丁师兄被郭蔷薇拖回来的时候还没有呢。

    “谁,是谁又打你了,师兄,是不是巫守?趁你昏迷,还有没有点人性。我正要找他呢。”

    郭芙蓉也过来了!而郭蔷薇此时倒是说话了。

    “还不是他,我姐让我拖他回来,他半路醒了,我只能再把他打昏了。”

    “你……”张宇险此骂出来,这是该有多二,才能干出这样的事。

    “郭蔷薇,你怎么能这么干呢。”郭蔷薇直接用掌吓郭蔷薇,郭蔷薇往后缩了缩,嘀咕道:

    “明明是你让我把他弄回城的。”

    “你说什么?信不信我一巴掌……”郭蔷薇举着掌,接着训道:“下次可不准这么干了,就你这样的,还闯荡江湖呢。”

    “啥人呢是。”张宇让丁鹏师兄低下头,使劲揉了两下,丁鹏师兄说了句没事,自己便揉开了,他也知道这两位大小姐很二,今天算是出门没看黄历。

    “没事没事,小丁啊,我妹妹不懂事,你别和她一般见识,而做为赔偿……”

    “不用了,不用了。”丁鹏赶紧摆手,这两位大小姐可是和他师傅一个辈份的。

    “要的要的。”郭芙蓉笑了笑,说道:“要不这样,做为赔偿,你就先请我们几个吃饭吧。”

    张宇猛的一愣,直接暴跳道:“什么?你们打了人,我们还要吃你们吃饭?你们发什么神经呢。”

    “我这不是饿了嘛,身上又没带钱,怎么样,小丁。”

    “我请,我请。请长辈吃饭是我应该做的。”

    “不错不错,小丁真不错,我们去那边,那边有个茶馆。”

    张宇一拍额头,你们这样欺负老实人,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饭桌上,张宇是盯着郭芙蓉和郭蔷薇呢,丁师兄若单独请自己的话,自己可以买好多小吃啊。

    结果被你们俩给分了!

    大概是一刻钟,他们终于是吃完了,张宇舔舔嘴唇,还挺好吃的。

    虽然没有自己的爹做的好处,但换换口味也不错。

    “师弟,这你也吃饱了,而我们在河阳城也差不多了,师兄先带你回去吧。”丁鹏说道,他今天真是怕了,还是先把这小祖宗给送回去。

    “不行,师兄,我要去找巫守算帐,我早就合计过了,见他一次打他一次。”张宇忿恨的说道,说到就要做到。

    “可是,师弟……”丁鹏这话还没说完,就猛的转头,那是在城中一角,寒霜剑出鞘,因为这把剑,是供奉在祖师祠堂,就如青云历代掌门,首座,长老,这些先辈们用过的东西都供奉在那里。

    只有对本门有杰出贡献者,才能被赐予。

    而寒霜剑,是道玄掌门的遗物,现在在陈梦清的手中。

    “我师姐在那里。”丁鹏结了帐,带着张宇御剑,郭芙蓉和郭蔷薇那是飞檐走壁。

    他们几乎同时到达!

    “说,我小弟在哪?”这里有几把剑将蓬莱仙宗的三人围住,因为愤怒,陈梦清把寒霜剑都给拨出来了。

    这巫守啊,正在其中,他怎么会不知道张宇在哪,就是他把张宇丢在那里的。

    他在想着张宇应该是被抓走了吧,只要自己不承认,可这一抬头,看到张宇完好无损的下了飞剑。

    “师姐,我在这里呢。”张宇喊了一句,扑向师姐吗,不急!

    “你,你要干什么?两位师兄,他们这是挑衅。”巫守很紧张,他都不敢相信,张宇怎么可能会回来。

    他一个没有道法的小孩,根本不可能打的过那两个魔教之人,还有,就算是带张宇过来的人救的,时间上根本不可能。

    因为有道法和没道法之间,是不可逾越的天堑,不足一息的时间,谁救都来不及。

    “你们别胡来,这是河阳城,禁止打斗。”

    巫守旁边的两位蓬莱仙宗的人劝道。

    “是吗?”郭芙蓉和郭蔷薇就从他们背后的屋檐上跳了下来。

    郭芙蓉动了动脑袋,有骨头的声音在这紧张的空气中散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