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灵统星河 0.035 高岭之花

时间:2018-05-11作者:王木子君

    三朵高岭之花中,其一是一名端坐在大厅旁的真皮沙发上,被许多人恭维着的青年,他长相极其英俊,面如冠玉,皮肤白皙,只是略显阴柔,他身材修长,穿着一套亮蓝色的修身西装,打着玫瑰色的丝质领带,胸前扣着亮银色的胸针,胸针中间是一颗价值连城、鸡蛋大小的紫色宝石,这身打扮恰到好处地体现了一个家族的底蕴与传承,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代人的努力,才培养出如此优良的贵族气质,在同样优秀的一群人里,依然显得鹤立鸡群!

    他就是徐家的公子徐世明。

    徐家是白城四大家族之一,以家财万贯、富可敌国闻名于世,子弟遍布军政商各界,外面一辆价值一千两百万夏亚币的加长型幻影系列顶级豪华飞车就是徐公子的私人座驾。

    徐世明十六岁时家里人给了他一千万去做生意,通过巧妙的经营,他现在才二十三岁,就已经身价百亿!就在今年,家族里认可了他的能力,许多资源都开始向他倾斜,作为家族重点接班人来培养。

    据说像加长型幻影飞车这种级别的豪车,他有整整一个车库。

    这种豪车,一般人辛苦一年也未必买得起车漆,夏亚国的贫富悬殊可窥一斑。

    经过张一羽的特意观察,发现徐世明这人一点架子也没有,总是带着浅浅微笑,与旁边人谈笑自若,给人如沐春风感觉的同时,又经常可以照顾到每个人的感受,显得风度翩翩。

    可是他也看出来了,就是这样一个人,实际上对周围所有人若即若离,保持着恰当的距离,当朋友可以,却并不会真正交心。

    或者,在他眼里,这些人只是可以利用的对象,不值得交心。

    另一个张耀翎认为张一羽不能招惹的人,在三人中年龄最大,已经三十岁,他拥有一头漂亮的金发,理了一个潇洒的大背头,天庭饱满,面色白皙,棱角分明,身材高大健壮,穿着一套奢华的豹纹大衣,手上戴满了不同类型的宝石戒指,脖子上挂着一条粗大的铂金项链。

    偶尔露出的手臂上纹绘着眼花缭乱的纹身,可只是通过这暴露出的冰山一角,就可以看出这些纹身都是出自大师之手,线条柔滑精致,栩栩如生,立体感十足。

    他是何景峰,相比一名贵公子,可能更像一名暴发户。

    何家也是白城四大家族之一,主要影响力在军队里,除此之外,家族主要经营矿业生意。他们家老爷子何少将之前张耀翎跟张一羽提起过,正是扬州星大军区军长,七段灵王级别超凡者,同时现在也是临海省军区的最高级别军官,算得上一方巨擎!

    何少将女儿一大堆,但是儿子就两个,两个儿子又分别生了一根独苗。

    何景峰是老二的儿子,却是何景瑞的堂兄,相比何景瑞,他脾气暴躁,嚣张跋扈,平日里十分不好讲话,还经常欺男霸女,是白城一大恶霸!

    “相比徐世明,就算得罪了还有从中翰旋的余地,何景峰就不一样了,你可不要招惹他,这家伙出了名的睚眦必报!而且因为早早就帮助家里经营矿业生意,这家伙双手上沾满了矿工的鲜血,更听说白城大部分黑帮都是他暗中控制。最可怕的是,根据一些可靠的消息,他还可能利用家里的关系从事违法的走私与奴隶贸易!”

    张耀翎特意将一些秘闻告诉张一羽,就是为了警告他不要招惹何景峰,军队身为暴力机关,万一不顾一切,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到时候张家为了自保,可能会非常无奈地放弃他!

    “走私也就算了,奴隶贸易是什么情况?”张一羽心想奴隶这么野蛮的糟粕,现在还存在吗?

    “社会比你想象的要黑暗多了,哎。”张耀翎叹了口气,喝了一大口酒,“奴隶在一些独裁国家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当然。我们夏亚是坚决反对奴隶的,不过,奴隶也有其他用处。”

    “比如?”

    “比如奴隶是最好的矿工,可以尽情剥削,只要吃饱就行了;又比如一些等不及器官克隆,又急诊器官移植的达官显贵,需要其他人的器官来续命。”

    “这……”张一羽瞳仁放大,心里说不惊讶绝对是骗人的。

    张耀翎摇了摇头,不想再继续这样沉重的话题,何况一切都是传闻,并没有证据,他能做的,就是确保张家不介入这种损阴德的生意。

    他又告诉张一羽,何景峰与何景瑞两兄弟感情很不好,甚至算得上极差。就好像他们父亲两兄弟也是面和心不和,私底下斗得很厉害。因为他们两房都有继承家族的资格,就看哪一边更优秀,获得的支持更多。

    以前何景瑞因为超凡觉醒以及在军队中崭露头角,深受何少将的喜爱,风头很盛!

    让人想不到的是,他居然自断前程,不声不响地就退役了,气得他们老爷子暴跳如雷!

    最近又听说他在机甲对决里被人击败,输的很惨,以至于意志消沉,有可能一蹶不振!敌消我长之下,何景峰这几天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连对周围人的态度都好了不少。

    “我估计何景瑞战败的消息就是何景峰这一边添油加醋后传出来的。”

    “那么,如果得罪何景瑞呢?”张一羽突然问。

    “何景瑞?”张耀翎深思了一下,“如果是一般的事情,你可以来找我,怎么说我以前都是和他穿一条内裤长大的哥们,他还是会给我一点薄面的,但是如果是一些触及底线的问题,你就要好自为之了。”

    张耀翎的意思自然是能帮则帮,万一帮不了,为了家族的利益,他是不会为了张一羽跟何景瑞翻脸的。

    张一羽笑了笑,他何止是得罪了何景瑞,简直是夺妻之恨!尽管他和李娜娜现在其实还挺清白的。

    张耀翎继续介绍,最后一人是方才李奈何提过的,白城市长的千金诸葛玉珏小姐。

    他向不远处示意了一下,张一羽顺着他示意的方向望过去,可以看到一名被其他宾客包围,穿着火红色低胸晚礼服的金发美人,她约莫二十出头,有着高挑婀娜的身材,长相甜美,气质尤佳,盛装之下,像是一朵怒放的郁金香!

    她是省城人士,因为父亲担任白城市长才来到了白城。

    相比其他两人,去年来到白城的诸葛玉珏对张耀翎来讲还只是熟悉的陌生人,互相认识了,也可以开开玩笑,但是并不算深交。

    诸葛玉珏的不可招惹,主要还是因为她父亲的位置,毕竟是白城领导班子里排位第一的高官。

    诸葛玉珏感觉到了有人在窥视她,转过头来,与张一羽遥遥对了一眼,忽地绽开迷人的笑容,嘴角露出两个梨涡,显得非常漂亮。

    她让开众人,径直走了过来,笑着说:“耀翎,这位漂亮的小弟弟是谁?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玉珏,你好,他是我的表弟张一羽,我小姑妈的儿子,一羽,这位是白城市长的掌上明珠诸葛玉珏小姐。”

    “诸葛小姐,你好。”

    张一羽伸出了手,诸葛玉珏并没有伸出手与他相握,只是盯着他看,啧啧有声地点评:“皮肤好白,眼睛好大,睫毛好长,鼻梁高挺,喔嚯嚯,能长得这么漂亮的,果然是男孩子啊!真想咬一口!”

    这就让张耀翎有点尴尬,他打趣说:“玉珏,你这是想把我弟弟连皮带骨头吞了吗?”

    “哦嚯嚯嚯,如果他不介意的话,我也不会介意。”诸葛玉珏摇着折扇低眉浅笑。

    被女人调戏可不是张一羽喜欢的事情,而且手都伸出来了,不接是什么鬼?

    他反击道:“这位小姐姐,我可不会介意和你深入接触下,要不我们上去找个没人的房间好好聊聊,互相熟悉一下深浅。”

    他把深浅这个词咬得很重。

    “呸呸,小色鬼,姐姐只是带着艺术眼光欣赏你而已,你想到哪里去了!”

    “哈哈哈,”张耀翎急忙打圆场,“玉珏,能让你吃瘪,可不容易!”

    他心里实则摸了一把汗,想不到张一羽这么大胆,连诸葛玉珏这种女人都敢调戏!他真的要重新认识这个表弟了!

    “看到如此美丽的小姐姐,”张一羽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我一时没忍住,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何况我很天真的。你说什么,我也就信什么。”

    “呸,小色鬼!难得长得这么漂亮,又是最天真浪漫的年龄,想不到你居然会是色中饿鬼!真是让人失望啊!”

    诸葛玉珏合拢折扇,悻悻然走开了。

    “一羽!”张耀翎有点生气,“我刚才是怎么说的,你居然还……”

    “没事,她应该没有真的生气。”张一羽耸肩。

    “你这么确定?”

    “因为我这样的男人只容易被女性记念,不容易被女性记仇,这就好像游戏里的被动技能,大哥你是享受不到的。”

    “……我突然好想打死你……”

    张一羽一脸坏笑,举杯致意,先一干为敬。

    张耀翎摇头叹息,也是一饮而尽。

    张一羽百无聊赖之下,走向了门口,他想出去草坪逛逛,如果李娜娜再不出来,他都想回去了。

    真是无聊的宴会。

    就在这时,场中的喧哗声戛然而止,整个大厅都安静了下来,本来亮堂的灯光也转为浅色调。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