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狂妃 第1135章 柳蔚,惊梦

时间:2017-10-06作者:谁家mm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135章 柳蔚,惊梦

    “找到了,找到了。”

    就在这时,纪茶听到内室传来一阵惊喜的声音。

    纪茶忙进去,就看到姑奶奶拿着一个白色的小盒子,手指细心的抚摸着盒子上头的纹路。

    纪茶总算放下心来,看来姑奶奶所谓的找姑爷爷,只是找姑爷爷曾经留下来的东西,也是,有个信物在身边慰藉着,总会好些。

    盒子被打开,纪茶看到里头安安稳稳的被放置着一枚烟色的石头,姑奶奶拿出石头,握在手心,又双手交叠紧靠胸口,终于安分了下来。

    将老人家扶到床榻上去坐着,纪茶也顾不得收拾屋子,先去开门,告诉门外的人已经没事了。

    所有人都三三两两的进屋,看到屋内的惨状后,力气大的男人,已经在收拾,细心的女子,则拿着扫把在扫满地的杯盏碎片。

    老成持重的族长小心的站在不远处,见年迈的表姨并没有发现自己,松了口气之余,眼睛不经意瞥见了地上的玉盒。

    他“咦”了一声,上前将盒子捡起来,左右看看,意外的道:“这东西竟然还在。”

    这玉盒就是放置那枚烟色石头的。

    纪茶好奇的问道:“族长识得这个?”

    “这是蛊盒。”族长说着,又看向床榻的方向,瞧见老人家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将玉盒放下,叹息着道:“原来是在找双生蛊啊,可是,那蛊早就死了啊。”

    “双生蛊?”纪茶疑惑的问道。

    族长看了眼身畔的这位小辈,将玉盒递给她,问道:“你姑奶奶姓白,那你可知苗疆白氏?”

    纪茶想了想,摇摇头,她的年纪太小,离开岭州的机会都少之又少,哪里会知道那么多外界之事。

    族长幽幽的吐了口气,慢慢叹道:“你姑奶奶,是苗疆白氏后裔,她初见你姑爷爷时,便是你姑爷爷中毒至深,命悬一线之时。苗人注重蛊医,你姑奶奶以嗜心蛊,救了你姑爷爷,随后两人相处,有了感情,还成了婚,苗族有规,凡族中之人,成婚之日必双种爱蛊,这种蛊,就叫做双生蛊,蛊虫一母一子,夫妇双方体内都会蓄有母蛊,而子蛊则温养体外,却不是自己养,而是互托彼此,让对方养。子母蛊乃是一体,母蛊若亡,子蛊必亡,你姑奶奶手里拿的,就是你姑爷爷的子蛊,只是这蛊,三十多年前,已经死了,如今,不过是硬化成了石头,但你姑奶奶却总说,这蛊没死,说你姑爷爷也没死,说它只是睡着了,很快就会醒来,总之……哎……”

    族长说到这里时,另一位长老听到,适时的插了一句:“不止南峥,当初出海之人拢共数十,全都生死未卜,音讯全无,说实话,不止你姑奶奶失去相公,许多人也失去了亲人,只是唯有她,一直看不开……大略,因为她是苗女吧,苗女重情,不死不休……”

    纪茶愣愣的听着,随即眼睛转过去,看向床榻前,那握着石头,满脸温和的姑奶奶,只觉得喉头发梗,鼻尖也开始发酸。

    屋子很快被收拾好,天色已经不早了,送走了其他人,纪茶也不打算回家了,找了张被子,就在姑奶奶的床边,打了地铺。

    这夜,姑奶奶睡得很安稳,或许因为那枚子蛊,她睡着时,脸上都带着笑,但越是如此,越是看的纪茶心疼不已。

    她如今只希望,妹妹能赶紧回来,带上柳蔚。

    无论如何,姑奶奶必须见一面她的外孙女,那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了。

    ……

    柳蔚是被噩梦惊醒的,窗外的月色都泛着冷意,她看了看时辰,如今还不到寅时。

    容棱睡在她的外侧,听到动静瞬间也醒了,男人半坐起身子,修长手指轻揽住她纤柔的肩膀,朝她轻声问道:“怎么了?”

    柳蔚摇摇头,手按住眉心,一边揉,一边说:“做了个梦,有些热,你睡吧,我出去吹吹风。”

    容棱没有再睡,掀开被子,跟她一起下床。

    褪去了白日的衣着伪装,夜里,柳蔚穿着白色的亵衣,白色本就显胖,她这肚子在月色的映照下看来,可是大得非常惊人,容棱不敢让她自己出去摸烟乱走,她要吹风,他就陪着她去好了。

    两人下了楼,如今是深夜,驿馆清清静静的,没有人声。

    后院里有个小凉亭子,容棱为妻子披上一件外袍,看她愣愣的望着天边的月牙,他便抚了抚她被风吹乱的发丝,问:“梦到什么了,这般情绪。”

    柳蔚回头看着他,身子半靠在他怀里,摇了摇头:“忘记了。”

    容棱将她抱得很紧,下巴搁在她的发顶,没有说话。

    柳蔚又说:“但我记得,不是什么好梦,似乎,是有人死了。”

    怀孕期间梦到死人,这可不是好兆头,容棱忍不住紧张一下,眼睛看向柳蔚的肚子。

    柳蔚也伸手覆盖在自己的肚子上,无意识的抚摸着,一言不发。

    两人在亭子里坐了一刻钟,怕她吹着凉,容棱提议回去。

    柳蔚被他搀扶着上楼,回到房间后,却久久睡不着。

    方才那个梦,她的确记不住了,但那梦境给她带来的感觉,她却至今忘不了。

    难过,伤心,沮丧,痛苦,这些负面情绪,就像蚀骨的蚂蚁,攀爬在她身上,让她怎么摒除,都摒除不了。

    她努力回忆着梦中的场景,却恍恍惚惚,只能看到一片海水……

    突然,她脑中晃过一张人脸,那张脸或许已不能称之为人脸,因为那是一张满是白毛的狼脸,可偏偏,那人还长了一具人的身体。

    狼人?

    这两个字猛地灌入脑海,柳蔚又看清楚了些,那狼人拥有着一双猩红色的眼睛,正直直的盯着她,一瞬不瞬。

    且,慢慢的正在朝她靠近……

    “嚯!”

    回到房间睡下的柳蔚再次坐了起来,她惊魂未定的喘了口气,意识到这又是梦,再看窗外的天色,发现,此时已是凌晨了,天际,正慢慢的从深蓝,变成浅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