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狂妃 第1125章 这具尸体,柳蔚显然是验不了的

时间:2017-10-06作者:谁家mm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125章 这具尸体,柳蔚显然是验不了的

    付鸿达再醒来时,只听到“噼里啪啦”,树枝被烧断的声音。

    他勉强睁开眼,意识还未完全清醒,已感觉腹部一阵绞痛。

    脑中恍然回忆起什么,他颤着手,下意识的往肚子处摸,入手的,果真是一片黏腻的湿滑。

    他心口一跳,盯着自己腹部那湿哒哒的猩红一片,眼睛像是被那暗红色熏烫了。

    “醒了?”怪异的男声,自耳边响起。

    付鸿达忙抬头去看,就见离他五步远的火堆边,正坐着个身着异服的中年男子,男子满脸胡须,不修边幅,样子看起来有些邋遢,但背上,却背了把比他人还高的长刀。

    长刀的边角,不知是材质的问题,还是其他原因,正泛着点点红光,像欲吸食人肉的妖魔血口。

    付鸿达结巴的问:“你……你是……”

    男子从地上站起来,两步走到付鸿达面前,阴着声音问道:“我弟弟是你杀的?”

    付鸿达错愕的看着他,拧着眉,满头大汗的摇头:“不,不,我不识得你弟弟……”

    男子猛地弯腰,一把揪起付鸿达的头发,将他整个头颅往后扯,嘴角咧出讥讽:“不识得?此人你不识得?”

    说着,他把付鸿达的头扯向另一边,付鸿达这才看到,离自己躺着的地方不远处,竟真的有具尸体。

    再一看那尸体的容貌,付鸿达面色大惊:“先,先生,他,他怎么……”

    中年男子观察了片刻付鸿达的表情,看付鸿达的惊讶不似作伪,才丢开他的头,沉声道:“把你知道的一五一十说出来,不得有半句隐瞒!”

    付鸿达哪敢违抗,咽着唾沫,将这几日发生的一切完完整整说了出来。

    说到最后,又想到自己被捅的那一刀,登时捂着肚子,尤其小心的对男子道谢:“贵人若是先生兄长,那必也是圣族中人,今次功亏一篑,皆因容棱等人多管闲事,在下身处险境,还劳贵人搭救,实在忏愧得很,在下发誓,余下生涯,必为圣族孝犬马之劳,以报贵人救命之恩!”

    “呵。”男人嗤笑一声,看蝼蚁一般看着付鸿达,视线又从他的脸,转到他的腹部,啧了一声:“搭救?一刀穿肠,捅破肚皮,你说谁能救你?”

    付鸿达一愣,呆呆的垂头又看着自己的肚子。

    男子冰凉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恶意:“我那弟弟死的不明不白,你又正巧躺在他旁边,不将你唤醒,如何知晓他的情况,我巫族中人,要唤醒一个人,何易之事,只是醒了就代表活了?呵,不尽然吧。”

    随着他话音落下,不知是不是错觉,付鸿达竟觉得肚子痒痒的,那麻痹的疼痛,伴随着奇怪的蠕痒感,让他登时头皮发麻。

    他掀开自己已经被血液湿透的衣裳,露出衣裳底下血肉模糊的腹部,就看到,他那被捅出一个洞的伤口边,竟然趴着几条手指粗细的蜈蚣,那蜈蚣还在活动,半个身子在他肚子里,半个身子在肚子外面,攀爬时,还发出叽里咕噜的声音……

    “这,这这,这……”付鸿达全身都软了,蜈蚣在他身体里游走,让他觉得头皮都要炸了。

    “这可是好东西。”男人的声音,自头顶传下:“续命蜈,蛊蜈的一种,只要尚还有一口气,便能用这小东西,让人暂时苏醒,当然,作为回报,这小东西也会将寄生的事主当做养分,逐渐吞食干净。”

    男人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付鸿达却险些疯了,他抖着手,不顾恶心的去抓肚子上的蜈蚣,将那些半截的长虫狠狠拽了出来,可不管他怎么拽,似乎都拽不完,他越发的觉得疼痛,不是伤口的疼,而是骨肉被啃噬的疼,那种让人绝望,濒近死亡的疼!

    “救,救我,救救我……”付鸿达终于崩溃了,他趴在地上,去抱中年男子的裤管,脸上涕泪横流,那是对死亡的恐惧:“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我还有娘子,还有女儿……”

    中年男子像看什么有趣玩物一般,就这么看着他,冰凉的视线充分证明了他无情的本性,片刻,似是看腻了般,他一脚将这碍眼的东西踢开,悠然的转身,背起自己那已经没了呼吸的弟弟尸体。

    尸体不轻,但他背的很自如。

    付鸿达还在原地挣扎,嘴里求救的话一刻也没断过,但中年男子却根本不在意,背着弟弟后,一步一步的朝远处走。

    火堆逐渐照不到他的背影,付鸿达知道他真的不会救自己,一时趴在地上,手紧紧握成拳头,指甲抠进粗糙的泥地深处,直到手指破出血,肚子的疼痛感越发强烈,终于,在不知哭了多久后,他闭上了眼睛。

    每个人都有死的一天,只是早晚。

    付鸿达想过自己会死,他的年纪已经很大了,浑浑噩噩了几十年,用一些小打小闹的方式,努力维持自己在那个家的尊严,他很辛苦,开始反抗时,他已年过不惑,若不是妻子与女儿的出现,他根本不会对庞大的付家,有丝毫僭越的心思。

    但他不为自己,也要为妻女,他想她们过得好些,想她们能挺起背脊,想妻子回娘家时,没有三姑六婆在她耳边嗤笑讥讽,说她千选万选,选了个不顶用的庶子,门不当户不对,还是个鳏夫。

    人都有骨气,他的骨气出现得很晚,但至少还有。

    他有谋略,有智慧,他会步步为营,会蹈光隐晦,他能凭一己之力,将这个昔日神圣不可侵犯的大家轻易摧毁,他能杀老大,杀老二,甚至老爷子,他变得不一样,再不是曾经那个苟延残喘的宵小。

    可是,他还没体会到胜利的成果,还没让娘子过上尊贵的生活,也没给女儿找个皇亲贵胄的夫君,他要做的,一件都没做成,除了那名不副实的付家家主,他什么都没得到。

    他要死了,死亡的感觉那么清晰,他知道只要自己一闭眼睛,就再也睁不开了。

    可是,他舍不得,不甘心!

    他直觉自己不该这么平庸,不该这么轻易的消亡,他还可以做很多事,只要给他一点时间,一点机会,他必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力。

    谁能给他这个机会,谁能给他这个机会……

    意识越发模糊,内腹被啃噬的感觉越发明显,脑中晃过妻子温婉的浅笑,晃过女儿闪烁清明的烟眸。

    能不能再看她们一眼,能不能再让他见她们一面……

    他的妻子,他的女儿……

    ……

    “豁。”床铺翻动的声音,吵醒了软榻内侧的小女孩。

    付子茹揉揉眼睛,从被子里钻出来,细声细气的问:“母亲?”

    陆氏满头大汗,深喘着气,努力让自己没有因为噩梦的惊惧,慌了心神。

    她听到女儿的声音,苍白的脸慢慢转过去,看到女儿还有些没睡醒的小脸,摸摸她的头:“吵醒你了?”

    付子茹摇摇头,自从父亲失踪,母亲已有几日没睡好了,这五日家里看似平静,却又极为诡异,付子茹还小,尚感觉不到太多,却又能明显的分辨出,周遭许多人,看她们的目光,都带着恶意。

    将母亲轻轻抱住,付子茹问:“母亲又梦到父亲了?”

    陆氏也将女儿回抱住,只觉得头疼欲裂。

    付子茹连忙道:“母亲不要想了,父亲一定会回来的,母亲不要担心。”

    小孩的安慰,并未让被折磨得日渐憔悴的陆氏舒服一点,她只是圈着女儿的身子,感受到炙热的体温,轻轻的说:“子茹,若有一天母亲也不在了,你就去找你外祖母,记住,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要到你外祖家,虽以后的日子,会过得寄人篱下,但好歹,好歹……”

    “母亲……”付子茹打断,不解的仰起头:“母亲怎会不在?母亲要去哪里?”

    陆氏只觉得喉头哽咽,她摇摇头,稳了稳音色,才说:“母亲哪里也不去,只是说如果,如果……”

    “母亲既然不走,那女儿自要同母亲一起,又怎会独自前往外祖家。”付子茹说着,天真烂漫的又把母亲抱得紧了些,在母亲怀中,依赖的蹭蹭。

    这夜,两母女都没有睡好。

    第二日,天还没亮,外面就传来丫鬟敲门的声音。

    “四夫人,四夫人您醒了吗?四老爷出事了,出大事了……”

    ............

    付鸿达的尸体,是在出事两日后,才被发现的,发现尸体的兵士是见过血,杀过人的悍将,自诩胆大包天,天不怕也地不怕。

    但看到那尸体,他却在一个晃神的功夫,已趴在一边,大口呕吐起来。

    随他之后见到尸体的人,个个也如一而行,或呕或晕,胆子小的,一口气没提上来,险些就这么背过去。

    柳蔚被通知验尸,看到尸体的第一刻,表情就不太好。

    柳蔚自认为自己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尸体都能轻易验查,但这具尸体,她显然是验不了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