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狂妃 第1106章: 柳蔚一噎,毛都炸了!

时间:2017-10-06作者:谁家mm

    冷意看出了柳蔚眼底的无奈,有些臊得慌,头一回觉得,自己念书少,好乡巴佬,

    看人家念书多,就什么都头头是道,以前他还看不上那些文官,如今看来,文官的

    确有文官的本事,让他来说什么结构什么产物,他就说不出来,听都听不懂。

    切开付鸿晤的小腿,从里头剔出一块肌肉体,暂时摆在一边,柳蔚又让打水来。

    这里荒郊野外,但茅屋毕竟之前是有人住的,院子外的水缸里,还有半缸水。

    “没有仪器,很难鉴别,这是种很细微的鉴证方法,我能做到的,只是通过我的经

    验,确定他在死亡之前,是否经受过超越身体负荷的大量运动,城南到城北,再加

    上逃亡,哪怕有人领着,对于十指不沾阳春水,进出都有人抬轿相送的付鸿晤来

    说,还是很勉强。”

    冷意瞪着眼睛看那块血红红的腿肉,试探性的想伸手去戳戳,却被柳蔚拦住了。

    她很含蓄的说:“请您不要捣乱。”

    冷意脸都红了,赶紧退后一部,掩藏尴尬的四处看看。

    柳蔚的判断过程很粗糙。

    周围被插满了火把,在这漆黑的夜晚,明亮的光线,没有让她视线受阻。

    大家安静的过了很久很久,柳蔚才得出结论:“按照付鸿晤的身高,体重,步量,

    综合计算,他在死前,至少进行了十到二十公里的运动强度,也就是二十到四十里

    的路程,当然,这是保守估计。”

    冷意琢磨着这个路程,皱眉道:“城南到城北,绝不止四十里。”

    柳蔚点头:“不止,不过城南到城北,有人会真的跑过来吗?四十里的运动量,应

    该是付鸿晤脱离我方控制,与另一批人会和后,在奔跑过程中发生的,所以,我们

    的搜查范围,就是城南近郊外周遭四十里,将那四十里查干净了,大抵能找到另一

    批人存在的蛛丝马迹。还有,付鸿晤的腿部和双手都有勒痕,因为被火烧伤,肉眼

    需仔细看才能看得出来,不过撇开表皮,看内脂颜色,还是很容易判断。送回来的

    过程中,付鸿晤应该是被绑在马车上运来的,所以城北附近的所有官营所,驻兵,

    都要询问,确定一更到三更这个时段内,是否有马车经过。”

    柳蔚把该说的都说了,范围也罗列了,可能性也复述了,剩下的,便需要大批兵马

    侦查,而不是光动动嘴皮子就能得到结果的了。

    冷意当机立断,吩咐人按照柳蔚所言去搜查。

    同时,冷意又忍不住佩服起来:“柳司佐果然聪慧绝伦,精明善断,更难得的是年

    纪轻轻,可谓少年英才,难怪容将军到哪儿都带着您,带着您,的确比带着整个幕

    僚队还顶用。”

    他说着,大概因为太欣赏了,直接将柳蔚肩膀搂住,还大笑着拍了拍。

    容棱眼睛立刻危险地眯了起来,一言不发的将柳蔚拉了回来。

    容棱的力道大,柳蔚被拽得歪了一下,脑门磕在男人硬邦邦的胸膛上。

    她站稳了,按住男人躁动的手,对一脸懵然的冷意笑着道:“蒙您夸赞,愧不敢

    当,时候也不早了,虽说出了点意外,付鸿晤身死,但别的人,还请将军按计划行

    事。”

    冷意明白柳蔚的话,当即也没计较容棱拉人这回事,转而冷厉着眼睛,看向付鸿达

    与养蛇人。

    付鸿达是付家家主,养蛇人是外境势力,两个都不能放过!

    等冷意走远了,柳蔚才回头看着容棱,咳了声道:“你别老在别人面前动手动脚

    的,看着都奇怪。”

    容棱垂眸,黑曜般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瞧着柳蔚的脸,在对方明显有些揣揣的神色

    下,嗤笑一声:“大婚就在后日,现在奇怪,会不会早了些?”

    柳蔚一噎,像被踩住尾巴的猫,毛都炸了:“你难不成还想宴请诸客?”

    男人音色冷冷:“有这个打算。”

    柳蔚抓住他的衣袖,憋着喉咙道:“我目前还是个男子!”

    容棱嘲讽的看她。

    柳蔚咳了声:“大家都认为我是个男子,容棱,你别得寸进尺,成亲就算了,你还

    真想广而告之?要我说你就是毛病,我也没说不成亲,怎么就偏要这么赶?还是这

    个时候,不能回了京再说吗?”

    容棱眼角瞥了眼她的肚子,最近柳蔚的衣服越来越宽松,这肚子,已经要盖不住

    了,预计生产的日子也没多久了。

    心里的想法绕了几圈,瞧着柳蔚还是用那副不理解的目光看着自己,容棱喉咙有些

    哑,憋了一下,到底握住她的手腕,憋不住的问:“你想嫁我吗?”

    柳蔚看着他,当然。

    “想过吗?”

    男人的语气透着一股沉郁,淡淡的,不明显,但柳蔚与他何其亲近,怎会感受不出。

    她看着他,没被握住的那只手,轻轻覆上来,盖住容棱的手背:“我想过。”

    这回换容棱吃惊,就这么看着她。

    “但没想过具体的时间,地点。”

    容棱皱了皱眉,喉咙动了一下:“我替你想好了,后日,你人到便是。”

    说完,他拿着那份验尸报告,走向冷意。

    冷意盯着宣纸上的字看了又看,字都认识,连起来一句都看不懂,智商被凌虐了一

    把,冷意索性破罐破摔了,将纸塞回给容棱,坚强的道:“这些文书上的事,还是

    劳容将军过问吧。”

    后面的事,便是容棱与驻军大营的接洽,关于付鸿达的证据,财政情况,房产情

    况,都已交给了冷意。

    还有养蛇人的背景。

    撇开了与权王相关的信息,巫族作为境外民族,非中原人,在此事上,受到强烈重视。

    付鸿达与一境外庞大势力交情匪浅,单此一点,便够他抄家灭门了。

    麻烦点的还是养蛇人,一个养蛇人不足为患,定罪斩首都无所谓,重要的还是他幕

    后的势力。

    要将巫族连根拔起,实在是有些困难,哪怕证据确凿,但巫族底下盘根错节,势力

    无法估量,要真动起来,不知会牵扯多少朝中大臣,包括权王,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完毕。明天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