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狂妃 第1095章 肚子都大了,成亲了能洞房吗?

时间:2017-10-06作者:谁家mm

    柳蔚抬眸震惊的看着容棱,以为自己听错了。

    在边儿上看戏的权王也以为自己听错了,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然后出来反对:“怎么回事?这么严肃的时候,你们说要成亲?在哪儿成?何时成?夏秋又不在,成什么亲,不准!”

    容棱没有理这位皇叔,只盯着柳蔚的眼睛,笑问:“还是不愿意?”

    柳蔚僵了一下,这个求婚来得太过突然。

    “怎么突然,说,说这个……”

    容棱语气很轻:“愿不愿意,直说便是。”

    柳蔚咬了下唇瓣,说:“我……那个……”

    “当真不愿?”容棱面色铁青,阴沉着视线看她。

    柳蔚看到容棱这个表情,很慌,鬼使神差的就想让他消气,赶紧道:“愿,愿意就是……”

    容棱表情缓和下来,不再看她,转头跟权王说起正事。

    权王还是不同意他们成亲,但侄儿已经一本正经的转移话题在说付鸿达了,他又不好不接话。

    因此,就和侄儿讨论起付鸿达了。

    柳蔚听两人谈着昨夜那场大火的事,他们,在火势中救了付子辰,救了付鸿望,甚至借着大火掩盖,将付鸿达书房内过半的秘密文书都偷到手里抄录了一份……

    柳蔚有点没脸见人,一步三回头的往楼上走。

    等柳蔚去了付子辰的房间,关上了房门之后,容棱突然停下了讲正事的话头,跟权王道:“二拜高堂时,劳烦皇叔了。”

    权王一听这个就来气,炸了:“我说了不准你们成亲,什么高堂,她的高堂是夏秋!”

    容棱平静的道:“若没有高堂,一拜天地,二拜菩萨也是可以的。”

    权王脸色一涨:“做什么非要现在成亲?马上就将付家一网打尽了,这时候成什么亲?再说,她肚子都大了,成亲了能洞房吗?生了再成吧。”

    “现在就成。”容棱淡淡的道:“皇叔不知,她这人,好拖。”

    “成亲乃是女儿家一辈子之大事,慎重起见,有何不可?还是等夏秋来了再成,现在不是好时候。”

    “现在正是好时候。”容棱轻轻的说了一句,左手覆到自己的右手手臂上,那里,被包得严严实实的。

    权王瞥了眼侄儿的手臂,问:“怎么包成这样?昨晚见你时,不就是手肘红了点吗?天黑我瞧错了吗?”

    容棱道:“没瞧错,是红了点。”

    权王啧了声:“那怎么这么娇气?就红了个印子,至于包成这样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伤的多重,说起来,昨夜那火虽大,但你有内力护体,哪里会被真的烧伤,这点印子都不该有,你武艺退步了啊,记得回头多练习,别老想着儿女私情,男子,健康的体魄才是最重要的!”

    容棱听皇叔念叨着,眼睛却盯着自己的手臂,嘴角露出浅浅笑痕:“总之,成亲之日,恭候皇叔大驾了。”

    权王烦得要命:“别恭候了,我指定不去。”说完,又盯着容棱的笑脸嫌弃,“我怎么觉得你今天笑得这么可恶?你笑什么呢?”

    容棱没回答。

    权王又想起来似的说:“昨夜我听说,柳蔚也去了付家了?还进了火场?怎么回事?不是为了怕她知晓,驿馆附近的两条街都封路了吗?她怎会知道的,还能顺利跑进去?”

    容棱漫不经心的回:“好像是被救火声吵醒,珍珠告诉她的。”

    “那只破鸟?”权王又觉得不对,“那黑鸟和鹰不是一直跟着你吗?怎么又跑回去了?”

    容棱摇头:“不知。”

    权王眯起眼:“附近街道都封了……容棱,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我早就跟你说了,她肚子逐渐大了,这件事一定不能让她知晓,要不动了胎气,夏秋肯定得怪罪下来,你是不是自作主张,做了什么卑鄙的事?”

    容棱一脸严肃:“皇叔想多了。”

    权王却还是觉得不对:“那你怎么突然说要成亲?不对,这里头肯定有什么关节,你小子一肚子坏水,说,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容棱不再回答,又与皇叔说起付家的事。

    权王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侄儿今天怪怪的,但他没想明白这里头的细节,也只能自个儿乱猜。

    直到将正事都谈完了,权王也还是没想清楚。

    而此时,二楼房间里,柳蔚问了付子辰身体上的事后,就说起了容棱提出要成亲的事。

    付子辰听了也惊讶:“这个时候?”

    柳蔚点头。

    经过昨夜的事,付子辰对容棱的印象的确好了不少:“嫁就嫁吧,但我总觉得,他突然提这个,有些趁人之危。”

    柳蔚埋着头,揪着自己的手指:“就这样吧。”

    付子辰问:“说来,昨夜是谁告诉你付府着火的?”

    柳蔚说:“我听到走火声,之后是珍珠告诉我的。”

    付子辰点点头,放下了心中怀疑:“是珍珠的话,应当没问题,它只忠心与你。”

    两人屋里商量来,商量去,楼下,容棱送走了权王,从厨房抓了一大把肉干,站在窗口边,正一条一条的喂给晒太阳的珍珠吃。

    珍珠吃的高兴,时不时还会撒娇一般的用尖尖的小嘴,去蹭容棱的掌心。

    容棱也会顺势揉揉它黑黑的小脑袋,替它顺顺毛。

    一人一鸟的相处,是越来越好了。

    柳蔚在接下来的两天,都处于心神不宁的状态,关于自己要成亲了这回事,她到现在还有些不适应。

    付府大火,死伤不少,司马西亲自率人上门过问,在府内密集检查。

    果不其然,火源正是二房付鸿望的房间,因付鸿望受伤未醒,二夫人杜氏并未在主房歇息,而是去了客房。

    杜氏发现着火时,立刻就被丫鬟嬷嬷护送着离开,杜氏没有受伤,只是受了惊吓。

    但等火浇灭后,杜氏才知,自己的丈夫,已在大火中丧生。

    火头是屋内的蜡烛点燃了帘布,房中守夜的小厮躲懒,打了个盹儿,付鸿望又尚未苏醒,因此,无声无息的,主房便被烧成一片火海,连带里面的人,也首当其冲,进了阎王殿。

    杜氏情绪很激动,知晓丈夫丧生后,便开始哭闹不停,但没想到,这还只是个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