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狂妃 第1074章 夺权1

时间:2017-10-06作者:谁家mm

    其中一个大汉有些迟疑:“公子不是咱们本地人,怕是不清楚,这付鸿天虽是个吃喝嫖赌样样不缺的纨绔子弟,却是咱们青州付家的五老爷,咱们把他逼紧了,只怕就捅了付家这马蜂窝,到时候,甭管他是不是勾引大嫂,付家总是要先保住他的,咱们这些知情的外人,必然要被当先灭口,要按小的说,先缓一阵子,至少再过个四五天,再找他要钱……”

    “明日照旧。”容棱还是那句,说完,也不看大汉不赞的表情,又道,“出了事,自不需你们顶。”

    有公子这句话,大汉也不好说什么了,只是心里却在估摸,这位公子做此事的目的。

    莫非,压根就不是为了钱,而是专门为了付家?

    可这么一想大汉又给否决了,谁傻不拉几的跑到青州来跟付家作对?付家可是青州的土皇帝,在青州惹付家,跟在京都惹皇上有什么区别?

    ……

    已时时分,付鸿达叫醒了老爷子,伺候老爷子洗漱好了后,便陪着老爷子去了布政司衙门。

    但没料到的是,还没进门,就听门口侍卫说,付鸿晤不在衙门,去了乡镇巡查。

    付鸿达提议,那就回去吧。

    老爷子却说,要去参领衙门。

    父子二人只好转道,又去了付鸿适那儿,更不巧的是,付鸿适竟也不在,侍卫的说辞是,付鸿适有事外出。

    接二连三的见不着人,付老爷子也疲惫了,终于回府。

    付鸿达将老爷子伺候好了,看着老爷子休息后,出来,就见着自个儿的小厮阿福。

    阿福是刚从外面回来,过来了就贴着付鸿达耳边说:“布政司衙门与参领衙门的银子都给了。”

    付鸿达“嗯”了声,随即又叹了口气:“我这也是为了父亲好,明知大哥三哥不同意,见了面也是吵闹,何必非要让他老人家遭这个气。”

    今个儿付鸿晤、付鸿适本来都好好地在衙门,只是付鸿达早在布政司衙门与参领衙门有内应,到之前,安排人传了话,因此,老爷子自然是见不着人的。

    小厮阿福听主子这么说,也连连点头,嘴里应承着;“老爷您处处为了老太爷好,这是谁都看在眼里的。”

    付鸿达不说什么了,转脚回了自个儿的院子。

    付鸿达回院后,不需阿福再伺候,阿福便回了自己屋子,趁着四周没人,写了封小信,塞在要扔的破衣服里,拿出了付府,丢到了后门的巷子拐角。

    等阿福离开,两道黑影无声潜入巷子,将那小袋子衣服拿走,转瞬无踪。

    付鸿达到了院子后,其妻陆氏出来,头上戴的,正是付鸿达先前让人送来的玉簪。

    那簪子是少女样式,陆氏年纪已大,戴着其实不合适,但因是付鸿达送的,她还是忍不住立刻佩戴,想等付鸿达回来给他看。

    付鸿达回房里换衣裳,看到了陆氏头戴玉簪,说:“挺配的。”

    陆氏当即笑开了,上前给他换靴,嘴里道:“这个样式我戴着会不会太年轻了?”

    付鸿达说:“前朝的簪子,古物,怕是比你还老一百多岁,年轻吗?”

    陆氏讶然:“那很贵吧。”

    “两百两。”

    陆氏当即把簪子取下来,攥在手里说:“那我不戴了,留着将来女儿出嫁给女儿。”

    付鸿达和陆氏的女儿,因是庶女,在府里的地位很低,平日里,除了给父母请安,是连去给老夫人、老太爷请安的资格都没有的,因着这件事,付鸿达对陆氏母女一直很愧疚,尤其陆氏本来是陕南陆家的嫡女,嫁给他,实实在在的是低嫁了。

    想到这里,付鸿达握住了陆氏的手,道:“想戴就戴,女儿才十岁,出嫁前,做父亲的,必然会给她另一份大礼,犯不着你这儿省寸。”

    陆氏闻言笑笑,却还是打定主意,不戴这簪子,她喜欢付鸿达,喜欢他务实踏实,所以哪怕她嫁给他时,知晓他命里克妻,上头一位发妻年过三十,无儿无女就病逝了,她也是坚持着嫁了过来。

    唯一的女儿付子茹,两人都当眼珠子疼着,不管多受委屈,都不敢让女儿吃一点苦头,每次得了好东西,陆氏都会留下来,女儿不是嫡女,以后婚事怕不好找好人家,那嫁妆丰厚些,嫁去夫家,也能有面子些。

    夜里,付子茹下了学,跑到了父母的院子来用晚膳。

    难得的,好几日不见的父亲,今个儿竟然在,付子茹走到父亲跟前,乖乖的欠身行礼:“见过父亲。”

    付鸿达对她招招手。

    付子茹上前,偷偷看了母亲一眼,有些害怕。

    对比严肃的父亲,付子茹更喜欢温柔的母亲。

    “今日学了些什么?”看出女儿的不自在,陆氏走过来,揽住女儿的肩膀,将孩子搂在怀里。

    付子茹觉得舒服了许多,脸上扬起笑,细细的掰着手指数:“今日先生教的女戒,学的第七章,母亲,我都能背了。”

    陆氏摸摸她的头:“子茹都会背了,那先生可有夸你?”

    付子茹点点头,重重的说:“先生夸了七姐姐与我。”

    如今付府还未出嫁,尚在家中由女先生教学的女儿里头,唯一的嫡女就是二房的嫡女,排行第七的七小姐付子青,其他的,都是庶女,撇开付子茹这个四房的独苗苗不说,付鸿天的五房那边,就有四个闺女,因此,每日六个女孩儿一起授学,先生夸了谁,没夸谁,就成了六人间无形的竞争。

    谁都想让先生夸,谁都想得到长辈的认可。

    不过七小姐付子青已经十四岁了,其还订了亲,来年就要成婚了,倒是不太爱和下头的妹妹们争,也因为她的大气,四房的付子茹与五房的四个姑娘,反而更以付子青马首是瞻。

    听到先生就夸了付子青与付子茹,陆氏也真心笑了起来:“那子茹可就开心了,你已离你七姐姐越来越近了。”

    付子茹又重重的点头;“七姐姐还夸我记性好,说过两日教我绣杜鹃花,若是我绣得好,还要让我帮她绣嫁妆呢。”

    陆氏微讶:“嫁妆都让你插手,那你七姐姐是真喜欢你呢。”

    付子茹因为这件事高兴了一整日,这会儿听母亲这么说,顿时笑得更开心了,嫡女和庶女的世界不一样,付子茹年纪小,懂事以来,在府里见到最多的嫡女,就是六小姐付子雪,但付子雪是看不上庶女的,付子茹五岁时刚进家学,就曾亲眼瞧见付子雪对着三房另一位庶女口出恶言,还指使丫鬟将人推搡到河里,不让上岸。

    付子茹当时真的惧怕,回来还给吓病了,之后随着付子雪出嫁,不再来家学后,付子茹才稍稍心宽一些。

    这厢母女俩正说得开怀,那厢,房中唯一的男主人却皱起了眉:“嫁妆之事借他人之手,子青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付子茹本正高兴,乍一听这话,顿时止了声,怯怯的瞧着父亲。

    陆氏也沉默了一下,而后道:“先用膳吧,饭菜快凉了。”

    一家三口这才上了餐桌,用餐时,因付鸿达有规矩,食不言寝不语,因此三人都没说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