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狂妃 第1034章 以后不得再插手此事

时间:2017-10-06作者:谁家mm

    付子言咬牙:“祖父,这算威胁吗?既是一家人,为何总做些胳膊肘往外拐之事?祖父可还记得几位弟弟尚在牢里,还有与咱们付家有交的那些孩子们,刘大人与杨大人如今是如何看待孙儿的……”

    “够了!”老爷子威吓一吼:“说话动不动脑子?他们做的那些事,别说是三王爷看不下去,我也看不下去,草菅人命啊!你们真是好日子过久了,连人命都敢消遣了!出事时我不出面,也不许你父亲与两位伯父出面,为的什么,你想不到吗?”

    付子言握紧拳头:“孙儿知晓他们有错,但他们年纪尚小,那柳大人用了什么折磨人的法子虐待他们,将他们绑着,让乡野猎夫在城墙上围射,祖父,你可听过这种……”

    “人死了吗?”老爷子问。

    付子言一时说不出话。

    “没人死,没闹出人命,说明那位柳司佐知道分寸!”

    付子言一开始以为有人死了,最后方知,那柳司佐绕过他,已与付家报了话,说是吓唬他的,并无人死。

    付子言回来打算将此事做大,咬着出了人命一事不放,却被祖父告知,以后不得再插手此事。

    自打成年,府中许多事都由他出面,无论大事小事,许多连父亲伯父无法处理之事,都是他去办。

    却是第一次,遭到祖父斥责,勒令他不许插手。

    付子言心有不甘,面上的火气,再是压制不住。

    老爷子瞧他心浮气躁,狠狠皱了皱眉:“看来你说想与你弟弟和解,也是假的,既你无心,便出去吧!”

    “祖父……”

    “出去!”

    付子言不敢与老爷子犟,恨恨地看了付子辰一眼,转身离开。

    待他走远了,老爷子才叹了口气:“你大哥那自负的毛病,也不知随了谁。”说完,又指自己手边的椅子:“你坐下。”

    付子辰坐下,表情还是冷冷的。

    老爷子看着他:“这些年,苦了你了。”

    付子辰摇头:“出任曲江府府尹,乃是孙儿自求而得,并不凄苦。”

    老爷子笑笑:“比起你大哥,这些年,你倒是沉稳了。”

    付子辰没说话。

    老爷子又问:“江南人杰地灵,你年纪也不小了,可有属意之人?”

    不知祖父为何想到这里,付子辰面露警惕。

    老爷子道:“莫要多心,没有为你做媒的意思,你不喜家里的作风,尤其你姐之事,更让你对家族联姻彻底恨上了,祖父不逼你,只问你,可有真心钟情之人,尽管说出来,哪怕身份不够,祖父为你做主,你爹娘不敢说话。”

    付子辰沉沉的垂下眼,过了一会儿,道:“有一人。”

    老爷子笑着:“是谁?”

    付子辰又摇摇头。

    老爷子急了:“怎么?她不喜欢你?”

    付子辰还是摇头。

    老爷子叹了口气:“算了,不喜欢就算了,你一表人才,总能遇到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的,到时候,要告诉祖父,好吗?”

    付子辰点头。

    付子辰其实很少与祖父交流,自小单独说话的时候就屈指可数,在他印象里,祖父自打将政事交托给大伯父后,在府中便一直闲暇着,偶尔下棋,偶尔品茶,偶尔邀三五好友叙话闲聊,过得就是普通老人家的晚年生活。

    但父亲及两位伯父对祖父却尤为尊重,不说孝心与否,通常朝中有何大事,大伯父是必要与祖父详谈的。

    在付子辰看来,祖父是位智者,哪怕退出朝堂,依旧是付家的顶梁柱,因此,他小时候就很怕祖父。

    等到长大了,祖父又老了一些,那种怕,也逐渐转变为尊重,比父辈们更尊重的尊重。

    以至于今日祖父找他来,说了一些关切闲聊之话,让他很不自在。

    在付府呆到午膳后,他才离开,想去衙门看看,又担心今日中午没有他盯着,柳陌以的药会熬不好,便又转道回了驿馆。

    到驿馆时,看到风叔在厨房门口等着,见着他,与他打了声招呼。

    付子辰随口问:“你家少爷呢?”风叔脸色变动一下,看看左右,确定隔墙无耳,才压低声音说:“柳大人把少爷关进牢里了,让他写一百遍《戒书》,写不完不放人。”

    付子辰一滞:“一百遍?”

    风叔点头:“方才我回来时,少爷才抄到第四遍,不知要抄多久……”

    “你家夫人同意了?”付子辰有些担心柳陌以的身体,牢里的环境什么样他知道,他怕柳陌以吃不消。

    “夫人不知晓。”风叔继续压低声音:“付大人可莫要在夫人面前说漏了嘴,柳大人要罚少爷,少爷认罚,就是不想让夫人知晓。”

    付子辰明白了,说:“晚些我去看他。”又道:“药也我送去。”

    “去哪儿?”身后,突然传来询问的女音。

    付子辰转过头,就看到柳蔚的母亲正站在那里,看着他。

    付子辰看向风叔……

    风叔说:“付大人说一会儿有事要去衙门,正好少爷也跟着柳大人在衙门玩,药就由他送去。”

    纪夏秋笑得温和:“陌以出事,全赖付公子照料,有付公子这样一位挚友,是犬儿之福。”

    付子辰朝她颔首:“夫人客气了。”

    纪夏秋又道:“说来我也有事要找蔚儿,一会儿,便同付公子一道去可好?”

    付子辰:“……好。”

    风叔:“……”

    而与此同时,刚下楼的李茵就站在拐角处,她停了一会儿,突然转身,风驰电极的跑上二楼,推开方若彤的房间,一脸激动的说:“我知道我相公的名讳了,卫儿?柳卫?我相公叫柳卫!”

    方若彤正在看书,原本没在意,听到那耳熟的两个字后,突然抬起头,看着李茵:“柳卫?”

    “对,柳卫!”李茵笑的嘴都合不上了:“真不敢相信我竟然从未打听过我相公的名字,我不是一个好夫人,不过现在我知道了,名字朗朗上口,简单易懂,还好听极了,就是有点耳熟,我是不是在哪里听过?对了,一定是我以前就听过我家相公的名字,我就说我们特别有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