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狂妃 第975章 看向柳蔚,你叫我娘什么?

时间:2017-10-06作者:谁家mm

    vip章节内容,

    桌上还有其他人,容棱、付子辰,一个坐在柳蔚身边,一个坐在柳陌以身边,最边儿上,方若彤与李茵也在。

    方若彤看看柳陌以,又看看那位端着糕点的夫人,眉头轻轻拧着,心思变得又深了。

    李茵则浑身不自在。

    纪夏秋上了桌,柳陌以立刻开口:“娘是何时来的,怎会知晓我在青州?此次娘身边只带了红姐姐吗?没有旁人伺候了?”

    他问得殷切。

    纪夏秋看儿子一眼,又把眼睛别开,去看柳蔚。

    红姐儿代主子回答:“少爷您别急,夫人是前日到的,咱们先是听说您去了京都,还到京都找了一趟,又听说您到了青州,这才转道儿来的青州,夫人身边带了奴婢与风叔,风叔在客栈,一会儿就过来。”

    柳陌以听了,便点点头,又有些委屈的望着母亲:“娘可怪我,不告而别?”

    若是这里没有柳蔚,纪夏秋怕是会直接伸手拧儿子的耳朵,像小时候一样,教训他,让他吃吃擅自离家出走应得的教训。

    但柳蔚在这儿,纪夏秋下意识不想让女儿看到自己与儿子太亲近,便随意道:“不怪,你也长大了。”

    柳陌以认为娘在说反话,一下就垂了眸子,耷拉下脑袋:“娘要骂便骂吧,孩儿听着。”

    纪夏秋说:“不骂你,用膳吧。”而后咳了一声,对众人道:“都用膳吧。”说完,还亲自夹了一块梅糕。

    柳陌以自觉的把碗端起来,往前递了递。

    纪夏秋夹着糕果,却是越过了他,小心翼翼的递到柳蔚面前的盘子前,轻轻放下。

    放下后,看柳蔚瞧了眼自己,纪夏秋有些紧张的说:“趁热吃。”

    柳蔚微微颔首,算是致谢。

    纪夏秋松了口气,又夹了一块,到自己碗里,慢慢咬了一口,确定味道虽不如在家里做的,但也还算不错,才又谨慎的去看女儿的表情,生怕女儿不爱吃。

    柳蔚尝了一口,似乎有感受到对面母亲的目光,到底抬起头,点头道:“很好吃。”

    纪夏秋这才算是真正笑出来,立刻端起整个盘子,往女儿那头放:“好吃就多吃些。”

    桌上本来就放满了菜色,这突然要挪盘子,自然有些麻烦,付子辰想动手帮忙,容棱却已经直接站起身,帮着岳母大人将盘子放好了,又对其颔了颔首,很有礼貌。

    纪夏秋对容棱印象很好,笑说:“你也吃。”

    容棱郑重的点了点头,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后,立刻道:“比宫里的御厨,做得可口。”

    纪夏秋顿时笑开了。

    柳蔚则默默瞥了自家男人一眼,心想,之前在客栈自己抱回一袋子糕果海吃时,是谁死也不肯尝一口,说一点也不喜欢的?

    容棱吃了一块,的确就没再夹了,纪夏秋面上不显,心里却的确是不愿他多吃,这本来就是做给女儿的,谁吃多了,做母亲的都不乐意。

    柳陌以那碗,在饭桌上方停了好一会儿了,看母亲确实没有一星半点要给他夹东西的意思,神色焉了焉,将碗搁下。

    这时,一双筷子夹着一个拳头大的饼,放到他的碗里。

    柳陌以眼睛一亮,马上抬头去看,以为是母亲,但却对上了付子辰清隽的脸庞。

    喜悦一闪而过,失望再次笼罩。

    “……”付子辰是忍了又忍,才没把那饼又夹回来的。

    这顿早膳,柳陌以最后也只吃了一块饼,一碗清粥。

    中途他还想吃鸡蛋,但柳蔚给拦下了,说早膳不能吃那么多。

    柳陌以只好半饱的停了筷子,眼睁睁看着别人吃。

    一顿早膳,吃不了多久,柳蔚在自家母亲殷勤的目光下,是把整盘糕果都吃完了的,不过一盘也就八块,而且不算很大,吃了也不撑。

    吃完后,大概因为那酸甜的口感,柳蔚的确开胃了许多,又喝了碗清粥,这才落筷。

    李茵吃了一半就没胃口了,她总觉得不对,那位素未谋面的夫人对她家相公那么好,她心里毛毛的,有什么不详的预感,在心口笼罩。

    用膳间隙,她很想问问方若彤,这位夫人是不是认识她相公啊,但她碍于现在是在装哑巴,不能人前说话,就只能憋着,独自一人一头雾水。

    早膳用过后,柳蔚当即下令:“陌以回房。”

    柳陌以道:“我有些话,要与我娘说。”

    柳蔚不留情:“我与母亲有事要谈,你先回房,乖。”

    柳陌以还是不愿意:“我说完就……”话到一半,他突然顿住,而后直直的看向柳蔚;“你叫我娘什么?”

    柳陌以以为自己听错了,或是睡多了,导致耳朵不好。

    因此,问出这个问题时,柳陌以是一心等着柳蔚解释的,哪怕说一句“抱歉,口误”也好,可等了又等,等了又等,眼瞅着一盏茶功夫已经过去了,却未得到任何回答。

    大厅的气氛,突然变得诡异。

    柳陌以的视线从付子辰,到容棱,再到柳蔚,最后到他母亲,一一划过,却只看到一排低垂的眸眼。

    最后,打破这寂静的是柳蔚:“回房去。”

    指使的语气,端的是高高在上的严厉。

    若是平时,柳蔚这么一说,柳陌以就听了,但这会儿,他没动,只是木木的看着柳蔚。

    柳蔚皱了皱眉,又说:“听话。”

    柳陌以还是没动。

    柳蔚有点下不来台了,目光犹豫一下,转到母亲身上。

    纪夏秋与女儿的视线相对,眼眸定了一下,偏头道:“陌以,回房。”

    柳陌以这回不沉默了,直接问:“你们是不是,有何事瞒着我?”

    付子辰看气氛尴尬,出来打圆场,他走到柳陌以身后,抬手去揽他的肩膀:“听长辈的话,有何事晚些再说。”说着,就把柳陌以往楼梯那儿拉。

    到底气力悬殊,柳陌以本就是个挺弱的身子,此时又大病初愈,内虚亏损,付子辰没用什么力道,随便一拽,就把这纸片儿似的人给拽走了。

    拉扯着上了楼,柳陌以还有些不乐意,频频回头去看,却每次都被付子辰硬掰过脸,最后直到被关回房间,他也没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回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