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狂妃 746.第760章 割脖子放血,人瞬间就没气了

时间:2017-10-06作者:谁家mm

    小男孩走得更快了,他开始思考,今晚,该如何度过。

    担惊受怕赶路的时候,人最容易疲倦,在跟着大队走走停停了将近五个时辰后,天,到底是黑了。

    这个时候,一群逃荒人开始各自找地方安顿。

    有拖家带口的,在这种时候,反而是最易生存的,因为人多便意味着手力多,可以去捉老鼠,也可以去挖树根,一家人找到的食物凑一凑,全都能吃饱。

    而单个行动的人,往往就会吃亏,你没有帮手,人家有帮手,你注定是抢不过人家。

    幸亏,小男孩也不打算在这个时间去找吃的,他明白自己还很弱,不是那些大人的对手,他躲到一个角落,拿出自己的两颗树根,挖了一捧混着沙土的泥水,慢慢的吞咽着。

    这树根,足够他撑到明天早上。

    半个月来,这样的伙食,他已经习惯了。

    “喂!”突兀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小男孩仰头看去,果然,看到白日里盯紧他的几个人,走到他面前。

    肤色黑黝黝的几个人,拦住了外界,将个子娇小的小男孩,笼罩在他们的阴影中。

    小男孩知道自己要倒霉了,他缩着脖子,将树根捏紧,弓着身子抱起包袱,打算躲开。

    但刚走一步,就被一只大手抓住:“想跑去哪儿?”

    身形高大的健硕大汉,将小男孩单手拧起来,手一拎一拎的,似乎在掂量他有多少斤,够他们几个兄弟吃几顿。

    小男孩浑身发抖,颤颤巍巍的求饶:“几位大哥……求求你们,这些树根都给你,都给你吃。”

    他说着,强行将那两颗树根都塞给大汉,却被大汉一手拂开。

    大汉狞笑起来,嘿嘿的道:“看来你小子知道哥几个要做什么,昨晚偷骨头的,果然是你!”

    小男孩吓得面色发白,嘴里还在不住的求饶。

    大汉像是瞧跳梁小丑一般,将小男孩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最后对身边的兄弟道:“就他了,一会儿把骨头熬久一点。”

    大汉的同伴笑了,商量着到底怎么个吃法好。

    小男孩听着他们的讨论,浑身发着抖,看着附近那些安顿的流民。

    那些流民当然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人饿起来,是什么都敢做的,他们要杀人,要吃人,是真的把人切了煮了,一块一块的吃下嘴。

    但在这种环境下,谁又比谁好?

    流民们一个个都没避开视线,有孩子的,把孩子耳朵捂住,脑袋藏住,不让他们看,不让他们听,其他的,全都离远一些,再远一些,只希望自己别被这些恶霸看中,转头也没了命。

    小男孩眼底的绝望越来越重,他知道,今天,是不可能有人救他的。

    “好了,带去洗洗,这脏兮兮的,老子可不想吃一嘴泥。”大汉说了一句,便将小男孩,如小鸡仔一般,丢给同伴。

    同伴接过,夹着小男孩,便往河边走。

    衣服被扒光,头发被割掉,小男孩一动不动的任由这两个大汉将自己用草藤刷了一遍,待要将他抓起来时,其中一个却道:“等等!”

    另一人问:“怎的了?还不够干净?”

    先说话的那人,狞笑起来,道:“昨晚那个女的,老大便没让咱们先泻个火,今个儿这个,怎的也要先爽一顿吧,逃难到现在,都多久了,老子一个荤腥没沾着,怎么样,你要不要也来?”

    同伴犹豫一下,似乎有些害怕,但最后,还是点头:“好,来就来!”

    两个大汉商量好了,嘻嘻哈哈的就拉着那小男孩往小树林里走。

    小男孩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就仿佛即将被侵犯,即将被生吞活剥的不是他一样。

    小树林里漆黑一片,他被扔到地上,背上磕到了尖石头,当即便流了一大滩血。

    他双目呆滞,脸色苍白,僵直的瘫在地上,眼看着自己身上,覆上来两具男人身体。

    “小野种,临死前让你爽一顿,还不谢谢哥哥们。”恶心的言辞落入耳廓。

    小男孩始终没动,像是已经放弃一般,他甚至没有哭,一滴眼泪都没有,只是这两个龌龊的大汉在他身上摸遍了,即将进入他时,猛地,他将人一推。

    身上的两个大汉紧紧皱眉,几乎一瞬,都顿住了。

    小男孩抬起头,对上两个大汉不可思议的目光,这次加重了力道,再推,两个彪形大汉歪在一边。

    小男孩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倒在地上,捂住肚子,满面痛色的二人。

    他蹲下身,挥开两个大汉的手,看着两个大汉肚子上那贯穿的短刀,伸手一拔,拔了出来。

    两个大汉一痛,连尖叫都没来得及发出,眼皮一翻,晕了过去。

    被捅要害,晕了,但却没有死。

    小男孩把玩着两把带血的刀,这两把刀,是老乞丐给他的,算是老乞丐的遗物。

    老乞丐死了,他自然就收着了,平日里挖树根用的都是这个,玩得多了,耍的也就熟练了。

    只可笑的是这两个大汉,竟是连他身上有没有兵器都未检查清楚,便敢对他下手。

    方才他被扒光刷洗,这两把赶路时故意沾了药防身的刀便被他熟练的藏于手背,原本以为肯定会被发现,却不想,天色漆黑,这两个大汉又胡思乱想着那档子肮脏之事,反倒是忽略了。

    小男孩看着两个昏迷不醒的大汉,手脚利落的把他们的衣服扒下来,裹在自己身上,再就着两把短刀,左右手同时出击,一边一刀,直接割开两人喉咙。

    血,咻的飚了出来。

    小男孩勾勾唇角,心想,原来杀人,就这么简单,比杀鸡,难不倒哪儿去,割脖子放血,人瞬间就没气了。

    鸡杀了,就可以吃,人杀了,也是如此?

    小男孩笑了,笑的很开心,也很自豪,这是他第一次杀人,为了自保,也为了……食物。

    流民堆里,贪吃人肉的团伙中人,见同伴迟迟未归。

    再寻来时,却见河边半个鬼影都没有,但小男孩的衣服,却丢在这里,不过包袱不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