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狂妃 第705章 嗅到哪儿有血,便往哪儿钻

时间:2017-10-06作者:谁家mm

    柳蔚嗤了一声,又道:“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你们其实配合得很好了。 你知道我怀疑你,便故意诱使我,听到尖叫声。之后,你不出去,便是为了让我以为,你不去,是为了另有图谋。我在外面,心里想的,却是你向公公会否趁这个时间,做些什么?你逼得我不得不尽快赶回偏殿,继续来监视你,而我一旦慌乱,便是给了琴儿时间。那琴儿先装遇见鬼,引起侍卫们的注意,这是为了什么?不过是为了顺理成章的由人名正言顺护送到梦香宫后院。今夜梦香宫侍卫太多,琴儿一个没有武艺的女子,轻易是进不去的,于是便用了这招欲擒故纵,不得不说,你们做得很成功,我险些便被骗到了,但很可惜,你的戏演的太过了,你今夜的表现,也太明显,我想不发现蹊跷都难。”

    柳蔚说完,再看对面的向易,只见向易站在月影照不到的黑夜里,整个人明明灭灭,令人看不清晰。

    柳蔚蹙了蹙眉,还要再开口,却听黑暗中,低沉的笑声突然响起:“戏过?”

    向易慢慢从黑暗中走出,他朝柳蔚走近,一双黑眸,灼灼的看着柳蔚,嘴角,勾起一丝笑:“柳大人为何不当,我这是真情流露?”

    “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嘴硬什么?”柳蔚淡漠的睥着向易:“你究竟要做什么,不妨直言,说不定,我们还可以谈谈。”

    柳蔚这话不是玩笑。

    柳蔚现在无法确定向易究竟做了什么,但可以肯定,必然是与敏妃有关。

    而现在,关于敏妃的线索实在太少,有个人能为自己解惑,柳蔚自然不会拒之门外。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向易再未说话。

    柳蔚盯着向易,表情越来越沉。

    过了好一会儿,远处传来脚步声。

    柳蔚打了个响指,两个小太监立刻跑了过来,显然,两个小太监事前便收到吩咐,知道到此处来找柳蔚。

    向易的表情很是浅淡,似乎什么都不在乎。

    柳蔚见向易的确无话可说,暗暗抿唇。

    实际上,现在的情况对柳蔚很是不利,虽然看破了这人的阴谋,但柳蔚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那琴儿的所为与向易有关。

    之前的一切,不过都是柳蔚的猜测罢了。

    而柳蔚特地将向易诱引过来,也是为了炸他,可现在看他这镇定自若的表情,柳蔚知道,向易恐怕还留了后招。

    看来,一会儿哪怕是审问那琴儿,也审不到什么答案了。

    两个小太监过来,便是告诉柳蔚两个消息。

    第一,梦香宫有个宫女受了重伤,险些丧命,但最后被救了回来。

    第二,谋害那宫女之人抓到了,是前随香宫宫女,琴儿。

    一切和柳蔚预料的基本一样,柳蔚再次看向向易。

    向易这回也看向了柳蔚。

    向易态度坦然,对柳蔚勾唇一笑,当着两个小太监,义正言辞的道:“恭喜柳大人,大人果然断案如神,看来,这桩案子,就快告破,届时,杂家也好向太妃娘娘交代。”

    老奸巨猾。

    柳蔚脑海中晃过这四个字,暗暗不快,就差一步了,到底,是她低估了这向易。

    事到临头,琴儿都被抓了,向易竟然还能如此镇定,不愧是在太妃娘娘身边十几年的人,这份沉着冷静,是旁人不易有的。

    四人一同回去。

    一路上,柳蔚走得最快,但眼尾一直注意着后面的向易,却见向易只是淡漠的跟着,一脸的置身事外。

    回到偏殿时,柳蔚远远的,就听到女子的呜咽声。

    柳蔚走进去。

    杭公公见柳蔚回来,立刻起身相迎,顺便指着地上那哭哭啼啼的女子道:“大人,这宫女叫琴儿,正是之前随香宫的宫女,方才发出尖叫声的也是她,她……”

    杭公公说到后面,却有点难以启齿了。

    柳蔚摆摆手,面无表情的走过去,看着那缩卷成一团,哭的梨花带雨,上气不接下气的俏丽宫女。

    宫女还在哭。

    柳蔚突然伸手,一把抓起宫女的手腕。

    只见琴儿的手腕上,一只黑色的蜘蛛,正如鬼魅一般,攀附在她的脉搏之处,而脉搏之处,已经被蜘蛛咬得血肉模糊,鲜血淋漓。

    琴儿哭的肝肠寸断,疼得整只手都麻了,却不敢甩开,她刚才试过了,但她只要用力想挥开那蜘蛛,那蜘蛛就会更加纠缠的咬她,两次下来,她实在受不了,整只手臂,都软了下来,再也不敢乱动。

    柳蔚敛了敛眉,伸手,朝着那狰狞的蜘蛛头碰去。

    杭公公忙喊:“小心……”

    但话音还未落,就被接下来看到的画面,给惊住了。

    只见柳蔚那葱白的手指,直逼蜘蛛的面门,那蜘蛛已经呈虎视眈眈之势,作势要攻击,但似乎嗅到了什么气息,不过转瞬间,突然萎了下来,接着,就见柳蔚毫无顾忌的将那小玩意儿抓在手心,肆意的用素白的指尖去拨弄黑蜘蛛的几条腿,又点了点蜘蛛后背黑的发亮的薄壳,将其随手放进袖袋里。

    杭公公艰难的卡了卡喉咙,指着柳蔚的袖子,呢喃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柳蔚觉得自己应该解释一下,便道:“没毒,这是用药的蜘蛛,我拔了它毒经,方便碾碎磨药。”

    杭公公目瞪口呆的看着柳蔚,挣扎了很久,才说:“这……这蜘蛛是……是大人您养的?”

    “嗯。”柳蔚道:“养了三天,明日用药。”

    “那……那它……”

    “临死之前,让它物尽其用。”柳蔚说着,看了琴儿一眼,见其似乎是疼过劲儿了,现在还趴在地上起不来,便道:“淮山蛛,嗜眠,贪腥,这种蜘蛛最喜血腥味,嗅到哪儿有血,便往哪儿钻,且尤为霸道,你若是不让它吸血,它便咬着你不放,势要将怒气撒在你身上,在你身上咬够了,吸够了,才肯罢休。不过还有一点,这蜘蛛也贪睡,若是嗅不到血味,它便会乖乖沉睡,一直睡到下次用膳之前,所以,虽说是我将这淮山蛛放到这宫女身上,但,若这宫女不去碰血,这小东西,也断不会醒来。”

    说到这里,事情基本已经很清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