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狂妃 第686章 鬼,真的有鬼,在太子妃的头上

时间:2017-10-06作者:谁家mm

    太子妃抵达的时候,月海寝宫里并没有人。

    问了下人才知晓,因着这两日沁阳公主身子不适,月海郡主便在沁阳公主那儿陪着。

    “公主可有大碍?”太子妃问道。

    宫人面露难色,似不好开口。

    太子妃蹙了蹙眉:“莫非公主得了什么大病?”

    宫人这才犹豫一下,老实道:“回太子妃娘娘,不是患病,是吓着了,前些日子,公主的寝宫里,出了一桩人命案,还恰好,让公主给见了正着,这便,吓得一直没好。”

    “人命案?”

    太子妃想了想,不禁想到近些日子总传的宫中闹鬼一事,她是知晓宫里死了好些宫女,好像还都是玉屏公主身前伺候过的人。

    此事不止在后宫传得沸沸扬扬,听说还给闹到了前朝,皇上都当着文武百官之面提过了。

    但太子妃没想到,沁阳公主宫中,也出了这桩事。

    月海郡主自入宫以来,与几位公主便关系匪浅,尤其是几位母族显贵的公主,更是与月海情同亲姐妹般,那沁阳公主也是其中之一,公主出了事,月海去探望,也属正常。

    想到皇后娘娘那儿的事,太子妃虽说有些忌惮那死过人的地方,但到底还是一咬牙,道:“既然沁阳公主不适,那本宫也该去看看才是,前头带路吧。”

    太子妃这一说,跟前的老嬷嬷先一个就不答应:“娘娘,您这两日身子也不好,不若还是……”

    “嬷嬷无需多言,既都知晓了,哪里还有不探人就走的道理,前头带路吧。”

    太子妃一意孤行,随行的嬷嬷丫鬟们也只好打起十二万分精神,贴身跟随。

    带路的是月海郡主宫里的人,一路慢行,走了好半晌,才到沁阳公主处。

    因着二品以下贵妃,在后宫不得行撵轿,太子妃虽然是太子正宫,但到底分位小,这一路,硬是自己步行走过去的。

    挺着大肚子,天又这般的冷,太子妃却走出了薄汗,这把随行的嬷嬷丫鬟更是吓得不轻。

    但太子妃却只说无碍,那笃定的语气,就像换了个人,完全不复以往的娇气,看的周遭之人都面面相觑。

    但只有太子妃自己知晓,自己既然已经进了宫,那自己在宫中的一举一动,自然就会落到皇后眼里。

    自己虽然是皇后的亲侄女,但到底只是侄女,总归还隔着一层,自己更乖顺一些,更讨皇后喜欢一些,那自己的孩子将来出生了,也定是会多一层保障。

    太子妃有自己的计较,所以哪怕再辛苦,还是没叫一句累。

    直到安然抵达沁阳公主处,一坐下来,太子妃才是真真的再不愿起来了。

    月海郡主接到通禀,看了眼还在榻上缩着,双目紧闭,却眉头深锁的沁阳公主,摸了摸她的头,道:“公主,太子妃娘娘来看你了。”

    沁阳公主本就没睡着,这便睁开眼,眼底的乌青看着非常明显,面上露出疑惑的表情,死气沉沉的问:“太子妃?”

    月海郡主道:“是来探你的,我出去迎一下。”

    说着,月海就要起身离开,却不想沁阳公主一怕,忙拉住她的手,死活不放:“不行不行,月海姐姐你不能走。”

    这几日沁阳公主一直在做恶梦,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想起那日见到的死不瞑目的宫女。

    就因如此,导致她每晚几乎都是睁着眼睛到天亮,只有白日,月海郡主来看她时,她才能在对方的陪伴下稍微打个盹儿,但对方一走,她便又会惊慌。

    月海郡主知道沁阳公主的情况,便拍拍沁阳的手,安抚道:“莫要着急,按照规矩,我该是出去迎接娘娘的,我去去就来,保准不超过一炷香的时辰,可好?”

    “不……”沁阳公主倔强的瘪着嘴,眼眶又开始发红。

    沁阳公主年纪小,月海郡主一直让着,见状,月海也心疼了,只好叹了口气,坐下来拍拍公主的后背,道:“好了好了,我不走就是了。”

    月海说着,吩咐身边的宫女:“去请娘娘进来,就说我这里走不开,公主身子不适下不得床,怠慢了。”

    宫女这便去了。

    而那边,太子妃见这两个小辈竟只派了宫女出来见自己,登时便不悦了,但想到身边无时无刻或许都有皇后的耳目,又只好将满心的不满压下,起身,随着那宫人,进了寝殿。

    进去后,先是一番寒暄请安。

    待宫女搬了椅子来让太子妃坐下后,太子妃才看着沁阳公主,满脸心疼的道:“公主,这许久不见,怎的瘦成这样了,可是宫人没有伺候好?”

    沁阳公主与太子妃并不熟,太子妃平日很少进宫,便是进宫也就在皇后处呆着。

    她们这些贵妃所出的公主,怕是从未被太子妃这人放在眼里过。

    沁阳公主年纪小,没什么心思,但却是个直肠子,太子妃突然来探病,沁阳并不感激,反而心忖古怪,嘴里敷衍的应了声,眼神却满是警惕,总觉得这人无事不登三宝殿。

    果然,与沁阳说了两句后,太子妃便对月海郡主道:“郡主可否借一步说话?”

    月海郡主愣了一下,因着皇后对她好,她对太子妃这个皇后的亲侄女兼儿媳妇,也素来尊重,正想答应对方,却感觉手腕被人加重力道拉住,回头一看,果然对上沁阳公主那小脸。

    月海郡主无奈一叹,道:“娘娘有事便说吧,公主不是外人。”

    太子妃表情变了又变,实在不觉得忽悠月海郡主嫁给如同废人的五王爷之事,可以随意让别人知晓。

    但看沁阳公主依赖的小脸,太子妃又不好太过强烈的将两人分开,最后只能扯扯嘴角,犹豫一下,还是对周围的宫人们吩咐:“你们先出去。”

    宫人们纷纷出去。

    待房中只剩下月海郡主、沁阳公主与太子妃三人,太子妃才斟酌着道:“本宫刚才从皇后娘娘那儿过来,娘娘这几日心思不顺,郡主可知晓?”

    最近两日沁阳公主这里离不开身,月海郡主还真不知晓,不觉面露担忧,问:“皇后娘娘怎的了?”

    太子妃叹了口气:“哎,还不是五王爷之事。”

    月海郡主一愣,蹙了蹙眉:“五王爷之事,不是已经解决了?”

    月海记得,上次在皇后娘娘提议后的两日,自己便带了人去林府退亲,林府那边也表现得很配合,想来也是,不用嫁给已经不能人道的五王爷,林府估计也是巴不得。

    退亲之事,月海郡主甚至只花了两个时辰便解决了,这里头还包含了与林家各人言不由衷的你来我往,逢场作戏。

    当日将退亲书带回去给皇后娘娘过目,皇后娘娘还夸她办事得力,怎的现在又愁上了?

    月海郡主不明,太子妃正想说深一些,沁阳公主却突然一顿,指着门口大喊:“谁!谁在那儿!”

    这一打岔,房中余下两人也被迫转首,朝门外看去。

    却见大门紧闭,分明一个人都没有。

    “公主,你看到谁了?”月海郡主问道。

    沁阳公主没回答,却一下子扑到月海怀里,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边哭边哽咽着道:“鬼,是鬼,我看到那个人了,那个宫女,满脸是血,死不瞑目的看着我。”

    这大白天的,哪能有鬼。

    月海郡主忙安抚她:“公主看错了,这里没有鬼,莫要怕。”

    沁阳公主半信半疑的抽泣着露出一只眼睛,眼角还挂着泪。

    月海郡主忙道:“你看,是不是没人?”

    沁阳公主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又往门口看去,似乎真的什么都没再看见了,刚松了口气,却在余光瞥到太子妃时,怪叫一声,啊的一下,跌撞进床铺最里头,瑟瑟发抖的喊道:“鬼,真的有鬼,在太子妃的头上,坐在她的头上……”

    太子妃浑身一凛,汗毛倒竖,额头登时露出细密的汗珠,她霍然起身,却因动作太大,将椅子撞翻在地。

    那不小的动静惊住了门外的宫人,有人立刻推门而进。

    太子妃指着沁阳公主,手指都在哆嗦:“公主你莫要胡言乱语,这青天白日的,哪里有鬼?你倒是给我指出来,我头上,哪里有鬼!”

    这话的信息量有点大,刚进来的宫人们齐齐看向太子妃的头顶,望而却步的站在原地,不敢前进。

    月海郡主将沁阳公主搂住,对太子妃道:“公主这几日没睡好,精神不济,娘娘莫要生气,沁阳定然是看错了,娘娘洪福齐天,哪里会……”

    “我没看错,我没看错,月海姐姐你看,就在太子妃头上,它还在挖太子妃的眼睛,啊啊啊啊——”

    沁阳这声尖叫太过锐利刺耳,令所有人都毛骨悚然。

    太子妃尤为颤抖,摇摇欲坠的站在那里,甚至真的怀疑自己头上有个鬼。

    太子妃的老嬷嬷连忙上前搀扶,才未让身怀有孕的主子因腿软而摔倒,这一番闹腾,寝殿里乱成一团。

    到最后,沁阳公主还在尖叫,时不时的对太子妃的头指指点点,太子妃就是再胆大,也真的吓到了,嘴唇变得惨白,终于在丫鬟嬷嬷的搀扶下,出了寝殿。

    一出去,老嬷嬷便道:“老奴就知晓这死过人的地方不吉祥!娘娘,咱们还是快回去吧,顺便再请道士回府做个法,这晦气的东西,可万万不能近您的身!”

    太子妃已经变得气息奄奄,闻言急忙点头,匆匆的在下人伴伺下,往宫外走去。

    逃离的时候,哪里还有之前多走两步都累的娇气模样,那健步如飞的样子,愣是将一堆下人都甩在了后头。

    而沁阳公主这边,月海郡主也被吓到了。

    但月海并未走,应该说,沁阳公主现在这个样子,也让月海实在不敢走。

    之前公主只是失眠,精神不济,现在,却开始神神叨叨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看来,不止得让太医来诊治,还得请高僧来做法才行。

    月海郡主正要吩咐下去,却见方才还一惊一乍的沁阳公主突然镇定下来,对一屋的宫人道:“你们都出去。”

    宫人们不知公主现在是不是正常的,都没有动。

    沁阳公主见状,发了火,大喝:“都滚出去!”

    月海郡主皱了皱眉,到底摆手:“你们先出去。”

    宫人们这才退出。

    待房门被关上后,沁阳公主一改方才神经兮兮的模样,转首看向月海郡主:“姐姐可知,我方才救了姐姐一命。”

    月海郡主一愣,伸手摸摸沁阳的额头,苦口婆心的道:“公主,这里真的没有鬼,若是你当真这般怕,我这便禀报皇后娘娘,由我亲自去皇寺为你请位大师过来,可好?”

    “不是这个。”沁阳公主皱了皱眉,待确定隔墙无耳后,才道:“是太子妃。”

    月海郡主不明白。

    沁阳公主说:“上次我去母妃宫里请安时,亲耳听到太子妃与周妃娘娘闲谈,说是,皇后娘娘知晓五王爷这个身子,不愿连累林家,将林家的亲退了,却是有了更属意之人,我当时听了一半,我母妃发现我了,便没有说下去,但方才太子妃来,那旁敲侧击的模样,分明是在打姐姐你的主意。”

    月海郡主有些糊涂:“你……你是说……”

    “月海姐姐,我没有见着鬼,但我见到了太子妃堪比恶鬼的嘴脸,你仔细想想,皇后娘娘,可曾与你谈过五王爷之事?”

    月海郡主呐呐的张了张嘴,半晌才说:“林家的亲事,是娘娘让我去退的。”

    沁阳公主皱了皱眉:“为何让你去退?此事与你何干?”

    月海郡主声音有些哑:“娘娘让我,以五王爷未婚妻的身份……去的。”

    沁阳公主表情一震:“你……你莫非真的……听话照做了?”

    月海郡主不说话,但表情已是相当复杂。

    沁阳公主虽知有些话不好说,但到底还是说了:“看来,皇后娘娘是真的盯上你了,枉费你对皇后娘娘这般尽心,皇后娘娘竟是要将你往火坑里推,五皇兄他……他已经成了那副模样,这岂不是,要害你一辈子?”

    月海郡主还有些不愿相信,慌乱的道:“可皇后娘娘是说,若我帮了娘娘这个帮,全了五王爷与林家的的颜面,便会说服皇上,将我赐婚棱哥哥,娘娘……娘娘是知晓心属棱哥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