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狂妃 第1491章 容棱,柳蔚,他们现今究竟在哪儿?

时间:2018-05-10作者:谁家mm

    纪南峥是知道的,柳蔚只生了丑丑一个女儿。

    他的语气饶有兴致:“看来你娘早已为你定好了小媳妇,可真难得,她待孩子粗心大意,未成想此事上竟难得的主动,小黎快与

    太爷爷说说,你那两个小妹妹都是什么模样。”

    小黎也不知太爷爷要听什么,索性全都说了,说完后,又黯然:“那片海真的太大了,我又是第一个掉进龙卷风的,到了仙燕国

    后,我原本以为大家都会顺流而来,可见到容叔叔我才知晓,当时因风浪太大,容叔叔追着娘亲与我陷进了漩涡,容叔叔说,

    若其他人还在救生船上,没有陷进风卷里,应是没有过魔鬼海,来到仙燕国,所以他们都还在青云国,可娘说不知何时我们才

    能回去,因此短日子里,我们可能见不到他们了……”

    如此说来,他的确是位大丈夫,危急关头,他竟还愿意追进漩涡守护妻儿,如此作为,实属难得。

    想到自己这阵子一直难为那小子,他也有些赦然,孩子是个好孩子,待外孙女的心也是好的,或许,他不该在对他抱有偏见了。

    可是还是好不甘心,水灵灵的外孙女被臭男人拱了……

    提到青云国的旧人,小黎便有些失落,断断续续的又说了些以前的朋友,矜東哥哥,小弟容倾,甚至还有容倾的爹,他一直很

    不喜欢的七王爷容溯,还有干娘,芸姨,付叔叔……

    小黎不知道大家所追求的回家是什么,但他生在青云国,长在曲江府,他的家,就是那里,他的亲朋好友,就是那些人,可现

    在,他已经好久好久,没见到他们了……

    纪南峥不妨自己提到了小家伙的伤心事,便将孩子拥着,叹息着道:“太爷爷,也有分外想念的亲人留在了那边,过了数十年,

    太爷爷都要忘记她的容貌了。”

    小黎低着头问:“那我也会忘记他们吗?太爷爷,我不想忘记他们,我很想他们……”

    纪南峥把曾外孙抱得紧紧的:“不会的,我们都不会忘记的。”

    ……

    青云国内,皇城内阁府。

    容溯正在与诸位内阁大臣商议政事,自打容棱离开、太子病重后,这内阁府,便成了容溯的常去之地。

    内阁老臣们一开始对这位七王爷是有些意见的。

    可三王爷失踪未归,太子缠绵病榻,上头怎么也需要一个领头之人,七王爷是无奈之下的选择,但几个月下来,他倒也做得有

    模有样。

    老臣们对七王爷的意见,也在日积月累的并肩作战中,消弭了不少。

    可是吧,这七王爷哪哪儿都没毛病,就是治内手段,好像有些问题。

    议政结束后,两位大臣相携离去,走到门口时,就看到远远的,七王府的侍卫匆匆而来,两人大臣见怪不怪,其中一位大臣摇

    头叹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在朝堂上倒是侃侃而谈,振振有词,怎的就管不好府里的几个女人?这见天的往宫里传话,也

    不怕让人看了笑话。”

    另一个大臣琢磨了一下,却道:“我听说,不是为了后宅的女人,是为了七王爷近日从青州接回来的那个养女。”

    大臣一愣:“养女?”

    另一大臣耸肩:“谁知道,自个儿都有好几个孩子了,也不知为何好端端又收了个养女。”

    两位大臣不知其中内情,八卦了两句,便打道回府了。

    那赶到内阁的七王府侍卫,此时早已气喘吁吁。

    容溯听到外头传话时,手里的公事还未处理完,想到府里不知又闹了什么鸡飞狗跳的乱事,他便疲惫的按了按眉,到底起身,

    走了出去。

    侍卫见了主子,忙一脸无奈的将事说了一遍:“小妞姑娘非要嚷着回青州,今个儿早上王爷进宫后,她就偷偷翻了院墙,结果从

    上头摔了下来,脚扭了,又不肯让大夫治,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闷着声音哭,小的们实在敲不开门,小妞姑娘又连着两顿没

    吃了,小的只好来禀报爷您……”

    “好了。”容溯沉着脸,打断侍卫后面的话,捏着鼻梁道:“回府吧。”

    回到七王府,容溯脚步不停的直奔小妞暂居的花娇院,刚过去,便看到院子外站满了丫鬟婢女,容溯面沉如墨,板着面孔笔直

    的走过去,仆从看到他来,连忙让开道路,恭敬请安。

    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又看到旁边婢女手里端着的药膏与温热膳食,他问:“在里头多久了?”

    婢女哆哆嗦嗦的道:“回爷,一天了。”

    容溯闭了闭眼,抬手敲了下门。

    里头没有丁点动静。

    容溯压着脾气,沉沉的道:“先上药,顾着自己的身子。”

    门后面还是没有声音。

    容溯怒气到达了顶峰,他后退半步,吩咐:“将门撞开。”

    婢女仆从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正打算上前照做,却听咯吱一声,门扉应声而开。

    里面,一个双眼哭得跟核桃似的小女孩,哑着声音,哽咽道:“我,我自己包了。”

    容溯低头看了眼小丫头的脚,脚上的确包裹着一层,想到这孩子一直跟着柳蔚身边,想来简单的包扎应是没有问题。

    便单手端过婢女手中的膳食,径直往房内走。

    将膳食放在桌上,看到屋中干净明了,小丫头并未因撒气而乱扔东西,他心中的火气稍微舒缓了些,坐到椅上,他指了指桌上

    的膳食。

    “先吃。”

    小妞啜泣着站在旁边,没有动。

    容溯看她那受尽委屈的模样,抿紧了唇瓣,良久开口:“我知你想念姐姐,也知你担心你家小姐,想同你姐姐一样,在青州留守

    ,可你患有心疾,此事我早已与你说过,在青州无人照顾你,单是你姐姐,她便是个半大孩子,夜里睡得比你还沉,能顾忌你

    什么,带你回京是想你安然,我并非困着你,待青州有了消息,你家小姐回来了,我自会送你回她身边,故此现在,你不可无

    理取闹。”

    这些话容溯几乎每天都要与小丫头说一遍,小丫头表面上是听了,可一不注意,又会想尽方法逃离王府。

    容溯对此几乎是没了辙,唯一能做的,就只是半夜将房门打开,因为白日里闹得鸡飞狗跳的小丫头,每到夜里,却又会无知无

    觉的跑进他的房,缩在他怀中方能安睡。

    而她越是如此日夜不一,容溯就越是不放心将她送回青州,天知道没有他盯着,又沉浸在自家小姐失踪的伤心中,这孩子会把

    自己弄成什么模样?

    其实一开始他也想把大妞带回来,以为这样能让小丫头安心些,但那大丫头不同意,这两个孩子,是真的待柳蔚忠心耿耿。

    柳蔚失踪,她们宁愿呆在青州,日夜守候水军消息,也不肯离去半分。六零文学

    只是不知,容棱、柳蔚,他们现今究竟在哪儿,又,是死是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