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狂妃 第1487章 怎么又聊到小哥哥头上了

时间:2018-05-10作者:谁家mm

    辛贵妃神色甚为凉薄,一想到那幕后之人为了离间帝后,竟胆陷害于她,她眼中的杀意,便凝为实质。

    杜鹃在旁惴惴不安的问:“那咱们现今该如何是好?是去寻皇上吗?”

    在杜鹃心中,皇上是一国之君,天下之主,这样将帝后、贵妃三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事情,交给皇上,皇上定能将一切都处理

    好。

    辛贵妃却只是冷笑:“你是说,有人视本宫的威严如无物,本宫却连亲手将他揪出来的本事,都没有?”

    杜鹃连忙跪下:“奴婢并非此意……”

    “本宫知晓你是何意。”辛贵妃打断杜鹃的话,声色里满是恨意:“在你看来,本宫深受圣宠,既有人欺负到头上了,自该请皇上

    出面,为本宫平息,可杜鹃,你不知晓,方才在见到文清一身湿漉,哭得泪眼婆娑,抽噎不止时,本宫的心有多痛!那人千不

    该万不该,不该对文清下手!此事,本宫要亲自过问!”

    杜鹃明白了主子的意思,娘娘这是被触了逆鳞,气狠了,非要亲手将那幕后之人惩治了才肯甘心。

    可这后宫,毕竟还是皇后做主,娘娘要越过皇后查探此事,怕是并不容易。

    杜鹃心里正忧愁时,却见贵妃霍然起身,对下面道:“待公主梳洗完毕了,将她带来,换上那套白色的对绣小裙。”

    小宫女应声忙去,杜鹃一脸不解:“娘娘要带公主出去?”

    公主刚刚受惊,如今正该是好好休息才是。

    辛贵妃面色清冷,沉声吩咐:“摆驾青凰殿。”

    现在去青凰殿?

    这不是要跟皇后对上吗?

    杜鹃心里百思不得其解,不知自家娘娘到底想做什么。

    没过一会儿,文清公主被重新穿戴妥当带出来,辛贵妃让文清与自己同坐鸾轿,在轿中,与女儿小声说话。

    小公主心里还想着方才的小哥哥,脸上没有笑容,只沉闷的听着母妃说话,时不时的点点脑袋。

    辛贵妃见她心不在焉,捧着她的小脸道:“清儿按照母妃所说的做呢,母妃明日便亲自书帖,请太傅过两日再将小哥哥带进宫来

    玩耍,可好?”

    小公主一听可以再见小哥哥,立马来了精神,亮着眼睛狠狠点头。

    辛贵妃摸摸女儿的脸颊,有些醋意的问:“怎么就那么喜欢小哥哥,不喜欢母妃吗?”

    小公主环手拥住母妃,脸颊贴着母妃的胸口,说:“喜欢母妃,也喜欢哥哥,哥哥好看。”

    辛贵妃刮刮女儿的鼻尖:“以貌取人,就喜欢哥哥好看?”

    小公主想了想,摇摇头:“哥哥是神仙,清儿一直沉,一直沉,好害怕,是哥哥拉住清儿,告诉清儿不要害怕,哥哥好厉害……”而后又补充一句:“又好看,又厉害。”

    辛贵妃想到之前女儿自鬼门关走了一遭,先是心疼一番,后又哭笑不得,再想到,宫中皇子稀少,太子与二皇子皆为皇后所生

    ,又年长文清十数岁,文清自小少与同龄男孩玩耍,见到一个顶天立地,救她水火的小哥哥,自然便心驰神往,这也正常。

    不过想到之前太傅冷硬的表情,辛贵妃心里也打鼓,不知自己到时送去的帖子,会不会让太傅直接撕了,丢进青鼎里焚灭?

    要不还是让皇上去书帖,皇上在太傅面前,面子肯定比她大。

    心里思忖着,青凰殿已近在眼前,辛贵妃看了眼前头巍峨的殿门,不放心的又叮嘱身畔的女儿:“母妃说的话,你都记住了?”

    小公主老实点头。

    鸾轿放下,杜鹃匆匆上前,去与青凰殿的守门太监传话。

    青凰殿内,皇后正在听云氏讲宫外之事,云家今日被人告上了府衙,说是她家大哥治死了一村七名病患,皇后心中担忧,却又

    不好擅做主张,亲自过问,故此魂不守舍的。

    将这个消息带进宫的云氏,为此后悔不已:“您就放心吧,大老爷医术高明,听说只是小小疫症,我便不信,此事当真与云家有

    关。”

    “可若真是,该如何是好?你说,本宫是否该去求求皇上?”

    云氏按照皇后的手:“且先看府衙如何定案,我留了人在衙里静候,一有消息,会立刻传信于我。”

    皇后这才放心一点,但表情依旧是愁。

    正在这时,殿外小太监来传,说常缘殿的辛贵妃在外求见。

    皇后面色一凛,云氏也如遇大敌,冷声喝问:“她来做什么!”

    小太监哪里知道,只老实跪伏。

    皇后按住了云氏,寒声道:“怕是也知晓了云家遭难,迫不及待来寻本宫的不自在了,无碍,本宫还怕她不成。”

    云氏听皇后这是要让辛贵妃进来的意思,忙阻止:“她若又带什么含毒之物进殿该如何是好?娘娘若不好开口,我去阻挡。”

    说着便真要前去,皇后牵住她的衣袖:“云家无端被告,她又来得凑巧,此事说不准便是她的手笔,让她进来,本宫倒要看看,

    她是否当真如此卑鄙,连本宫的族亲都不肯放过。”

    云氏还是不同意,又想再劝,皇后已吩咐伺候的宫女,将辛贵妃请进来。

    云氏无可奈何,只得尽力挡在皇后前头,并且下定决心阻隔辛贵妃带来的任何物件,不让其物,靠近娘娘半分。

    可云氏千想万想也想不到,辛贵妃派出来的前锋,却不是物,而是一个人,文清公主。

    谨遵母妃的吩咐,文清公主一进青凰殿,便泫然欲泣的红着眼眶往内殿跑,在云氏还未反应过来时,她闯进了殿内,然后一扎

    脑袋,扑进温温软软的皇后娘娘怀里。

    皇后一脸莫名,愣了一下,才小心的捧起文清公主的脸,看小公主哭得梨花带雨,她心口一酸,忙将小丫头搂着,细声问:“清

    儿这是怎么了?可是让人欺负了,谁欺负了清儿,告诉母后,母后替你做主。”

    皇后贵为一国之母,无论是否亲生,所有妃嫔诞下子女,均要称她一句“母后”,便是辛贵妃家的两位公主,也不例外。

    文清公主哭得稀里哗啦,本就爱哭的小丫头,这会儿就跟找到了主场,抽噎得怎么都停不下来,末了,还恹恹搭搭的告状:“母

    ,母后,清儿,清儿方才,方才险些就死了……”

    死了?

    这话可太严重了。

    皇后忙抬头瞪向一帘之外,静屹未动的辛贵妃,她一边给文清公主擦着眼泪,一边冷声质问:“究竟出了何事?”

    辛贵妃看女儿哭得如此轰动,也惊了一下,她只说让文清可怜一点,哭软皇后的心肠,好让皇后授权与她,让她彻查落水案背

    后的阴谋,但文清现在哭得这么严重,辛贵妃再看皇后瞧自己的眼神,那眸中十足的威吓,竟是以为,是她虐待了文清?

    辛贵妃有口难言,忙故作镇定的将之前御花园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皇后听完,脸色已是大变:“岂有此理!后宫之中,竟有此等妄为之人,胆敢朝当今公主下杀手!”

    辛贵妃正要再卖卖惨,哭哭弱,一直趴在皇后怀里痛哭的小公主却突然仰头,眼睫挂着泪珠,打着哭嗝道:“幸,幸亏有哥哥,

    哥哥,好厉害的!”六零文学

    辛贵妃一噎,心想怎么又聊到小哥哥头上了,能不能先说正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