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狂妃 第1429章 给媳妇儿买买买的容棱!

时间:2018-03-20作者:谁家mm

    张家出了一桩闹事,这是第二日清风镇坊间传开的流言。

    据说事情最初是因为张镇长担忧他侄女张翠翠额头的伤势,要将她送回京城大哥家养伤,可张镇长家的大少爷张元却不同意,公然与自己父亲争执不说,最后甚至还大打出手起来。

    有邻居恰巧从张宅大门外路过,正好看到张镇长被他儿子推倒在地,受了伤了,这才把事情传扬出去。

    张元忤逆不孝,张家也因此鸡飞狗跳,张夫人最先站出来,可面对外头的流言,她一介女眷,终究镇不住场子,眼看着张家像笑料一般被镇百姓们恣意谈论,张夫人急的直掉眼泪。

    张宅里,面对哭哭啼啼的发妻,张镇长更是火大:“哭哭哭,知道哭,有这闲工夫赶紧把那女人给我赶走,再让她在我府里呆一阵,这儿子咱们也不用要了!”

    张夫人噙着眼泪,委屈的问:“真要让她回去?这么赶她走,会不会得罪你大哥一家?你大哥在京生意做得那般大,之前你不是还属意想让他提携提携你……”

    “还提携个屁,这都快一年了,连面都没见到一次,当务之急,是救回我们的儿子,你看那张翠翠把儿子迷成什么样了,这要不是堂兄妹,我真怕他要把这狐狸精娶进家门!”

    张夫人惊慌道:“什么不是堂兄妹?什么娶进家门,元儿是再糊涂,也干不出这样的混账事,那可是没出五服的妹妹。”

    “是不是谁知道!”张镇长现在是越来越相信那几个外地人的话了,心里捉摸着,他便撑着力气要起身。

    张夫人忙按住他:“你要去哪儿?都伤着了,好好躺下休息吧。”

    “哪来的空还躺,我要再去问问,那些人既然斩钉截铁的说那女人身份有异,必然还知道什么内情,至于你,好好呆在府里,把你儿子给看住了,别让他再见那个女人!”

    张镇长一路紧忙的赶到那几名外地人落脚的客栈,时隔一日,昨个儿还振振有词,今个儿却要低声下气。

    张镇长脸色很差,刚到客栈,见到那几名外地人正要出去,他忙一瘸一拐的过去,不顾周遭闲客的议论纷纷,涨红了脸,将自己的疑问问出口。柳蔚等人正要街,既然决定在清风镇多留两日,自然不能干留,他们打算这去集市逛逛,逛完再去南边的溪湖桥租一艘画舫游湖泛舟,天黑之前若外祖父还不累的话,他们再绕道去北郊的花灯会看花

    灯,据说每月十五,清风镇都会举办一次花灯集会,灯会有很多小食小摊,还有灯谜诗谜,极有趣味。张镇长拦住了他们去路,因为不愿行程延误,柳蔚一边往外走,一边回:“在下的确不认得那位张姑娘,至于为何言之凿凿说她不是镇长您的侄女,是因为曾经见过她一面,对,是见过,见过不代表认识,总之,当时她不叫这个名字,那会儿见到,她姓柳,单名一个‘玥’字,张镇长若不信,大可用这个名字去试试她,不过在下不懂了,清风镇离京城不过短短两日路程,张镇长如此多虑,何不亲自京,

    见见您的兄长?若他也承认那是张翠翠,便算在下做小人,可若她不是……那么冒名顶替,来历不明的女骗子该如何惩治,端看张镇长您自己了。”

    张镇长醍醐灌顶,心大悟,忙道:“的确,亲自去一趟京城便好了,可我这来往路途少说也要花三四日,将那女人单独放在家,我又不放心。”

    柳蔚笑了声,话锋意有所指:“是不放心张姑娘,还是不放心令公子?”张元为了堂妹把自己父亲打了的事,现在清风镇还有谁是不知道的。

    张镇长听得面红耳赤,羞愤不已:“那个孽子!”

    柳蔚道:“不放心便将令公子也带,父亲出门办事,带儿子同行,有何不妥?”

    张镇长又皱眉:“可我父子二人皆不在府,那女人若趁机生事,在我府为非作歹……”

    “您可是镇长。”不等对方说完,柳蔚打断他:“堂堂一镇之长,你家儿子昨日是推搡了你一下,今个儿已闹得街知巷闻,你以为,你府真出点什么事,瞒得过这整个小镇千双眼睛?”

    张镇长又羞又恼,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说的是这个,可犹豫一番,知道自己也没更好的法子了,张镇长又咬了咬牙,豁出去了:“有劳公子提醒,张某这回去准备,不叨扰诸位了。”张镇长来时匆匆,去时也匆匆,柳蔚没受这点小插曲的影响,他们一家到了最近的集市,小黎已经带着李玉儿跑到摊贩去买零嘴了,魏俦任劳任怨的跟在后面拿包付钱,外祖父走进了一家书斋,看到架

    子摆着的新书挑挑拣拣,容棱则与柳蔚并肩而行,走了片刻,容棱进了一家珍宝店,盯着案前的耳环发簪看。

    柳蔚凑到他身边,笑嘻嘻的。

    容棱拉起她白皙的手,给她套一个镯子,看了看,又觉得镯子成色不好,选了另一个。

    柳蔚不过片刻,让他在自己手套满了东西,柳蔚嫌沉,抖着手道:“我不喜欢戴这些,太累赘了。”

    旁边的店家脸洋溢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勉强劝道:“这些手镯都是姑娘家戴的,男儿的确不太爱戴,两位公子,要不看看这边的玉佩可有合心意的?”

    柳蔚看了眼那店家,悄悄对容棱道:“人家当我们是变态了。”两个大男人盯着满桌的女子装饰看,怎么看怎么像异装癖。

    容棱却半点不受影响,选了两支发簪,两幅耳环,两支玉镯,让店家包起来。

    店家那表情,真是精彩绝伦,估计要不是因为有钱赚,他都要忍不住去报官了。

    拿着买好的东西,柳蔚皱着鼻子:“我哪有机会戴这些。”

    容棱看她一眼,问:“要戴吗,不是放着好?”

    柳蔚惊讶:“谁买东西买了不用?”

    容棱道:“云想说,女子买脂粉,买首饰,从不是为了用,只是为了有,可以不用,但不能没有,不是这样?”

    柳蔚噎了一下,迟疑了一会儿,才道:“有些人是这样,有些人不是这样。”

    刚刚才领悟到给媳妇“买买买”乐趣的容棱,不是很理解娘子的意思。柳蔚叹了口气,正要给他深入解释一番,却听街外突然扬起一阵喧哗,紧接着,不远处,有女子的尖叫声传来:“死,死人了,死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