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狂妃 第1374章 是否到了有说法的时候?

时间:2018-02-11作者:谁家mm

    自己揽下所有,其实这早就在万茹雪的猜测以内。

    她知道这桩案子要想全身而退不太容易,怎么都要出来一个替死鬼,而自己把柄最多,应该就是自己来担。

    从下狱的第一天,她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当然她也清楚,哪怕被判了刑,只要救了父亲,父亲也有办法在事后将她救出。

    因此秦远川提完后,万茹雪平静的顿了顿,便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照做。”

    秦远川一下将她抱紧了,深吸口气道:“委屈你了。”

    万茹雪心里是甜的,手指卷着他的衣角,深深的道:“大局为重,不是你常挂在嘴边的话吗,我明白的,你不要担心。”

    秦远川看着她,一点一点的为她打理着头发,轻轻的问:“嫁妆,你都放在哪儿了?”万茹雪愣了一下,但又想到自己对秦远川多疑实在有些没必要,便老实的回:“一部分存在孙家库房,一部分放在胜利银号,库房的钥匙在我这里,银号的银子,要用印章去取。”她说着,从自己的衣领里

    翻出一条绳子,绳子上串着的可不就是一把娇小玲珑的银钥匙。

    秦远川看着那串钥匙,道:“那些钱须得尽快转移,你若是信任我,便我去办,若不信任,我回禀万大人后,会另有人来……”

    万茹雪想都没想便将钥匙取下来,塞到秦远川手心:“我怎可能不信你。”

    秦远川捏着那钥匙,再一次把万茹雪抱得紧紧的,承诺道:“等这次之事了结,我便向你父亲提亲。”

    万茹雪立刻捂着嘴,声音哽咽:“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娶我……”

    秦远川说:“我是配不上你。”

    万茹雪忙摇头:“是我配不上你……”

    两人情话绵绵了一会儿,时间差不多了,秦远川得离开了。

    万茹雪依依不舍,盯着他的背影,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

    直到秦远川消失在拐角,她才失落的垂下头,随即又幸福的扬起唇角,她现在已经开始憧憬一切结束后,她与秦远川的大婚了。

    而另一边,秦远川离开后,嫌恶的看了眼自己的衣衫,刚才为了抱万茹雪,衣裳上已沾了难闻的味道,他蹙了蹙眉,见到牢外守候的侍从后,自然而然的伸出手。

    侍从立刻从随身带着的袋子里拿出一套干净衣裳,秦远川借了衙门的屋子,直接进去换了一套。

    再出来时,他一边理着衣袖,一边将钥匙递给侍从:“孙家库房,去把东西都提出来。”

    侍从忙接过钥匙,脸上笑嘻嘻的:“万小姐对大人您还真是一往情深,连身家性命都交托到您手上了,不枉您这么多年来,对她一直耐心十足。”

    秦远川瞥了那侍从一眼,样子略带警示。

    侍从忙低下头,闷着脑袋不敢再吭声。

    过了一下,那侍从突然又道:“大人,今个儿小的好像在街上,瞧见了烟夫人。”

    秦远川动作一顿,皱着眉看向他:“什么?”

    侍从挠挠头:“兴许是小的看错了,烟夫人应当在元孝县,不该在这儿才是,不过真的很像……”

    秦远川沉默下来,脑中闪过几个念头。

    侍从见状,只得又安抚:“烟夫人为了大人,早与以前的旧相识脱了关系,虽说她早年也是西进县人,但应该,不会那么巧……”

    “在哪儿瞧见的?”秦远川眯着眼睛问。

    侍从有些为难,纠结了一下,才说:“万,万艳坊……”随后又解释:“小的就是过路瞧了两眼,没想去那种地方消遣,大人您可要相信小的……”

    秦远川哪有功夫管侍从的话,深吸一口气,脸色难看起来,抬脚,立刻朝着衙门外走去。

    万艳坊是西进县最为有名,也最大的一家青楼,最近西进县来的达官显贵多,万艳坊变成了最为热闹的地方,那些朝廷命官虽说不会明面上进青楼寻欢作乐,但背地里,却总会从后门进来。

    秦远川去的时候,也是从后门进的,接待他的姑娘看到是个这么俊朗显贵的公子,一颗心早就美飞了,领着人就往屋里带。

    因为一看就是身份贵重之人,老鸨丁五娘也出来露了个脸。

    而当见到丁五娘时,秦远川直接就问:“烟儿呢。”

    丁五娘愣了一下,而后忙挤着笑容,含糊其辞:“这位大人这说的什么话?我们万艳坊里,还没有一个叫烟儿的姑娘……”

    “让他出来。”秦远川板着面孔道。

    丁五娘这回是真的有些乱了,今个一早,早已嫁到外地的烟儿突然敲响了万艳坊的大门,又是老主仆,又是好姐妹,丁五娘立即便将烟儿迎进来,说了许多最近发生的事,又问了烟儿过得可好。

    烟儿说自己过得好,相公对他也好,只是最近西进县的事传的沸沸扬扬,她便回来看看。

    丁五娘还提醒她,说当初红粉的案子也被翻了出来,让她小心一些,莫要被有心人士发现,到时候免不了会将当年的事搬上台面,这种事对烟儿这种已嫁为人妇的女子来说,总会惹人议论。

    烟儿只听着,说自己不会搅合什么,就是回来看看,丁五娘留了她住下来,烟儿也同意了走之前就住在万艳坊,她以前的屋子,现在是丁五娘住,她就跟丁五娘睡一个屋。

    两姐妹原本还有许多心事要说,这不是前头姑娘说,有位从后门进来的贵人来了,丁五娘才出来一见,哪知道,对方直言就是要找烟儿。

    丁五娘第一想到的就是,这又是衙门里的那些人,要找烟儿问话,她下意识的就给顶了回去。

    可这位大人显然不信,脸色还越来越难看,丁五娘这种经营青楼的,最怕就是得罪身价显赫的贵人,一时也踌躇起来。

    秦远川见她不语,有些腻烦,直接道:“你与她说,秦远川找她,让她出来。”

    丁五娘咬牙听着,还是招呼了身边的姑娘,去后院说一声。

    没成想一刻钟的功夫,一身清秀扮相的妇人便走了出来。

    丁五娘看到烟儿,第一时间向她打眼色。

    年近三十,还貌美如花如十八的烟儿却只是镇定的摇摇头,对丁五娘道:“这是我的朋友,五娘容我与他说两句。”

    丁五娘听她这么说,只得应了一声,让她小心些,才带着人离开。

    直到屋里只剩秦远川、烟儿与侍从三人后,气氛一下变得很紧绷,最后是那侍从先说的话:“烟夫人原来真的是您,您,您怎会来这西进县?”

    烟儿看了他一眼,道:“你先出去。”

    温和的美妇话音刚落,侍从便忙不迭的点头,低着头就离开了。

    秦远川却在此时发话:“谁让你走了。”

    侍从唯有停住,苦哈哈的望着烟儿。

    烟儿往前走两步,走到秦远川对面,坐下后,给他沏了一杯茶,叹道:“莫为难他了,让他出去。”

    秦远川冷着面孔:“你倒是会体谅别人。”

    烟儿将茶杯一搁,静静的看着他:“你来西进县见你的老情人,我只是来瞧瞧朋友,这都要看你脸色?秦远川,你管的也太宽了。”

    一提到万茹雪,秦远川声势又弱下来了,他抿着唇道:“我与她没有感情。”

    烟儿一笑:“谁知道呢。”

    秦远川皱了皱眉,对侍从道:“你出去。”

    侍从如蒙大赦,立刻往外跑,可这回烟儿不让了:“站住,不准出去。”

    侍从要哭了,他忍无可忍的对自己的主子道:“大人,您就给烟夫人道个歉吧,您本来就是来见万小姐的……”

    秦远川虎目一瞪,差点在侍从身上瞪出一个窟窿。

    侍从脖子一缩,吓坏了。

    烟儿这时又放话:“出去吧。”

    侍从紧忙离开,还顺手把门给关了。

    房间里安静下来,秦远川看着烟儿,一时没说话,烟儿沉默了一会儿,先开口:“你早便知道,这西进县的事,与我那位老朋友有关?”

    秦远川狠狠的蹙着眉:“那些事,早便与你无关。”

    “怎么会与我无关,红粉是被谁害死的?”烟儿急切的道,说着,又缓了缓呼吸:“她的尸骨还是我入殓的……这些年来,每次一说到这事,你便说迟早会有个说法,现在呢?是不是到了有说法的时候?”

    秦远川没吭声,微微垂首。烟儿很生气,火气一下爆发了:“秦远川,你不能这么欺负人!你答应我的事,不能一件都不做!你和万茹雪那些关系你知道我有多难受,是你说的,你迟早会给我一个名分,给我一个交代,可现在……你

    知不知,我与我的老朋友们都说我嫁了个农户,日子过得不错,谁又知,我只是你秦大人金屋藏娇的一个夫人,连登堂入室的资格都没有!”

    秦远川听着这一通抱怨,越听越烦,最后直接打断:“你扪心自问,我向你提过多少次亲,是你不肯……”烟儿理直气壮:“我为何要嫁给你?你和万茹雪断干净了?你替红粉报仇了?你有什么资格要我嫁给你?我跟你说,秦远川,这回我回来了就没打算走,我行李都收拾好了,我要搬回万艳坊,我不回元孝县

    了!”

    蛮不讲理,不外如是。

    可秦远川一脑门的烦躁,听到这里,彻底静了,他霍然起身,目光变得凶戾,盯着烟儿,咬牙启齿:“你敢!”

    烟儿:“你看我敢不敢!”

    秦远川的目光像是要吃人,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危险又紧张。

    这时,门外侍从的声音冷不丁的冒进来:“道道道道道道歉……”

    秦远川听得脸更黑了,再看烟儿,还是那副油盐不进的冷傲样子。

    秦远川深吸一口气,火气都要崩到天灵盖了,可最后,却硬生生拐了一个弯,挤出一句:“这回算我错了,你别闹。”烟儿盯着他,目光挑衅又生冷,完全不买账!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