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攻略者,请留下[快穿] 87.第八十七章

时间:2018-06-14作者:君汐若

    ,精彩小说免费!

    v章购买比例为50%, 请支持正版么么啾  “我喜欢陌玉啊, 难道你不知道吗?”柳沉戚低低笑着,趁着醉意凑上前轻轻吻上了他的唇角, 哑声道, “只有喜欢才会想跟你做.爱做的事,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他是真的醉了, 不然绝对不会在这种不安全的公共场合选择接吻。然而脑子里又有几分清醒, 还知道现在时机到了,正是刺激少年开窍的好机会。

    这一年来他兢兢业业地照顾着少年, 可以说好不容易才将他的好感度刷上了85,两人的感情只差戳破最后一层薄膜,而现在正是好时机。

    君陌玉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不知是谁心跳突然加快, 他甚至能听见不远处发出的刻意压低的激动惊呼声。感觉到男人的唇已经试探地开始挪动, 他不自在地想要挣扎, 却察觉到了那份不易察觉的小心翼翼。

    君陌玉突然顿住了。

    柳沉戚及其珍重地描绘着他柔软温凉的唇瓣, 感觉到少年不再挣扎反而下意识扬起了脸回应自己,才压制住心中的激动, 含着他的唇辗转深入地吻了进去。

    他的口中还带着浓烈的酒香,让君陌玉情不自禁沉迷在这个深吻里。

    不知过了多久, 君陌玉突然在周围爆发出的尖叫拍掌声中惊醒, 下意识屈膝向上顶去, 正中柳沉戚的腹部。

    柳沉戚顿时倒抽了口凉气, 原本只清醒了半分的酒意终于完全清醒了, 想起之前自己都干了什么,不由捂着自己被击中的肚子有些心虚地小声道,“陌玉你也太狠了吧,明明刚才也很投入——”

    “闭嘴!”君陌玉眉眼凌厉地瞪着他,咬牙切齿地一字一顿道,“你再说一句,信不信你命.根.子就没了

    柳沉戚却眼尖地瞅见了少年脸颊边那遮盖不住的红晕,眸色一深,低沉磁性的声音也变得微哑起来,“那你下.半.身的性.福岂不是就没了?”

    君陌玉一开始还没听懂,半晌才突然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不由冷笑着扬起唇角,目光落了他的下面,“你可以试试。”

    柳沉戚倒是想试试,然而又怕真被恼羞成怒的猫咪挠残,只能摸摸鼻子当做没听见。

    索性君陌玉还记得这里是公共场合,深吸了口气压下心里的羞恼,对正激动看着他们的人们挑眉张扬地道,“我就先带着这家伙走了,你们慢慢玩。”

    佯作自然地说完,他便揪住男人的领口,无视吹口哨看热闹的一群人,带着配合地低下头的他迅速离开了这个尴尬的场地。

    坐上正等待在外面的车,君陌玉刚冷下脸想说什么,柳沉戚却先一步堵住他的唇,激烈地继续着刚才那个被打断的吻。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少年软化了态度,男人才渐渐放开他。两人额头相抵,温柔的黑眸专注而深情,“我喜欢你,陌玉,很久之前就喜欢了。”

    “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他低哑的声线带着溺人的柔情,如美酒般浓郁醇厚。

    君陌玉稍稍喘了口气,不由似笑非笑地扬起唇角,明显柔化下来的眉眼却不如之前那般显得锐利危险,“你这是请求我的意思?”

    “就是害怕陌玉你拒绝,我才一直不敢开口的呀。”

    男人面色看似轻松地笑着,实则手心都有些出汗了,“小心翼翼地试探了那么久,说真的,我没有把握你对我能有同样的感情。”

    哪怕知道你现在对我的好感度已经到达了爱意的阶段。

    “哪怕你没有拒绝我的吻,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我也会感到不安。”

    如果被其他金牌攻略者知道了的话,他一定会变成笑柄的吧?

    “因为在意着你啊,才会觉得束手无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无数次辗转反复,都在思索着该如何让你能习惯有我在身边,让你离不开我。

    “陌玉,我爱你。”

    不知何时他才发现,原来这就是爱啊。想要将自己所有的都教给你,想要亲眼看着你登顶掌握君家,想要未来的时光都有你陪伴……

    这样的感情,是爱啊。

    ——所以我甘愿留下,将自己所剩的未来时光,全部都留给你。

    “……看不出你心思居然这么细腻嘛。”

    寂静了几秒之后,君陌玉唇角缓缓勾起戏谑的弧度,然后在柳沉戚骤然紧张的目光中,少年眉眼肆意地捏住了他的下巴,凑上前突然咬住他的唇,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印记。

    君陌玉漂亮的凤眸满是得意飞扬,霸道地道,“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知道了吗?”

    柳沉戚的心间骤然炸起了焰火。

    >>>>>>>>

    五年后,柳家。

    “快快快,将家里好好收拾收拾。”柳妈妈匆忙地指挥着家里人,“橙橙,把那个花瓶拿过来放在这里,电视前面的桌子是什么情况?我刚收拾整齐的谁给我弄乱了!”

    “等下!那个果盘可是我特意摆出来的,别给我乱动,更不许偷吃!!”

    “老柳你还坐在那里干什么?起开起开,没瞧见我擦地呢?”

    柳父默默瞅了一眼仿若被打了蜡一样的地板,还是妥协地挪开了脚步。柳橙橙同情地看了眼父亲略显萧瑟的背影,不由暗暗祈祷起哥哥和未来“嫂子”赶紧过来了。

    再不来妈可能就要疯了,光地板就擦了三遍。

    柳妈妈转了一圈姑且满意地点了点头,在家里一顿鸡飞狗跳的忙碌之后,门铃终于响了起来。

    “哎哎,来了!”

    她激动地险些跳了起来,连忙小跑过去开门,谁知刚打开门就看见自家儿子那张大脸,不由嫌弃地推开了他,“走开走开,你挡住陌玉的脸了。”

    柳沉戚:“……”总觉得自己失宠了。

    君陌玉轻笑了一声,从爱人的身后站了出来,“阿姨好久不见,我又来打扰了。”

    “哎哟我们阿玉长得真是越来越俊了,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柳妈妈脸上简直乐开了花,连忙让他们进门,“这几年也没见你来,阿姨都怕你嫌弃我这傻儿子甩了他呢。”

    “妈,我是你亲儿子吗?”柳沉戚哭笑不得地跟在后面,手却没忍住偷偷拉住了爱人。在感觉到君陌玉也拉住了自己,唇角不由露出温暖的笑容。

    自从五年前那天晚上,他决定留在这个世界后,便和一直陪伴在身边的系统9737说了再见。攻略者一般攻略完目标就会被强制离开,若想留下只能选择脱离时空司变成普通人,然而他一点都不后悔。

    因为他会和心爱的人共度一生,自此过着安稳幸福的生活。

    永不分离。

    柳妈妈嫌弃地翻了个白眼,“哼,我倒是不想要,反正你已经住进别人家了,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君陌玉自从掌握了君家,便像曾经君父君母对自己那样,不顾他们的咒骂抗拒将他们送到了名下的一栋小别墅里,保证他们吃穿不愁,只是别的什么就别再妄想了。

    倒是张姨一直跟着他们住,算是半个母亲的角色,让两人都很尊敬她。

    这边柳妈妈怼着儿子,柳橙橙则暗搓搓地打量着正含笑听着他们斗嘴的君陌玉。

    几年过去,原本漂亮张扬的少年已经变成了俊美逼人的霸道总裁。那种侵略感极强的美貌,在家里刻意收敛也显得有压迫感的气势,让她不由稍有些恍然。

    原来当年总是欺负自己的少年,居然成长地如此之快,并且还成为了自己的“嫂子”。

    想起当初无意撞见两人在教学楼后接吻时,自己那仿若被雷劈了般呆若木鸡的震惊脸色,柳橙橙还有些赧然。明明是他们被自己看到了,反而最后是她一直羞涩地不敢和君陌玉说话,哥哥倒是等君陌玉高考完后就直接跟家里说了他们交往的事情。

    柳妈妈和柳爸爸一开始还不理解,结果几年过去后,没想到待君陌玉比亲儿子还要更亲近。

    看着两人私下紧紧相牵的手,柳橙橙不由失笑,这两个人倒是一如既往的恩爱。或许也只有哥哥这样温柔包容又不输气势的人,才不会在君陌玉咄咄逼人的颜貌下黯然失辉吧。

    她胡思乱想着,然后对目光瞥来的俊美青年吐着舌头笑了笑,低头回复起恋人发来的消息。

    [柳橙橙:卫栾,我们也要像他们一样好好的哦~]

    最后那瓶酱油到底被如何处置了并不得而知。

    就在君陌玉已经准备跟着柳沉戚踏进游乐场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又面无表情地放进了口袋里。

    手机铃声如催命般开始响个不停。

    柳沉戚看着少年眉目间渐渐染上烦躁,不由善解人意地道,“如果是有什么急事的话,我们下次再来也可以。”

    “没什么,无关紧要的人而已。”君陌玉不耐烦地掐掉了电话,盯着屏幕的黑眸带着一种令人看不懂的快意,抬起头时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道,“我们进去吧。”

    话音未落,电话铃声便又再次响起。

    君陌玉:“……”

    柳沉戚轻笑了一声,“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吧?要不还是先接一下听听看?”

    君陌玉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沉着脸接通了电话。

    然而迎接而来的果然还是来自对方的责骂,他深呼吸了一下,努力保持冷静,“如果你只是想来责骂我的话,我就挂电话了。”

    “君陌玉!你闹脾气也该闹够了吧,现在是什么状况你也知道,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轻易外出!你现在到底在哪里?为什么甩掉了保镖!”

    对面的声音明显噎了一下,更加气急败坏地喊了起来。

    “哦,就这样?”少年清透的声线极为冷淡,“我挂了。”

    “君陌玉——你到底还想不想要继承权了!果然就是个废物,跟你哥哥比起来——”

    嘟嘟嘟。

    君陌玉黑眸努力压制着怒火,手中捏紧的手机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响,柳沉戚都能看见他手背上用力过猛冒出的青筋。

    半晌,只听他短促地发出一声冷笑,精致的脸上布满了阴霾。

    柳沉戚看他这副就差要爆炸的模样,自然也知道他估计是没什么心情再进游乐场了,不由勾起唇角没忍住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开玩笑似的道,“看来是没办法放松去玩了,不如改成带你骑车去兜风如何?”

    “……没必要。”

    “不是心情不好吗?之前看见你的时候也是准备去兜风的吧?”

    “你一直都这么烂好心的吗?”君陌玉挑眉张扬地问道,冷笑着重申道,“我之前说过了吧,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

    柳沉戚看着他了一会儿,直到少年挑衅地回瞪时,他温柔的黑眸突然浮现出深深的笑意,似玩笑又似认真,“因为我闲的无聊呀。”

    君陌玉:“……”

    “我也说了呀,是你想太多了,我对你身上发生的事情并不感兴趣,纯属只是因为太无聊没事做,正好趁这个机会跟你出来放放风而已。”他睁眼说瞎话,全然忘记之前还在试图用赌约让少年说出自己背后的故事。

    与此同时,正在等儿子将酱油买回来的柳妈妈,左等右等也没等回来酱油,不由从厨房探出头看了眼墙上的钟表,忧心忡忡地向正对着电视笑哈哈的女儿问道,“你哥是打瓶酱油连带着将自己都弄丢了吗?失踪前不知道先将酱油拎回来的?”

    柳橙橙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视,不走心地随口答道,“可能是不小心掉下水道了吧。”

    “死孩子一点也不让别人省心,掉下水道也活该。”柳妈妈翻了个白眼,缩回头对着食材苦恼地纠结了一番,“算了,还是做别的菜吧,等他爬回来估计饭都做好了。”

    “阿啾!”

    柳沉戚没忍住打了个小小的喷嚏,摸摸下巴不由将怀疑的目光投向少年,开玩笑地问道,“你不会又在心里骂我烂好人吧?”

    君陌玉不屑地斜睨了他一眼,“我用得着在心里偷偷骂?”

    柳沉戚快走两步跟他并肩而行,半真半假地笑着求饶道,“是是是,依你的性子肯定是会直接骂我,不会忍着的对吧?”

    君陌玉皮笑肉不笑地递给他一个眼神。

    见到他这副模样,青年又没忍住揉乱了他的头发,在他黑下脸后又轻笑着道,“啊,好像有点渴了,我先去买两瓶水,你就去停车场等我,嗯?”

    君陌玉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兀自整理着自己凌乱的头发,仿若根本没听见他的话。

    柳沉戚笑着摇了摇头,看着他转身往停车场走去,这才转身向便利店走去。

    君陌玉走到自己停车的地方,刚准备掏出车钥匙便听见了系统0597的提醒。

    在昏暗的环境里,只见少年停顿了一下,突然一副仿佛想起什么的模样,掏钥匙的手自然地换了个位置,将手机掏了出来。他似乎在拨打着谁的电话,正中绑匪心意地走到了监控死角处。

    “剧情里似乎是被敲闷棍了吧……不知道被打到脑袋会不会疼呢?”手机随意放在耳边,他余光瞥见后方悄无声息凑过来的黑影,不由语气轻飘飘地懒洋洋道,“希望不会太疼,要知道我可是怕疼的呢。”

    就在系统0597不死心想要继续劝自家主人回头时,绑匪已经悄无声息地站到少年的身后。君陌玉刚想配合地做出被敲闷棍晕倒的模样,猝不及防却被一只迅速伸来的手用手帕捂住了口鼻,还有些诧异之时,只觉一阵眩晕视线便缓慢地暗了下来,身体也逐渐感觉到了绵软的无力感。

    剧情里因为没有遇见柳沉戚的缘故,君陌玉骑着机车去了平常会去的地方兜风,因为周围荒无人烟的原因,便被准时蹲点的绑匪们直接敲了闷棍带走,而现在这种随时会有人来的地方,他们肯定不会做出这么大的动作。

    啧,失策了。

    君陌玉勉强翻了个看不出来的白眼,然后在系统0597哇哇大叫中缓缓软倒,被身后的人一副照顾病人的姿势半掺半扶地装进了缓缓开来的车里。

    手机从手中滑落,重重摔在了地上。

    >>>>>>>>

    待君陌玉逐渐清醒的时候,场景已经切换到了小黑屋模式。

    他的双手被绑在身后,嘴里堵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布条,身体更是动弹不得。

    “真是失策了,果然还是不能小瞧绑匪的智商,哪怕只是一群小混混。”他毛毛虫一样拱着勉强坐起来,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墙上,困顿地眨去眼里的水汽,“还以为他们会不管不顾地直接一棍子敲下来,果然是我想太多了?”

    好不容易将少年唤醒的系统0597有气无力地回应,

    “这年头连做个混混都需要脑子了啊,堂哥找的人还不错,有发展前途。”

    您不想着怎么自救就算了,为什么还能这么轻松自在地吐槽啊!

    系统0597瞅着自家悠闲地仿佛不是被绑架而是在逛自家后园子似的主人,生无可恋地只想去撞墙。

    “不想这些那我还能干什么?”君陌玉黑眸透出了些许笑意,面上却做出一副诧异的表情,“我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质呀,你见过哪个弱鸡是可以自己逃出去的吗?”

    等警察叔叔过来?系统0597忧愁地叹了口气,

    “急什么,你以为只有你有外挂吗?”君陌玉似笑非笑地挑起了唇角,昏暗的仓库里,他那双黑眸仿佛闪烁着明亮的星光,极为耀眼。

    就在这时,后侧的窗户中突然发出了一点异动。

    系统0597正要开口提醒,刚才还懒洋洋咸鱼状的少年,此时已经沉下去了脸,唇角抿成了一条直线,黑眸冷静地打量着周围,似乎在思索什么的模样。

    然后就在系统0597犹豫着要不要捧场为主人的高超演技鼓个掌时,下一秒,它突然看见了一个翻窗进来的人影。

    ——柳沉戚来了。

    “我看你真是醉的不轻,该醒醒酒了。”他咬牙切齿地说着,耳朵却变得殷红如血,“变.态!”

    “喜欢陌玉为什么不能说?”暧昧的气息笼罩在耳边,低沉的嗓音如美酒般浓郁醇厚,带着宠爱般的柔和溺意,让人险些迷失在他的声音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