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攻略者,请留下[快穿] 83.第八十三章

时间:2018-06-10作者:君汐若

    ,精彩无弹窗免费!

    v章购买比例为50%, 请支持正版么么啾  他通过系统的定位追踪,骑着君陌玉留下的那辆哈雷, 跟着地图追到了这个地方。确定目前仓库里除了君陌玉外再没有人后, 他兑换积分, 让系统9737将最里面那扇封闭的窗户换成上下拆分式的,悄无声息地扒着窗户翻了进来。

    明明周围环境这么昏暗,他却一眼便看见了看似从容不迫实则身体警惕地紧绷着, 正在思索如何逃脱的少年, 确定他毫发无损后, 不由松了口气,心中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落回了原位。

    轻微的脚步声在安静的仓库里十分明显。

    君陌玉刚警惕地扭过头, 便蓦地对上了一张熟悉的脸, 不由惊讶地瞪大了眼, 想说什么却因嘴里堵着东西无法开口。柳沉戚将他嘴里塞的布条摘下来, 冷静地对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君陌玉自然也知道现在的这种状况并不适合聊天,于是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外面现在有三个绑匪看守着,其余的已经暂时离开了。”柳沉戚将他身上的绳索解开, 轻声诉说着目前的情况,那双从容不迫的黑眸显得极为冷静,“他们身上没有枪,感觉上应该不是那种专业的绑匪。后面有个窗户看似是封死的, 其实可以上下拆开, 趁现在他们还没过来我们要赶紧撤离。”

    君陌玉也没有管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只是无声地点了点头,迅速活动了下手脚,便尽量平稳地站起来,跟随着柳沉戚从那扇已经拆开的窗户中翻了出去。

    两人跨上机车后,柳沉戚一脚踩下油门,那辆寻常人难以见到的顶级机车顿时发挥出与它价值等同的性能,宛若流星般疾驰而去。

    “还好我们没有遇见绑架必备桥段。”

    通过后视镜观察了一段时间后,柳沉戚突然回过头笑眯眯地说道。

    “什么桥段?”君陌玉先是扬了扬眉,又冲他不雅地翻了个白眼,将他的头板正,嘴上还不忘嘲讽道,“麻烦你看路行吗?我还不想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和你共赴黄泉,呵。”

    “如果这样的话,说不定也不错呢。”知道这次自己的漏洞暴露的太多,也知道这都是自己这次对任务不上心没做好准备的缘故,柳沉戚干脆也就放飞自我了,只是低低地笑道,“毕竟和这么漂亮的孩子一起共赴黄泉,怎么想都不吃亏呀。”

    “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可不想和说话油腻总想占人便宜的大叔型男人一起死,这样死的未免也太悲惨了一些。”

    面对柳沉戚这副与以前表现出来得完全不同的模样,君陌玉却毫无所觉……不,应该说虽然发觉了,却毫不在意觉得无所谓。他慵懒傲慢的声线微微上扬,听起来极为欠揍。

    柳沉戚曾经扮演过太多的人,到最后似乎连自己本身什么性格都快要遗忘了。而这次,即使崩了人设,君陌玉也不会觉得奇怪,即使漏洞百出,他也什么都不会问。少年肆意张扬的外表下意外隐藏着一颗柔软包容的心,让柳沉戚有史以来感觉到了真正的轻松。

    不过,这可不代表他听见对自己“油腻大叔”的评价不会生气。

    “……这听起来可是令人很不愉快啊。”柳沉戚眯起了眼睛,使坏似的突然倾斜了一下机车,在公路上划出了一道妖娆的s型曲线。在感觉到身后少年下意识拽住自己衣服,仿佛能听见他磨牙声一样,突然恶趣味地笑了起来。

    “喂,你还是小学生吗?”

    听见他肆意的笑声,君陌玉连生气都觉得掉价,不由嗤笑了一声,语气高傲地嘲讽道。

    “你可别小瞧小学生,说不定比你都厉害呢。”说完柳沉戚就立刻转移了话题,“刚刚我还没有讲绑架必备桥段是什么,你都不好奇吗?”

    “我为什么要好奇这些?”

    “万一我们就遇见了呢?比如好不容易逃脱了,正巧就撞上绑匪回来;又比如像我们刚从窗户上跳下来,绑匪就进来发现我们跳窗了;再比如……”

    眼见着柳沉戚笑眯眯地抛下一个又一个可能,君陌玉深呼吸了一下,碍于刚救过自己的情面上,只能面无表情地侧过头,去看周围那一片由于机车速度太快而变成残影的模糊景色。

    系统0597对攻略者暴露出来的本性目瞪口呆,不由同情地看了一眼对自家主人充耳不闻似乎已经习惯的系统9737。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感觉要到君陌玉的临界点要爆炸了,柳沉戚短促地低笑了一声,眉眼含笑温柔地莫名让人移不开眼来,“说起来,你知道他们为什么绑架你吗?”

    君陌玉陷入了沉默。

    “买完水去停车场找你的时候我可是吓了一跳啊,明明车就停在那里,谁知道找遍了整个停车场都没有你的影子,还以为你根本就没有下来。”

    也不介意他没回话,柳沉戚继续道,“还好再重新找你的时候,就突然发现在车的附近,地上有掉了一把车钥匙和手机。本来还兴奋地想找点信息结果发现手机被摔坏了,还好最后还是把你找回来了。”

    最后那句话,柳沉戚声音突然低了下去,温和轻柔地仿佛能让人迷失在他的声音里。

    “我原本有一个哥哥,现在死了。”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柳沉戚已经放弃追问打算换个话题时,君陌玉突然开口了。他脸上带着懒洋洋毫不在意的神情,口吻淡漠地仿佛不是在讲关于自己的事情,“于是我成为了继承人。”

    与身体虚弱却被确立为继承人,深受父母重视爱护的兄长不同,君陌玉是被保姆带大的。在他年幼的记忆中,只有父母冷漠不耐的背影,与动不动便进了医院几乎没有见过面的兄长模糊的面容。

    又或者说,君陌玉的出生,本来就是为他那个体弱多病的兄长,随时提供活体器官移植的容器而存在的。另外,也有出于确保即使继承人身体崩溃离世,他作为替补的备胎,继承权也不会外落到他人手里的一层考量。

    再后来,随着兄长进出医院的次数越发频繁,不知怎么突然传出是他们兄弟相克的谣言传出,父母对他越发厌恶,甚至互相埋怨当初为何要将他生出来。

    没过多久,他便被扔到了君氏名下的一栋小别墅里,跟来的只有从小照顾他的张姨。他从来都知道自己是不被重视的,也许以前还会期待一下父母会想起自己来看望他,渐渐长大后,他自然没有了这样单纯的想法,只希望可以尽早成年,将抚养费还给他们后便再无瓜葛。

    然而生活总是喜欢与人开玩笑。

    就在君陌玉已经快要遗忘那边时,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他成为了君氏新上任的继承人。

    他们重视的继承人终于还是没熬住离开了人世,还没来得及伤心,弟弟一家已经虎视眈眈地盯上了继承权,就在这危机的时刻,他们终于想起了当年被送走的那个扫把星。

    多么可笑。

    君陌玉语气平淡地讲完这个故事,扬眉无所谓地问道,“怎么样,这个故事还算能愉悦到你吧?”

    柳沉戚沉默了一瞬,突然笑着叹了一口气,“傻孩子啊。”

    “……你是不是找揍?”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和他们对着干,有什么好处吗?即使再抗拒,他们也还是能随意掌控你的自由。”柳沉戚轻笑着,轻描淡写的口吻下透露出一丝残酷的气息,“然而等你真正掌握了君家后,自然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当年欠了你的,大可以让他们十倍百倍的还回来,到那时再没有人可以拦着你了,不是吗?”

    身后的少年不知是在沉思可行性还是被他透露出的残酷含义吓到了,半晌没有吭声,只能听见周围飒飒的风声。

    “被吓到了?”柳沉戚叹了口气,恢复了以往亲易近人的温和表面,“抱歉,好像不应该和你说这么多的,还是忘了吧。”

    “我会被吓到?”感觉被小瞧了,君陌玉不由嘲讽地嗤笑了一声,“你怕是想太多了吧。”

    柳沉戚情不自禁勾起了唇角,“那刚才就是在思考了?怎么样,要采纳这个建议吗?”

    “……勉勉强强吧。”

    身后传来少年别扭的冷哼声,柳沉戚脸上的笑意渐渐扩大,忍不住从心底升起一种愉悦感。

    即使已经表现地这么彻底,完全不像是一个从普通家庭出来衣食无忧的学生,也不会质疑出来吗?

    这种性格,还真是可爱地让人有些心痒痒。

    自从君陌玉受刺激一心只向着学习后,小伙伴们深深地感觉自己受到了冷落。

    “阿陌你最近真的有点过分了,之前的也就算了,这次凌雪回来,你如果再拒绝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黄文轩口上抱怨着,心里正想着趁这个机会怎么也得把君陌玉拉过去时,却见少年突然抬起了头,眉头微蹙,“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见有戏,黄文轩顿时精神了起来,“就昨天吧,好像刚回来就约了我们出来。”

    顿了顿,他又冲君陌玉挤眉弄眼道,“凌雪可是特意问了你会不会来,没想到都过去这么久了,她居然还喜欢着你呢。”

    “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君陌玉倒是不屑一顾地嗤笑了一声,“我晚上还要补习,不去。”

    “大佬!你变了!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没想到这次明明找了个好理由居然最后还是被拒绝了,黄文轩顿时唱作俱佳地一脸痛心疾首,“无论多少次邀约都是拒绝,连理由都不带变一下的,我跟你港,你这样是会失去你的好兄弟们的!”

    君陌玉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挑起了眉,“若是耽误了我学习,你赔我个金奖?”

    “惹不起惹不起。”

    黄文轩嬉皮笑脸地拱手认输,说着就给大佬腾出学习的空间准备滚走,下一秒却听少年突然出声问道,“聚会的地点你们定在哪里?”

    惊喜来的太快黄文轩还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咧着嘴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兄弟!我这就告诉他们去,对了还是老地方啊别忘了!”

    猝不及防君陌玉险些被拍到地上去,咬牙切齿地抬起头,抬脚欲踢黄文轩却已经见势不对窜到了桌子后面,“你这是故意借着这个机会来报仇的?”

    “哪敢哪敢,小的这不是太激动没注意吗?”黄文轩连忙赔笑着道歉。

    一直竖着耳朵听他们对话的某只小卧底,顿时兴致冲冲地掏出了手机。

    [柳橙橙:我就知道君陌玉那家伙绝对坚持不了那么久!果然才装了一个月就撑不住变回原形了!]

    [柳沉戚:怎么?他又做了什么吗?]

    柳橙橙将刚才的事情告诉柳沉戚后,想了想又诚恳地写到,[不过他最近成绩确实提高了很多,看来还是有好好在学习的。]

    柳沉戚修长有力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突然在一个名字上停留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地喃喃道,“凌雪这个名字……我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系统9737适时的提醒了一下,柳沉戚这才想起来为何会对这个名字有印象。在原本的剧情里,本来柳橙橙已经因为君陌玉阴晴不定的性格而开始变得不安,在一次无意碰见君陌玉时,竟然发现他与一个女人似乎在接吻,两人大吵一架,又被女人从中作梗,就此彻底决裂。

    而那个女人,就是凌雪。

    君陌玉一直隐藏在心里的遗憾一共有两个。

    一个是之前因为自己柳橙橙被欺负,他却一直没能拉下脸和她道歉,还被柳橙橙误会自己一点也不在意她。

    另外一个就是这次,彼此没有安全感与信任的两人在凌雪的挑拨下决裂,自此背道而驰。

    柳沉戚指尖轻轻点了下屏幕,温柔的黑眸微微眯起,唇角浮现出莫测的笑意。

    凌雪……吗?

    ……

    [柳沉戚:今天晚上我有事,就先不补习了,见不到我陌玉可不要觉得失落哦~]

    君陌玉还在想着该如何跟柳沉戚请假,就见到了他发来的消息,不由挑了挑眉,下意识瞥向了还在低头暗暗戳手机的柳橙橙。

    感觉到一道熟悉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柳橙橙下意识握紧手机警惕地瞪着他,“干嘛?我这次可没有说你坏话啊!”

    少年嗤笑了一声,扭过了头。

    系统0597好奇地问道。

    君陌玉撑着下巴,偏头又看了一遍他发的讯息,唇角突然勾起意味深长的笑意,“说不定,到时候可以一劳永逸啊。”

    系统0597:???

    >>>>>>>>

    君陌玉刚进包厢,便迎来了众人七嘴八舌的谴责抱怨。

    在经过一轮的罚酒将之前受到冷落的不快报复回来后,坐在中间仿佛众星拱月般,穿着白色公主裙的少女咬着唇终于站了起来,对已经有些微醺的漂亮少年说道。

    “陌玉,没想到你真的来了……我很开心。”

    君陌玉漫不经心地抬眸,因为室内比较热的原因,校服领口已经被随意地扯开,透出一种慵懒性感的气质,令人莫名移不开眼。

    “哦,是你啊。”他懒洋洋地应了一声,低沉清透的声音微醺,“有什么事吗?”

    凌雪的脸色有一瞬间僵硬,随即又迅速恢复了温柔,“没什么,就是见到你来想和你打声招呼,谢谢你来参加我的欢迎会。说真的,我没想到你会来,顾成柏还说你最近在学习都很久没有跟他们出来玩了。”

    “所以我才过来的,为了不让某些人误会,好像我刻意疏远了他们一样。”

    君陌玉不在意地回着,还嫌弃地斜睨了一眼正环着自己脖子凑近乎的顾成柏,然后在他嬉皮笑脸地道歉时,冷笑着一手肘精准地击中了他的腹部。

    “看来某人在外面可是说了不少我的坏话啊,这是在找死?”

    “冤枉啊。”顾成柏连忙举起双手表示自己非常无辜,口气哀怨地道,“明明就是阿陌你一直拒绝过来我们的聚会,让我们很受伤才是吧?”

    “就是,失踪人口可没资格教训我们!”黄文轩在一旁连忙帮腔。

    不知不觉间,凌雪被自然地挤出了他们的话题,却又怎么都插不上话,只能在小姐妹们的安慰下失落地坐了回去。

    久违的失踪人口回归,包厢里豁然变得热闹起来。不知是谁突然提起了国王游戏,众人顿时起哄着围坐在了一起。

    和满脸坏笑的黄文轩对视一眼,顾成柏搓搓手,不怀好意地盯着斜靠着背椅的漂亮少年,“嘿嘿嘿,阿陌你可要小心点哦~”

    君陌玉扬了扬眉,好整以暇地翘起了腿,“你尽管可以试试。”

    然而第一轮抽到鬼牌的是一个女生。她皱了皱眉,想了半天才憋出来一句,“3号跟5号表白。”

    抽中3号的玩家倒是大大方方地跟5号说了句“我爱你”。

    “妹子你的指令这么简单可就没意思了,大可以来点劲爆的!”顾成柏激动地拍了拍桌子,眼神却一直暗搓搓瞥着君陌玉,“比如1号含一口水在2号身上做50个俯卧撑,或者两人——”

    “你就不能少废点话,人家用得着你教?”君陌玉踹了脚他的凳子,不耐烦地道,“赶紧洗牌,小心自作自受。”

    顾成柏遗憾地叹了口气,倒真的重新洗牌了。

    这一轮抽到鬼牌的是君陌玉。

    如天使般容颜精致漂亮的少年懒洋洋地将鬼牌甩到了桌上,墨黑的凤眸染上戏谑的笑意,“刚才顾成柏说了什么来着?既然他这么期待,就先选用这个惩罚好了。”

    “6号含一口水在8号身上做50个俯卧撑,并且需要一口气做完。”

    包厢内的气氛随着他话音落下猛地燃到了极点,起哄声和尖叫声不绝,拍着桌子让6号和8号玩家赶紧出列。

    刚刚说什么来着?

    小心自作自受?

    顾成柏盯着手中的6号牌,满脸地欲哭无泪,简直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妹子,哥体力不好,那啥,你多担待着点哈。”愿赌服输,他咬牙站了起来,然后对脸都羞红了的8号女生赔笑道。

    “记得俯卧撑时别把水喷到女生脸上啊,有点绅士风度。”君陌玉轻飘飘地说着风凉话,“对得起你那几块腹肌,也别想着能占人家便宜,要一口气做完哦。”

    “不用你多说!”恶狠狠地丢下一句,顾成柏含了口水,撑在女生身上做起了俯卧撑。

    “哈哈哈柏哥加油!你可以的!!”

    “50个,50个!!”

    在众人已经浮于表面的幸灾乐祸中,顾成柏憋着一口气做完50个,才翻身从女生身上下来,虚脱地平躺在地上呆了半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