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攻略者,请留下[快穿] 82.第八十二章

时间:2018-06-10作者:君汐若

    ,精彩无弹窗免费!

    v章购买比例为50%,请支持正版么么啾  他呼吸的热气扑打在君陌玉的耳边, 让他敏感的耳根略微有些不适, 下意识就想要抬脚去踹他,却被柳沉戚精准地挡住, 形成手脚被制动弹不得的姿势。

    “……你想要挨揍吗?”君陌玉眯起的漂亮凤眸中满是危险,桀骜挑衅的眉眼中满是跃跃欲试。

    “我哪里敢, 这不是怕命.根.子被踢中吗?”

    柳沉戚低低笑着举起了双手, 黑眸温柔地注视着他, 仿佛是讨饶又像是在耍流氓,偏偏君陌玉又能从中感觉到其中蕴含的宠溺之意, 不由厌恶地皱起了眉。

    这个人,仿佛哪里不一样了。

    “给我滚远点, 少在这碍事。”他冷冷丢下这么一句话, 锐利的凤眸中满是不耐。

    “发现我没用处了就要把我赶走吗?”柳沉戚眉眼含笑着抱怨道,还真离他远了一些, “这样的距离可以吗,小少爷?”

    君陌玉看着离自己最多一臂之远的人,冷笑了一声。他的脸本来就漂亮得具有攻击性, 此时眉眼凌厉越发显得危险,“我说是让你滚出去, 听不懂人话吗?”

    “真让我滚远啊?这么无情的?”

    连续确认了两遍,柳沉戚又叹了口气, 这次真的是慢吞吞地走到了门口, 然后突然扭过头, 对揉着耳朵一脸不虞的少年眨了眨眼,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味深长,“我走是可以,只是陌玉你真的以为,这样就能够坐稳你现在继承人的位置了?”

    君陌玉的动作一顿,猛地抬头望去。那双满含诧异的凤眸明亮而清透,让柳沉戚心下意识一跳,温软了笑容。

    “我可以将自己所有会的都教给你,陌玉。”他声音轻柔地唤着少年的名字,带着温和的溺意,“只要你用心学。”

    君陌玉冷冷盯着他半晌,突然似笑非笑地拉长了声音,“你……所有会的?”

    “对,我所有的,只要我有。”青年靠在门框上眉眼含笑地重复着,整个人都显得十分温柔,“绝不隐瞒。”

    君陌玉哼笑了一声,终于收敛了过于凌厉的气势。然后在他笑眯眯地招手时,不由有些被气笑,“你站在那里,还想让我过去?”

    “不敢不敢,当然是我过去。”柳沉戚慢条斯理地走过来,温润的眉眼笑起来竟让人有些移不开眼,“我怎么敢劳驾小少爷过来,当然是我来找你了。”

    “不过……”

    “你是不是该认真点了,陌玉?”

    他好看的黑眸闪过一抹前所未有的认真,那一瞬间,仿佛整个身影都显得高大起来。

    竟然……不像是个高中生了一般。

    不,应该说眼前的这个人,里面的灵魂从来都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学生。平时只是一直压制着做一个平凡的高中生,直到这时才突然展现出他历经无数世界从无失手的金牌攻略者风采。

    >>>>>>>>

    这次小考的成绩下来了。

    柳橙橙先是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成绩点了点头,又好奇地伸长了脖子去偷看君陌玉的成绩,顿时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下意识怀疑出声,“君陌玉,你不会是作弊了吧?”

    下一秒,就被他轻轻敲了头,少年口气懒洋洋地道,“你觉得我是那种喜欢弄虚作假的人,嗯?”

    柳橙橙捂住头不服地瞪着他,“你怎么不是?天天让我课上给你传答案的不是你吗?没准你这次就是不满足这么差的成绩才跑去作弊了!”

    见君陌玉只是眯着眼睛盯着自己,柳橙橙咽了口口水,梗着脖子坚决不在罪恶势力面前低头,“你你你,你最好老老实实交代,然后保证下下下次绝对不会作弊,我,我就帮你不告诉老师!”

    “——呜哇你要是敢再揪我辫子你就是小狗!!”

    然而少女捂着自己的脑袋半天也没听见动静,不由怀疑地小心翼翼看向他,才发现少年一直维持着嘲笑的眼神斜睨着自己。

    柳橙橙的脸“唰”的一下,顿时红了个透底。

    “笑什么笑,明明就是你之前总是揪我辫子,才害得我这么草木皆兵嘛。”她小声嘟囔着,眼神心虚地瞥来瞥去,就是不肯对上他的眼睛。

    “阿陌!你变了!”

    一道痛心疾首的声音突然响起,只见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少年不知何时站在了他们的身边,目光紧紧盯着君陌玉的试卷。

    君陌玉随手捞起旁边的书盖在上面,懒洋洋地应了一声,“嗯?”

    “你你你,你怎么能背叛我!”少年顿时悲痛万分地抬起了头,“说好的共争第一呢?你居然跑到前面去了,阿陌你对得起我吗!”

    柳橙橙目光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不会说话就少说。”君陌玉翻了个白眼,不耐地轻轻踹了他一脚,“赶紧滚,碍事。”

    “诶诶诶这么无情的?对了,哥们儿今天晚上打算聚个会,你去不?”

    君陌玉刚想答应,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犹豫了一下,竟然开口拒绝了。

    黄文轩只是形式性地随口问了一下,根本没想到会得到否定的答案,顿时诧异地瞪大了眼睛,“阿陌你最近是怎么了?很不对劲啊,现在连聚会都不去了?”

    “没办法,谁让某个家教太严格了,我还得回去好好学习呢。”

    君陌玉双腿交叠,撑着下巴漫不经心地笑着,看似戏谑的黑眸深处却装满了认真。

    多年兄弟,黄文轩自然知道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请了家教,还是体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啧啧啧,难怪成绩突然突飞猛进,一下子撇开我追上了柳橙橙呢,唉,兄弟我以后就一人孤苦伶仃地呆在最后一名,再也没办法竞争倒数第二了。”

    君陌玉眉眼染上恶劣的笑意,“好好享受你第一的荣耀,我就不跟你争了。”

    “滚!我已经够伤心了,你还来戳我伤疤,故意的吧!”黄文轩笑骂了一句,又正经地问道,“那我跟他们说一声,你就真不去了?”

    君陌玉点了点头,“等我有空了再约你们。”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柳橙橙低头开始跟哥哥吐槽起来。

    [柳橙橙:哥你一定不相信!君陌玉那家伙这次成绩居然追上我了!]

    柳沉戚正整理着教课的材料,收到妹妹的微信,低头一看不由笑了起来,[那不是很好嘛?你之前不还总是恨铁不成钢地嘟囔他不好好学习吗?]

    [柳橙橙:可是突然变得这么好也太奇怪了,而且刚才他那帮狐朋狗友约他晚上聚会,他居然都拒绝了耶,我觉得我一定是穿越到平行时空了!]

    柳沉戚微微一顿,简单回复了她后,不由眉眼含笑地翻到了与君陌玉的聊天界面。

    [柳沉戚:听说你拒绝了朋友的聚会?]

    那边过了一会儿才发来消息。

    [君陌玉:又是柳橙橙那家伙跟你说的?她是你派来监督我的吗,什么事都和你说。]

    [柳沉戚:橙橙只是爱和我分享身边的事情罢了,别误会。]

    君陌玉翻了个白眼,收起手机不再理他,又扭头对着还在怀疑人生的少女口气恶劣道,“喂,小叛徒。”

    这肯定不是在说我。

    柳橙橙自我感觉良好地点了点头,没理他。

    于是下一刻,辫子又惨遭毒手,不由气急败坏地恨不得咬他一口,“君陌玉你又干什么啦,我这次可没招惹你!”

    “以后不要什么事都和别人说,听见没有?”对她那点挣扎的力度不屑一顾,少年懒洋洋地命令着,“尤其是某个惯会装模作样的家伙,不许乱传话。”

    “完全不知道你说什么。”

    柳橙橙大着胆子对他翻了个白眼,夺回自己的头发连忙离他远远的,而后警惕地瞅着他。

    就在君陌玉刚想嘲笑她时,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这会儿会发过来消息的只有一个人。他本想装作没看见,结果过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拿起了手机。

    [柳沉戚:别总是因为橙橙可爱就欺负她啊,我可是会吃醋的:)]

    君陌玉嗤笑一声,随手将手机扔进了桌洞里,权当什么也没看见。

    半晌,柳沉戚才恢复了表情管理,他眉眼染上温柔的笑意,眼神却有些飘忽不定。

    君陌玉抱着手臂靠在墙上,似是好笑地挑了挑眉,“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似是终于平稳了心绪,柳沉戚顿了顿,声音温柔磁性地继续道,“抢走了我的初吻,陌玉可要负责呢。”

    “说的好像我不是一样,很亏好吗?”似乎他刚才说了个笑话,少年很干脆翻了个白眼,嗤笑着道,“况且你明明知道这是演戏吧,别乱开玩笑了。”

    原来也是初吻吗?心中愉悦,柳沉戚面上却似模似样地露出了个讶异过后失落难过的表情,“原来……刚刚都是演戏吗?做给那个女孩子看的?”

    “我之前不是用眼神告诉你了吗,你要是没懂怎么还那么配合?”

    “我以为是在说你喜欢我其实已经很久了但又不好意思表白,于是才趁这个时候说出来的意思啊。”

    柳沉戚慢条斯理地解释道,那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真是让人莫名牙痒痒。

    君陌玉:“……”一个眼神还能解释出这么多来,你怎么没进戏精学院呢:)

    “所以那个女生是谁?喜欢你的人?”

    少年斜睨了他一眼,“你关心那么多干嘛?”

    “你这是回避话题,说明你知道她喜欢你对不对?所以才特地借这个机会和我演戏,让她知难而退,嗯?”柳沉戚温柔的黑眸稍显沉郁,语气中带着不自觉的酸意,“我都不知道陌玉还有这么体贴的时候,为了怕伤害她,甚至都不肯正面去拒绝?”

    怎么对自己时就高傲又恶劣的,态度还不如对橙橙好呢?

    完全没察觉到自己在吃醋的柳沉戚还在斤斤计较地对比着,系统9737沉默了一会儿,不由用瞻仰智障的目光看向自家主人。

    真的是选了个年轻的身体,自己也变得幼稚不成熟了吗?

    “你一直追问这个干什么?我那是希望她能真正死心,不要再一直追着我跑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又何必耽误她?”

    看到君陌玉似乎有些厌烦地皱起了眉,让柳沉戚张嘴刚想说什么,又忍不住咽了回去。他翻开系统面板,一行大字仿佛嘲笑般明晃晃地显示在眼前。

    本来还想趁着这个机会可以让他稍微开下窍的,结果凌雪一再打断,之前的话题很难再接上,只能再重新找个机会了。

    敛眉沉思了一会儿,他又重新露出轻松的笑容,玩笑道,“好好好我不提就是了,随便问问而已怎么就炸毛。真是的,刚才突然抓住我亲上来的时候,你可没考虑过我会不会受到惊吓哦。”

    君陌玉微微抬起下巴,不屑地给了他一个眼神,而后过河拆桥地无情道,“既然已经没事了,你可以去忙自己的事了。”

    “你这是用完就丢啊小少爷。”

    柳沉戚简直要被气笑了,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手痒地狠狠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在少年即将发飙之时,求生欲极强地软下了语气,“啊对了,用不用我跟着你过去证明你惩罚完成了?”

    君陌玉只是眉眼带着冷意盯着他不说话。

    “你们是在玩什么游戏吧?刚才那个女生应该是过来监督你完成任务的,她走了不就没人证明了吗,完成任务还要被罚你不会觉得很亏吗?”他轻柔地说着,眉眼诚恳,“左右我现在也没什么事,可以跟着你过去,让他们亲眼看见后相信你的。”

    ……

    两人回到包厢的时候,顾成柏还在美滋滋地想着该如何惩罚没有完成任务的小伙伴。正暗暗夸着自己机智时,便看见了推门进来的少年。

    “你终于回来了!”他一拍桌子激动地站了起来,大笑着道,“这次可算逮住你了,快快快,阿陌你准备选择哪种惩罚?”

    “我为什么要选择?”君陌玉一挑眉,慢悠悠地问道。

    “任务没完成当然要——”这才注意到紧跟在他身后走进来的俊美青年,顾成柏声音一顿,转而迟疑地道,“阿陌,这是?”

    “哦,这不是怕3号回去说不清楚被你倒打一耙,才特意把告白的这个人带过来给你看看吗?”

    仿佛早就知道顾成柏要说什么,君陌玉明亮的凤眸似笑非笑地盯着他,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顾成柏:“……”

    他不可置信地一指眉眼满是纵容笑意的柳沉戚,脱口而出道,“怎么可能,还真有人会那么蠢答应一个陌生人突然的告白?”

    柳沉戚的视线一直柔情万分地停留在少年身上,即使被暗指“傻白甜”都眼也不眨一下的,“因为我们是一见钟情呀,陌玉这么说我自然就信了。”

    感情连名字都交换了?!

    顾成柏一噎,突然瞪大眼睛望向了君陌玉,“兄弟你是玩大了啊!认真的吗?!”

    “你觉得我是真还是假?”

    被这么一反问,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连名字都交换还亲自将人带了过来,若说不认真,那阿陌就是在恶意玩弄别人感情;可若说认真……那自己岂不是亲自将阿陌推向了不归之路?

    怪不得凌雪一回来就神情恍惚地一问三不知,感情是受到刺激了。

    纠结了半天发现自己都是罪魁祸首,顾成柏头疼地捂着胸口生无可恋地倒在沙发上装死,那副生命无法承受之重的模样让君陌玉嘲笑出声,“这样就不行了?别装死,快说啊,你觉得是什么?”

    他懒洋洋地坏笑着,那种肆无忌惮的张扬,让柳沉戚不由温软了眉眼。

    温柔俊美的青年满目柔情地看着正欺负人的少年,那种全世界只在乎一人般的专注,让挨着凌雪坐的几个小姐妹忍不住憧憬地小声惊叹起来。

    一见钟情什么的,感觉真的好浪漫呀。

    自两人进来后凌雪就低下头,死死咬住了唇。直到听见身边女生们的赞叹,才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正巧与柳沉戚无意瞥来的视线相对。

    凌雪亲眼看见他一点点地褪去了眼里的柔情,看似温柔疏离的黑眸深处却是让人毛骨悚然的锐利与冷意。明明是在温暖的室内,却不禁让她打了个冷颤,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来自男人身上那份针对自己的深沉威压。

    知道这是男人在警告自己,凌雪微微扭曲了那张甜美的脸,尖利的指甲狠狠嵌进肉里,最终还是扭过头故作自然地加入到了小姐妹们的话题之中。

    被君陌玉踢了一下沙发,顾成柏终于被迫复活了,他坐正不情愿地开口,“按我本意吧,自然是不愿意认为你认真的,可若说阿陌你去玩弄人家感情,还把人家骗过来了,这也太渣了吧?!”

    “看不出来你还是正义使者?”嘲笑似的损了一句,不等顾成柏反驳,君陌玉就居高临下瞅着他嫌弃道,“真是出息,看你这难受的样子,之前说惩罚都是什么?”

    顾成柏半晌没反应过来。

    “不说我就自罚三杯了?”

    “等下,阿陌你的意思,是你的任务没完成?那是被这位先生拆穿了,还是你们根本就认识他才跟过来的?”黄文轩倒是很快反应过来了,好奇地询问道。

    “你们不是一直好奇我的家教是谁么?”君陌玉懒洋洋地努了努嘴,“喏,这就是了。”

    还没等众人摆出震惊的脸色,柳沉戚适时地插话了。

    “顺便更正一点。”俊美青年露出温和有礼的笑容,“我也就比你们高一届,不需要用什么敬语的。”

    ——他可还是祖国未来的花朵,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呢,跟陌玉差不多大,哪有那么老:)

    见他们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君陌玉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你们不信也正常,毕竟这人长得比较着急,今天又穿得这么正式,我一开始都没认出来。”

    “都说了我只是因为要与合作人来见面,才特意穿得成熟些的。”

    少年突然眯起了狭长的凤眸。

    柳沉戚:“……不,小少爷说什么都是对的。”

    见他终于识趣住嘴,君陌玉这才施施然地转过身拿起了酒杯,微扬的尾音带着说不出的肆意慵懒,“任务失败我愿赌服输,就在这里自罚三杯了。”

    然而柳沉戚却突然伸手压住了他的杯子,不赞同地道,“是我不好,不应该出现在那里的,这三杯就让我来罚好了。”

    众人就这样沉默地看着两人互相推拒着不愿让对方喝,只觉得猝不及防被强行喂了一嘴狗粮。所以不过是三杯啤酒而已,又不是要命,至于这样为难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