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攻略者,请留下[快穿] 80.第八十章

时间:2018-06-06作者:君汐若

    ,精彩小说免费!

    v章购买比例为50%, 请支持正版么么啾  自从绑架事件过后, 柳沉戚与君陌玉之间的关系渐渐变得好了起来。

    起码再见面的时候, 君陌玉不会对他再视而不见, 而是会在他招呼时挑着眉点点头,又或者是懒洋洋地应一声再走开,相对来说已经有了一种质的飞跃。

    [柳沉戚:怎么样,你堂哥是不是要气死了?]

    收到柳沉戚微信消息的时候, 君陌玉正在系统0597的监督下写着主神发过来的试卷, 他左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还转着笔,那漫不经心的模样真是让系统0597愁的没办法。

    他拿起手机看了看, 忍不住挑眉笑了起来。

    [君陌玉:是呀,你是没看见他那张鼻青脸肿的脸,简直可以让我笑一年:)]

    少年狭长的黑眸带着戏谑的笑意, 只要一想起下午在自己的指使下, 被包围起来狠狠揍了一顿的君陌祺,唇角就不由愉悦地扬了起来。

    [柳沉戚:就这么开心?]

    [君陌玉:自然, 都说了我一向记仇,就喜欢当面报仇。所以既然敢找混混绑架我,他就得做好会被混混揍一顿进医院半个月的准备。]

    看着他的回复, 柳沉戚不由好笑地摇了摇头。亏他当时还委婉地提出了几个可行的方案,无论采取哪个都能让他堂哥狠狠吃个哑巴亏, 结果……君陌玉坚持要当面揍他一顿, 还非说只有这样亲自动手, 并且让他明明知道是谁揍的还没办法还击才是最爽的。

    少年那副挑眉坏笑肆意又张扬的模样实在太鲜活,柳沉戚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心软了。将阻止的话咽回去,黑眸温柔地注视着他,“使坏是可以,但你能保证他没办法反击吗?”

    “在这种动荡的关键时刻居然找混混绑架我,嚣张地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他做的一样,就他那智商还想反击?”君陌玉的白眼都快要翻上天了,凤眸上挑懒洋洋地道,“就算揍他一顿,他也没办法告状,除非他是想把绑架我这件蠢事捅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

    “他不敢的,最多也就在背地里使使坏了。”

    少年慢悠悠地扯下衣领的领结,嗤笑着说道。

    那一瞬间,柳沉戚清晰地听见了自己突然加快了的心跳声。

    [柳沉戚:现在在干什么?]

    [君陌玉:……做试卷。]

    柳沉戚迅速发出了一个震惊的表情,[我没看错吧?难得你也会做作业?!]

    [君陌玉:呵,总比某个明明高三还闲得无聊总想骚扰高二生的人强:)]

    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少年撑着脑袋漫不经心地转着笔,那双高傲戏谑的黑眸明亮又耀眼,让刚想开口警告他认真的系统0597话语一转,语气微弱地提醒了他做错了某道题。

    君陌玉笑晲了它一眼,狭长的凤眸透露出些许兴味的笑意,忍不住去摸了摸它光溜溜的脑袋,“乖孩子。”

    系统0597脸有些红。

    “那下道题的答案你知道吗?”君陌玉低下身子凑近它,笑眯眯地柔声诱哄道,“小七也知道我昨天打游戏过时间了,没有来得及复习,所以稍微透露一点好不好?”

    系统0597:

    它结结巴巴地试图拒绝,

    “不告诉他不就行了吗?”少年趴在手臂上歪头看它,“就这一次,好不好小七~”

    “小七真可爱呢。”他眸中忍不住露出笑意,在系统茫然的目光里又故做正经地点了点试卷上的题,“没什么,只是说小七真的是个好孩子啊,帮我看看这道题?”

    对不起,主神大人!我就帮主人这一次!下次,下次绝对不会助纣为虐的!!!

    就在系统0597心虚地面对墙壁,仿佛没有看见自家主人在试卷上面洋洋洒洒填写着标准答案时,君陌玉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正处于下笔如有神的状态,他连理都不想理,还是系统0597弱弱地提醒了一声,才抽空瞄了一眼,果然是柳沉戚打来的视频电话。

    拿笔挠了挠脸颊,君陌玉还是接了起来。他将手机支在书架边对着自己,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继续认真写试卷。

    “还问我怎么打过来,我还想问你呢。”柳沉戚在那边好笑地问道,黑眸中满是温柔的溺意,“你怎么说着说着就没回音了?”

    “我不是说我在写试卷么?”少年头也不抬,慵懒清透的声音理直气壮地回道,“你打扰到我好好学习了,行了我先挂了。”

    “就这么挂掉了?不觉得太可惜了吗?”柳沉戚挑起眉,眉眼含笑地诱哄道,“也许有什么不会的,我还可以帮下忙哦,毕竟是高你一届的学长,可以随便利用的。”

    君陌玉微微眯起了眼睛,歪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系统0597心惊胆战地瞅着自家主人突然眼睛一亮,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不由抱着脑袋纠结了半晌,最后老老实实地滚到了墙壁前,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既然可以随便利用的话……帮我写作业也是可以的吧?”

    “诶?这个就……”

    “不行就算了。”君陌玉顿时收敛起笑意,冷冰冰又语气恶劣地道,“我挂了。”

    “……好好好,等下。”

    “即使我想帮你写,可现在我们又不在一起,也没办法帮你啊……”他无奈地扶了扶额,声音低了下去,哭笑不得地道,“难不成你还要把作业寄过来吗?”

    “你不是想见我吗?正好借这个机会来我家吧。”君陌玉撑着下巴笑眯眯地道,眸中透露出戏谑的坏笑,“要不要随你,我挂了。”

    柳沉戚:“……”

    他对着被毫不留情挂掉电话的屏幕深深叹了口气,不由头疼地抱怨了一句,“挂掉电话前,起码也要先告诉我你的地址吧……”

    系统9737:主人,您还记得您的初衷吗?

    “话说高二的卷子我还能做吗?早知道之前就不要直接夸下海口了。”柳沉戚托着下巴陷入沉思,“万一出糗了,一定会被那孩子嘲讽吧?”

    想到可能会出现的少年将自己从家里扔出去的场景,柳沉戚顿时目光凝重了起来,“……系统,我要兑换一下学习技能。”

    系统9737:

    说好的您是来休假,不需要积分所以都让给我的呢!

    说好的反正和任务目标不会产生交际,所以根本不在意呢!您不是说那还是个孩子,您不愿意老牛吃嫩草,摧残祖国未来的花草吗?

    现在倒好,连作业和考试都是靠我帮忙的您,居然要去帮任务目标写作业了?

    ——您自己说说您是不是在自!打!脸!!

    系统9737憋了一肚子气,然而能怎么办?自家主人要求的,自然还是得遵从的:)

    好在随后君陌玉就发了自家的地址过来,待到了之后,他看着这栋小别墅不由挑了挑眉。君陌玉是什么时候搬回来的?这一看就不像是君家的老宅,那就只能是以前居住的地方了。

    “你还真过来了。”君陌玉靠在门框上,抱着手臂惊奇地挑了下眉,不由似笑非笑地玩味道,“我的要求可是很高的哦,错一题都不行~”

    面对少年刻意的挑衅刁难,柳沉戚只是温和地注视着他,言语间不经意便透露出一股风轻云淡的沉稳自信,“你可以尽管试试。”

    系统0597:主神大人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系统9737:这一定不是我的主人!

    跟张姨打了声招呼,君陌玉便将他带进了书房,然后交给了他一沓崭新的作业本。

    柳沉戚有些哭笑不得地接过来,“你别告诉我你这学期就没写过作业?”

    少年很随意地应了一声,“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为什么要写这种无趣的东西。”

    “那你又为什么现在让我帮你写?”

    “那对夫妻答应我暂时可以搬出来的交换条件,就是学期末要拿出一个像样的成绩来,还说什么会找老师好好聊聊近期的情况。”君陌玉黑眸透出淡漠的情绪,“如果被说不好,就要搬回去。”

    柳沉戚微微皱起了眉。

    少年风轻云淡地嗤笑了一声,却饱含讽刺的意味,“大概因为我那位堂哥平时表现得相对优异,而我这个新上任的继承人在这个位置上又坐的不够稳定,怕背后掌权的祖父会因为我不学无术而选择将继承权让给君陌祺吧。”

    虽然看上去集团是君父掌权,实则股份全部都掌握在老爷子的手里,他只能算是为老爷子管理了十几年集团而已。也因此,在身为长孙的继承人去世后,君父才会那么慌张地将君陌玉接回来。

    “可是……”柳沉戚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和你让我帮忙写有什么关系吗?”

    “因为我懒得写啊。”

    君陌玉理所当然地回道。

    “我说,”似是终于平稳了心绪,柳沉戚顿了顿,声音温柔磁性地继续道,“抢走了我的初吻,陌玉可要负责呢。”

    “说的好像我不是一样,很亏好吗?”似乎他刚才说了个笑话,少年很干脆翻了个白眼,嗤笑着道,“况且你明明知道这是演戏吧,别乱开玩笑了。”

    原来也是初吻吗?心中愉悦,柳沉戚面上却似模似样地露出了个讶异过后失落难过的表情,“原来……刚刚都是演戏吗?做给那个女孩子看的?”

    “我之前不是用眼神告诉你了吗,你要是没懂怎么还那么配合?”

    “我以为是在说你喜欢我其实已经很久了但又不好意思表白,于是才趁这个时候说出来的意思啊。”

    柳沉戚慢条斯理地解释道,那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真是让人莫名牙痒痒。

    君陌玉:“……”一个眼神还能解释出这么多来,你怎么没进戏精学院呢:)

    “所以那个女生是谁?喜欢你的人?”

    少年斜睨了他一眼,“你关心那么多干嘛?”

    “你这是回避话题,说明你知道她喜欢你对不对?所以才特地借这个机会和我演戏,让她知难而退,嗯?”柳沉戚温柔的黑眸稍显沉郁,语气中带着不自觉的酸意,“我都不知道陌玉还有这么体贴的时候,为了怕伤害她,甚至都不肯正面去拒绝?”

    怎么对自己时就高傲又恶劣的,态度还不如对橙橙好呢?

    完全没察觉到自己在吃醋的柳沉戚还在斤斤计较地对比着,系统9737沉默了一会儿,不由用瞻仰智障的目光看向自家主人。

    真的是选了个年轻的身体,自己也变得幼稚不成熟了吗?

    “你一直追问这个干什么?我那是希望她能真正死心,不要再一直追着我跑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又何必耽误她?”

    看到君陌玉似乎有些厌烦地皱起了眉,让柳沉戚张嘴刚想说什么,又忍不住咽了回去。他翻开系统面板,一行大字仿佛嘲笑般明晃晃地显示在眼前。

    本来还想趁着这个机会可以让他稍微开下窍的,结果凌雪一再打断,之前的话题很难再接上,只能再重新找个机会了。

    敛眉沉思了一会儿,他又重新露出轻松的笑容,玩笑道,“好好好我不提就是了,随便问问而已怎么就炸毛。真是的,刚才突然抓住我亲上来的时候,你可没考虑过我会不会受到惊吓哦。”

    君陌玉微微抬起下巴,不屑地给了他一个眼神,而后过河拆桥地无情道,“既然已经没事了,你可以去忙自己的事了。”

    “你这是用完就丢啊小少爷。”

    柳沉戚简直要被气笑了,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手痒地狠狠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在少年即将发飙之时,求生欲极强地软下了语气,“啊对了,用不用我跟着你过去证明你惩罚完成了?”

    君陌玉只是眉眼带着冷意盯着他不说话。

    “你们是在玩什么游戏吧?刚才那个女生应该是过来监督你完成任务的,她走了不就没人证明了吗,完成任务还要被罚你不会觉得很亏吗?”他轻柔地说着,眉眼诚恳,“左右我现在也没什么事,可以跟着你过去,让他们亲眼看见后相信你的。”

    ……

    两人回到包厢的时候,顾成柏还在美滋滋地想着该如何惩罚没有完成任务的小伙伴。正暗暗夸着自己机智时,便看见了推门进来的少年。

    “你终于回来了!”他一拍桌子激动地站了起来,大笑着道,“这次可算逮住你了,快快快,阿陌你准备选择哪种惩罚?”

    “我为什么要选择?”君陌玉一挑眉,慢悠悠地问道。

    “任务没完成当然要——”这才注意到紧跟在他身后走进来的俊美青年,顾成柏声音一顿,转而迟疑地道,“阿陌,这是?”

    “哦,这不是怕3号回去说不清楚被你倒打一耙,才特意把告白的这个人带过来给你看看吗?”

    仿佛早就知道顾成柏要说什么,君陌玉明亮的凤眸似笑非笑地盯着他,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顾成柏:“……”

    他不可置信地一指眉眼满是纵容笑意的柳沉戚,脱口而出道,“怎么可能,还真有人会那么蠢答应一个陌生人突然的告白?”

    柳沉戚的视线一直柔情万分地停留在少年身上,即使被暗指“傻白甜”都眼也不眨一下的,“因为我们是一见钟情呀,陌玉这么说我自然就信了。”

    感情连名字都交换了?!

    顾成柏一噎,突然瞪大眼睛望向了君陌玉,“兄弟你是玩大了啊!认真的吗?!”

    “你觉得我是真还是假?”

    被这么一反问,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连名字都交换还亲自将人带了过来,若说不认真,那阿陌就是在恶意玩弄别人感情;可若说认真……那自己岂不是亲自将阿陌推向了不归之路?

    怪不得凌雪一回来就神情恍惚地一问三不知,感情是受到刺激了。

    纠结了半天发现自己都是罪魁祸首,顾成柏头疼地捂着胸口生无可恋地倒在沙发上装死,那副生命无法承受之重的模样让君陌玉嘲笑出声,“这样就不行了?别装死,快说啊,你觉得是什么?”

    他懒洋洋地坏笑着,那种肆无忌惮的张扬,让柳沉戚不由温软了眉眼。

    温柔俊美的青年满目柔情地看着正欺负人的少年,那种全世界只在乎一人般的专注,让挨着凌雪坐的几个小姐妹忍不住憧憬地小声惊叹起来。

    一见钟情什么的,感觉真的好浪漫呀。

    自两人进来后凌雪就低下头,死死咬住了唇。直到听见身边女生们的赞叹,才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正巧与柳沉戚无意瞥来的视线相对。

    凌雪亲眼看见他一点点地褪去了眼里的柔情,看似温柔疏离的黑眸深处却是让人毛骨悚然的锐利与冷意。明明是在温暖的室内,却不禁让她打了个冷颤,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来自男人身上那份针对自己的深沉威压。

    知道这是男人在警告自己,凌雪微微扭曲了那张甜美的脸,尖利的指甲狠狠嵌进肉里,最终还是扭过头故作自然地加入到了小姐妹们的话题之中。

    被君陌玉踢了一下沙发,顾成柏终于被迫复活了,他坐正不情愿地开口,“按我本意吧,自然是不愿意认为你认真的,可若说阿陌你去玩弄人家感情,还把人家骗过来了,这也太渣了吧?!”

    “看不出来你还是正义使者?”嘲笑似的损了一句,不等顾成柏反驳,君陌玉就居高临下瞅着他嫌弃道,“真是出息,看你这难受的样子,之前说惩罚都是什么?”

    顾成柏半晌没反应过来。

    “不说我就自罚三杯了?”

    “等下,阿陌你的意思,是你的任务没完成?那是被这位先生拆穿了,还是你们根本就认识他才跟过来的?”黄文轩倒是很快反应过来了,好奇地询问道。

    “你们不是一直好奇我的家教是谁么?”君陌玉懒洋洋地努了努嘴,“喏,这就是了。”

    还没等众人摆出震惊的脸色,柳沉戚适时地插话了。

    “顺便更正一点。”俊美青年露出温和有礼的笑容,“我也就比你们高一届,不需要用什么敬语的。”

    ——他可还是祖国未来的花朵,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呢,跟陌玉差不多大,哪有那么老:)

    见他们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君陌玉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你们不信也正常,毕竟这人长得比较着急,今天又穿得这么正式,我一开始都没认出来。”

    “都说了我只是因为要与合作人来见面,才特意穿得成熟些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