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攻略者,请留下[快穿] 79.第七十九章

时间:2018-06-06作者:君汐若

    ,精彩小说免费!

    v章购买比例为50%, 请支持正版么么啾

    手机铃声如催命般开始响个不停。

    柳沉戚看着少年眉目间渐渐染上烦躁,不由善解人意地道,“如果是有什么急事的话,我们下次再来也可以。”

    “没什么, 无关紧要的人而已。”君陌玉不耐烦地掐掉了电话,盯着屏幕的黑眸带着一种令人看不懂的快意,抬起头时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道, “我们进去吧。”

    话音未落,电话铃声便又再次响起。

    君陌玉:“……”

    柳沉戚轻笑了一声, “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吧?要不还是先接一下听听看?”

    君陌玉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沉着脸接通了电话。

    然而迎接而来的果然还是来自对方的责骂,他深呼吸了一下, 努力保持冷静,“如果你只是想来责骂我的话, 我就挂电话了。”

    “君陌玉!你闹脾气也该闹够了吧, 现在是什么状况你也知道,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轻易外出!你现在到底在哪里?为什么甩掉了保镖!”

    对面的声音明显噎了一下,更加气急败坏地喊了起来。

    “哦, 就这样?”少年清透的声线极为冷淡, “我挂了。”

    “君陌玉——你到底还想不想要继承权了!果然就是个废物,跟你哥哥比起来——”

    嘟嘟嘟。

    君陌玉黑眸努力压制着怒火,手中捏紧的手机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响, 柳沉戚都能看见他手背上用力过猛冒出的青筋。

    半晌, 只听他短促地发出一声冷笑, 精致的脸上布满了阴霾。

    柳沉戚看他这副就差要爆炸的模样,自然也知道他估计是没什么心情再进游乐场了,不由勾起唇角没忍住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开玩笑似的道,“看来是没办法放松去玩了,不如改成带你骑车去兜风如何?”

    “……没必要。”

    “不是心情不好吗?之前看见你的时候也是准备去兜风的吧?”

    “你一直都这么烂好心的吗?”君陌玉挑眉张扬地问道,冷笑着重申道,“我之前说过了吧,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

    柳沉戚看着他了一会儿,直到少年挑衅地回瞪时,他温柔的黑眸突然浮现出深深的笑意,似玩笑又似认真,“因为我闲的无聊呀。”

    君陌玉:“……”

    “我也说了呀,是你想太多了,我对你身上发生的事情并不感兴趣,纯属只是因为太无聊没事做,正好趁这个机会跟你出来放放风而已。”他睁眼说瞎话,全然忘记之前还在试图用赌约让少年说出自己背后的故事。

    与此同时,正在等儿子将酱油买回来的柳妈妈,左等右等也没等回来酱油,不由从厨房探出头看了眼墙上的钟表,忧心忡忡地向正对着电视笑哈哈的女儿问道,“你哥是打瓶酱油连带着将自己都弄丢了吗?失踪前不知道先将酱油拎回来的?”

    柳橙橙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视,不走心地随口答道,“可能是不小心掉下水道了吧。”

    “死孩子一点也不让别人省心,掉下水道也活该。”柳妈妈翻了个白眼,缩回头对着食材苦恼地纠结了一番,“算了,还是做别的菜吧,等他爬回来估计饭都做好了。”

    “阿啾!”

    柳沉戚没忍住打了个小小的喷嚏,摸摸下巴不由将怀疑的目光投向少年,开玩笑地问道,“你不会又在心里骂我烂好人吧?”

    君陌玉不屑地斜睨了他一眼,“我用得着在心里偷偷骂?”

    柳沉戚快走两步跟他并肩而行,半真半假地笑着求饶道,“是是是,依你的性子肯定是会直接骂我,不会忍着的对吧?”

    君陌玉皮笑肉不笑地递给他一个眼神。

    见到他这副模样,青年又没忍住揉乱了他的头发,在他黑下脸后又轻笑着道,“啊,好像有点渴了,我先去买两瓶水,你就去停车场等我,嗯?”

    君陌玉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兀自整理着自己凌乱的头发,仿若根本没听见他的话。

    柳沉戚笑着摇了摇头,看着他转身往停车场走去,这才转身向便利店走去。

    君陌玉走到自己停车的地方,刚准备掏出车钥匙便听见了系统0597的提醒。

    在昏暗的环境里,只见少年停顿了一下,突然一副仿佛想起什么的模样,掏钥匙的手自然地换了个位置,将手机掏了出来。他似乎在拨打着谁的电话,正中绑匪心意地走到了监控死角处。

    “剧情里似乎是被敲闷棍了吧……不知道被打到脑袋会不会疼呢?”手机随意放在耳边,他余光瞥见后方悄无声息凑过来的黑影,不由语气轻飘飘地懒洋洋道,“希望不会太疼,要知道我可是怕疼的呢。”

    就在系统0597不死心想要继续劝自家主人回头时,绑匪已经悄无声息地站到少年的身后。君陌玉刚想配合地做出被敲闷棍晕倒的模样,猝不及防却被一只迅速伸来的手用手帕捂住了口鼻,还有些诧异之时,只觉一阵眩晕视线便缓慢地暗了下来,身体也逐渐感觉到了绵软的无力感。

    剧情里因为没有遇见柳沉戚的缘故,君陌玉骑着机车去了平常会去的地方兜风,因为周围荒无人烟的原因,便被准时蹲点的绑匪们直接敲了闷棍带走,而现在这种随时会有人来的地方,他们肯定不会做出这么大的动作。

    啧,失策了。

    君陌玉勉强翻了个看不出来的白眼,然后在系统0597哇哇大叫中缓缓软倒,被身后的人一副照顾病人的姿势半掺半扶地装进了缓缓开来的车里。

    手机从手中滑落,重重摔在了地上。

    >>>>>>>>

    待君陌玉逐渐清醒的时候,场景已经切换到了小黑屋模式。

    他的双手被绑在身后,嘴里堵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布条,身体更是动弹不得。

    “真是失策了,果然还是不能小瞧绑匪的智商,哪怕只是一群小混混。”他毛毛虫一样拱着勉强坐起来,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墙上,困顿地眨去眼里的水汽,“还以为他们会不管不顾地直接一棍子敲下来,果然是我想太多了?”

    好不容易将少年唤醒的系统0597有气无力地回应,

    “这年头连做个混混都需要脑子了啊,堂哥找的人还不错,有发展前途。”

    您不想着怎么自救就算了,为什么还能这么轻松自在地吐槽啊!

    系统0597瞅着自家悠闲地仿佛不是被绑架而是在逛自家后园子似的主人,生无可恋地只想去撞墙。

    “不想这些那我还能干什么?”君陌玉黑眸透出了些许笑意,面上却做出一副诧异的表情,“我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质呀,你见过哪个弱鸡是可以自己逃出去的吗?”

    等警察叔叔过来?系统0597忧愁地叹了口气,

    “急什么,你以为只有你有外挂吗?”君陌玉似笑非笑地挑起了唇角,昏暗的仓库里,他那双黑眸仿佛闪烁着明亮的星光,极为耀眼。

    就在这时,后侧的窗户中突然发出了一点异动。

    系统0597正要开口提醒,刚才还懒洋洋咸鱼状的少年,此时已经沉下去了脸,唇角抿成了一条直线,黑眸冷静地打量着周围,似乎在思索什么的模样。

    然后就在系统0597犹豫着要不要捧场为主人的高超演技鼓个掌时,下一秒,它突然看见了一个翻窗进来的人影。

    ——柳沉戚来了。

    柳橙橙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

    柳沉戚放在少女头顶的手不由顿住了,略显讶异地扬起了眉。他目光微转,便对上了少年那双明晃晃地透着不喜欢的明亮肆意的眼眸。

    是因为占有欲吗?他试探地离开少女的头顶,果然感觉到君陌玉原本锐利的视线微微缓和下来,他心里不由升出一丝恶趣味,又将手放了回去。

    这孩子……有点意思啊。

    柳沉戚对着少女有些懵逼的脸突然低低地笑出声来,没想到第一次遇见不断掉好感度的攻略对象,居然是在这个他打算当做休假的低级校园世界里。

    “呜哇,等一下!”就在君陌玉与柳沉戚对视着谁也不肯移开视线时,柳橙橙突然慌慌张张地低头看了下手表,忍不住叫了起来,“这次真的要迟到啦!哥哥就不用送我啦,你也快去上学吧,我会和君陌玉一起走的!”

    柳沉戚刚张嘴想说什么,就见君陌玉突然一把拽住拉着自己就要跑的少女,唇角扬起一抹漂亮的弧度,戏谑笑道,“我可没说要和你走啊,小橙子~”

    “身为纪律委员,我有权力监督你现在跟我一起跑去学校!”柳橙橙从书包中掏出纪律委员的红色袖章,极有气势地在他面前晃了晃,扬起下巴得意地道,“不然就扣你分哦!”

    “哈?”君陌玉眉毛一挑,猝不及防拎起她的校服后衣领,还不忘恶劣地晃了晃,愉悦地看她跟乌龟似的不断扑腾,“小不点也敢对我指手画脚了,谁给你的胆子?”

    柳沉戚适时地抓住了他的手,缓慢而坚定地分开他们,而后将妹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一向带着舒适温和的笑容的脸上罕见地透出了几分不悦,“你这样橙橙会不舒服的,即使关系再好也要注意分寸,所以可以对我妹妹稍微尊重一些吗?”

    抱着又要被减好感度的心态,他尽量语气轻柔地开口,希望不会引起少年太大的反感。却不想,反而得到了好感度回升的提示。

    柳沉戚这次是真的愣住了,竟然有些摸不清他好感度提升的点在哪里。

    君陌玉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终于将注意力放在了柳沉戚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他后,少年懒洋洋地嗤笑了一声,“这才像话啊,终于有了个哥哥的样子么?哼。”

    不等他再说什么,君陌玉便又拎起正对自己张牙舞爪的少女后衣领,竟然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拎着她一同上学去了。

    “君陌玉!我哥哥都说了不许这么拎着我!”

    “不要,难道你还妄想我和你手拉手?……啧,好恶心。”

    “谁,谁妄想了!你去死啦!!!”

    无视了系统9737担心的询问,柳沉戚眉目平静地看着两人斗嘴打闹着走远的背影,那双以温和掩饰倦怠无趣的眼眸愈发黑亮,渐渐浮现出笑意。

    ——君陌玉吗?还算有趣。

    而这边,君陌玉刚拎着柳橙橙到了教室,上课铃便打响了。无视了周围“今天居然没迟到!”“他们怎么会一起过来?”等惊异的目光,他迈着大长腿先一步坐到位置上,而后身体向后仰慵懒地斜靠在椅背上,手臂随意搭在后面,额前的碎发随风微扬,露出一双戏谑的明亮黑眸。

    他也不出声,只是微微扬起下巴,一直瞅着因为被堵住位置没办法进来的少女,薄唇扬起一抹懒洋洋的坏笑,那股子坏劲真是让不少正向这边偷觑的女生都不由有些怦然心动。

    柳橙橙这会儿可无暇注意这些,眼看老师就要过来,一向乖巧的好学生真的要炸了,“君陌玉你赶紧给我让开,老师就要来了!”

    “刚才在你哥哥面前,对我不是挺嚣张的吗?”君陌玉微微挑眉,露出肆意又张扬的神情。他解开校服衣领的两颗扣子,露出精致性感的锁骨,玩味地笑了起来,“纪律委员这会儿怎么知道求我了?”

    柳橙橙急的都要跳脚了,“这些事情之后再说啦,你先让道行不行?!”

    “不——要——”

    君陌玉懒洋洋地拉长了声音。

    这家伙——!柳橙橙咬牙切齿地在心里愤愤想道,简直坏得透顶!白瞎了那张天使般精致漂亮的脸!

    然而……

    “……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再也不敢了,求君大人放我一马,先让我进去好不好?”她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熟练求饶道,“老师真的要来了,我要是被骂出去了,课上谁还给你抄答案啊是不是?”

    高跟鞋哒哒的声音越来越近。

    君陌玉看着少女服软,这才似笑非笑地挑起了唇角,而后宽宏大量地给她微微让了个一条道。

    就在教室门轻轻打开的一瞬间,柳橙橙噌地一下便窜了进去。穿着得体的女老师站到讲台上,环视一圈后满意地推了推眼镜,“很好,今天全员到齐,没有迟到的。”

    微微一顿,她不由带着点调侃的语气笑道,“君陌玉同学尤其值得表扬,居然没有在我讲课的途中慢悠悠地闯进来,莫非终于学会体贴老师了?”

    教室内响起善意的哄笑声。

    君陌玉举起手臂,抬高了音量笑眯眯地道,“是呀,这还要多亏了老师钦点的纪律委员,超~级~负责呢。”

    瞬间成了全场瞩目焦点的柳橙橙:“……”这家伙!果然还是去死吧!!!

    此时正在低头尴尬地试图做鸵鸟的她,并没有注意到有几束不太友善的目光悄悄落在了她的身上。

    >>>>>>>>

    柳沉戚是在课间休息的时候得到消息的。

    几个女生一直探头探脑地在教室门口徘徊,半晌才犹豫地揪住一个路过的男生让他将柳沉戚叫出来。得知柳橙橙被同班的几名不良少女叫去谈心了,他顿时沉下了脸,而后在女生们“得救了”的目光中让其他人帮忙告假,便随着她们匆匆赶去了高一年级楼层的天台上。

    因为高三处于特殊的时期,学校特意将高三年级与其他年级分开,所以等他赶到目的地时,柳橙橙已经被正巧在那里目睹了一切的陌生男生救走了。

    天台上,只剩下同样晚来一步的君陌玉,与那些没来得及逃跑的女生们。

    “喂,那边的丑八怪。”

    得知柳橙橙已经安全了,君陌玉这才收敛了过于冰冷骇人的脸色。他懒洋洋地插着兜,后背靠在栏杆上,略显危险地眯起了那双墨黑的凤眸,“你们难道不知道柳橙橙只有我可以欺负吗?”

    少年精致漂亮的容颜在阳光的照射下犹如天使般圣洁,唇角的笑容却极为恶劣,吐出的语句也显得冰冷而不耐。明明神情与平常一样没什么特别,围绕在他身上的那份莫名的,看不见却让人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威胁的奇怪压迫感,却让女生们下意识打了个冷颤,身体动弹不能。

    “我,我们是为了你才教训她的啊陌玉!”抵不住这无形的压力,其中一个女生忍不住叫嚣出声,脸上的神情带着明显对着少年的爱慕与针对柳橙橙的恶意,“你明明也是很讨厌她的不是吗?”

    “先不说我讨不讨厌她,这又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吗?”

    君陌玉似笑非笑地扬起了眉,那双总是洋溢着坏笑明亮璀璨的幽黑凤眸,此时却折射出了冰冷的光芒。

    “因为我喜……”尖利的指甲嵌进肉里,疼痛反而让她忽略了心里针扎般的刺痛,咽回险些脱口而出的话,只听她略带挑衅地试探道,“因为我也不喜欢她,目标一致不是更好吗?早上的时候一定是她不顾你的意愿,以纪律委员的身份强迫地硬拉你来学校的吧,我这不正好也算是替你教训教训她了嘛,生什么气呀?”

    “别拿我做幌子。”君陌玉忍不住嗤笑出声,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们,冰冷的黑眸透着厌恶不耐,口气十分恶劣,“先不说那些肆意猜测已经很让我不愉快了,你以为你是谁啊,有什么资格为我出气?”

    “你——!”

    “我再说一遍。”

    从柳沉戚的角度看去,只能看见少年在阳光下精致柔和的侧脸轮廓。此时他正扬着好看的下巴,那如天鹅般纤细修长的颈部到线条优美紧致的肩部,优雅地描绘出一道漂亮惑人的弧度。

    只听君陌玉一字一顿地说着,低沉清透的声线冰冷刺骨。

    “柳橙橙这个家伙,只能我,君陌玉来欺负。”

    “其他人,我绝不会轻饶。”

    青年微挑的凤眸中带着狡黠的笑意,莫名有种霸道的迷人。

    男人眸色冷硬地与他微亮的眼睛对视,沉默了一会儿,只听他突然沉声开口,“季韶昀。”

    君陌玉愣了一下,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想到就这么简单地告诉我了?”

    “又不是什么秘密。”

    季韶昀不动声色地说着,而后接过了他手中的蛋糕。系统0303莫名有点感慨,自家从来不爱吃甜食的主人,现在也会为了喜欢的人而委屈自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