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攻略者,请留下[快穿] 78.第七十八章

时间:2018-06-06作者:君汐若

    ,精彩小说免费!

    v章购买比例为50%, 请支持正版么么啾  柳沉戚竟然无言以对。

    他无奈地抚着额, 竟然低声笑了起来。然后在少年表情变得疑惑起来时, 他突然将手中的作业本扔到了一边去, 站起来走到了君陌玉身边。

    君陌玉刚想说什么,只见柳沉戚的手突然穿过他撑在身后的桌上, 将他扣在了怀里。青年微微弯腰,凑近了少年的耳朵, 低哑磁性的声音轻笑道, “帮你倒是可以,毕竟是你的要求, 我哪里敢不从?”

    他呼吸的热气扑打在君陌玉的耳边, 让他敏感的耳根略微有些不适,下意识就想要抬脚去踹他,却被柳沉戚精准地挡住,形成手脚被制动弹不得的姿势。

    “……你想要挨揍吗?”君陌玉眯起的漂亮凤眸中满是危险, 桀骜挑衅的眉眼中满是跃跃欲试。

    “我哪里敢,这不是怕命.根.子被踢中吗?”

    柳沉戚低低笑着举起了双手,黑眸温柔地注视着他, 仿佛是讨饶又像是在耍流氓, 偏偏君陌玉又能从中感觉到其中蕴含的宠溺之意,不由厌恶地皱起了眉。

    这个人,仿佛哪里不一样了。

    “给我滚远点, 少在这碍事。”他冷冷丢下这么一句话, 锐利的凤眸中满是不耐。

    “发现我没用处了就要把我赶走吗?”柳沉戚眉眼含笑着抱怨道, 还真离他远了一些,“这样的距离可以吗,小少爷?”

    君陌玉看着离自己最多一臂之远的人,冷笑了一声。他的脸本来就漂亮得具有攻击性,此时眉眼凌厉越发显得危险,“我说是让你滚出去,听不懂人话吗?”

    “真让我滚远啊?这么无情的?”

    连续确认了两遍,柳沉戚又叹了口气,这次真的是慢吞吞地走到了门口,然后突然扭过头,对揉着耳朵一脸不虞的少年眨了眨眼,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味深长,“我走是可以,只是陌玉你真的以为,这样就能够坐稳你现在继承人的位置了?”

    君陌玉的动作一顿,猛地抬头望去。那双满含诧异的凤眸明亮而清透,让柳沉戚心下意识一跳,温软了笑容。

    “我可以将自己所有会的都教给你,陌玉。”他声音轻柔地唤着少年的名字,带着温和的溺意,“只要你用心学。”

    君陌玉冷冷盯着他半晌,突然似笑非笑地拉长了声音,“你……所有会的?”

    “对,我所有的,只要我有。”青年靠在门框上眉眼含笑地重复着,整个人都显得十分温柔,“绝不隐瞒。”

    君陌玉哼笑了一声,终于收敛了过于凌厉的气势。然后在他笑眯眯地招手时,不由有些被气笑,“你站在那里,还想让我过去?”

    “不敢不敢,当然是我过去。”柳沉戚慢条斯理地走过来,温润的眉眼笑起来竟让人有些移不开眼,“我怎么敢劳驾小少爷过来,当然是我来找你了。”

    “不过……”

    “你是不是该认真点了,陌玉?”

    他好看的黑眸闪过一抹前所未有的认真,那一瞬间,仿佛整个身影都显得高大起来。

    竟然……不像是个高中生了一般。

    不,应该说眼前的这个人,里面的灵魂从来都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学生。平时只是一直压制着做一个平凡的高中生,直到这时才突然展现出他历经无数世界从无失手的金牌攻略者风采。

    >>>>>>>>

    这次小考的成绩下来了。

    柳橙橙先是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成绩点了点头,又好奇地伸长了脖子去偷看君陌玉的成绩,顿时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下意识怀疑出声,“君陌玉,你不会是作弊了吧?”

    下一秒,就被他轻轻敲了头,少年口气懒洋洋地道,“你觉得我是那种喜欢弄虚作假的人,嗯?”

    柳橙橙捂住头不服地瞪着他,“你怎么不是?天天让我课上给你传答案的不是你吗?没准你这次就是不满足这么差的成绩才跑去作弊了!”

    见君陌玉只是眯着眼睛盯着自己,柳橙橙咽了口口水,梗着脖子坚决不在罪恶势力面前低头,“你你你,你最好老老实实交代,然后保证下下下次绝对不会作弊,我,我就帮你不告诉老师!”

    “——呜哇你要是敢再揪我辫子你就是小狗!!”

    然而少女捂着自己的脑袋半天也没听见动静,不由怀疑地小心翼翼看向他,才发现少年一直维持着嘲笑的眼神斜睨着自己。

    柳橙橙的脸“唰”的一下,顿时红了个透底。

    “笑什么笑,明明就是你之前总是揪我辫子,才害得我这么草木皆兵嘛。”她小声嘟囔着,眼神心虚地瞥来瞥去,就是不肯对上他的眼睛。

    “阿陌!你变了!”

    一道痛心疾首的声音突然响起,只见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少年不知何时站在了他们的身边,目光紧紧盯着君陌玉的试卷。

    君陌玉随手捞起旁边的书盖在上面,懒洋洋地应了一声,“嗯?”

    “你你你,你怎么能背叛我!”少年顿时悲痛万分地抬起了头,“说好的共争第一呢?你居然跑到前面去了,阿陌你对得起我吗!”

    柳橙橙目光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不会说话就少说。”君陌玉翻了个白眼,不耐地轻轻踹了他一脚,“赶紧滚,碍事。”

    “诶诶诶这么无情的?对了,哥们儿今天晚上打算聚个会,你去不?”

    君陌玉刚想答应,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犹豫了一下,竟然开口拒绝了。

    黄文轩只是形式性地随口问了一下,根本没想到会得到否定的答案,顿时诧异地瞪大了眼睛,“阿陌你最近是怎么了?很不对劲啊,现在连聚会都不去了?”

    “没办法,谁让某个家教太严格了,我还得回去好好学习呢。”

    君陌玉双腿交叠,撑着下巴漫不经心地笑着,看似戏谑的黑眸深处却装满了认真。

    多年兄弟,黄文轩自然知道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请了家教,还是体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啧啧啧,难怪成绩突然突飞猛进,一下子撇开我追上了柳橙橙呢,唉,兄弟我以后就一人孤苦伶仃地呆在最后一名,再也没办法竞争倒数第二了。”

    君陌玉眉眼染上恶劣的笑意,“好好享受你第一的荣耀,我就不跟你争了。”

    “滚!我已经够伤心了,你还来戳我伤疤,故意的吧!”黄文轩笑骂了一句,又正经地问道,“那我跟他们说一声,你就真不去了?”

    君陌玉点了点头,“等我有空了再约你们。”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柳橙橙低头开始跟哥哥吐槽起来。

    [柳橙橙:哥你一定不相信!君陌玉那家伙这次成绩居然追上我了!]

    柳沉戚正整理着教课的材料,收到妹妹的微信,低头一看不由笑了起来,[那不是很好嘛?你之前不还总是恨铁不成钢地嘟囔他不好好学习吗?]

    [柳橙橙:可是突然变得这么好也太奇怪了,而且刚才他那帮狐朋狗友约他晚上聚会,他居然都拒绝了耶,我觉得我一定是穿越到平行时空了!]

    柳沉戚微微一顿,简单回复了她后,不由眉眼含笑地翻到了与君陌玉的聊天界面。

    [柳沉戚:听说你拒绝了朋友的聚会?]

    那边过了一会儿才发来消息。

    [君陌玉:又是柳橙橙那家伙跟你说的?她是你派来监督我的吗,什么事都和你说。]

    [柳沉戚:橙橙只是爱和我分享身边的事情罢了,别误会。]

    君陌玉翻了个白眼,收起手机不再理他,又扭头对着还在怀疑人生的少女口气恶劣道,“喂,小叛徒。”

    这肯定不是在说我。

    柳橙橙自我感觉良好地点了点头,没理他。

    于是下一刻,辫子又惨遭毒手,不由气急败坏地恨不得咬他一口,“君陌玉你又干什么啦,我这次可没招惹你!”

    “以后不要什么事都和别人说,听见没有?”对她那点挣扎的力度不屑一顾,少年懒洋洋地命令着,“尤其是某个惯会装模作样的家伙,不许乱传话。”

    “完全不知道你说什么。”

    柳橙橙大着胆子对他翻了个白眼,夺回自己的头发连忙离他远远的,而后警惕地瞅着他。

    就在君陌玉刚想嘲笑她时,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这会儿会发过来消息的只有一个人。他本想装作没看见,结果过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拿起了手机。

    [柳沉戚:别总是因为橙橙可爱就欺负她啊,我可是会吃醋的:)]

    君陌玉嗤笑一声,随手将手机扔进了桌洞里,权当什么也没看见。

    虽然没有说得很明白,但是话里的潜意思君陌玉很清楚,不由捂着唇笑眯眯地感慨起来,“哇,不愧是金主爸爸,就是这么有底气。”

    一出手就是个重量级的男二号,导演还是出了名会调.教演员的鬼才导演宴郁清,只要自己不作死,电影一上映自己绝对就会很快变得火起来。

    系统0597倒是忧心忡忡地道,

    “急什么,我现在都还是个小可怜呢,大佬才不会把我放在眼里。”君陌玉支着下巴漫不经心地查阅着巫洵发来的剧本,眼皮也不抬一下地回道。

    系统0597一噎,悻悻地应了一声,又不敢打扰自家主人看剧本,只能暗搓搓去观察攻略者的动态。结果发现他竟然真的一下午都在工作,直到下班回家都没有休息,不由深深佩服起这个攻略者,他这样到底有什么乐趣???

    工作狂吗?!

    理完了一遍剧本,君陌玉又忍不住去翻了小说的原著,不由兴味地挑了挑眉。怪不得巫洵那么自信地跟他说本色出演就好,小说中的男二号跟他的形象倒是比较相符的。

    容貌殊丽艳绝的靖王府世子前期表现得越飞扬跋扈越好,直到爱上女主后才渐渐展露他隐藏在背后的深沉心机。剧情到了后期,韬光养晦的世子为了女主甘愿将暗处势力拱手相送,助男主登上皇位后便自请离京再无音讯。

    “君陌玉!你给我出来!”

    就在君陌玉回复巫洵时,啪啪砸门的声音混杂着女人怒火的喊声突然一同响起。

    敲击在键盘上的手轻轻一顿,君陌玉在系统0597险些跳起来的惊吓中,不慌不忙地点击发送邮件。他合上电脑,听着外面敲门声渐弱才起身去开门。

    外面的人可能没想到门真的开了,险些一拳砸到他的身上,还好被君陌玉及时抓住而后扣在了怀里。君阮云先是愣了一下,墨镜下的脸瞬间一变,“君陌玉你居然敢现在才给我开门?你——”

    她尖利的声音让君陌玉有些耳膜不适,不由皱了皱眉,刚想开口说什么,却突然看见被他们堵在电梯口没办法过去的冷峻男人。怔了一下,他对男人歉意地笑了笑,原本咄咄逼人的殊色容颜瞬间变得温和柔软,那瞬间的反差格外地吸引人。

    不等男人动作,他便又冷淡了脸色,“姐姐先进来说吧,别妨碍了别人进家门。”

    盛怒中的君阮云哪里管有没有人看,只是冷笑着喝道,“你先跟我说清楚,你为什么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跳槽到环云,还私自搬到了这里?!”

    “我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姐姐。”

    君陌玉抓着门框的手猛地一紧,那双妖冶狭长的凤眸中仿佛在压抑着什么,眸底深处尽是波涛汹涌的暗潮,只听他深吸了一口气,才尽力维持住平静的语气郁郁说道。

    “你的忍耐?”完全无视了青年隐忍的表情与围绕在周身的低气压,君阮云似是好笑般地重复道,又猛地将君陌玉推进了门里,“是我逼你跳槽的?还是我让你搬到这里的?你背着我做了这些事还哪来的脸跟我在这里叫嚣?!你难道忘了爸妈当初怎么跟你说的了吗!”

    “这些年,我听姐姐话的还不够多吗?!”

    君陌玉被推的一个踉跄,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他抬起头正对上君阮云满是怒火的目光,艳红的唇角嘲讽地扬起,黑眸中闪烁着灼人的火焰,仿佛要将面前的人燃烧殆尽。那瞬间凌厉逼人的气场让君阮云下意识后退了一步,随即反应过来怒火更甚。

    “这不是你应该的吗?当年可是你亲口答应爸妈的,如果做不到就不要答应啊。”君阮云挑起眉,一脸理所当然的冷笑,“你是我的所有物,听我的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所以,将我送到投资商的床上,也是你的主意了?”君陌玉反倒冷静了下来,语气轻柔地有些吓人,“如果我当时没有逃掉,是不是真的被上了你也不会在乎?”

    君阮云先是怔愣了一下,张嘴似乎想解释什么,却很快又冷下了脸,“这跟我问你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别装傻转移话题!”

    “看来是真的了。”

    他突然低低地笑起来,艳丽的五官瞬间变得凌厉起来,仿佛终于从荆棘丛中生出的一朵浓烈盛艳的玫瑰。那双妖冶的黑眸满是冰冷决绝的怒火,看得君阮云心中竟有种不祥的预感,张口就想打断却已来不及。

    “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就这样过去吧。但是——”他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冰冷陌生,伸手坚定地将她推出了门外,“我们以后就不要再有联系了,就当我违背了爸妈的遗言吧。”

    “这也是我最后叫你一句姐姐,以后请自重,君小姐。”

    君阮云没想到他真的能丢下自己关上门,她不可置信地呆立在门前半晌,方才回过神般上前气急败坏地砸起门来,“君陌玉你给我出来!话还没说清楚你凭什么把我关到门外!你给我开门,君陌玉你听见没有!!”

    一直沉默地站在电梯口的男人终于有了动作,他迈开大长腿走到她的身后,突然漠然开口,“你太吵了,滚开。”

    君陌玉吓了一跳,下意识挡住了自己的脸,确定自己身份没有暴露后才扭头看去。

    眼前身形高大的男人五官冰冷深邃,脸部线条流畅坚硬,显得极富攻击性。眉眼间给人一种阴森漠然的感觉,仿佛天生就有一股摄人的冰冷危险。那双无机质的银灰色眼眸阴鸷骇人,冷冷地注视着她时,就仿佛被什么冷血动物盯上般让人不自觉后颈发凉。

    “你,你……”

    刚想叫嚣什么的君阮云瞳孔猛地一缩,竟然被他仿佛毒蛇般的阴鸷目光吓得有些腿软,靠在门上指尖都颤抖起来。

    君陌玉,为什么君陌玉还不出来?他难道不知道她一人在外面很不安全吗?为什么不开门!

    然而就在她终于识相地安静下来,男人旁若无人地穿过她开门进去后,君陌玉也再没有开过门。

    ——仿佛真的舍弃了她,不会再管她。

    可是这怎么行呢?君陌玉是她的所有物啊,难道不是任她如何处置都应该心甘情愿接受的吗?他应该像跟屁虫一样紧紧跟在自己身后,无论如何责骂都唯唯诺诺地应是才对啊。

    君陌玉怎么可以主动离开?他怎么敢说和自己以后不再联系?他难道真的忘了父母去世前,他是怎么保证的了?!

    君阮云死死咬着唇,掩盖在墨镜下的那张精致的小脸都扭曲了起来。

    ——不,她不会允许的,没有她的允许,君陌玉休想脱离自己的控制!!

    注视着君阮云指甲掐着手心一脸不甘地离开,系统0303终于缓缓开口了。

    男人低头批改着文件,露出的侧脸冰冷骇人,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系统0303自讨没趣地耸了耸肩,自家主人什么性格它也算了解,除了对工作上心之外,最多也就吝啬地偶尔分点注意力给攻略目标,其他什么都不在意。不过既然完成工作的速度一向很有效率,它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若不是这次的炮灰有点奇怪,它也不会多嘴说一句。君陌玉应该是第一个主人刚有动作就立刻有所改变的攻略目标,并且还这么凑巧地搬到了主人的隔壁,不得不说有点意思,感觉很有观察的价值。

    自从跟着这个冷冰冰的主人后,自己的系统生已经很枯燥无聊了,再不找点乐趣可就真的要生锈到开不了机了。

    它给自己暗搓搓的关注找了个完美的理由,不由蹦跶着跑到冰箱里拿出冰椰汁,熟练地插好吸管后便美滋滋地喝了起来。

    其实真正是一直注视着全局的系统0597顿时愤慨出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