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攻略者,请留下[快穿] 75.第七十五章

时间:2018-06-06作者:君汐若

    ,精彩小说免费!

    v章购买比例为50%, 请支持正版么么啾

    她风风火火地说完,不等君陌玉回话便挂了电话。青年不由看着黑掉的手机屏幕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自从两人变得熟悉之后, 这姑娘倒是越来越放飞自我了。

    剧情里的那个温柔坚强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呢?他怎么只看见了一个女汉子?

    左右今天可以闲一天, 君陌玉正在考虑要不要接受最近沉迷游戏的系统0597的疯狂安利, 毕竟被游戏大神带着一起打副本还是挺有意思的。结果就在他刚想点头同意时,就被来电铃声打断了。

    来电显示是君阮云。

    >>>>>>>>>

    云意咖啡馆, 二层包厢。

    “君小姐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君陌玉低头搅拌着杯中的咖啡,喝了一口似是觉得不甜,不由又往里面放了块方糖,这才抬眸对上对面女人的眼睛,眸色冷淡着问道。

    “你是怎么得到宴导新片里的角色的?”君阮云直接开门见山,冷笑着道,“怪不得要和我划清关系, 怕是我抢了你好不容易得来的资源吧?”

    不等青年说什么,她又厌恶地道,“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亏我当初还对你那个经纪人瞒着我做出那种事而感到愧疚,还在我面前装的那么可怜,君陌玉, 你真让我恶心!”

    “我做了什么吗?”面对女人刻薄的辱骂,君陌玉艳丽惑人的脸上似笑非笑,“君小姐见我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我倒是不懂你在说什么了。”

    “你敢说你没有爬床吗?跳槽到环云居然还得到了宴导的角色, 你比我心里更清楚是怎么回事吧!”君阮云说话更是不客气, 高高在上地说着,“你若是我君家的人,就给我拿出我们君家的骨气来!赶紧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给我断了,现在乖乖回到我身边来,我还能原谅你之前做的那些恶心事。”

    君陌玉禁不住靠在椅背上笑了起来,仿若万彩斑斓晕开寂静的画卷般,简直艳丽到不可思议。然而在他纤长浓密的睫毛下,那双漆黑妖冶的凤眸却透着冷锐锋利的光芒,如刚见血的匕首般扎进君阮云的心里。

    君阮云的手下意识一抖,失手将咖啡匙掉到杯中,溅起的咖啡在她纯白的衬衫上留下褐色印记。察觉到自己竟然对他有些畏惧,她的脸色顿时一变,“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君小姐说的话有些可笑。”他带着好笑的神情,语气轻柔地说着,“当初求我替你背锅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趾高气扬地让我滚回你身边的,到底是谁最会装可怜呀?”

    “每次在闯祸的时候都会哀求我揽锅然后迅速撇清自己,踩着我树立玉.女形象的是谁?在我面前哭着说被经纪人威胁要陪酒,让我主动把家里的遗产和手上的资源全部都交给你,还得罪了一大票人的是谁?视我为你的所有物,连我跟女生说话都不允许,必须随时跟在你的身边,甚至强迫我远离所有人就怕我暴露的人又是谁?”

    “君陌玉——!”

    “我是真的不能理解,你是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的?”

    无视面前脸色扭曲尖叫着阻止自己的女人,他眸色越发冰冷,“因为你是我的姐姐,父母临走前也交代我一定要保护好你,所以我才甘愿跟在你身后,为你做尽所有力所能及的事情。结果你还是不满足,为了讨好你那部戏的投资商,转手就让我的经纪人将我送到他的床上,若不是我逃得及时然后迅速与公司解约,现在肯定被你和经纪人联手再次送过去了吧。”

    “现在我好不容易有一个新的开始,姐姐你又想将我毁掉吗?”

    深吸了一口气,君陌玉苍白着脸冷冷丢下这么一句话,便起身离开了。

    留下君阮云一人坐在位置上,脑海里不停浮现着青年那双陌生冷漠的眼睛,她突然心慌了一瞬,不由站起来大叫着追上去,“君陌玉!话还没说清你怎么敢走?你听见没有!不许走!!”

    看着君陌玉再没回头决绝的挺拔背影,君阮云心中莫名升腾出一股预感,这一次,自己是真的失去君陌玉了。

    那个会鼓励自己,跟在自己身后依赖地叫着姐姐,替她背锅为她得罪别人,用尽一切去完成她的梦想,无论怎样都会包容她的亲弟弟。

    可是自己有什么错?若想站在圈子里的顶端,牺牲一切向上爬有什么错吗?难道她就不难受吗?她也不想将弟弟推入火坑,可是是真的没办法啊!为什么君陌玉就不能理解自己呢?!

    只要自己真的站在了顶尖,再捧红他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这样之前的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他们可是姐弟啊,难道还会害他吗?像以前一样不好么,为什么他就不能乖乖听她的话呢?

    目送着君陌玉在楼下推开门走出去,君阮云眼睛通红地双手紧紧握住了栏杆,嘴唇都被咬出了血。

    这次见面……也许他不相信,她其实是想挽回他的啊,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走在回去的路上,系统0597蠢蠢欲动地问道,显然对那个作风奇葩的女人十分痛恨。

    “再等等,我们需要找个合适的时间。”一反之前的沉郁,君陌玉一脸云淡风轻地笑着,眸中却透出一丝谐谑,“你家主人我可是个被姐姐欺压的小可怜,像我这样甘愿替姐背锅的圣母白莲花,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反击呢?”

    系统0597:我,我可能不太认识圣母白莲花这个词。

    每到这种时候,它都深恨自己脑子不够用,突然有些羡慕根本不需要动脑子的系统0303,每天只用拿着积分浪浪浪买买买就行了,系统生真是太美好了!

    突然被diss的系统0303:???

    “开玩笑的,难道你还真以为我是那种被欺负了还什么都不做的受气包?”日常耍完吉祥物系统,殊丽绝艳的青年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道,“我可是父亲亲自创造出来的,别的优点没有,就是继承了他的记仇小心眼。”

    系统0597:您是自黑还是在黑主神大人?

    “等到合适的时间到了,你就将视频发到环云培养的营销号手里,注意别被另一位闲得没事干就喜欢逛网络的系统发现了。”

    君陌玉声音突然一顿,然后看着正在路口对面静静注视着自己的男人,玫瑰般艳红的唇角不由愉悦地向上勾起,还伸出手向他轻轻摇了摇。

    对面眉目冷硬的男人脸色一怔,皱着眉似是误解了什么,半晌才举起手,有些不情愿地向君陌玉这边也晃了晃。

    君陌玉“噗嗤”一声,瞬间眉眼弯弯地笑了起来。

    见他因为自己的动作而笑得开怀,似乎忘却了之前的糟糕事,季韶昀原本紧皱着的眉头顿时一松,脸色也微不可见地柔和下来。

    “好久不见。”

    君陌玉笑眯眯地站在原地等他走过来,看着男人面上毫无波动,却声音冷淡地对自己第一次主动打了招呼,不由挑了挑眉,“是啊,好久不见,你怎么在这里?”

    “我工作的地方离这里不远,中午休息时间就出来逛逛。”

    明知道他是随意扯的理由,但那冷漠的脸庞与低沉笃定的声音却显得十分可信,君陌玉眸中笑意更深,“原来你工作的地方在这里啊,真巧。”

    见他没有多问,季韶昀又皱了下眉似乎不太高兴,更显眉眼冷鸷压迫感极重,“今天你休假?”

    “是呀,然后心情真的是糟糕透了。”似是已经习惯了他危险的气息,青年耸耸肩一脸坦然地笑着,“不过遇见你心情就好多了,这算不算是意外之喜?”

    深深看了他一眼,季韶昀脸色平静地点了点头,“算。”

    大佬有时候还真是莫名的可爱。

    君陌玉没忍住又笑出声来,然后在他突然冷锐的目光中,克制地握拳抵唇轻咳了一声,调侃地玩笑道,“这次我可没有蛋糕分享给你了,不会失望吧?”

    “这附近就有一家甜品店。”说完才察觉到这句话很有歧义,似乎上赶着要求他去买甜品一样,季韶昀紧接着又补充道,“我请你。”

    君陌玉唇角一翘,“请我吃蛋糕?”

    本来只是揶揄,却见季韶昀沉着地点了点头,“算是回礼吧,之前请了我两次,也该我请你一次了。”

    系统0303不忍目睹地扭过脸去,追人是这么追的吗主人?低情商了解一下。

    大佬请客怎么可能不去?

    就在君陌玉欣然答应之时,不知从哪里突然传来一道高昂的女声——

    “墨鱼墨鱼!快帮我抓住那个人!!”

    柳橙橙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

    柳沉戚放在少女头顶的手不由顿住了,略显讶异地扬起了眉。他目光微转,便对上了少年那双明晃晃地透着不喜欢的明亮肆意的眼眸。

    是因为占有欲吗?他试探地离开少女的头顶,果然感觉到君陌玉原本锐利的视线微微缓和下来,他心里不由升出一丝恶趣味,又将手放了回去。

    这孩子……有点意思啊。

    柳沉戚对着少女有些懵逼的脸突然低低地笑出声来,没想到第一次遇见不断掉好感度的攻略对象,居然是在这个他打算当做休假的低级校园世界里。

    “呜哇,等一下!”就在君陌玉与柳沉戚对视着谁也不肯移开视线时,柳橙橙突然慌慌张张地低头看了下手表,忍不住叫了起来,“这次真的要迟到啦!哥哥就不用送我啦,你也快去上学吧,我会和君陌玉一起走的!”

    柳沉戚刚张嘴想说什么,就见君陌玉突然一把拽住拉着自己就要跑的少女,唇角扬起一抹漂亮的弧度,戏谑笑道,“我可没说要和你走啊,小橙子~”

    “身为纪律委员,我有权力监督你现在跟我一起跑去学校!”柳橙橙从书包中掏出纪律委员的红色袖章,极有气势地在他面前晃了晃,扬起下巴得意地道,“不然就扣你分哦!”

    “哈?”君陌玉眉毛一挑,猝不及防拎起她的校服后衣领,还不忘恶劣地晃了晃,愉悦地看她跟乌龟似的不断扑腾,“小不点也敢对我指手画脚了,谁给你的胆子?”

    柳沉戚适时地抓住了他的手,缓慢而坚定地分开他们,而后将妹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一向带着舒适温和的笑容的脸上罕见地透出了几分不悦,“你这样橙橙会不舒服的,即使关系再好也要注意分寸,所以可以对我妹妹稍微尊重一些吗?”

    抱着又要被减好感度的心态,他尽量语气轻柔地开口,希望不会引起少年太大的反感。却不想,反而得到了好感度回升的提示。

    柳沉戚这次是真的愣住了,竟然有些摸不清他好感度提升的点在哪里。

    君陌玉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终于将注意力放在了柳沉戚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他后,少年懒洋洋地嗤笑了一声,“这才像话啊,终于有了个哥哥的样子么?哼。”

    不等他再说什么,君陌玉便又拎起正对自己张牙舞爪的少女后衣领,竟然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拎着她一同上学去了。

    “君陌玉!我哥哥都说了不许这么拎着我!”

    “不要,难道你还妄想我和你手拉手?……啧,好恶心。”

    “谁,谁妄想了!你去死啦!!!”

    无视了系统9737担心的询问,柳沉戚眉目平静地看着两人斗嘴打闹着走远的背影,那双以温和掩饰倦怠无趣的眼眸愈发黑亮,渐渐浮现出笑意。

    ——君陌玉吗?还算有趣。

    而这边,君陌玉刚拎着柳橙橙到了教室,上课铃便打响了。无视了周围“今天居然没迟到!”“他们怎么会一起过来?”等惊异的目光,他迈着大长腿先一步坐到位置上,而后身体向后仰慵懒地斜靠在椅背上,手臂随意搭在后面,额前的碎发随风微扬,露出一双戏谑的明亮黑眸。

    他也不出声,只是微微扬起下巴,一直瞅着因为被堵住位置没办法进来的少女,薄唇扬起一抹懒洋洋的坏笑,那股子坏劲真是让不少正向这边偷觑的女生都不由有些怦然心动。

    柳橙橙这会儿可无暇注意这些,眼看老师就要过来,一向乖巧的好学生真的要炸了,“君陌玉你赶紧给我让开,老师就要来了!”

    “刚才在你哥哥面前,对我不是挺嚣张的吗?”君陌玉微微挑眉,露出肆意又张扬的神情。他解开校服衣领的两颗扣子,露出精致性感的锁骨,玩味地笑了起来,“纪律委员这会儿怎么知道求我了?”

    柳橙橙急的都要跳脚了,“这些事情之后再说啦,你先让道行不行?!”

    “不——要——”

    君陌玉懒洋洋地拉长了声音。

    这家伙——!柳橙橙咬牙切齿地在心里愤愤想道,简直坏得透顶!白瞎了那张天使般精致漂亮的脸!

    然而……

    “……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再也不敢了,求君大人放我一马,先让我进去好不好?”她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熟练求饶道,“老师真的要来了,我要是被骂出去了,课上谁还给你抄答案啊是不是?”

    高跟鞋哒哒的声音越来越近。

    君陌玉看着少女服软,这才似笑非笑地挑起了唇角,而后宽宏大量地给她微微让了个一条道。

    就在教室门轻轻打开的一瞬间,柳橙橙噌地一下便窜了进去。穿着得体的女老师站到讲台上,环视一圈后满意地推了推眼镜,“很好,今天全员到齐,没有迟到的。”

    微微一顿,她不由带着点调侃的语气笑道,“君陌玉同学尤其值得表扬,居然没有在我讲课的途中慢悠悠地闯进来,莫非终于学会体贴老师了?”

    教室内响起善意的哄笑声。

    君陌玉举起手臂,抬高了音量笑眯眯地道,“是呀,这还要多亏了老师钦点的纪律委员,超~级~负责呢。”

    瞬间成了全场瞩目焦点的柳橙橙:“……”这家伙!果然还是去死吧!!!

    此时正在低头尴尬地试图做鸵鸟的她,并没有注意到有几束不太友善的目光悄悄落在了她的身上。

    >>>>>>>>

    柳沉戚是在课间休息的时候得到消息的。

    几个女生一直探头探脑地在教室门口徘徊,半晌才犹豫地揪住一个路过的男生让他将柳沉戚叫出来。得知柳橙橙被同班的几名不良少女叫去谈心了,他顿时沉下了脸,而后在女生们“得救了”的目光中让其他人帮忙告假,便随着她们匆匆赶去了高一年级楼层的天台上。

    因为高三处于特殊的时期,学校特意将高三年级与其他年级分开,所以等他赶到目的地时,柳橙橙已经被正巧在那里目睹了一切的陌生男生救走了。

    天台上,只剩下同样晚来一步的君陌玉,与那些没来得及逃跑的女生们。

    “喂,那边的丑八怪。”

    得知柳橙橙已经安全了,君陌玉这才收敛了过于冰冷骇人的脸色。他懒洋洋地插着兜,后背靠在栏杆上,略显危险地眯起了那双墨黑的凤眸,“你们难道不知道柳橙橙只有我可以欺负吗?”

    少年精致漂亮的容颜在阳光的照射下犹如天使般圣洁,唇角的笑容却极为恶劣,吐出的语句也显得冰冷而不耐。明明神情与平常一样没什么特别,围绕在他身上的那份莫名的,看不见却让人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威胁的奇怪压迫感,却让女生们下意识打了个冷颤,身体动弹不能。

    “我,我们是为了你才教训她的啊陌玉!”抵不住这无形的压力,其中一个女生忍不住叫嚣出声,脸上的神情带着明显对着少年的爱慕与针对柳橙橙的恶意,“你明明也是很讨厌她的不是吗?”

    “先不说我讨不讨厌她,这又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吗?”

    君陌玉似笑非笑地扬起了眉,那双总是洋溢着坏笑明亮璀璨的幽黑凤眸,此时却折射出了冰冷的光芒。

    “因为我喜……”尖利的指甲嵌进肉里,疼痛反而让她忽略了心里针扎般的刺痛,咽回险些脱口而出的话,只听她略带挑衅地试探道,“因为我也不喜欢她,目标一致不是更好吗?早上的时候一定是她不顾你的意愿,以纪律委员的身份强迫地硬拉你来学校的吧,我这不正好也算是替你教训教训她了嘛,生什么气呀?”

    “别拿我做幌子。”君陌玉忍不住嗤笑出声,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们,冰冷的黑眸透着厌恶不耐,口气十分恶劣,“先不说那些肆意猜测已经很让我不愉快了,你以为你是谁啊,有什么资格为我出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