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攻略者,请留下[快穿] 71.第七十一章

时间:2018-06-06作者:君汐若

    ,精彩小说免费!

    v章购买比例为50%, 请支持正版么么啾

    坐在餐桌前,康盈绣不经意瞥见正沉默扒着饭的老爷子,似是想起什么,突然向对面坐着的君陌玉看似关心地问道。

    君陌玉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那你的那位家教老师挺厉害的呀,是哪里请的, 给大伯母也介绍一下呗。”余光瞥见老爷子拿在手中的筷子一顿, 康盈绣眸中浮现出笑意, 口上却似是抱怨地道, “陌祺这次考试才考了年级第三,没想到这次居然退步了这么多。以往明明都是第一第二的, 我记得以前老爷子还夸过他学习一向很好,是吧爸?”

    老爷子淡淡地应了一声, 康盈绣顿时仿佛得了什么暗示一样,装模作样地问道,“陌玉,你们现在是不是学习压力很大啊?”

    “哦, 没有。”君陌玉挑了挑眉, 语气平淡地道,“堂哥不是刚出院吗?能考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也是, 要我说就怪他们学校里的那群混混,胆大包天居然敢欺负我们陌祺!”见没有刺激到他, 康盈绣撇了撇嘴, 转而开始抱怨起害自己儿子住院的那帮人, “要不是因为陌祺没有看清楚都是谁, 我一定饶不了他们!”

    君陌玉低下头扒饭,唇角却勾起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没有看清楚是谁?明明是不敢说吧,呵。

    “陌玉现在进步这么大,可是多亏嫂子你教导有方呀,记得之前好像总是在班级倒数几名?”康盈绣这次又将苗头对向了旁边的温碧莲,“要我说早就该将陌玉接回家来了,孩子贪玩又没有自制力,没有人看着肯定不会好好学习,要是接回来像他哥哥那样管教着,说不定现在能比陌祺还厉害呢。”

    提到自己刚离开人世不久的大儿子,温碧莲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连想也不想就直接脱口而出,“就他那不学无术的样子,哪里比得上陌睿?”

    她精心培育了那么多年的儿子,就这样痛苦地离去,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用上那个扫把星的肾.源。一个不过是陌睿的活体容器,哪里配的上和她的陌睿相比?若不是丈夫说留着他还有用,她怎么可能会允许这个扫把星占据陌睿的位置?!

    康盈绣脸上不由露出了深深的笑意,却还要装作不赞同的模样,“嫂子你可不能这么说,陌睿毕竟是从小就接受着继承人课程的,陌玉刚接触肯定对这方面不太了解,不能相提并论的。”

    她说着的同时一直注意着老爷子那边的动静,见他似乎有在听她说的话,声音不由更轻柔了,“你瞧陌祺,当初不也是学的一塌糊涂?若不是每天直到夜里还用功学习,平常一有空就去公司跟着他爸学习历练,也不会那么快就掌握了。”

    好不容易盼死了君陌睿,却又来了个君陌玉,这让康盈绣怎么可能不恨?如果说是之前那个动不动就进了医院的病秧子,她还能勉强原谅他暂时占据自己儿子的位置,毕竟一看就是早死鬼的长相,不用她多做手脚他早晚都要死在病床上。

    可是为什么会突然冒出个君陌玉?

    那明明是陌祺的位置!继承权应该是给她的儿子才对!为什么会直接越过陌祺交给那个不学无术的扫把星?难道就因为他们是二房,连继承权都争不得吗?!

    康盈绣恨得几乎要咬碎了牙,明明自己的儿子那么优秀,为什么这个脑子糊涂的老头子就看不见呢?不是总夸他聪明能干吗?陌祺帮公司出了那么多主意,难道还比不过一个半路出来什么都不懂的扫把星?

    不过没关系,她会慢慢让老头子看到自己儿子有多优秀的。到那时候,他们就会知道了,谁才是最适合坐上继承人位置的人。

    一个不过是用来凑数的扫把星,怎么能比得过她的陌祺?

    康盈绣脸上浮现出笑意,眸中深处却带着隐藏得很好的怨毒。

    “说起来陌祺,他今天怎么没过来?”温碧莲满脑子都是自己可怜的儿子,哪里还跟她交谈得下去,不由苍白着脸找了个话题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听说他刚获得了全国化学竞赛的银奖,还没来得及恭喜他。”

    康盈绣脸上的笑容总算真心了一些,“别提了,他正因为这事不太高兴呢,直说若不是伤势影响了他发挥,肯定能拿个金奖回来的。”

    “那真的挺可惜的,他人呢?”

    “听说他跟朋友搞了个什么合作项目,我也不是很懂,反正据说挺重要的,现在正忙着呢。”

    眼见着两个女人话题越聊越远,不知怎么已经拐到了昨天购物买的东西上,系统0597这才气鼓鼓地出声了,

    “所以这就体现了一个问题。”完全没有受到语言攻击的影响,君陌玉在心里轻笑着说道,“人不能总是这么闲,会闲出毛病来的。像我这位大伯母,就是因为身体和心理都得不到满足,已经寂寞空虚地提前进入更年期了。”

    “所以,你得体谅一个生活乏味地,只能靠找茬和炫耀儿子才能勉强得到乐趣的尖酸刻薄老太太,毕竟这样可怜的人已经不多了。”

    君陌玉意味深长地教导着,让系统0597不由眼神亮晶晶地望向了他。

    ——没,没想到它家主人竟然是这么善良的一个人!呜原来是自己以前都误解了他!!

    坏心眼地糊弄了一波吉祥物系统,君陌玉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它崇拜的目光,并没有任何毫无愧疚感。

    [君陌玉:下一次全国中学生竞赛在什么时候?]

    柳沉戚刚吃完饭,便收到了少年发来的询问信息,不由挑了挑眉回复道,[怎么突然问这个?竞赛好像刚过没多久,再有下次也肯定是明年了。]

    不等那边回复,他又勾起唇角编辑信息,[不过以小少爷你现在的成绩,估计连复赛都进不了吧?还是多想想实际的比较好哦^_^]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不由恼羞成怒地发过来一个“滚”字。

    柳沉戚愉悦地低声笑了起来,让正在看电视的柳橙橙都忍不住被吸引了过来。

    “哥你又在和谁聊天呀。”她本来还毫无形象地趴在沙发上,不知联想到什么突然一个驴打滚坐了起来,扒着他的肩膀挤眉弄眼地道,“最近可是看你好像聊天的时候多起来了,有情况哦~~”

    她特意拉长了声音,一脸想要八卦的激动。

    柳沉戚笑着用手指将她的额头推开,“小孩子少管这么多,看你电视去。”

    “嘁,哥你也才大我一岁好吧。”柳橙橙不服气地小声嘟囔了一句,“神秘兮兮的,不会我真要有嫂子了吧?”

    毕竟是宠了自己十几年的哥哥,这么一说,她心里还真有点复杂。

    也不知道那个嫂子好不好相处,漂不漂亮,哥哥这么好脾气,会不会被她欺负呢?

    柳橙橙正忧心忡忡地替自家兄长担忧,下一秒却被轻柔地弹了脑袋。

    “柳橙橙同志,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厉害了,跟某人学的嘴皮子都利索了不少嘛,嗯?”柳沉戚俊美的脸上带着调侃的笑意,微微上扬的尾音有着说不出的意味深长。

    “诶,有吗?”柳橙橙还真偏头看似认真地想了想,“那一定是被君陌玉那家伙传染了,一日起码得跟他吵个三四回,不知不觉学会了?”

    柳沉戚顿了一下,突然转移了话题,“说起来,你和那个梁卫栾现在怎么样了?他没有欺负你吧?”

    “卫栾才不会欺负我,哥你又乱担心!”柳橙橙对他做了个鬼脸,“我们好着呢,他宠我还来不及——等下,哥你又转移话题!我们刚才明明在说你是不是有了女朋友的事!”

    这还没恋爱多久呢,就已经向着女朋友了吗?

    就在柳橙橙嘴撅得老高,沉浸在将要失去哥哥的自艾自怜之中,柳沉戚已经低头又开始跟君陌玉聊起天来了。

    [柳沉戚:你想要参加这个竞赛?]

    [君陌玉:不行吗?]

    [柳沉戚:行,怎么不行?小少爷想参加我哪敢有意见,就是你学习可要更努力了,毕竟既然准备参加比赛,怎么也要得个奖对不对?]

    [君陌玉:哼,这我自然知道,不用你多说。]

    [柳沉戚:即使我严厉要求你?]

    [君陌玉:只要能保证我拿到金奖,你尽管要求。但若是到时候我没有拿到,你就死定了!]

    也不知道这孩子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只是从屏幕上显示的文字中都能感觉到他那边的杀气腾腾,柳沉戚简单地回复了一句[好],不由有些想笑。

    还真是很少能见到他这么有干劲的样子,估计受到的刺激还不小,莫非是君陌祺参加了这个全国竞赛还得奖在他面前炫耀了?

    孩子嘛,果然还是要受点刺激才知道努力。

    男人眉眼含笑地收回手机,然后在妹妹纠结又怨念,欲言又止的复杂目光中,慢悠悠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准备再重新整理下辅导大纲。

    毕竟已经夸下了海口,怎么也要尽心帮助自家可爱的小少爷去拿奖呀~

    年轻的女将军不咸不淡地反驳,让心高气傲的世子脸颊不由气得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红晕,却更如雪尖火焰般绚烂地惊人。

    “好!这场过了。”

    宴郁清盯着监视器看了一会儿,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向正低头微笑着和苏殷臻说着什么的君陌玉招了招手,“君陌玉,过来。”

    “刚才有什么问题吗,宴导?”

    一身红袍的贵公子手持折扇,转过身走向宴郁清。他那双好看的凤眸微微弯起,殊丽绝艳的脸上带着些许尊敬,语气不紧不慢地问道。

    宴郁清拍了拍他的肩,毫不掩饰自己满意地夸赞道,“不错,有很大的进步。”

    剧组的拍摄一切顺利,在宴郁清的调.教下君陌玉的演技日益成熟,剧组的成员看他时也不再是怀疑轻视的眼神,反而还隐隐变得亲近起来。

    苏殷臻看着性情古怪的宴导细心教导着青年下一场该如何更好的演绎,眼神不由有些复杂。虽说娱乐圈中真真假假的事情多了,她也因为自己曾经的那些经历不会轻信传闻,但是真的没有想到传言里仗着姐姐横行嚣张的君陌玉,真实的性格却如此截然相反。

    初见时可能因为青年过盛的美貌而心生抵触不太想接近,然而这段时间下来,她却发现君陌玉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虽然容颜艳丽夺目,他眉目却天生带着冷淡沉郁,不笑时就会显得那张脸极具攻击性与压迫感,仿若刚开封的宝剑般冷锐而锋利。然而当他笑起来时,柔和的线条就冲淡了那种逼人的侵略感。妖冶的凤眸微微上挑,眸中仿佛有碎星在闪闪发光,那种矛盾的吸引力忍不住让人一看再看。

    与人说话时会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语气轻柔礼貌自带三分笑意,一举一动掩盖不住他身上的那份优雅贵气,最主要还有一张让人看着就忍不住心软的盛世美颜,想必任谁跟这样的男人交谈都不会轻易生出恶感吧?

    “在想什么?再不回神宴导就要发火了哦。”

    君陌玉带着调侃的笑意在她的面前晃了晃手,苏殷臻愣了一下,这才发现就在自己发呆的时候两人已经交谈完毕,现在要开始拍下一场了。她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窘迫,连忙重新站定位置,等闭眼再睁开时便又是剧中那个手段凌厉的女将军了。

    今天难得没有夜戏,收工后君陌玉便特意拐到楼下的“sweet”蛋糕店,打算买点甜品犒劳下自己。没想到还没走到门口,竟然看见了疑似苏殷臻的身影在和一个男人拉拉扯扯,他不由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系统0597。

    已经和主人培养出默契的系统立即回答,

    女主附身到这个身体后,才发现原主竟然也惨遭渣男劈腿闺蜜,然而不同于原主懦弱地选择自杀,她是发现后果断地拍下了他们滚床单的高清丑照,然后拎着棍子将两人打得头破血流狠狠出了口恶气,结果在回去的路上不小心出了车祸,再醒来时就变成了苏殷臻。

    先不说最近跟女主相处还算愉快,就算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君陌玉也不能放任她被渣男纠缠。眼看着渣男突然扬起手似乎要动手的样子,他顿时沉着脸上前两步,然后猛地将男人踹到了一旁,半天都动不了身。

    苏殷臻心猛地一跳,悄然撤回已经伸出去的腿,看着青年将自己下意识护在身后的背影,不知怎么心中竟生出一股安全感。

    “没看见她不愿意吗?居然还想对女生动手,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君陌玉冷下了脸,眸色锐利地问道。那锋利如刀的视线极具穿透力,让叶行不禁有种自己在他面前无所遁形的感觉。

    “关,关你什么事?你又是臻臻的什么人?!我劝你最好别多管闲事!”

    先是被那绝艳夺目的容颜晃了下眼,叶行在他锐利的目光中下意识颤抖了一下,察觉到自己居然被吓到了,他不由瞪着眼睛,强作镇定地对他叫嚣起来。

    君陌玉艳红的唇角扬起冷笑,刚想说什么,就见苏殷臻突然从他的身后探出头来,冷冷地道,“那又跟你有什么关系?渣男还有脸在我的面前出现,真以为我不敢废了你的第三条腿?”

    到底是你飘了还是以为我握不住刀了?

    只觉下.身一凉的渣男:“……”

    “至于他跟我什么关系——”苏殷臻眼珠一转,突然温柔地挽住了君陌玉的手臂,歪头笑得亲昵,“你这还看不出来吗?”

    君陌玉还十分配合地微微抬高了些手臂方便让她挽过来,漆黑妖冶的凤眸微微眯起,带着居高临下的冷酷与蔑视道,“不要让我再看见你纠缠臻臻,否则就不是现在踹一脚这么简单了。”

    “可能就是少-条-腿的程度了哦。”

    苏殷臻补充说着,停留在渣男身下某处的目光显得十分意味深长。

    叶行下意识夹紧了腿,然而之前被踹倒的地方一动就疼,不由愤恨地瞪向眼前的两人。然而就在君陌玉危险扬眉的下一秒,他顿时脸色一变,干巴巴地应了一声,艰难地爬起来便在青年“还不快滚”的威胁下,连滚带爬地离开了。

    直到看不见那个狼狈的背影后,苏殷臻才松开了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跟他道谢。

    “没什么,不过女孩子还是要学会好好保护自己,不能让自己受伤。”君陌玉柔和了脸色,黑眸温柔地看着她。让本来没觉得怎么的苏殷臻,在这样似是了然却又体贴不说的包容目光中,竟然眼眶有些红。

    其实还是会感到伤心委屈的,只是没有人在乎,她也不会在不熟的人面前示弱而已。

    系统0303偏过头,看着脸色冰冷的自家主人,迟疑地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它突然很想从积分商城里买一顶原谅色的帽子给主人。

    ——刚好今天打折呢。

    无心恋爱的工作狂主人好不容易看上一个人,结果这个攻略目标还是爱慕女主的直男……emmmm,系统0303想想都觉得很虐,本来它是犹豫了半天要不要给他节省点积分的,不过转念一想,反正按照自家主人注孤生的人设看来应该也是追不到攻略目标的,估计是用不到积分的,还是算了吧。

    君陌玉低头和女主似乎说了什么,系统0303几乎惊叹地看着女主突然有些脸红地被他摸了摸头,而后两人一同走进了甜品店,不由摇了摇头感慨起来。

    炮灰一旦崛起,大概就没有备选男主们的什么事了。

    不过瞥到主人正眼神冰冷毫无波动地透过窗户盯着店里面,它转而又安慰道,

    “咦,是你?”

    清朗带笑的声音突然打断了系统的话,原来是君陌玉已经从店里走了出来,正巧看见了男人站在店门口不远的地方,不由走上前打了声招呼。

    “你也是来买甜点的?”与男人那双显得极其危险的银灰色冷眸对视,他不仅没有被吓到,反而还弯起了那双仿佛有星星闪烁的漂亮黑眸,“是因为吃了之前给你的那份蛋糕,觉得还不错吗?”

    男人的声音低沉冷硬,“没有,刚刚路过这里而已。”

    “那还真是可惜了,我还以为是被我安利了呢。那么接下来是要回去吗?”君陌玉也不尴尬,只是笑眯眯地问道。

    “嗯。”

    “正好我买完也准备回去了。”他微微歪了下头,艳丽的脸做出这般卖萌的动作竟然毫无违和感,“看你应该也是走路,要一起回去吗?”

    男人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眸色阴鸷锐利地仿佛能穿透躯壳,就在系统0597捏了把汗以为他要拒绝自家主人时,对方却突然缓和了目光,冷淡地点了点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