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攻略者,请留下[快穿] 70.第七十章

时间:2018-06-06作者:君汐若

    ,精彩小说免费!

    v章购买比例为50%,请支持正版么么啾

    虽然没有说得很明白, 但是话里的潜意思君陌玉很清楚,不由捂着唇笑眯眯地感慨起来, “哇,不愧是金主爸爸,就是这么有底气。”

    一出手就是个重量级的男二号,导演还是出了名会调.教演员的鬼才导演宴郁清, 只要自己不作死,电影一上映自己绝对就会很快变得火起来。

    系统0597倒是忧心忡忡地道,

    “急什么, 我现在都还是个小可怜呢, 大佬才不会把我放在眼里。”君陌玉支着下巴漫不经心地查阅着巫洵发来的剧本, 眼皮也不抬一下地回道。

    系统0597一噎, 悻悻地应了一声,又不敢打扰自家主人看剧本,只能暗搓搓去观察攻略者的动态。结果发现他竟然真的一下午都在工作,直到下班回家都没有休息, 不由深深佩服起这个攻略者, 他这样到底有什么乐趣???

    工作狂吗?!

    理完了一遍剧本, 君陌玉又忍不住去翻了小说的原著, 不由兴味地挑了挑眉。怪不得巫洵那么自信地跟他说本色出演就好, 小说中的男二号跟他的形象倒是比较相符的。

    容貌殊丽艳绝的靖王府世子前期表现得越飞扬跋扈越好,直到爱上女主后才渐渐展露他隐藏在背后的深沉心机。剧情到了后期,韬光养晦的世子为了女主甘愿将暗处势力拱手相送,助男主登上皇位后便自请离京再无音讯。

    “君陌玉!你给我出来!”

    就在君陌玉回复巫洵时,啪啪砸门的声音混杂着女人怒火的喊声突然一同响起。

    敲击在键盘上的手轻轻一顿,君陌玉在系统0597险些跳起来的惊吓中,不慌不忙地点击发送邮件。他合上电脑,听着外面敲门声渐弱才起身去开门。

    外面的人可能没想到门真的开了,险些一拳砸到他的身上,还好被君陌玉及时抓住而后扣在了怀里。君阮云先是愣了一下,墨镜下的脸瞬间一变,“君陌玉你居然敢现在才给我开门?你——”

    她尖利的声音让君陌玉有些耳膜不适,不由皱了皱眉,刚想开口说什么,却突然看见被他们堵在电梯口没办法过去的冷峻男人。怔了一下,他对男人歉意地笑了笑,原本咄咄逼人的殊色容颜瞬间变得温和柔软,那瞬间的反差格外地吸引人。

    不等男人动作,他便又冷淡了脸色,“姐姐先进来说吧,别妨碍了别人进家门。”

    盛怒中的君阮云哪里管有没有人看,只是冷笑着喝道,“你先跟我说清楚,你为什么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跳槽到环云,还私自搬到了这里?!”

    “我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姐姐。”

    君陌玉抓着门框的手猛地一紧,那双妖冶狭长的凤眸中仿佛在压抑着什么,眸底深处尽是波涛汹涌的暗潮,只听他深吸了一口气,才尽力维持住平静的语气郁郁说道。

    “你的忍耐?”完全无视了青年隐忍的表情与围绕在周身的低气压,君阮云似是好笑般地重复道,又猛地将君陌玉推进了门里,“是我逼你跳槽的?还是我让你搬到这里的?你背着我做了这些事还哪来的脸跟我在这里叫嚣?!你难道忘了爸妈当初怎么跟你说的了吗!”

    “这些年,我听姐姐话的还不够多吗?!”

    君陌玉被推的一个踉跄,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他抬起头正对上君阮云满是怒火的目光,艳红的唇角嘲讽地扬起,黑眸中闪烁着灼人的火焰,仿佛要将面前的人燃烧殆尽。那瞬间凌厉逼人的气场让君阮云下意识后退了一步,随即反应过来怒火更甚。

    “这不是你应该的吗?当年可是你亲口答应爸妈的,如果做不到就不要答应啊。”君阮云挑起眉,一脸理所当然的冷笑,“你是我的所有物,听我的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所以,将我送到投资商的床上,也是你的主意了?”君陌玉反倒冷静了下来,语气轻柔地有些吓人,“如果我当时没有逃掉,是不是真的被上了你也不会在乎?”

    君阮云先是怔愣了一下,张嘴似乎想解释什么,却很快又冷下了脸,“这跟我问你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别装傻转移话题!”

    “看来是真的了。”

    他突然低低地笑起来,艳丽的五官瞬间变得凌厉起来,仿佛终于从荆棘丛中生出的一朵浓烈盛艳的玫瑰。那双妖冶的黑眸满是冰冷决绝的怒火,看得君阮云心中竟有种不祥的预感,张口就想打断却已来不及。

    “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就这样过去吧。但是——”他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冰冷陌生,伸手坚定地将她推出了门外,“我们以后就不要再有联系了,就当我违背了爸妈的遗言吧。”

    “这也是我最后叫你一句姐姐,以后请自重,君小姐。”

    君阮云没想到他真的能丢下自己关上门,她不可置信地呆立在门前半晌,方才回过神般上前气急败坏地砸起门来,“君陌玉你给我出来!话还没说清楚你凭什么把我关到门外!你给我开门,君陌玉你听见没有!!”

    一直沉默地站在电梯口的男人终于有了动作,他迈开大长腿走到她的身后,突然漠然开口,“你太吵了,滚开。”

    君陌玉吓了一跳,下意识挡住了自己的脸,确定自己身份没有暴露后才扭头看去。

    眼前身形高大的男人五官冰冷深邃,脸部线条流畅坚硬,显得极富攻击性。眉眼间给人一种阴森漠然的感觉,仿佛天生就有一股摄人的冰冷危险。那双无机质的银灰色眼眸阴鸷骇人,冷冷地注视着她时,就仿佛被什么冷血动物盯上般让人不自觉后颈发凉。

    “你,你……”

    刚想叫嚣什么的君阮云瞳孔猛地一缩,竟然被他仿佛毒蛇般的阴鸷目光吓得有些腿软,靠在门上指尖都颤抖起来。

    君陌玉,为什么君陌玉还不出来?他难道不知道她一人在外面很不安全吗?为什么不开门!

    然而就在她终于识相地安静下来,男人旁若无人地穿过她开门进去后,君陌玉也再没有开过门。

    ——仿佛真的舍弃了她,不会再管她。

    可是这怎么行呢?君陌玉是她的所有物啊,难道不是任她如何处置都应该心甘情愿接受的吗?他应该像跟屁虫一样紧紧跟在自己身后,无论如何责骂都唯唯诺诺地应是才对啊。

    君陌玉怎么可以主动离开?他怎么敢说和自己以后不再联系?他难道真的忘了父母去世前,他是怎么保证的了?!

    君阮云死死咬着唇,掩盖在墨镜下的那张精致的小脸都扭曲了起来。

    ——不,她不会允许的,没有她的允许,君陌玉休想脱离自己的控制!!

    注视着君阮云指甲掐着手心一脸不甘地离开,系统0303终于缓缓开口了。

    男人低头批改着文件,露出的侧脸冰冷骇人,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系统0303自讨没趣地耸了耸肩,自家主人什么性格它也算了解,除了对工作上心之外,最多也就吝啬地偶尔分点注意力给攻略目标,其他什么都不在意。不过既然完成工作的速度一向很有效率,它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若不是这次的炮灰有点奇怪,它也不会多嘴说一句。君陌玉应该是第一个主人刚有动作就立刻有所改变的攻略目标,并且还这么凑巧地搬到了主人的隔壁,不得不说有点意思,感觉很有观察的价值。

    自从跟着这个冷冰冰的主人后,自己的系统生已经很枯燥无聊了,再不找点乐趣可就真的要生锈到开不了机了。

    它给自己暗搓搓的关注找了个完美的理由,不由蹦跶着跑到冰箱里拿出冰椰汁,熟练地插好吸管后便美滋滋地喝了起来。

    其实真正是一直注视着全局的系统0597顿时愤慨出声,

    ——怎么它就还没开发出这种功能呢?!

    柳沉戚看着少年眉目间渐渐染上烦躁,不由善解人意地道,“如果是有什么急事的话,我们下次再来也可以。”

    “没什么,无关紧要的人而已。”君陌玉不耐烦地掐掉了电话,盯着屏幕的黑眸带着一种令人看不懂的快意,抬起头时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道,“我们进去吧。”

    话音未落,电话铃声便又再次响起。

    君陌玉:“……”

    柳沉戚轻笑了一声,“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吧?要不还是先接一下听听看?”

    君陌玉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沉着脸接通了电话。

    然而迎接而来的果然还是来自对方的责骂,他深呼吸了一下,努力保持冷静,“如果你只是想来责骂我的话,我就挂电话了。”

    “君陌玉!你闹脾气也该闹够了吧,现在是什么状况你也知道,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轻易外出!你现在到底在哪里?为什么甩掉了保镖!”

    对面的声音明显噎了一下,更加气急败坏地喊了起来。

    “哦,就这样?”少年清透的声线极为冷淡,“我挂了。”

    “君陌玉——你到底还想不想要继承权了!果然就是个废物,跟你哥哥比起来——”

    嘟嘟嘟。

    君陌玉黑眸努力压制着怒火,手中捏紧的手机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响,柳沉戚都能看见他手背上用力过猛冒出的青筋。

    半晌,只听他短促地发出一声冷笑,精致的脸上布满了阴霾。

    柳沉戚看他这副就差要爆炸的模样,自然也知道他估计是没什么心情再进游乐场了,不由勾起唇角没忍住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开玩笑似的道,“看来是没办法放松去玩了,不如改成带你骑车去兜风如何?”

    “……没必要。”

    “不是心情不好吗?之前看见你的时候也是准备去兜风的吧?”

    “你一直都这么烂好心的吗?”君陌玉挑眉张扬地问道,冷笑着重申道,“我之前说过了吧,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

    柳沉戚看着他了一会儿,直到少年挑衅地回瞪时,他温柔的黑眸突然浮现出深深的笑意,似玩笑又似认真,“因为我闲的无聊呀。”

    君陌玉:“……”

    “我也说了呀,是你想太多了,我对你身上发生的事情并不感兴趣,纯属只是因为太无聊没事做,正好趁这个机会跟你出来放放风而已。”他睁眼说瞎话,全然忘记之前还在试图用赌约让少年说出自己背后的故事。

    与此同时,正在等儿子将酱油买回来的柳妈妈,左等右等也没等回来酱油,不由从厨房探出头看了眼墙上的钟表,忧心忡忡地向正对着电视笑哈哈的女儿问道,“你哥是打瓶酱油连带着将自己都弄丢了吗?失踪前不知道先将酱油拎回来的?”

    柳橙橙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视,不走心地随口答道,“可能是不小心掉下水道了吧。”

    “死孩子一点也不让别人省心,掉下水道也活该。”柳妈妈翻了个白眼,缩回头对着食材苦恼地纠结了一番,“算了,还是做别的菜吧,等他爬回来估计饭都做好了。”

    “阿啾!”

    柳沉戚没忍住打了个小小的喷嚏,摸摸下巴不由将怀疑的目光投向少年,开玩笑地问道,“你不会又在心里骂我烂好人吧?”

    君陌玉不屑地斜睨了他一眼,“我用得着在心里偷偷骂?”

    柳沉戚快走两步跟他并肩而行,半真半假地笑着求饶道,“是是是,依你的性子肯定是会直接骂我,不会忍着的对吧?”

    君陌玉皮笑肉不笑地递给他一个眼神。

    见到他这副模样,青年又没忍住揉乱了他的头发,在他黑下脸后又轻笑着道,“啊,好像有点渴了,我先去买两瓶水,你就去停车场等我,嗯?”

    君陌玉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兀自整理着自己凌乱的头发,仿若根本没听见他的话。

    柳沉戚笑着摇了摇头,看着他转身往停车场走去,这才转身向便利店走去。

    君陌玉走到自己停车的地方,刚准备掏出车钥匙便听见了系统0597的提醒。

    在昏暗的环境里,只见少年停顿了一下,突然一副仿佛想起什么的模样,掏钥匙的手自然地换了个位置,将手机掏了出来。他似乎在拨打着谁的电话,正中绑匪心意地走到了监控死角处。

    “剧情里似乎是被敲闷棍了吧……不知道被打到脑袋会不会疼呢?”手机随意放在耳边,他余光瞥见后方悄无声息凑过来的黑影,不由语气轻飘飘地懒洋洋道,“希望不会太疼,要知道我可是怕疼的呢。”

    就在系统0597不死心想要继续劝自家主人回头时,绑匪已经悄无声息地站到少年的身后。君陌玉刚想配合地做出被敲闷棍晕倒的模样,猝不及防却被一只迅速伸来的手用手帕捂住了口鼻,还有些诧异之时,只觉一阵眩晕视线便缓慢地暗了下来,身体也逐渐感觉到了绵软的无力感。

    剧情里因为没有遇见柳沉戚的缘故,君陌玉骑着机车去了平常会去的地方兜风,因为周围荒无人烟的原因,便被准时蹲点的绑匪们直接敲了闷棍带走,而现在这种随时会有人来的地方,他们肯定不会做出这么大的动作。

    啧,失策了。

    君陌玉勉强翻了个看不出来的白眼,然后在系统0597哇哇大叫中缓缓软倒,被身后的人一副照顾病人的姿势半掺半扶地装进了缓缓开来的车里。

    手机从手中滑落,重重摔在了地上。

    >>>>>>>>

    待君陌玉逐渐清醒的时候,场景已经切换到了小黑屋模式。

    他的双手被绑在身后,嘴里堵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布条,身体更是动弹不得。

    “真是失策了,果然还是不能小瞧绑匪的智商,哪怕只是一群小混混。”他毛毛虫一样拱着勉强坐起来,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墙上,困顿地眨去眼里的水汽,“还以为他们会不管不顾地直接一棍子敲下来,果然是我想太多了?”

    好不容易将少年唤醒的系统0597有气无力地回应,

    “这年头连做个混混都需要脑子了啊,堂哥找的人还不错,有发展前途。”

    您不想着怎么自救就算了,为什么还能这么轻松自在地吐槽啊!

    系统0597瞅着自家悠闲地仿佛不是被绑架而是在逛自家后园子似的主人,生无可恋地只想去撞墙。

    “不想这些那我还能干什么?”君陌玉黑眸透出了些许笑意,面上却做出一副诧异的表情,“我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质呀,你见过哪个弱鸡是可以自己逃出去的吗?”

    等警察叔叔过来?系统0597忧愁地叹了口气,

    “急什么,你以为只有你有外挂吗?”君陌玉似笑非笑地挑起了唇角,昏暗的仓库里,他那双黑眸仿佛闪烁着明亮的星光,极为耀眼。

    就在这时,后侧的窗户中突然发出了一点异动。

    系统0597正要开口提醒,刚才还懒洋洋咸鱼状的少年,此时已经沉下去了脸,唇角抿成了一条直线,黑眸冷静地打量着周围,似乎在思索什么的模样。

    然后就在系统0597犹豫着要不要捧场为主人的高超演技鼓个掌时,下一秒,它突然看见了一个翻窗进来的人影。

    ——柳沉戚来了。

    毕竟从前的君陌玉就是个经常迟到早退的不良少年,学习永远是班上的倒数。没想到只是短短一年,就迅速逆袭成了为校争光的学神,不得不说是真的很励志了。

    同时君陌玉也从继承人课程中毕业,因为帮助公司完成了几个很难攻克下来的方案,渐渐坐稳了继承人的位置。同样的,由于继承人稳定下来,君父对公司的掌权也终于变得轻松起来,在君陌玉的协助下根基看似越发牢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