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攻略者,请留下[快穿] 63.第六十三章

时间:2018-05-20作者:君汐若

    v章购买比例为50%, 请么么啾

    虽然没有说得很明白,但是话里的潜意思君陌玉很清楚,不由捂着唇笑眯眯地感慨起来,“哇, 不愧是金主爸爸,就是这么有底气。”

    一出手就是个重量级的男二号,导演还是出了名会调.教演员的鬼才导演宴郁清,只要自己不作死,电影一上映自己绝对就会很快变得火起来。

    系统0597倒是忧心忡忡地道,

    “急什么, 我现在都还是个小可怜呢, 大佬才不会把我放在眼里。”君陌玉支着下巴漫不经心地查阅着巫洵发来的剧本,眼皮也不抬一下地回道。

    系统0597一噎, 悻悻地应了一声, 又不敢打扰自家主人看剧本, 只能暗搓搓去观察攻略者的动态。结果发现他竟然真的一下午都在工作, 直到下班回家都没有休息, 不由深深佩服起这个攻略者,他这样到底有什么乐趣???

    工作狂吗?!

    理完了一遍剧本, 君陌玉又忍不住去翻了小说的原著, 不由兴味地挑了挑眉。怪不得巫洵那么自信地跟他说本色出演就好, 小说中的男二号跟他的形象倒是比较相符的。

    容貌殊丽艳绝的靖王府世子前期表现得越飞扬跋扈越好,直到爱上女主后才渐渐展露他隐藏在背后的深沉心机。剧情到了后期,韬光养晦的世子为了女主甘愿将暗处势力拱手相送,助男主登上皇位后便自请离京再无音讯。

    “君陌玉!你给我出来!”

    就在君陌玉回复巫洵时,啪啪砸门的声音混杂着女人怒火的喊声突然一同响起。

    敲击在键盘上的手轻轻一顿,君陌玉在系统0597险些跳起来的惊吓中,不慌不忙地点击发送邮件。他合上电脑,听着外面敲门声渐弱才起身去开门。

    外面的人可能没想到门真的开了,险些一拳砸到他的身上,还好被君陌玉及时抓住而后扣在了怀里。君阮云先是愣了一下,墨镜下的脸瞬间一变,“君陌玉你居然敢现在才给我开门?你——”

    她尖利的声音让君陌玉有些耳膜不适,不由皱了皱眉,刚想开口说什么,却突然看见被他们堵在电梯口没办法过去的冷峻男人。怔了一下,他对男人歉意地笑了笑,原本咄咄逼人的殊色容颜瞬间变得温和柔软,那瞬间的反差格外地吸引人。

    不等男人动作,他便又冷淡了脸色,“姐姐先进来说吧,别妨碍了别人进家门。”

    盛怒中的君阮云哪里管有没有人看,只是冷笑着喝道,“你先跟我说清楚,你为什么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跳槽到环云,还私自搬到了这里?!”

    “我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姐姐。”

    君陌玉抓着门框的手猛地一紧,那双妖冶狭长的凤眸中仿佛在压抑着什么,眸底深处尽是波涛汹涌的暗潮,只听他深吸了一口气,才尽力维持住平静的语气郁郁说道。

    “你的忍耐?”完全无视了青年隐忍的表情与围绕在周身的低气压,君阮云似是好笑般地重复道,又猛地将君陌玉推进了门里,“是我逼你跳槽的?还是我让你搬到这里的?你背着我做了这些事还哪来的脸跟我在这里叫嚣?!你难道忘了爸妈当初怎么跟你说的了吗!”

    “这些年,我听姐姐话的还不够多吗?!”

    君陌玉被推的一个踉跄,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他抬起头正对上君阮云满是怒火的目光,艳红的唇角嘲讽地扬起,黑眸中闪烁着灼人的火焰,仿佛要将面前的人燃烧殆尽。那瞬间凌厉逼人的气场让君阮云下意识后退了一步,随即反应过来怒火更甚。

    “这不是你应该的吗?当年可是你亲口答应爸妈的,如果做不到就不要答应啊。”君阮云挑起眉,一脸理所当然的冷笑,“你是我的所有物,听我的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所以,将我送到投资商的床上,也是你的主意了?”君陌玉反倒冷静了下来,语气轻柔地有些吓人,“如果我当时没有逃掉,是不是真的被上了你也不会在乎?”

    君阮云先是怔愣了一下,张嘴似乎想解释什么,却很快又冷下了脸,“这跟我问你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别装傻转移话题!”

    “看来是真的了。”

    他突然低低地笑起来,艳丽的五官瞬间变得凌厉起来,仿佛终于从荆棘丛中生出的一朵浓烈盛艳的玫瑰。那双妖冶的黑眸满是冰冷决绝的怒火,看得君阮云心中竟有种不祥的预感,张口就想打断却已来不及。

    “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就这样过去吧。但是——”他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冰冷陌生,伸手坚定地将她推出了门外,“我们以后就不要再有联系了,就当我违背了爸妈的遗言吧。”

    “这也是我最后叫你一句姐姐,以后请自重,君小姐。”

    君阮云没想到他真的能丢下自己关上门,她不可置信地呆立在门前半晌,方才回过神般上前气急败坏地砸起门来,“君陌玉你给我出来!话还没说清楚你凭什么把我关到门外!你给我开门,君陌玉你听见没有!!”

    一直沉默地站在电梯口的男人终于有了动作,他迈开大长腿走到她的身后,突然漠然开口,“你太吵了,滚开。”

    君陌玉吓了一跳,下意识挡住了自己的脸,确定自己身份没有暴露后才扭头看去。

    眼前身形高大的男人五官冰冷深邃,脸部线条流畅坚硬,显得极富攻击性。眉眼间给人一种阴森漠然的感觉,仿佛天生就有一股摄人的冰冷危险。那双无机质的银灰色眼眸阴鸷骇人,冷冷地注视着她时,就仿佛被什么冷血动物盯上般让人不自觉后颈发凉。

    “你,你……”

    刚想叫嚣什么的君阮云瞳孔猛地一缩,竟然被他仿佛毒蛇般的阴鸷目光吓得有些腿软,靠在门上指尖都颤抖起来。

    君陌玉,为什么君陌玉还不出来?他难道不知道她一人在外面很不安全吗?为什么不开门!

    然而就在她终于识相地安静下来,男人旁若无人地穿过她开门进去后,君陌玉也再没有开过门。

    ——仿佛真的舍弃了她,不会再管她。

    可是这怎么行呢?君陌玉是她的所有物啊,难道不是任她如何处置都应该心甘情愿接受的吗?他应该像跟屁虫一样紧紧跟在自己身后,无论如何责骂都唯唯诺诺地应是才对啊。

    君陌玉怎么可以主动离开?他怎么敢说和自己以后不再联系?他难道真的忘了父母去世前,他是怎么保证的了?!

    君阮云死死咬着唇,掩盖在墨镜下的那张精致的小脸都扭曲了起来。

    ——不,她不会允许的,没有她的允许,君陌玉休想脱离自己的控制!!

    注视着君阮云指甲掐着手心一脸不甘地离开,系统0303终于缓缓开口了。

    男人低头批改着文件,露出的侧脸冰冷骇人,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系统0303自讨没趣地耸了耸肩,自家主人什么性格它也算了解,除了对工作上心之外,最多也就吝啬地偶尔分点注意力给攻略目标,其他什么都不在意。不过既然完成工作的速度一向很有效率,它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若不是这次的炮灰有点奇怪,它也不会多嘴说一句。君陌玉应该是第一个主人刚有动作就立刻有所改变的攻略目标,并且还这么凑巧地搬到了主人的隔壁,不得不说有点意思,感觉很有观察的价值。

    自从跟着这个冷冰冰的主人后,自己的系统生已经很枯燥无聊了,再不找点乐趣可就真的要生锈到开不了机了。

    它给自己暗搓搓的关注找了个完美的理由,不由蹦跶着跑到冰箱里拿出冰椰汁,熟练地插好吸管后便美滋滋地喝了起来。

    其实真正是一直注视着全局的系统0597顿时愤慨出声,

    ——怎么它就还没开发出这种功能呢?!

    轻微的脚步声在安静的仓库里十分明显。

    君陌玉刚警惕地扭过头,便蓦地对上了一张熟悉的脸,不由惊讶地瞪大了眼,想说什么却因嘴里堵着东西无法开口。柳沉戚将他嘴里塞的布条摘下来,冷静地对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君陌玉自然也知道现在的这种状况并不适合聊天,于是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外面现在有三个绑匪看守着,其余的已经暂时离开了。”柳沉戚将他身上的绳索解开,轻声诉说着目前的情况,那双从容不迫的黑眸显得极为冷静,“他们身上没有枪,感觉上应该不是那种专业的绑匪。后面有个窗户看似是封死的,其实可以上下拆开,趁现在他们还没过来我们要赶紧撤离。”

    君陌玉也没有管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只是无声地点了点头,迅速活动了下手脚,便尽量平稳地站起来,跟随着柳沉戚从那扇已经拆开的窗户中翻了出去。

    两人跨上机车后,柳沉戚一脚踩下油门,那辆寻常人难以见到的顶级机车顿时发挥出与它价值等同的性能,宛若流星般疾驰而去。

    “还好我们没有遇见绑架必备桥段。”

    通过后视镜观察了一段时间后,柳沉戚突然回过头笑眯眯地说道。

    “什么桥段?”君陌玉先是扬了扬眉,又冲他不雅地翻了个白眼,将他的头板正,嘴上还不忘嘲讽道,“麻烦你看路行吗?我还不想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和你共赴黄泉,呵。”

    “如果这样的话,说不定也不错呢。”知道这次自己的漏洞暴露的太多,也知道这都是自己这次对任务不上心没做好准备的缘故,柳沉戚干脆也就放飞自我了,只是低低地笑道,“毕竟和这么漂亮的孩子一起共赴黄泉,怎么想都不吃亏呀。”

    “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可不想和说话油腻总想占人便宜的大叔型男人一起死,这样死的未免也太悲惨了一些。”

    面对柳沉戚这副与以前表现出来得完全不同的模样,君陌玉却毫无所觉……不,应该说虽然发觉了,却毫不在意觉得无所谓。他慵懒傲慢的声线微微上扬,听起来极为欠揍。

    柳沉戚曾经扮演过太多的人,到最后似乎连自己本身什么性格都快要遗忘了。而这次,即使崩了人设,君陌玉也不会觉得奇怪,即使漏洞百出,他也什么都不会问。少年肆意张扬的外表下意外隐藏着一颗柔软包容的心,让柳沉戚有史以来感觉到了真正的轻松。

    不过,这可不代表他听见对自己“油腻大叔”的评价不会生气。

    “……这听起来可是令人很不愉快啊。”柳沉戚眯起了眼睛,使坏似的突然倾斜了一下机车,在公路上划出了一道妖娆的s型曲线。在感觉到身后少年下意识拽住自己衣服,仿佛能听见他磨牙声一样,突然恶趣味地笑了起来。

    “喂,你还是小学生吗?”

    听见他肆意的笑声,君陌玉连生气都觉得掉价,不由嗤笑了一声,语气高傲地嘲讽道。

    “你可别小瞧小学生,说不定比你都厉害呢。”说完柳沉戚就立刻转移了话题,“刚刚我还没有讲绑架必备桥段是什么,你都不好奇吗?”

    “我为什么要好奇这些?”

    “万一我们就遇见了呢?比如好不容易逃脱了,正巧就撞上绑匪回来;又比如像我们刚从窗户上跳下来,绑匪就进来发现我们跳窗了;再比如……”

    眼见着柳沉戚笑眯眯地抛下一个又一个可能,君陌玉深呼吸了一下,碍于刚救过自己的情面上,只能面无表情地侧过头,去看周围那一片由于机车速度太快而变成残影的模糊景色。

    系统0597对攻略者暴露出来的本性目瞪口呆,不由同情地看了一眼对自家主人充耳不闻似乎已经习惯的系统9737。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感觉要到君陌玉的临界点要爆炸了,柳沉戚短促地低笑了一声,眉眼含笑温柔地莫名让人移不开眼来,“说起来,你知道他们为什么绑架你吗?”

    君陌玉陷入了沉默。

    “买完水去停车场找你的时候我可是吓了一跳啊,明明车就停在那里,谁知道找遍了整个停车场都没有你的影子,还以为你根本就没有下来。”

    也不介意他没回话,柳沉戚继续道,“还好再重新找你的时候,就突然发现在车的附近,地上有掉了一把车钥匙和手机。本来还兴奋地想找点信息结果发现手机被摔坏了,还好最后还是把你找回来了。”

    最后那句话,柳沉戚声音突然低了下去,温和轻柔地仿佛能让人迷失在他的声音里。

    “我原本有一个哥哥,现在死了。”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柳沉戚已经放弃追问打算换个话题时,君陌玉突然开口了。他脸上带着懒洋洋毫不在意的神情,口吻淡漠地仿佛不是在讲关于自己的事情,“于是我成为了继承人。”

    与身体虚弱却被确立为继承人,深受父母重视爱护的兄长不同,君陌玉是被保姆带大的。在他年幼的记忆中,只有父母冷漠不耐的背影,与动不动便进了医院几乎没有见过面的兄长模糊的面容。

    又或者说,君陌玉的出生,本来就是为他那个体弱多病的兄长,随时提供活体器官移植的容器而存在的。另外,也有出于确保即使继承人身体崩溃离世,他作为替补的备胎,继承权也不会外落到他人手里的一层考量。

    再后来,随着兄长进出医院的次数越发频繁,不知怎么突然传出是他们兄弟相克的谣言传出,父母对他越发厌恶,甚至互相埋怨当初为何要将他生出来。

    没过多久,他便被扔到了君氏名下的一栋小别墅里,跟来的只有从小照顾他的张姨。他从来都知道自己是不被重视的,也许以前还会期待一下父母会想起自己来看望他,渐渐长大后,他自然没有了这样单纯的想法,只希望可以尽早成年,将抚养费还给他们后便再无瓜葛。

    然而生活总是喜欢与人开玩笑。

    就在君陌玉已经快要遗忘那边时,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他成为了君氏新上任的继承人。

    他们重视的继承人终于还是没熬住离开了人世,还没来得及伤心,弟弟一家已经虎视眈眈地盯上了继承权,就在这危机的时刻,他们终于想起了当年被送走的那个扫把星。

    多么可笑。

    君陌玉语气平淡地讲完这个故事,扬眉无所谓地问道,“怎么样,这个故事还算能愉悦到你吧?”

    柳沉戚沉默了一瞬,突然笑着叹了一口气,“傻孩子啊。”

    “……你是不是找揍?”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和他们对着干,有什么好处吗?即使再抗拒,他们也还是能随意掌控你的自由。”柳沉戚轻笑着,轻描淡写的口吻下透露出一丝残酷的气息,“然而等你真正掌握了君家后,自然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当年欠了你的,大可以让他们十倍百倍的还回来,到那时再没有人可以拦着你了,不是吗?”

    身后的少年不知是在沉思可行性还是被他透露出的残酷含义吓到了,半晌没有吭声,只能听见周围飒飒的风声。

    “被吓到了?”柳沉戚叹了口气,恢复了以往亲易近人的温和表面,“抱歉,好像不应该和你说这么多的,还是忘了吧。”

    “我会被吓到?”感觉被小瞧了,君陌玉不由嘲讽地嗤笑了一声,“你怕是想太多了吧。”

    柳沉戚情不自禁勾起了唇角,“那刚才就是在思考了?怎么样,要采纳这个建议吗?”

    “……勉勉强强吧。”

    身后传来少年别扭的冷哼声,柳沉戚脸上的笑意渐渐扩大,忍不住从心底升起一种愉悦感。

    即使已经表现地这么彻底,完全不像是一个从普通家庭出来衣食无忧的学生,也不会质疑出来吗?

    这种性格,还真是可爱地让人有些心痒痒。

    黄文轩口上抱怨着,心里正想着趁这个机会怎么也得把君陌玉拉过去时,却见少年突然抬起了头,眉头微蹙,“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见有戏,黄文轩顿时精神了起来,“就昨天吧,好像刚回来就约了我们出来。”

    顿了顿,他又冲君陌玉挤眉弄眼道,“凌雪可是特意问了你会不会来,没想到都过去这么久了,她居然还喜欢着你呢。”

    “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君陌玉倒是不屑一顾地嗤笑了一声,“我晚上还要补习,不去。”

    “大佬!你变了!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没想到这次明明找了个好理由居然最后还是被拒绝了,黄文轩顿时唱作俱佳地一脸痛心疾首,“无论多少次邀约都是拒绝,连理由都不带变一下的,我跟你港,你这样是会失去你的好兄弟们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