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攻略者,请留下[快穿] 41.第四十一章

时间:2018-05-10作者:君汐若

    v章购买比例为50%, 请支持正版么么啾  他通过系统的定位追踪,骑着君陌玉留下的那辆哈雷,跟着地图追到了这个地方。确定目前仓库里除了君陌玉外再没有人后,他兑换积分,让系统9737将最里面那扇封闭的窗户换成上下拆分式的,悄无声息地扒着窗户翻了进来。

    明明周围环境这么昏暗,他却一眼便看见了看似从容不迫实则身体警惕地紧绷着,正在思索如何逃脱的少年,确定他毫发无损后,不由松了口气,心中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落回了原位。

    轻微的脚步声在安静的仓库里十分明显。

    君陌玉刚警惕地扭过头, 便蓦地对上了一张熟悉的脸,不由惊讶地瞪大了眼, 想说什么却因嘴里堵着东西无法开口。柳沉戚将他嘴里塞的布条摘下来, 冷静地对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君陌玉自然也知道现在的这种状况并不适合聊天, 于是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外面现在有三个绑匪看守着,其余的已经暂时离开了。”柳沉戚将他身上的绳索解开, 轻声诉说着目前的情况, 那双从容不迫的黑眸显得极为冷静, “他们身上没有枪,感觉上应该不是那种专业的绑匪。后面有个窗户看似是封死的, 其实可以上下拆开, 趁现在他们还没过来我们要赶紧撤离。”

    君陌玉也没有管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只是无声地点了点头,迅速活动了下手脚,便尽量平稳地站起来,跟随着柳沉戚从那扇已经拆开的窗户中翻了出去。

    两人跨上机车后,柳沉戚一脚踩下油门,那辆寻常人难以见到的顶级机车顿时发挥出与它价值等同的性能,宛若流星般疾驰而去。

    “还好我们没有遇见绑架必备桥段。”

    通过后视镜观察了一段时间后,柳沉戚突然回过头笑眯眯地说道。

    “什么桥段?”君陌玉先是扬了扬眉,又冲他不雅地翻了个白眼,将他的头板正,嘴上还不忘嘲讽道,“麻烦你看路行吗?我还不想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和你共赴黄泉,呵。”

    “如果这样的话,说不定也不错呢。”知道这次自己的漏洞暴露的太多,也知道这都是自己这次对任务不上心没做好准备的缘故,柳沉戚干脆也就放飞自我了,只是低低地笑道,“毕竟和这么漂亮的孩子一起共赴黄泉,怎么想都不吃亏呀。”

    “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可不想和说话油腻总想占人便宜的大叔型男人一起死,这样死的未免也太悲惨了一些。”

    面对柳沉戚这副与以前表现出来得完全不同的模样,君陌玉却毫无所觉……不,应该说虽然发觉了,却毫不在意觉得无所谓。他慵懒傲慢的声线微微上扬,听起来极为欠揍。

    柳沉戚曾经扮演过太多的人,到最后似乎连自己本身什么性格都快要遗忘了。而这次,即使崩了人设,君陌玉也不会觉得奇怪,即使漏洞百出,他也什么都不会问。少年肆意张扬的外表下意外隐藏着一颗柔软包容的心,让柳沉戚有史以来感觉到了真正的轻松。

    不过,这可不代表他听见对自己“油腻大叔”的评价不会生气。

    “……这听起来可是令人很不愉快啊。”柳沉戚眯起了眼睛,使坏似的突然倾斜了一下机车,在公路上划出了一道妖娆的s型曲线。在感觉到身后少年下意识拽住自己衣服,仿佛能听见他磨牙声一样,突然恶趣味地笑了起来。

    “喂,你还是小学生吗?”

    听见他肆意的笑声,君陌玉连生气都觉得掉价,不由嗤笑了一声,语气高傲地嘲讽道。

    “你可别小瞧小学生,说不定比你都厉害呢。”说完柳沉戚就立刻转移了话题,“刚刚我还没有讲绑架必备桥段是什么,你都不好奇吗?”

    “我为什么要好奇这些?”

    “万一我们就遇见了呢?比如好不容易逃脱了,正巧就撞上绑匪回来;又比如像我们刚从窗户上跳下来,绑匪就进来发现我们跳窗了;再比如……”

    眼见着柳沉戚笑眯眯地抛下一个又一个可能,君陌玉深呼吸了一下,碍于刚救过自己的情面上,只能面无表情地侧过头,去看周围那一片由于机车速度太快而变成残影的模糊景色。

    系统0597对攻略者暴露出来的本性目瞪口呆,不由同情地看了一眼对自家主人充耳不闻似乎已经习惯的系统9737。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感觉要到君陌玉的临界点要爆炸了,柳沉戚短促地低笑了一声,眉眼含笑温柔地莫名让人移不开眼来,“说起来,你知道他们为什么绑架你吗?”

    君陌玉陷入了沉默。

    “买完水去停车场找你的时候我可是吓了一跳啊,明明车就停在那里,谁知道找遍了整个停车场都没有你的影子,还以为你根本就没有下来。”

    也不介意他没回话,柳沉戚继续道,“还好再重新找你的时候,就突然发现在车的附近,地上有掉了一把车钥匙和手机。本来还兴奋地想找点信息结果发现手机被摔坏了,还好最后还是把你找回来了。”

    最后那句话,柳沉戚声音突然低了下去,温和轻柔地仿佛能让人迷失在他的声音里。

    “我原本有一个哥哥,现在死了。”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柳沉戚已经放弃追问打算换个话题时,君陌玉突然开口了。他脸上带着懒洋洋毫不在意的神情,口吻淡漠地仿佛不是在讲关于自己的事情,“于是我成为了继承人。”

    与身体虚弱却被确立为继承人,深受父母重视爱护的兄长不同,君陌玉是被保姆带大的。在他年幼的记忆中,只有父母冷漠不耐的背影,与动不动便进了医院几乎没有见过面的兄长模糊的面容。

    又或者说,君陌玉的出生,本来就是为他那个体弱多病的兄长,随时提供**器官移植的容器而存在的。另外,也有出于确保即使继承人身体崩溃离世,他作为替补的备胎,继承权也不会外落到他人手里的一层考量。

    再后来,随着兄长进出医院的次数越发频繁,不知怎么突然传出是他们兄弟相克的谣言传出,父母对他越发厌恶,甚至互相埋怨当初为何要将他生出来。

    没过多久,他便被扔到了君氏名下的一栋小别墅里,跟来的只有从小照顾他的张姨。他从来都知道自己是不被重视的,也许以前还会期待一下父母会想起自己来看望他,渐渐长大后,他自然没有了这样单纯的想法,只希望可以尽早成年,将抚养费还给他们后便再无瓜葛。

    然而生活总是喜欢与人开玩笑。

    就在君陌玉已经快要遗忘那边时,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他成为了君氏新上任的继承人。

    他们重视的继承人终于还是没熬住离开了人世,还没来得及伤心,弟弟一家已经虎视眈眈地盯上了继承权,就在这危机的时刻,他们终于想起了当年被送走的那个扫把星。

    多么可笑。

    君陌玉语气平淡地讲完这个故事,扬眉无所谓地问道,“怎么样,这个故事还算能愉悦到你吧?”

    柳沉戚沉默了一瞬,突然笑着叹了一口气,“傻孩子啊。”

    “……你是不是找揍?”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和他们对着干,有什么好处吗?即使再抗拒,他们也还是能随意掌控你的自由。”柳沉戚轻笑着,轻描淡写的口吻下透露出一丝残酷的气息,“然而等你真正掌握了君家后,自然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当年欠了你的,大可以让他们十倍百倍的还回来,到那时再没有人可以拦着你了,不是吗?”

    身后的少年不知是在沉思可行性还是被他透露出的残酷含义吓到了,半晌没有吭声,只能听见周围飒飒的风声。

    “被吓到了?”柳沉戚叹了口气,恢复了以往亲易近人的温和表面,“抱歉,好像不应该和你说这么多的,还是忘了吧。”

    “我会被吓到?”感觉被小瞧了,君陌玉不由嘲讽地嗤笑了一声,“你怕是想太多了吧。”

    柳沉戚情不自禁勾起了唇角,“那刚才就是在思考了?怎么样,要采纳这个建议吗?”

    “……勉勉强强吧。”

    身后传来少年别扭的冷哼声,柳沉戚脸上的笑意渐渐扩大,忍不住从心底升起一种愉悦感。

    即使已经表现地这么彻底,完全不像是一个从普通家庭出来衣食无忧的学生,也不会质疑出来吗?

    这种性格,还真是可爱地让人有些心痒痒。

    第二天,苏殷臻果然打来了电话。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