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攻略者,请留下[快穿] 27.第二十七章

时间:2018-05-10作者:君汐若

    ..,

    第27章

    背面写着继承庄园, 正面显示的人却是君陌玉……

    苏殷臻又来回翻看了一下照片,眉头紧蹙,半晌才不确定地喃喃道, “陌玉就是庄园主人?”

    “你就是庄园主人。”

    沈栾影注视着眼前仿佛被披上一层朦胧银纱,美得如妖精般的青年, 带着笃定的语气说道。

    “我们这么久没有见面, 表哥就认不出我来了?”君陌玉勾起艳红的唇角,雾气氤氲的黑眸闪烁着妖冶的光芒, 幽深地仿佛魔性的漩涡,“真是不知道该悲伤还是怎样呢~”

    沈栾影完全没受到影响,只是专注地问着自己的问题, “单夫人明明说你不在庄园的, 之前聚餐时你也没有出现, 为什么?”

    见他这副正经的模样, 君陌玉无趣地轻哼了一声,妖魅的气息一收, 懒洋洋地道, “我琢磨着写小说, 怕断了灵感便让姨母暂时帮忙主持庄园,我就在房间里闭关写作。不过由于担心别人会打扰。就让姨母说我不在这里, 另外我是因为看到今晚的月色才临时决定出来寻找灵感的,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庄园22点后不允许外出这个规定是你定下的吗?”

    “不是啊。”君陌玉一脸坦然地摇了摇头, “是我父亲定下的, 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还是遵循他的命令,一直这样规定下去了。”

    “也就是说你也不知道22点后会发生什么?”沈栾影半信半疑。

    “是啊,我从来都没有这会儿出来过,又怎么可能知道?”说着君陌玉还微微抱怨起来,“从小就是这样了,好像有什么秘密一样不让我知道,很过分吧?”

    沈栾影左右看了看,刚想张嘴说什么,突然被一道刺耳的尖叫声打断了思绪。

    “啊啊啊——!!!”

    这是沈岳琳的声音。

    君陌玉脸色一紧,迅速向声源处赶去。沈栾影本来准备跟去,却在离开前下意识又瞅了一眼天色。银色的月光依旧寂静地笼罩着庄园,显得唯美而朦胧。

    ——可是他明明记得,苏殷臻到来的时候,说的是“因为暴风雪而迷路”。

    等到众人赶到沈岳琳的身边时,沈岳琳正揪着林凌的衣服叫得撕心裂肺,不远处倒吊在房梁上的人影还在摇摇晃晃着,黑色的长发几近接触到了地上,血滴答滴答倒流了一地,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穿着黑白女仆装的只有梁薇薇一人。

    第一个死者出现了。

    沈岳琳还在尖叫着,林凌脸虽然也很苍白,却还是尽力安抚着她,“别怕别怕,这都是假的,哪有人能这样倒吊着撑这么久不是?”

    他们两个是在挨个房间搜寻君陌玉踪迹的时候,听见了后面似乎有什么动静。那声音虽然小却有些渗人,沈岳琳还以为是林凌,刚扭过头想要让他不要闹了,猝不及防正对上一张满是血迹的脸。

    现在没吓得晕过去都是心理素质够好了。

    林凌因为在沈岳琳的身后,没有第一时间看到那惨状,没被尸.体吓到反而被她的尖叫声快吓死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却只顾着安慰着小伙伴而没上前去看这个人是谁。

    再然后大家就都被吸引来了。

    苏殷臻因为离得比较近,是最先赶到的。她第一时间倒是没注意尸体,而是在观察每个人的表情以及前来的方向。沈岳琳和林凌不提,梁管家与单夫人一同赶来,从方向来看是从单夫人的房间过来的,想来之前应该就是一直在一起的。

    只有沈栾影是一个人从外面过来的,行迹比较可疑。

    还有就是……目前一直没出现过的君陌玉。

    她在心里给这两人身上打上了个红色问号。

    不,目前信息不全,也有可能是携手作案,还不能这么确定。苏殷臻发现自己走入了惯性思维,皱着眉将注意力放在已经被众人合力放下来的尸.体npc上。

    “不可能的,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这种事了……”一直躲在一旁的单夫人突然出声,她脸色苍白得像鬼一样,在梁管家想上前安慰时,她突然倒退一步,失声叫了起来,“肯定是你们,是你们破坏了规矩私自外出对不对!不是说过了22点后不能外出的吗?!”

    很久?

    几个人都注意到了这个字眼,不由对视了一眼。林凌率先问道,“单夫人说很久没有发生,说明之前也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是吗?可以和我们说一说吗?”

    梁管家厉声阻止,“你们难道没看见夫人受到惊吓了吗!我之前就说不能让你们这些外来人进庄园,如果不是——”

    他险些吐出什么,又突然顿住,及时制止了自己,眼神闪烁半天才冷哼一声,“若不是你们这些外来人破坏庄园规矩,女仆也不会这样惨死了,造成这出惨剧的罪魁祸首就在你们!”

    梁管家到底是真的因为在意单夫人,还是怕她吐露出秘密来才阻止的呢?

    “但是既然已经这样了,总要让我们明白真相吧?”林凌却不让步,坚持地问道,“这座庄园到底有什么秘密?如果你真的是为了庄园的安宁着想,麻烦还是告诉我们吧。”

    “君陌玉没有过来吗?”

    就在梁管家突然沉默时,沈栾影皱着眉扫视了一圈周围人,沉声询问道。

    君陌玉?

    林凌几人顿时诧异又激动地回头,“陌玉在这里?!”

    “看来大家都掌握了一些线索,不如我们找个地方互换信息吧,至于真假就要靠大家自己来分辨了。”

    不知不觉苏殷臻就站在了众人的主导位置,笑容温柔地轻声建议着,众人也就这样听从了她的意见,一同回到了客厅,打开了灯。

    “不能开灯,不能开灯的……”单夫人似还在惊魂未定,见林凌要打开灯下意识叫了起来。

    “我们现在都在这里,单夫人不用这么害怕的。”苏殷臻柔声安慰,见她情绪似乎平稳了下来,“我现在可以询问了吗?”

    梁管家沉默半天,突然长叹一声,“罢了,这秘密也瞒不了多长时间了。”

    “我在这座庄园里其实只不过任职了三年左右,是跟着单夫人来这里的。”他怜爱地看着身边握着茶杯的单夫人,“夫人本来是来投奔她妹妹,也就是这座庄园现任主人的母亲的。谁知等她来这里之后才知道,老庄园主人已经去世了,而夫人也跟随老主人去了,只有继承了这座庄园的小主人在。”

    “小主人同情单夫人的遭遇,便让她住了进来,我也就跟着做了庄园的管家。然而奇怪的是,这座庄园一直有个规定,就是晚上22点后不能外出。我们一开始也没有很是在意,只觉得可能是老主人的怪癖,直到有一天。”

    梁管家突然顿了一下,“怪异的事情发生了。”

    沈岳琳被他诡异的语气吓了一跳,下意识向林凌身边凑了凑,明明害怕得不行,还偏偏忍不住好奇地侧耳去听。

    “某天小主人突然带来了一个陌生的朋友,明明也告诫了他不能外出,但他还是没忍住好奇出去了,最后就这样失踪了。”

    林凌顿时想起了自己的纸条,更凝神去听。

    “第二天晚上,一位女仆便被发现倒吊在了镜子前。”梁管家脸上闪过一丝惊恐,“她的房间里遍地都是血,墙壁上还有明显挣扎过的血手印,那惨状我至今都没有忘记。”

    “在这之后,隔三差五就会发生类似这样的事件,慢慢地庄园里就剩下我,单夫人和小主人了。而小主人可能也是因此受到了刺激,突然性格大变闭门不出,总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写作。”

    单夫人喃喃地接话,“但是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这种事了,自从只有我们三个人后。”

    沈岳琳听得都要哭出来了,“我的妈啊,这,这明明就是恐怖剧情里常备的桥段啊!接下来是不是就轮到我们一一去死了?”

    “所以我们这期的主题终于展露了头角,很有可能就是躲避这个——emmmm,我们就暂时先称为‘幽灵’吧。”苏殷臻指尖点了点桌面,“我们要在这位幽灵的追杀下逃生,而至今我们还有20个小时。”

    “但是我们不可能一直不睡觉啊,如果在沉睡的情况下它来了呢?”沈岳琳瑟瑟发抖地问道。

    “节目组的游戏规则里,沉睡期间是不会发生任何事的,但只限于五小时。”梁涛云适时地补充道,“也就是说如果你五小时后没有准时醒来,很有可能就会死。”

    “先不说这个,我们还是来互换下彼此的信息吧。但是我要提醒一点,我们所说的任何信息,都是有可能说谎的。”苏殷臻给他们划重点,“大家的话到底可不可信,只能凭自己的感觉去辨认了。”

    “既然没有意见,那我就先来说下我的发现。”

    见到众人点了点头,她才拿出了日记本和相框,“首先,我更新下我的个人身份。我不止是迷路的旅人,也是被这座庄园主人的朋友,他通过一些信息告知我他现在很危险,也就是说我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单纯的借宿,而是来寻找庄园主人的。”

    “我在房间里还发现了一串钥匙,这串钥匙打开了庄园主人的房间门,庄园主人不在里面,但是我却发现了这两个物品。”

    “这照片不是陌玉?”沈岳琳讶异地拿起照片,“他就是庄园主人?”

    “都看完了吗?那么现在我有一个问题必须弄明白。”示意几人传看一下日记本,苏殷臻对她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梁管家,“我可以问一下我们现在的年代吗?我们必须要先搞清现在的时间点,照片背后的1980对我们来说,到底是过去还是现在。”

    林凌紧接着说道,“是的,时间线很重要。如果是过去,那么日记本的主人到现在起码已经五六十岁了,那么绝对就不是庄园的主人了。毕竟按照角色设定来说,沈栾影是庄园主人的表兄弟,而单夫人又是他的姨母,怎么想都不可能。那么同理,刚才沈栾影说见到了陌玉,陌玉的这个相片又是在1980年拍摄的,那么陌玉对我们来说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如果说是现在,那么就简单了,陌玉应该就是这座庄园的小主人。”

    “等下,我有点晕。”沈岳琳阻止他道,“你的意思是,如果1980是过去,那么日记本的主人就不是庄园主人,很可能是上一代甚至是上上代的事情,而在相片里的陌玉很可能现在就是一个幽灵。但如果1980是现在的话,日记本主人就是庄园主人,相片背后写着继承庄园的陌玉,就是这个小主人,是这样吗?”

    梁管家皱眉想了想,“现在是1983年,小主人继承庄园时是1980年没错,因为我们投奔过来时正是这个时间。”

    “那么就对上了。”沈栾影出声,“我刚才在外面看见了君陌玉,他称呼我为表兄,说自己是因为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写作,所以才让单夫人声称他不在庄园的。如果时间线对上的话,那么他确定就是庄园主人了。”

    “但是我不懂的是,他为什么一直没出现?明明听见尖叫声音的时候,是他先赶过来的,等到我过来时却没有瞧见他的身影。”

    苏殷臻沉吟了一会儿,“这个接下来再说,我们再来讨论关于日记本中,这个令人恐惧的存在,‘他’到底是谁?”

    “等下,我有一点需要补充。”林凌打断她的话,“我来的时候,小纸条上线索是因为在寻找失踪的朋友,才接受了沈栾影的邀请过来的。我一开始觉得失踪的朋友应该是陌玉,因为他一直没有出现,但现在有没有可能是庄园小主人带过来的那位已经失踪的朋友?”

    苏殷臻迅速地接上话题,“很有可能,但是还有几个问题。为什么你会认为那个朋友就在庄园里面?明明庄园是不允许外人前来的,为什么沈栾影你要带朋友过来?”

    单夫人冷不丁问道,“最重要的是,这几年一直都是我们三个待在庄园里,你已经很久没有过来了吧?为什么会突然过来探望我们?”

    沈栾影坦然地回道,“因为我收到了表弟的来信,说邀请我过来要聊一些事情。具体什么事情我暂时还没找到线索,但根据苏小姐的情报来看,应该也是因为求救这种事情吧。之所以邀请他们两个人,是因为我也听说过这里曾经发生的惨案,当然这几年一直没过来也是这个原因,这两位朋友纯属是陪同我过来壮胆的。”

    苏殷臻盯着他看了半天,方才收回目光,“好,暂时相信你的话,林凌呢?”

    林凌看了一眼沈栾影,“我知道是因为一直在寻找这个失踪朋友的行踪中,隐约打探到了他似乎有受邀来这个庄园的消息,正巧沈栾影邀请了我,便和琳琳一起来了。”

    “好,那么我们现在的角色补充已经梳理完毕了,在讨论那个‘他’到底是谁之前,我要再次重复一遍。”她一字一顿地强调,“我们的话不一定都是可信的,这个很重要。”

    单夫人有些心不在焉地摸着茶杯,“所以我们可以讨论那个‘他’是谁了吗?”

    “当然,我可以先说说我个人的猜测。”她的这句话突然吸引了苏殷臻的注意力,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这才说道,“陌玉现在既然出现了,我们也经过猜测后暂时确定他为庄园主人。那么那个向我求助的朋友就是他,况且他又写信邀请了表兄沈栾影来探讨什么——我姑且相信他的说法,陌玉也是在向表兄求助的。”

    “所以能确定的有一点,陌玉现在有了危险,需要向人求助摆脱危险。但同时,我对此又有了一个新的疑问,为什么沈栾影在外面遇见他时,他没有说明原因,反而还悠闲地在外面晒月亮,完全没有遇见危险的意思,最后还居然跑了呢?”

    “他遇见的危险到底是什么呢?是这个日记里写的令人恐惧的‘他’,还是其他外人因素?这点存在疑惑,我想一会儿我们可以回到庄园主人的房间再看一看。”

    “我们现在不是在讨论那个幽灵?”本来还在认真听的单夫人没忍住插嘴,“我们这期主题应该是如何逃避幽灵追杀吧,是不是君陌玉就是那个幽灵?”

    “这个可不一定。”苏殷臻微笑着反驳道,“别忘了,这些都只是我们的猜想。我们只是觉得有可能主题是躲避幽灵,但女仆的死不一定就是幽灵所为,如果我们之中有凶手一样也是可以办到将她吊起来,伪装是幽灵所杀的。《24小时》是脱险节目,如果是找出真凶避免被害,也是符合主题的。”

    “另外,陌玉在22点后出来一定有特殊原因的,不可能只是简简单单的什么晒月亮找灵感,如果是幽灵追杀的话,幽灵在22点后才能显型,他为什么还要挑这个时间段出来?况且……”

    单夫人一直在将话题引向幽灵,其余全部都是由梁管家帮忙讲解,为什么呢?

    “当然,我也就是提个不同的角度,再返回来说这个幽灵的事情。”她迅速将话题转了回来,“日记本里多次提到‘他’是令人恐惧的存在,长得很好看,想要拥抱他,甚至已经变得痴迷他……我觉得吧,这个存在起码不会是什么厉鬼,不然庄园主人早吓死了,哪里还能说爱上他?”

    沈岳琳没忍住笑了出来,眼睛闪亮亮地看着她,显然又是一个被小姐姐圈粉的迷妹。苏殷臻似乎天生就有这样一股魅力,无论参加什么节目,都能被她变成自己的主场,还让人心甘情愿地配合她。

    “那会是吸血鬼吗?”她好奇地提出自己的想法,“只在晚上出没也许是惧光也说不定,令人害怕是因为他会吸人血,而且传说中的吸血鬼不都是美颜盛世吗?我觉得很像吸血鬼呢。”

    “嗯……不太可能。”苏殷臻认真地思索了一下,“如果是吸血鬼,应该会比较珍惜血液吧?所以不可能会出现梁管家说的满房间是血的情况,我觉得应该是其他类型的存在。比如西方的幽灵、恶魔,东方的山精鬼怪之类的。”

    “虽然还是有很多疑问没有解开,不过我觉得线索应该还是在那个房间里面,我希望大家能跟我一起过去寻找相关线索,当然如果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看了眼想要拒绝的单夫人,苏殷臻善解人意地补上了后半句话。

    单夫人沉默了一下,和梁管家对视一眼,还是同意了下来。其余人自然没有意见,于是结着伴绕过了之前的案发现场,走向庄园主人的房间。

    “所以你觉得陌玉指的危险是幽灵还是什么?”就在几人一边开灯壮胆,一边向楼上走时,林凌突然低声问道。

    “我还不能确定,毕竟陌玉现在本身就是个迷。他太奇怪了,他做的每件事都充满了矛盾性,送信给沈栾影和我是因为遇见危险需要求助,但22点又完全没有危机感地待在外面,偶遇沈栾影时也就跟那封信不是他发的一样,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这不是太奇怪了吗?他究竟是在暗示还是别的什么,我现在根本没办法判断。”

    “但是唯一肯定的是。”苏殷臻仰头望着黑洞洞的楼梯上方,一脸平静地道。

    “梁薇薇的死亡,对我们来说只是个开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