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攻略者,请留下[快穿] 26.第二十六章

时间:2018-05-10作者:君汐若

    ..,

    第26章

    翻衣橱什么的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不过借这个逗弄下大佬还是很有意思的。

    整理好自己后君陌玉便打开了房门, 对着已经坐在客厅沙发等自己出来的季韶昀笑了笑, “确实能穿, 就跟专门为我买的一样,衣服很合身。”

    他那双狭长的凤眸满含兴味的笑意,轻柔的声音却让大佬神经一紧, 下意识挺直了后背,“不过我想,应该不会是给我准备的对吧?”

    经过几次悲惨经历的教导过后,季总裁也变得狡猾了起来。他绷着一张可怕的俊脸, 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淡淡地道, “合适就好,本来还怕你穿不上。”

    “真的吗?”见他居然没有上当,君陌玉不由抱着手臂调侃地看他。不过到底还是挂念着自家小可爱在等他回去,“行了,就不跟你说谢谢了,回头再请你吃饭, 小可爱在隔壁,我就先回去了。”

    “这就走?”见他这就要走, 季韶昀跟着站起来下意识想挽留, 酝酿了半天突然脱口而出,“我之后还能去探班吗?”

    他的声音有些微弱, 快走到门口的青年脚步一顿, 有些怀疑地回过头, 看见的便是皱着眉似乎有些后悔的男人,噗嗤一声突然笑出了声。“季先生,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我是说,会不会打扰到你?”

    “当然不会,随时欢迎你来探班,况且——”他慢条斯理地说着,眸中蕴含的笑意却耐人寻味,“其实你过来,我也很开心哦。”

    季韶昀那双银灰色的冷眸瞬间睁大,怔在了原地,险些错失了及时送他出门的机会。

    陌玉刚才……是在暗示什么吗?

    低情商的大佬皱着眉不确定地想着,却又不敢问出来,只能暗自琢磨起来。

    “行了,将我送出门就行了。”见着出门了他还要跟着,君陌玉只能无奈地笑着挡住了门口,“我们住得这么近,相邻几步就到了,哪还需要你出来?”

    季韶昀抿了抿唇,锋利的眉微微压低更显得不好相处。他也不吭声,就固执地站在青年面前,其中蕴含的意思不言而喻。

    君陌玉叹了口气,这家伙真的是……该有行动的时候退缩不敢前进一步,这会儿倒是坚持要送他回隔壁了。他不由摇了摇头,可看着他薄唇紧抿地直直盯着自己,就像只想啃骨头又啃不到的小狗,莫名又觉得有些心软。

    “那,你就站在这里,看着我回去后你再关门这样总行了吧?”

    看着他退让了一步,季韶昀虽然面上没表现出来,但眼睛却瞬间变得有些闪亮起来。系统0303不由叼着支棒棒糖感慨起来,谈恋爱这种事情果真是让人掉智商的,即使是他家能力卓越冷酷无情的大佬也不能避免。

    你说说,你就说说,不就一个送人回隔壁的事情,两人居然也能争论这么久,是不是傻白甜?要它来说,有这互相推让的时间,现在两人都能各自回家门睡觉了!

    真是不懂恋爱中人类的思想,啧啧啧。

    就在两人终于达成共识时,不知是谁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季韶昀低眸,就见君陌玉神情自若地挂断了电话,然后熟练地将这个陌生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他犹豫了一下,“是君阮云?”

    “嗯?”君陌玉微怔,又坦然的点了点头,“对,自从视频放出去后她就一直在试图找办法联系我,不过我一直没回应。”

    “等到热度渐渐下去了,她会不会直接过来找你?”想起两人初遇的那天,季韶昀皱紧了眉,“没有这里的身份卡,她之前是怎么进来还找到这里的?”

    “这栋房子其实是父母去世前买给我们两个的,所以自然都有身份卡。不过之后她需要钱来求我的时候,我就主动放弃遗产只要了这栋房子,那张身份卡只是没有收回来而已。”青年垂下眼睑,季韶昀都能看清他纤长浓密的睫毛如蝶翼般轻轻颤动着,仿佛颤进了他的心里,微痒。

    “不过放心吧,之前她来找过我后我就跟保安室的人打过招呼了,她手里的那张身份卡估计现在早就作废了。”君陌玉又笑了笑,“不然上次她怎么会约我去咖啡厅,而不是直接来找我呢?肯定是没办法进来了。”

    “需要我帮忙吗?”季韶昀询问,“让她不要再联系你。”

    君陌玉顿了顿,轻笑着拒绝了他,“不用了,等到她死心之后就不会再来找我了。”

    “……嗯。”

    “我知道你担心我,不过真的没关系,总不能一直要靠你啊,我自己能解决的还是要自己去做的。”

    又被摸头了。

    季韶昀有些恍惚地望进青年那双妖冶幽黑的凤眸之中,半晌才迟钝地点了点头,“好,如果有什么事……”

    “我一定会找你帮忙的,嗯?”

    收回对系统0303有实体能够吃棒棒糖的嫉妒眼神,系统0597没忍住偷偷拍了个小视频,传给了主神大人。

    不知道身为父亲的主神大人,看了之后会怎么样呢?

    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系统0597顶着一张正直的脸,如此“贴心”地想道。

    远在时空司的主神:“……”

    >>>>>>>>

    雅迪品牌男士手表的新款宣传照终于放出来了。

    看着照片上荷尔蒙爆棚的青年,粉丝们都不由沸腾了。

    “啊啊啊啊啊他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我是扣住陌陌的那只手!我扣住了陌陌的一生!!”

    “买买买!没有男朋友也要买!!”

    “舔舔舔,我陌的锁骨真的好性感!”

    “哈哈哈哈哈别在这里舔屏了,你们有发现这次季总虽然转发了微博,却一个字都没有评论吗?”

    “发现了哈哈哈!我敢打包票季总绝对是吃醋了!然而又能怎么样呢,不照样还是要替男神宣传?这么一想妈耶,莫名觉得大佬有点萌,揉揉揉!”

    就在粉丝们集中到大佬微博下“调戏”他时,君陌玉在苏殷臻读作撒娇写作撒泼的纠缠下,答应了和她一起参加《24小时》。

    这次同样参与《24小时》的嘉宾还有沈岳琳和林凌,其他的嘉宾出于节目组的保密策略暂时还不清楚。

    季韶昀知道这件事后,便一直保持着若有所思的表情。

    于是这天,君陌玉将小可爱托付给季韶昀后,便跟着节目组飞到了德国。刚下了飞机,还没等他找到同来参加节目的小伙伴,直接就被无情的节目组丢进了一个庄园里面。

    君陌玉眨了眨眼,看了下兜里不知什么时候塞进来的字条。

    ……

    苏殷臻应该是最晚到达庄园的,可能是因为已经路过一期她已经适应了节目组的神秘主义,被丢到这里也没觉得不安,反而还自在地逛起了这个漂亮大气的庄园。

    “诶节目组真是越来越有钱了,连庄园都能作为拍摄基地了。”她左顾右盼着,不由发自真心地感叹了一声,“大手笔啊大手笔,看来这次玩的主题会很有意思嘛。”

    节目组:“……”你这么期待倒是快点进去啊。

    好不容易在节目组的无言催促下,苏殷臻推开了庄园的大门。

    “欢迎远方到来的客人,请跟我这里来。”带着甜美微笑迎接她来的是甜心天后何薇薇,她穿着可爱又性感的黑白女仆装,礼貌地将苏殷臻带到了餐厅里。

    餐厅里嘉宾已经到齐并就坐。从苏殷臻这边看去,分别是林凌,沈岳琳,影帝沈栾影,和固定嘉宾单铃绣,还有站在单铃绣身后同为固定嘉宾的梁涛云。

    八个人,难度中等。

    虽然没有看见君陌玉,但知道他有参加节目的苏殷臻默默数了下人数。一般来说,参与《24小时》这个节目的人数越多,难度就会越高。曾经有一期十三人参与最后团灭的,事后嘉宾们都深觉坑爹地想要炸了节目组来着。

    “真是抱歉,打扰你们用餐了吗?”苏殷臻进入设定的角色形象,露出一个标准柔弱的笑容,歉意地出声,“因为外面突然下起了暴风雪,我不小心迷路了,不知道这里可以借宿一晚吗?”

    这时候下个鬼暴风雪?沈岳琳刚想吐槽节目组设定这台词的不走心,结果一抬眼就发现窗外真的飘起了鹅毛大雪,不由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节目组还真弄来了暴风雪?这可是个真正的大庄园?!

    “抱歉,这个庄园不欢迎外人,还请你离开!”管家形象的梁涛云突然冷下了脸,“女仆,是谁让你将陌生人在晚上时带进庄园的?”

    特意强调了晚上?

    苏殷臻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他话中的不对劲,按照节目组一向的套路来说,这个庄园包括里面的所有人一定都充满了不少秘密。那么这样来说,晚上在庄园里查找一定会发现什么。

    “抱歉,是主人让我将这位来自远方的客人带进来的,忘了和您说真的很抱歉。”何薇薇惊慌失措地对他鞠躬。

    “管家这么激动做什么,庄园什么时候有这个规定了?”单铃绣突然掩唇笑了起来,温声和还站在门口的苏殷臻道,“客人还是快进来吧,想必这个空留的位置就是给你准备的了,不知道怎么称呼?”

    “我姓苏,苏殷臻,真是谢谢你们了。”

    “我来介绍一下,我是这座庄园主人的姨母单夫人,后面这位是梁管家,对面的是庄园主人的表兄弟沈栾影,他旁边的则是栾影带来的朋友林凌与沈岳琳。”

    “你们好。”对着几人礼貌地点了点头,苏殷臻突然发觉不对劲,“那个,请问庄园主人不过来用餐吗?似乎都没有留位置的样子。”

    “他啊,现在不在庄园里,不用管他的。”单铃绣笑得很是意味深长。

    苏殷臻“哦”了一声,看似不在意地点了点头。待几人沉默地用过晚餐后,苏殷臻在梁薇薇的带领下来到了客房,梁薇薇认真地告诫道,“虽然是主人允许才破例带您晚上进来庄园的,但还请苏小姐遵守我们庄园的规矩,晚上十点后不能外出,否则后果自负。”

    晚上十点?

    苏殷臻挑了挑眉,开玩笑地道,“这算不算是提前立下了个flag?”

    然而梁薇薇却没有回复,只是带着标准笑容,机械地再次重复道,“请苏小姐遵守我们庄园的规矩,晚上十点后不能外出,否则后果自负。”

    苏殷臻:笑容渐渐消失.jpg

    看着她脸上那仿若人偶般标准不变的笑容,苏殷臻又试探地问了个问题,得来的依旧是带着甜美微笑的女仆重复的这句话。

    “救命啊,突然汗毛都竖起来了。”打发了女仆走后,苏殷臻对着墙壁上的摄像头自言自语地笑了起来,“所以这期主题是恐怖庄园吗?对了,之前墨鱼明明还说过也会参加这期节目的,他人为什么没有出现在餐厅里?”

    “这个庄园里一定有什么问题,会不会是幽灵呢?莫非墨鱼成为了只在黑暗中出没的幽灵,而庄园主人因为做了什么害死他的事情,怕他回来复仇,于是吩咐十点之后不能外出?”

    这边苏殷臻还在脑洞大开,旁边房间的林凌和沈岳琳两人也在讨论着小伙伴被丢到了哪里。

    “我的天,什么提示都没有我居然就被丢到了这里,简直一脸懵逼好吗?”沈岳琳还在碎碎念地抱怨着,“光有张纸条说我和你们都是被沈大大带过来的朋友,其他什么线索都没有,这也太过分了吧!”

    “那我的还算多一些。”林凌淡定地掏出了自己的小纸条,“这上面说我是为了寻找失踪的朋友才过来和你们一起来到这里的。”

    “所以我们还需要在房间里寻找自己相关的线索?”沈岳琳郁闷地翻开小纸条的背后,“‘其余请进入自己的房间探索’这几个大字明显就是在调戏人嘛。”

    “我只想知道陌玉怎么不在这里?是他有特定的角色,还是根本就没来?”

    “不可能,早上的时候我还特意确认过,陌玉他是上了飞机的。”沈岳琳很肯定地摇了摇头,“所以他很可能是比较特殊的角色。”

    林凌点了点头,“那我们找到他后,很可能会从他身上得到更多的线索。”

    “那我们这次的脱险主题是什么?庄园探秘?探索庄园背后的故事?”沈岳琳长叹一声,“这没剧本就是很容易玩脱,我胆子小经不起折腾的,万一出来个什么妖魔鬼怪的,我会被吓死的……”

    “虽然不能确认这次主题是什么,不过按照我们的角色设定,暂时可以确定我们两个是彼此信任的。”林凌皱眉分析,“沈栾影应该也暂时可以信任,最后来的苏殷臻可以问问有没有相关于陌玉的线索。至于其他原本就是庄园里的人,最好不要太过信任他们说的话。”

    “梁管家之前有重复过两遍不能晚上外出,女仆也一再重复,所以线索除了我们的房间外,是不是就在22点后的庄园里?”

    “他们既然不让外出,会不会一出去就要死啊。”沈岳琳抱紧了自己的胳膊,“这在恐怖剧情里可是必死的flag,我们真的要出去吗?”

    “我怀疑我纸条上写的‘失踪的朋友’就是陌玉,为什么会失踪,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晚上22点。”林凌耸了耸肩,“我们只有24个小时,现在只剩23个小时了,你确定不去看看?”

    沈岳琳顿时卡壳,语气也不是那么肯定了,“呃,可是我总觉得今天晚上会出事诶,比如什么不科学的东西出没,又或者死人之类的,按照恐怖剧情里安排的,什么医院啦厕所啦恐怖庄园这些场地都有很大几率出现那些东西的。”

    “我们先各自在房间找找线索吧。”林凌敛眉思索了一会儿,“说不定会找到有用的东西。”

    “也好。”

    其余人也都相继在房间中找到关于自己角色的相应补充,22点终于来临。墙上的挂钟刚发出悠长的响声,准备好的几人便悄声出来了。

    没想到这么巧都会这时候出来,他们站在房间门前互看了一眼,然后默契地从相反的方向走去。沈栾影与苏殷臻各自单独组队,林凌和沈岳琳彼此信任两人组队,其余还在房间里入睡。

    陷入黑暗里的庄园不复白日的漂亮大气,寂静地只能听见自己轻轻的脚步声。周围没有一点光亮,沈岳琳有些毛骨悚然地抱着手臂,紧紧跟在林凌身后,总觉得黑洞洞地仿佛有什么在暗处盯着自己。

    节目组果真财大气粗,也不知道为了录制这期节目,放了多少夜视仪与摄像头在庄园里。

    “我,我们要来干什么啊……”沈岳琳没忍住小声问出了声,“每个房间似乎都是上锁的,我们没有钥匙根本进不去。”

    林凌不甘心地试了试,发现真的每个门都是锁着的,没有一扇是例外的,就仿佛在嘲笑自己的智商一般,他不由叹了口气,“此时如果陌玉在就好了。”

    “我们不如先找他吧,也许陌玉就是关键线索呢?”沈岳琳提议道。

    “也有这个可能。”

    这厢两人还在讨论着该从哪里寻找小伙伴的踪影,单独搜查的苏殷臻就已经翻到了门上挂着“庄园主人”牌子的房间。掏出在自己房间找到的一串钥匙,她试探地找出与锁孔最相似的钥匙插了进去。

    ——门竟然真的打开了。

    她诧异地挑了挑眉,而后左右张望了一下,轻轻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

    而这边,林凌与沈岳琳找了许久都毫无迹象的人,却被纯属是试图来找线索的人碰见了。

    沈栾影看着正沐浴在银色月光下,蔷薇花丛中背对着自己站立着的绝艳青年,不由微微沉默了。他发挥脑洞想了想,一本正经地出声问道,“你的角色是……艳鬼?”

    青年低声笑了起来,轻柔动听的声音格外缥缈,“艳鬼?”

    “一般来说,这样站位的都是鬼怪一类吧,来勾引人之类的?”沈影帝很严肃地问着,“所以庄园十点便不能外出的原因,就是因为你会在这时出没庄园?”

    “表哥在说什么啊,我只是出来找找灵感,今天的月色真的很美不是吗?”青年缓缓转过身,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慢条斯理地说着,“倒是表哥,难道不知道庄园22点后不允许出来的吗?怎么会在这里遇见你?”

    沈栾影微怔,“表哥?那你是……”

    与此同时,正在庄园主人房间里寻找线索的苏殷臻,突然翻到了被藏在书架后的相框。上面笑容冷淡眸色凌厉的绝艳青年,赫然是一直没有看见踪影的君陌玉。

    为什么这里会藏着陌玉的照片?陌玉的身份又是什么?她皱着眉再次往里面翻了翻,手肘不经意碰到了什么,竟然掉落出来一个看起来很古朴的日记本。

    我发现了他。】

    真奇怪,我明明应该害怕他的存在的,可是我只想拥抱他。】

    他不肯出来,但我知道他一直都在。】

    我又看见他了,他长得真好看。】

    我可能是爱上他了。】

    真奇怪是不是,明明他的存在是让人害怕的,但我却对他如此痴迷。】

    他突然不肯出来了,为什么不愿意理我了?】

    快理我啊快理我啊快理我啊快理我啊……】

    看着这页满满写的都是“快理我啊”这四个字,苏殷臻倒抽了一口气,下意识摸了摸手臂。本来就身处黑暗只有手电筒这一小束光,看见这密密麻麻的字迹还真莫名有点渗人。

    父亲发现了。】

    仿佛血一般的红色字体在上面看着有点恐怖,她强忍着不适又翻了一页,竟然发现日记到这里就此终止了,日记的主人没有再写下去。

    父亲发现了什么?是谁写的日记,那个“他”到底是谁?令人感到害怕的存在又是指——?

    无数个疑问在心中徘徊,苏殷臻只能困惑地将日记本收起来,打算回去再好好研究一下。再找下去似乎也没什么有用的了,她刚打算返回,却似是想起了什么,突然拿起了之前的相框。

    轻轻地将里面的照片拿出来,她又摩挲了一下,蓦地停顿住了动作。将照片翻到背面,小心地将右下角处的双面胶撕下来,被掩盖住的字迹再次显露了出来。

    日继承庄园,bruder”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