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界超级红人 第98章 屠灭炼血教

时间:2018-05-10作者:千古力

    炼血教老巢位于一处山谷之中,山谷内乱石插地,两边山峰高耸,岩石表面都泛着妖异的红色,阳光只有在中午才能短暂的照进谷内一会。

    今日恰好是炼血教开山老祖邙黎的寿辰,炼血教各部堂主护法长老以及诸多精英教众此时正齐聚在炼血教大堂内,为邙黎老祖贺寿。

    邙黎一身黑袍,正坐在大堂上首座位,他大概三十多岁中年男子的相貌,面相透着一股阴冷,嘴唇是深紫色的,炼血教众修炼的是练血魔功,练功炼药都以人血为引,是以每个人身上都有一股子血腥气,且嘴唇泛紫。

    看着大堂内众多弟子对自己满目敬畏,邙黎也是暗自得意起来,他原本是某超级修仙宗派大长老座下的炼药童子,因为偶得奇遇修炼了炼血魔功,后又趁大长老修炼走火入魔期间杀了大长老盗走极品仙器“药王鼎”。

    躲避追杀后,他隐姓埋名自立门户创立了炼血教,并且经过几百年发展,炼血教现在在魔教界,也算是小有名气,炼血教的丹药凝血丸化血丹,是魔教中人十分推崇的提升丹药,相当于修仙界里的中级灵丹。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本座特意炼制了两炉极品化血丹,凡我炼血教众,皆有份!”

    此言一出,座下教众们纷纷跪地高呼“老祖法力无边”之类的口号,炼血教虽说大部分人都能按照功法炼制凝血丸,但化血丹只有邙黎老祖能炼制,修炼炼血魔功时间长了体内心血会积淤,必须服用化血丹才能解除。

    这也是炼血教所有人对邙黎恭恭敬敬忠心耿耿的原因。

    而邙黎能练出化血丹,自然得益于顶级炼药仙器药王鼎。

    “哈哈哈……”

    座上邙黎一阵狂笑,毫不掩饰脸上的得意之色。

    轰!

    就在此时,大堂所在的建筑像是地震一样剧烈摇晃了一下,灰尘散落,大堂内所有人大惊失色。

    邙黎也是色变。

    “报!”

    就在此时,一名教众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启禀老祖,有人攻打我炼血教,我教护教结界也被人破了,现在外面兄弟们死伤惨重!”

    此时,炼血教大堂外面,陆之远和慕容舞悬在空中,陆之远祭出诛仙剑,一剑化万形,万道寒芒在炼血教内如激光一样来回穿梭,像绞肉机一样对炼血教众无情绞杀。

    下面哀嚎连连,人头和胳膊腿乱飞,血流成河,而陆之远身边拿着月轮摆出进攻姿势的慕容舞瞪大眼睛长大樱桃嘴,已然石化。

    “这是什么剑,这么强!”

    慕容舞知道,炼血教虽然是小魔教,但能在总部的弟子实力至少也在“结丹”期,甚至有人是“元婴”期,实力不弱,而此时那些人放出护体罡气却还是会被那把剑的分身如砍瓜切菜一样绞杀,这只能说明那把剑太恐怖了。

    “诛仙剑!”

    陆之远对慕容舞微微一笑,见下面魔教众人死的差不多了,陆之远便俯身冲下去,手一挥,万柄到处乱窜的诛仙剑登时齐刷刷的飞向他,最后合体成一柄流光溢彩的耀眼长剑落到了陆之远手里。

    这就是陆之远的仰仗,他一身仙器,即便是炼血教里有人境界不弱于他,也是打不过他,就算是陆之远站着不动,这里恐怕都没人能破了他身上曜日袍、太虚冠、缥缈带和神游靴四件套的组合防护。

    “竟敢取名诛仙,好霸气!”

    赞叹一声,慕容舞连忙跟上了陆之远,本来还有些担忧的她,现在稍稍安心了不少,不过她听说炼血教邙黎老祖法力无边,似乎也是仙君境界,四大护法和七堂主个个是散仙境界,如果他们都在的话,陆远仙君肯定就凶多吉少了。

    “不过这些人怎么可能这么巧都在老巢呢,不存在的。”

    慕容舞宽心了不少,无论是魔教宗派还是修仙宗派在民间各处都有分支,这些分支常年都需要高手坐镇,除非特殊日子,否则各路高手很少会出现在总部。

    “什么!”

    大堂内,邙黎拍案而起,怒问道:“是不是修仙界的那群杂毛?他们来了几个宗派?大概多少人?”

    “……看穿着像是修仙界的人,不过,只有一男一女两人而已。”

    “两人?”

    大堂内教众们面露惊讶,而邙黎神色越发愤怒:“区区两人就敢硬闯我炼血教,当我们炼血教好欺负不是!”

    轰!

    邙黎话音刚落,大堂纯铜大门就被踹开,两扇铜门如扇叶一样在大堂内飞速旋转,在砸爆了几个实力不济教众脑袋后,被炼血教两名护法单手止住。

    “区区炼血教,欺负你们又如何!”

    一袭青色道袍的陆之远一手持长剑指地,一手负在腰后,一步步走进了大堂,表情淡漠,但这种淡漠在练血教所有人眼里,都是赤裸裸的嚣张。

    打到人家老巢还这么冷静,不是嚣张又是什么?

    此时,慕容舞也走进了大堂,站在陆之远身后一侧,可当她感觉到大堂内众多强悍的气息后,顿时又朝陆之远身后挪动了几步,漂亮的眼睛左右转着,表情有点怂。

    “可恶!”

    慕容舞已经看到了大堂内到处张灯结彩和大大的“寿”字,也看到了主座上邙黎面前摆的大寿桃,所以她现在心情十分沮丧。

    “居然赶上了他们教主的寿宴,炼血教所有高手全都汇聚一堂,这下完蛋了!”

    慕容舞现在很想戳一戳陆之远背在后面的手,劝他赶紧跑路。

    “小子,你是哪个门派的,报上名来!”

    座上邙黎愤恨的看着陆之远,但他没急着出手,身为一教老祖,杀人也要杀有名之人。

    “我乃陆远道人,无门无派!”陆之远笑了笑,然后挥剑指向邙黎,道:“废话少说,交出药王鼎,我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药王鼎!”

    此言一出,大堂内所有人都露出了惊骇之色,同时他们也不解,药王鼎可是修仙界赫赫有名的顶级仙器,乃是修仙界大宗派归云宗的震宗至宝,为什么面前这个人问他们教主要这东西?

    而慕容舞更是惊讶的不行,因为身为大宗派亲传弟子的她知道,数年前归云宗的至宝药王鼎就丢失了,这件事只有修仙界少数高层知道,她没想到陆之远居然也知道。

    她更没想到,药王鼎居然在炼血教教主手里。

    “那可是修仙界炼药至宝啊,难怪陆远仙君不惜犯险独闯炼血教!”

    “他若夺了药王鼎,该不会杀我灭口吧?”

    从小听着师父讲述修仙界诸多杀人夺宝故事的慕容舞,此时也是担忧的看了看陆之远的背影,但她感觉面前这位风度翩翩的陆远仙君不是那种人。

    “再说,我又没实力抢他药王鼎,也不会到处告诉别人药王鼎在他手里的。他干嘛杀我?”慕容舞确信的点了点头。

    “哼!信口雌黄!你们修仙界的宝贝,怎么可能在我手里?”

    邙黎也是心虚了起来,这么多年他隐姓埋名,从未向外人展示过药王鼎,一直小心的隐藏着这个秘密,生怕消息走漏引来归云宗的剿杀,没想到还是被人知道了。

    “小子,敢打上我们炼血教总部,给我死!”

    出于害怕,邙黎也不想多说,直接祭出本命血刀,爆发出全部的实力,双手持刀从座上攻向了大堂内的陆之远,陆之远知道他的秘密,他必须要杀了陆之远。

    “小心啊!”

    邙黎刚一爆发的时候,陆之远身后的慕容舞就被气息压制的后退了数步,毕竟邙黎的实力也是仙君圆满级别。

    “哼!”

    陆之远冷笑一下,然后也爆发出仙元力,持剑迎向了邙黎的血刀。

    砰!

    魔元力和仙元力**的爆炸冲击波把大堂内的桌椅板凳等一切摆设绞的粉碎,众人无不被挤到边缘,若非大堂是用铁柱撑起来的,只怕分分钟就会倒塌。

    唰!

    元气**后,众人本以为能听到金属**的刺耳声音,但让人没想到的是,紧接着响起的声音却是撕裂声。

    像是砍甘蔗一样的声音。

    “啊!”

    邙黎惨叫一声,倒飞回座位,喷出一口心血。

    再看他手上血刀,已然被削断,这是他本命炼制的武器,武器被削断,等于他元神受到重创。

    众人再看陆之远,无不色变,而身后慕容舞也是又长大了嘴巴。

    “垃圾刀,也敢和我对砍?”

    陆之远嘲讽了下邙黎。

    “给我一起上!”

    邙黎捂着胸口,也是招呼大堂内的手下围攻陆之远,顿时,大堂内炼血教四大护法,七堂主以及所有精英教众们祭出武器攻向了陆之远。

    “我对付boss,小喽啰就交给你了!”

    回头对慕容舞说完,陆之远先是放出结界将大堂笼罩,以防有人逃走,才持剑迎敌。

    而慕容舞虽然不知道爆丝是啥玩意,但对付小喽啰她还是没问题的。

    “好嘞!”

    慕容舞把月轮扔向附近的一个小喽啰,登时将小喽啰劈成两半,十分凶残,但这种凶残此时在大堂内却显得不算什么了,因为大堂内的陆之远剑光闪烁间,也是有无数人被斩杀肉身。

    大堂内顿时出现了奇怪的现象,在血雨中,无数发光的元神试图趁乱逃离。

    但却冲不破结界,只能在大堂乱窜,被陆之远一个个抹杀。

    炼血教开山老祖都挡不住陆之远一招,这些护法堂主什么的更是不堪一击,在陆之远和慕容舞的一阵冲杀下,大堂内炼血教众魔徒被绞杀殆尽,最后只剩主座上奄奄一息的邙黎在惊恐的挣扎。

    “这是药王鼎,我给你,求你饶我一命!”

    邙黎迫不得已,把一尊造型古朴端庄,似是青铜材质的药王鼎双手奉给陆之远。

    砰!

    陆之远接过满是血污的药王鼎,稍稍用力,药王鼎上血污和上面邙黎的印记顿时烟消云散,药王鼎露出青色和黑色交叠的本色,丝丝仙气萦绕鼎身。

    身后慕容舞眼睛又瞪大了,而陆之远只是淡淡瞥一眼药王鼎,便将其收入了曜日袍袖子里。

    这是他送给小凡的,他本身对炼药什么的也没兴趣。

    “好!”

    陆之远点点头,神色稍缓,就在邙黎以为自己捡回一命的时候,陆之远反手一剑点进了他眉心里。

    邙黎眼珠子凸起,身上生气瞬间消失,不仅身死,泥丸宫里的元神同样被灭。

    “炼血教这些人害人无数,这大魔头是罪魁祸首,我差点以为你真要放过他呢!”慕容舞也是松了口气。

    “我们走吧。”

    这宛如炼狱的大堂也是让陆之远很不适应,既然任务已经完成,他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

    嗖!嗖!

    陆之远和慕容舞飞离此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