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界超级红人 第78章 快乐还是忧伤?

时间:2018-05-10作者:千古力

    “饭来啦!”

    就在此时,王静瑜和班里几个女生端着饭盒走进了教室。

    “你们干嘛呢?”

    “比赛……”

    叶晴曦走过去,把情况简单和王静瑜她们说了下。

    “啊?听说阿娜尔在原来的学校可是校文艺干事,还代表学校获得了市级文艺汇演第一名,陆之远真的要和她比拉琴?”王静瑜小声对叶晴曦说道。

    阿娜尔是今年转学来的兰亭,王静瑜有个初中同学在2班,而且坐在阿娜尔后排,是以她对阿娜尔比较了解。

    叶晴曦努嘴嘀咕道:“我们本想和她身边那个胡澈比琴的,谁知道她居然………”

    “哎!不知道陆之远能不能比过阿娜尔……”

    见阿娜尔已经准备好拉琴,王静瑜和几个女生都是一脸担忧。

    “反正以前从没听说过他会拉小提琴……”

    叶晴曦对陆之远也没有任何信心,她已经做好了放弃钢琴教室的准备。

    “看看吧,陆之远好像很自信。”李馨墨低声安慰他们,但她眼神也是很不确定。

    其实陆之远不是自信,他是没把输赢当回事,输了就输了呗!

    兹……

    阿娜尔没有坐下拉琴,而是把艾捷克尾端别在柔腰上,站着拉起了《掀起了你的盖头来》第一音阶。

    叮~

    此时,宫老师也是坐在钢琴旁边弹琴给阿娜尔伴奏了起来。

    兹~~叮~~

    艾捷克琴音和小提琴差不多,阿娜尔起调非常高,悦耳轻快的琴音一下就把在场所有人情绪调动了起来,开场就奠定欢快的主旋律。

    “掀起了你的盖头来,让我来看看你的眉~”

    像泉水一样清澈声音响起,围观的陆之远叶晴曦李馨墨和王静瑜等人登时惊讶起来,阿娜尔不仅拉琴,还一边拉一边唱,且表情也生动了起来,眉眼俏皮,笑容撩人心弦!

    不!

    阿娜尔转了一个圈儿,虽然没来的及换舞蹈服,但穿着校服的她这样转一个圈也是让人感觉极其轻盈曼妙的,像是一朵绽放的花一样。

    她不止边拉边唱,而且还自顾自跟着音乐的节奏跳起了舞。

    兹兹兹~

    “你的眉毛细又长呐,好像那树上的弯月亮~”

    随着这两句歌声响起,接下来,更让陆之远他们愕然的是,阿娜尔身后另外三个女生也是踩着节奏,从三个方向跳着舞来到了阿娜尔身后,给她伴起了舞。

    四人显然是早已经练习过的,此时琴声欢快,歌声俏皮,四人舞步身姿更是充满了西域风情,好像是在围着篝火一起跳舞一样。

    “好美!”

    陆之远此刻已经沉醉在阿娜尔的表演之中,眼前载歌载舞的阿娜尔是那样的迷人,好像浑身都在发光一样。

    不止陆之远如此,身边叶晴曦李馨墨和王静瑜她们也都是面带愉悦的看着阿娜尔表演,叶晴曦跟着节奏抖腿,王静瑜点着头,李馨墨看似文静,但她十根纤纤玉指也在大腿上不断点着。

    “……你的脸蛋红又圆呐,好像那苹果到秋天!”

    唱完这一段,阿娜尔极速的拉了几下琴,然后在原地旋转了起来。

    身边三个伴舞女生也是围绕着阿娜尔旋转着,四个女生此时像四朵绽放的太阳花!

    叮叮叮~

    不知道为什么,单单只是看阿娜尔他们转圈圈,陆之远内心就一阵心潮澎湃,似乎刚刚在观看她唱歌跳舞时候积攒的“愉悦”此时一下子爆发了一样。

    真的好爽!

    反观叶晴曦李馨墨和王静瑜她们,也已经面色潮红。

    转完圈圈,阿娜尔已经完全投入到了表演之中,她一边拉着琴,一边用维语唱起了这首歌:“阿卡乌依度递得来~卡来达西呀难度肯~”

    这首歌原本就是维族民歌,此时阿娜尔用维语唱出来,更是别有韵味,陆之远瞪大眼睛,不自觉的露出惊喜的神色。

    围观所有人都是这种神色,包括弹钢琴的宫老师,此时也是意外的看着阿娜尔,眼镜片上的白雾也瞬间消失不见,露出她还算好看的小眼睛。

    “……好像那秋波一模样!嘿!巴扎黑!”

    曲毕,阿娜尔俏皮的对“观众”眨了下大眼睛,陆之远不知道别人是什么感觉,反正他感觉浑身一颤,似乎触电一样,心酥麻酥麻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放电吗?”

    陆之远被电到了……现在他心中对阿娜尔崇拜度直线上升,已经完全不想和她争教室了,甚至想过去和她合影要签名。

    哗啦啦……

    热烈的掌声响起,阿娜尔也是优雅的给“观众”们鞠了一躬,然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儿,这样又拉又唱又跳肯定是很耗费体力的,不然为什么跳舞的女生身材都那么完美呢!

    “哇!好棒哦!”

    叶晴曦眼里闪烁着感动的泪花,但脸上都是喜悦和兴奋。

    “真好!”

    李馨墨和王静瑜她们也是不断的在鼓掌,眼里都是佩服。

    “陆之远,教室让给阿娜尔吧,我们不争了。”

    刚才态度最强硬的叶晴曦,此时也是第一个提出了这个。

    李馨墨王静瑜她们都没有反对的意思,陆之远当然更无所谓,不过不能在阿娜尔面前表演下小提琴,他觉得挺遗憾的。

    “谢谢你们,但是……”

    阿娜尔对叶晴曦她们点头致谢,然后看向陆之远,淡淡道:“既然已经答应比赛,就要比完才公平,我也想看看这位陆同学怎么用小提琴演绎这首曲子。”

    阿娜尔眼神带着一丝丝挑衅,但现在这点挑衅在陆之远眼里看着怎么都觉得可爱。

    “你怎么知道我姓什么的?”

    陆之远故作镇定,问了阿娜尔,心中却在窃喜,原来自己在学校里这么出名的吗,阿娜尔居然认识自己!

    “她刚才喊你陆之远,难道你不姓陆吗?”阿娜尔指了指叶晴曦,道。

    呃……

    陆之远险些被憋出内伤,是啊,刚才叶晴曦喊过自己名字的。

    阿娜尔忽然又撇嘴一笑,道:“再说,学校里大名鼎鼎的陆之远谁又不认识,传说你整天和人打架,也有功夫练小提琴吗?”

    阿娜尔怀疑的看着陆之远,而陆之远头顶飞过了一排乌鸦……

    整天打架?这都谁造的谣啊,谁整天打架了?

    “有啊!”

    陆之远对阿娜尔点点头,吊儿郎当道:“不瞒你说,每次打完架,我都会拉一段小提琴缓解下,所以我小提琴拉的还不错呢!”

    说完,陆之远心中就后悔了,自己干嘛要说这种装逼的话,显得好变态哦!

    这种打完架拉小提琴缓解的人设,会让女生敬而远之的吧?

    阿娜尔听了陆之远的话后,眼神果然古怪了起来,好在身后对陆之远了解的叶晴曦李馨墨王静瑜她们只是窃笑了一下,并没有当真。

    “好啊,那就让我听听你在打架中磨炼出来的琴技吧!”阿娜尔后退了几步,给陆之远留出场地。

    和叶晴曦三女对视一眼,陆之远拿出了小提琴。

    “老师给你伴奏。”

    宫老师照例坐在钢琴边准备伴奏。

    “谢谢老师,不过不用了。”

    陆之远对宫老师稍稍鞠躬后,便自信的把小提琴架到了脖子上:“我小提琴独奏!”

    那《掀起了你的盖头来》乐谱已经被阿娜尔演绎的很精髓了,如果陆之远还照着乐谱一成不变拉出曲子来,那么就算他发挥再好,也是比不过载歌载舞的阿娜尔。

    陆之远不太懂音乐理论知识,他只是靠着30%的才艺加成,敏锐的感知到,就算是同样的曲调,演奏者也是能通过对节奏长短的控制给曲子注入自己的感情的,这样的曲子才有灵魂。

    “既然你那么欢快,那我就拉的忧桑一点吧!”

    嗡~

    陆之远缓缓闭上眼睛,开始拉《掀起了你的盖头来》第一个音阶。

    和阿娜尔第一个音阶高亢欢快不同,陆之远小提琴拉的这第一个音阶很低,而且格外悠长~~~~~~~~~~~~~~~~~~~

    天底下没有那种乐器比小提琴更适合拉长音,陆之远用这道长音把周围所有人的情绪不动声色的带到了低谷。

    叶晴曦脸上的不安和激动逐渐消失,李馨墨和王静瑜的表情也趋于平静,周围所有人都是如此,而阿娜尔表情收敛的时候,目光也聚焦在了陆之远身上。

    陆之远微微闭着眼睛,缓缓拉着小提琴,身上散发着浓浓的忧郁,窗外的阳光照在他身上,却并没有给人阳光的感觉,反而连阳光都忧郁了起来。

    嗡!

    陆之远忽然开始抬第二个音阶,第二个音阶有些急促,但只是稍微急一下,立马又转低沉。

    “掀~起~了你的~盖头来~”

    陆之远手中的小提琴慢慢诉说着这些歌词对应的音符,“让我来看看你的眉,你的眉毛……”

    随着音符的跳动,围观众人情绪越来越低落,明明是欢快的曲调,但每个人听着陆之远拉琴,心中都藏着淡淡的哀伤,不知不觉,不知不觉……

    阿娜尔忽然感觉自己眼角湿润了。

    她懂了,她不知不觉就懂了:新婚夜前,丈夫得到了战争前线的召唤,马上就要奔赴战场,蒙着红盖头的新娘子在床边低泣,丈夫过去掀开她的盖头,面带温柔的笑安慰她,你好美啊,你的眉毛像天上的月亮,你的脸蛋红彤彤的,真好看,像秋天的大苹果……

    别哭了,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要开心啊!

    念及此处,阿娜尔不禁泪流满面,她只是涉世未深的少女,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想到这些,会跟着悲伤,会流泪。

    反观周围其他人,一个个皆是面露伤感,随着忧郁的琴声,他们脑海中想的画面各不相同,但每个人的情绪主题都是忧伤由此引发的感动。

    这就是音乐的魅力,它让人欢喜让人忧。

    把一首本就欢快的乐曲演绎的更欢快并不难,而把一首欢快的乐曲用欢快的基调演绎出隐藏的悲伤,就很难了。

    就像最伟大的喜剧,总是让人落泪一样,如《大话西游》。

    阿娜尔知道,从她眼角湿润的那一刻起,这场比赛她就输了!

    彻彻底底的输了!

    陆之远只是用小提琴独奏就赢了她。

    此刻,她眼中的陆之远,也像天使一样浑身发光了起来。

    “原来他每次打完架,也很悲伤啊!”

    阿娜尔自动联想起了陆之远刚才说的话,她开动自己的脑补画面,突然心疼起陆之远了:“他肯定也不想打人的吧,因为心里难受,所以每次打架完,才会拉琴默默宣泄啊!好心疼他!”

    不知道陆之远知道被阿娜尔心疼会作何感想,天知道他每次打完架都超级爽歪歪的好吧!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