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界超级红人 第63章 暴打

时间:2018-05-10作者:千古力

    “叮咚!”

    陆之远“卡门”拉到了一半,忽然家中门铃响了。

    “你接着练,我去开门!”

    桃月连忙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是芳芳吗?”

    正在拉琴的陆之远得意一笑,平时家中很少有人造访,现在又是周末,估计是芳芳来找桃月玩的吧。

    不过今天不是有钢琴课吗?

    桃月是刻意请假在家教自己小提琴的,芳芳怎么也没去?

    不管了,反正如果芳芳来,刚好在她面前秀一下自己的琴技,让这丫头也崇拜下自己!

    房门打开的声音响起,陆之远也是听到桃月说话了:“你们……是谁?”

    声音居然十分怯弱。

    “是居委会的人吗?”

    陆之远停止了拉琴,如果是居委会的人,那就要自己出面了,桃子一向很怕那些街道办或者居委会一脸油腻的大妈大婶们。

    “啧啧啧!好水嫩的小萝莉啊!”

    “***!没想到那小子妹妹这么好看,嘿嘿嘿!”

    门口忽然响起了粗鲁而猥琐的男人声音,陆之远听后脸色瞬间沉了下去,然后三步并作两步,走向了房门处。

    “小妹妹,你哥……”

    门口处,桃月被门外一脸凶相的几人吓呆了,她满脸都是惊恐。

    而此时,那个肥男一脸淫笑,正把肥手伸向桃月的脸蛋。

    “住手!”

    陆之远及时冲过来,瞬间把桃月抱到了自己的身后。

    “你们是什么人?”

    护住桃月后,陆之远皱眉冷冷看着门前的马武和肥男,他能从两人身上感受到一股武者的气息,不过特别微弱,和谢衮没法比。

    再看两人身上的黑色绣龙练功服,也是武者打扮。

    “哎呦呦!陆之远,我是你的同学啊!来看看你!”

    就在此时,覃剑华从后面挤了过来,一脸得意而又阴险的笑容。

    “覃剑华!”

    看到覃剑华的瞬间,陆之远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明白后的瞬间,陆之远的眼神冷到无以复加!

    愤怒也瞬间像岩浆一样在陆之远胸膛翻滚!

    江湖上有句老话叫“祸不及家人”,这句话在学校同样适应。

    陆之远万万没想到,覃剑华居然找人堵上自己家门口了!

    一人做事一人当,为什么要带人堵我家门口啊!

    狗东西!

    陆之远握紧了拳头,心中怒火中烧,若是覃剑华找人在外面报复他,他顶多打回去教训一顿罢了。

    但他居然堵到了自己的家门口,吓到了桃月!

    这已经触到了陆之远的逆鳞!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凤有虚颈,犯者必死亡!

    面前这几人,绝不能轻饶!

    “嘿嘿!”

    见陆之远满脸愤怒,眼睛变红,浑身甚至有些发抖,覃剑华以为陆之远是气的、怕的、憋的,他登时畅快的笑了起来。

    “武哥,他就是陆之远!”

    覃剑华立即对马武指了指陆之远。

    马武本就冷漠的眼睛,此时突然轻蔑。

    面前这个小子,一照面就吓成这样,根本不是什么高手,待会把他腿打断就可以离开了。

    “桃子。”

    陆之远却不管门前彪悍的马武和不怀好意的肥男覃剑华,以及他身后那个面无表情的司机,他转过身,努力挂上柔和的表情对桃月道:“这几位是哥哥的朋友,我们说些事情,你快回房间。”

    “哥……”

    桃月眼里满是担心和害怕。

    他们是没有父母依靠的孤儿啊,最怕被别的大人欺负了,在桃月眼里,形单影只的哥哥,怎么能应付面前这些坏人啊!

    “听话,快回房间!”

    陆之远微微蹙眉,稍稍加重了语气,桃月只好转身。

    “喂!不要让小美人回去啊!”

    “就是嘛!就站在这里看看我们和你哥哥关系有多好嘛!”

    覃剑华和那个肥男开始狂笑,马武也是伸手拍向了陆之远的肩膀:“小子,让你妹妹留……”

    话还没说完,马武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人抓住了。

    ——陆之远背对着四人,伸手抓住了马武的手腕。

    咔!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在陆之远背后的马武脸色瞬间惨白。

    “桃子,快回房间。”

    陆之远面带笑容,他目送着踟蹰不定的桃月,直到桃月身影消失,他才捏着马武的手腕,缓缓转身。

    转身那一刻,陆之远一直压抑的杀气,也终于流露。

    宛如死神附体。

    “啊!”

    陆之远再次用力,马武手腕出响起骨骼关节碎裂的瘆人声音,而马武也是终于忍不住,吃疼的惨叫了一声。

    “武哥!”

    肥男和覃剑华登时大惊失色。

    此时此刻,他们也是忽然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凉气笼罩了全身。

    现在正是炎热的夏天,可他们却感觉像到了冰窟里一样。

    “不好意思,我们家不欢迎你们,我们还是出去聊吧!”

    话音刚落,陆之远飞起一脚踹向马武肚子,一脚把他踹飞,重重的撞到了陆之远家门对面的墙上。

    嘭!

    马武结实的身体把墙皮都给撞的龟裂飞溅!

    一旁肥男和覃剑华表情瞬间僵硬。

    “妈的,敢偷袭!”

    肥男毕竟也是武者,他不服气,也是一脚踹向了陆之远。

    嘭!

    “滚!”

    但他的速度在陆之远眼里慢如蜗牛,陆之远也不废话,直接再踹一脚,把他也给踹到了墙上。

    “一群杂碎,也敢堵我陆家的门!”

    说完,陆之远眼神像刀子一样盯住了覃剑华。

    “我…我…我……”

    覃剑华已经吓的面无人色,口齿不清。

    或许是听到动静不放心,桃月居然又跑到墙边往这边偷看了,陆之远感觉到了。

    所以,他没有踹覃剑华,而是伸出手,轻轻推开了他。

    “桃子,我没事哦!我出去和他们聊。”

    说完,陆之远缓缓踏出家门,顺手关上了厚厚的防盗门。

    关上门的瞬间,陆之远眼神再次变寒,狠狠挥出一巴掌,裹挟着强大的元气抽到了覃剑华的脸上!

    覃剑华立刻像断线风筝一样撞到了另一面墙上,脸把墙撞出了一个小凹槽,他被陆之远抽的那半张脸瞬间红肿,而另一半撞到墙的脸更惨,已经满脸是血。

    这一巴掌很重,但不足以致命,然而覃剑华倒地后双眼翻白,口吐血沫,十分凄惨。

    “少爷!”

    那个司机立刻试图去扶覃剑华,然而陆之远已经过去,用脚踩住了覃剑华的手。

    “不关我的事啊!大哥放了我吧!”

    司机惊恐的看着陆之远,连连祈求。

    “今天,踏入这栋楼的人,都别想好!”

    说完,陆之远又一巴掌抽到司机脸上,直接把他抽的滚到了楼道中。

    “呜呜呜……”

    脚下,覃剑华已经恢复了清醒,他脸上吃疼,不争气的哭了起来。

    “敢找人堵我家门,你是不是活腻了?”

    陆之远心中余怒未消,又狠狠的用脚跺了几下覃剑华的手!

    “哇啊啊!”

    覃剑华登时惨叫不已:“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妈的!这事没完!”

    陆之远厌恶的看了眼覃剑华,然后一脚把他踢到楼道,和蹲在那里捂着脸瑟瑟发抖的司机一起了。

    “你们……”

    陆之远指向了马武和肥男,这两人体质好,早已经爬起来,马武一手握着手腕,肥男则捂着肚子,两人看陆之远的眼神既惊,又恨。

    “是什么人?”陆之远问道。

    陆之远看他们像是有组织的人,不管他们属于什么组织,陆之远都要让他们组织里的所有人都永远记住——

    陆家所在的小区,是永远的禁地!

    “哼!小子,你有两下子,但如果不是偷袭,我未必会输给你!”马武捂着手腕,冷冷看着陆之远。

    肥男也是不服气道:“小子,即便你有两下子,但在a市,惹了我们也没你好果子吃!”

    这个小区是平民小区,肥男也是估计,陆之远肯定没什么背景,只是会几招厉害的功夫而已。

    他们龙腾武馆在a市有几百号弟子,对付一个穷小子还不容易?

    “扶起覃少,我们走。”

    马武和肥男此时也是能站起身,两人丝毫不惧陆之远,冷冷看了眼陆之远后,就打算离开。

    他们已经在陆之远手上吃了大亏,此刻主动离开按照武道的规矩就是认栽,他们以为陆之远不会拦他们。

    毕竟陆之远都把他们打伤了,气也出了,他们自始至终没有机会还手过。

    “我说……”

    陆之远冷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挡在了马武和肥男面前。

    “你们是傻,还是听不懂我说话?”

    马武和肥男登时一怔。

    “你们,是什么人?”

    陆之远低着头,强忍着动手的冲动,再问了一句。

    这两人完全没有认识到事情的重点所在,重点不是比武好吗,而是你们胆敢堵我家门!

    你们还,吓到了我妹妹啊!

    “我们是龙腾武馆的!你敢怎样?”肥男冷冷道。

    马武也是握紧了另一只拳头。

    他觉得现在有准备的他还有再战之力。

    “龙腾武馆是吧!好!”

    陆之远点了点头,身为土生土长的a市人,他起码知道龙腾武馆在哪。

    “我想怎样?”

    陆之远笑了笑,旋即眼神突然变寒:“我想把你们打成废狗送到你们武馆!”

    “艹!”

    马武和肥男又感受到陆之远身上刺骨的杀气,两人登时大骂一声,率先对陆之远出手了!

    肥男一拳轰向陆之远心窝,马武一脚踢向陆之远膝盖软骨处,这两人一上一下夹攻,角度刁钻,出手迅速,即便是暗劲高手一时都难以应付。

    然而陆之远不是暗劲高手,也不是通脉境的武者。

    他是在古武位面之上的修仙界筑基境界道人。

    陆之远站着不动,任由两人打中自己。

    元气护体,两人之攻击如挠痒痒一样。

    而两人却并不能感受到元气,他们击中陆之远后,登时欣喜不已。

    但马上他们就发现怪异之处了,肥男感觉陆之远心口硬如铁,而马武也发现陆之远并没有像正常人那样,被踢中膝盖软骨会立马脱臼跪下。

    他依旧稳稳站着。

    “垃圾!”

    这两个人距离暗劲都差的远,想伤到陆之远简直是天方夜谭,鄙夷一声后,陆之远出手了!

    “该我了!”

    出来混要说话算话,说把你们打成废狗,就一定要把你们打成废狗!

    陆之远一拳轰向马武面门,又一脚直踹肥男小腹!

    嘭!砰!轰!噼!啪!

    ………

    一时间,楼道里各种闷响**声此起彼伏,马武和肥男两人像沙包一样被陆之远狂虐!

    楼道下面拐角处,覃家司机瑟瑟发抖,而脸肿成红烧猪头的覃剑华,直接吓尿了裤子。

    覃剑华发誓,如果上天给他重来的机会,他死也不来找陆之远麻烦。

    但现在,他没有重新来的机会了。

    事情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陆之远应该不敢去龙腾武馆吧!

    覃剑华想到了陆之远刚才的“狂言”。

    对!

    他肯定不敢去龙腾武馆,那里那么多高手,如果他去了,那就是找死!

    到时候自己要把他打成猪头!

    …………

    覃剑华心中还存着报复的念头。

    嘭!

    就在覃剑华想着报复的时候,忽然祸从天降。

    那个被打成废狗的肥男被陆之远一脚踹飞,狠狠地砸中了楼道里的覃剑华。

    肥男至少三百多斤,覃剑华立刻被撞的眼冒金星,被压的口吐白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