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界超级红人 第34章 赴宴

时间:2018-05-10作者:千古力

    今天周六,桃月和芳芳一起去舞蹈班,陆之远也应邀前往了聂家。

    这次,聂礼直接派人开车来接的陆之远。

    聂家大本营并不在a市,而在省城。

    只不过a市医院的心脏外科很有名,刚好聂家老三聂礼又调来当副市长,聂家小女儿聂倩(叶晴曦妈妈)也在这里,所以聂老爷子才从省城来治病而已。

    聂家老大老二老四都不在a市,聂老爷子住在聂礼为他安排的私人疗养院里。

    说是疗养院,其实更像是一处江南别院,汽车从闹市区拐入一处巷子,出了巷子就是一片竹林,穿过茂密湿润的竹林后才到别院的青石门口。

    聂礼亲自来接的陆之远,并帮陆之远打开了车门。

    “小远啊,快进来,我家老爷子正在等你。”

    “这别院藏在闹市中,我在a市长大,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陆之远下车后不禁感慨。

    外面的闹市区他不知道来过多少次,却不知道这里还藏着这么一处古香古色的别院,光是站在竹林环绕的门外都感觉像是身处空谷幽兰的山林之中。

    “哈哈!这是我那经商的四弟的产业,也是前几年才买下来,又重新修整了一番,待会我带你好好参观参观。”聂礼笑道。

    “好!”

    陆之远也不掩饰自己的好奇,他的见识确实不多,此刻刚好涨涨见识。

    走进别院青石门,是一道低矮的走廊,走廊纯实木建造,没有北方古建筑的雕梁画栋,原木的质感彰显着主人清雅的品味。

    走廊两旁的草坪满是奇花异草,矮石假山上被茂盛的文竹覆盖,陆之远第一次看到这么茂盛的文竹,想来也是有些年头了。

    突然,两只五彩斑斓的散养孔雀从假山后钻出来,丝毫不怕行人,漫步在草坪上抖着羽毛。

    “我去!”

    陆之远惊讶了下,仅仅只是刚进门,这奇花异草和孔雀就是很让人惊艳的景色啊!

    噶~

    这时,假山后又响起一声鸣叫,紧接着,一只浑身雪白的白孔雀又钻了出来。

    陆之远瞠目结舌,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白孔雀。

    这只白孔雀更不怕人,甚至还朝陆之远走了过来,看它不断抖动着长长的尾羽,似乎想要开屏。

    “聂先生,我可以拿手机拍一段吗?”陆之远连忙问道。

    “哈哈,当然可以。”

    聂礼笑呵呵的点头,心道陆之远虽然有那种神药,但终究是没见过世面的高中生而已,心中不免对陆之远轻视了几分。

    而陆之远则不管其它,直接拿出手机给白孔雀和那两只孔雀录像,这要是开屏了上传下抖音,至少能骗几千赞吧?

    蚊子腿也是肉啊!

    能量值距离十万可还差很多呢。

    “开屏!开屏啊孔雀大哥!”

    陆之远兴冲冲的对着孔雀录像,嘴里念叨着,就像一个刚进城的瓜娃子一样。

    聂礼很有耐心的站在一旁,不过随行的秘书则也对陆之远有了些许轻视。

    他们只是对陆之远的药很感兴趣,对于陆之远这个人,还是有些看不上的。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而已。

    唰!

    终于,白孔雀很给面子的开屏了,而见白孔雀开屏,剩下那两只花孔雀也都争相展开了彩屏,一时间三雀开屏,场面壮观。

    “哈哈!”

    陆之远满意的收了手机。

    生活中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有了抖音,人人都可以把自己发现的美分享出来,这里你不需要有粉丝基础,不用靠大v转发,只要是好看的视频,就一定有人能看到,一定能收到点赞!

    所以抖音现在才会那么火啊!

    录完视频,陆之远继续跟着聂礼朝别院深处走去,一路上的景色和精巧的建筑让陆之远连连惊叹,但他也是有分寸的人,没有再拍视频了。

    很快,陆之远就跟着聂礼来到了别院深处的一片紫竹林里。

    竹林旁有一方凉亭,凉亭里有石桌石凳,周围有几颗杨柳枝蔓飘摇。

    聂老爷子坐在石桌前品茗,他前方空地上,一名身穿黑色练功服的壮汉,正在调教两名和陆之远年纪相仿的一男一女扎马步,练拳。

    陆之远能感觉到,那黑衣壮汉体内似乎蕴含着一股类似自己体内元气的能量,但非常之少。

    “父亲。”

    聂力喊了声,聂老爷子回头见陆之远来了,立刻笑容满面的站起了身。

    “小陆来了,老朽等你好久啦!快来坐!”

    老爷子声音洪亮,精神头很足,培元丹的药效可不是盖的。

    “呵呵,老爷子客气了。”

    陆之远也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只好稍微弯腰对聂老爷子点了点头,毕竟对方是老人。

    “这是干什么的,练广播体操吗?”

    落座后,陆之远看了看前方打拳的三人,仔细看后,他不禁又摇了摇头:“这种操,还是不要练为好,尤其是女孩子和老人。”

    如今,已经踏入修仙一途的他,对于一些养生知识也算是无师自通了,境界到了自然能懂。

    他也是看出来,那黑衣人教的拳法招式和体内气息节奏并不一致,长期练下去虽然会增强肉体力量,但会造成体内经脉损伤。

    这种拳法对经脉相对虚弱的女生和老人危害尤其严重。

    听陆之远这么说,聂老爷子表情明显滞了一下,他冲陆之远摇头道:“呵呵,不知者无罪,小陆你不懂,这可是上乘的内家拳法,如果你想学,我可以让谢大师也教教你。”

    说着,聂老爷子指了指前方道:“那位谢大师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很多人求他教一招半式他都未必肯教,若非看在和我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他今天也不会指点我聂家小辈。”

    “那是我的儿子和女儿。”一旁的聂礼道。

    陆之远看那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一男一女,女的一身白色练功服,身材婀娜,面容姣好,尖下巴微微抬着,眼神深处透着一股子高傲;

    男生长得和女生十分相像,他像海胆一样的发型格外惹人注目,虽然他长的挺帅,可浑身总透着一股吊丝气质,眉宇间也充满了猥琐。

    这种气质连陆之远都不如,不像是权贵家的公子哥。

    陆之远笑了笑,道:“聂老爷子,聂先生,当着你们的面,我不会乱说,那种拳法确实不要练为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老爷子您之前就是练拳的时候心脏病发作的吧?”

    此言一出,聂老爷子和聂礼登时色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