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极品宇宙至尊 第14章 挟持

时间:2018-05-10作者:初见时的模样

    “小子,看来你还没有认清楚形势,你再敢这么与我们老大说话,信不信老子撕烂你的嘴!”

    周景的肆无忌惮,让得跟在中年男人身边的彪形大汉看不下去了,他们老大是何等人物,岂容一个毫无背景的毛头小子呼来喝去。

    本来周景刚才的所作所为就有点让他们这些做小弟的忍不了,要不是他们老大压着,他们当场就料理了周景,谁知道现在到了他们的地盘,周景居然还敢这般狂傲,这让他们怎么能忍。

    中年男人站在旁边,面无表情的看着,虽然他心中是有点欣赏周景的,但是周景这般目中无人,让下面的人敲打敲打也好,况且等下还不知道左平要怎么料理周景呢,现在让周景老实下来,等一下他们也好办一点。

    周景瞟了一眼出声的大汉,随后又把目光放在了中年男人身上,嘴中轻呼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刚才担心着前身母亲的安危,有点失了方寸,现在被彪形大汉一统怒斥,才让他稍微清醒过来。

    他现在身在左家的地盘上,如果不理智的话,等下别说救出前身的母亲了,就算他自己能不能走出这里都还成问题。

    “走吧,带我去见左平。”周景放缓了自己的语气,没有在表现得那么煞气腾腾,在没有见到前身的母亲之前,就算做样子,也要继续做下去。

    “这后生仔是个人物啊。”中年男人目睹了周景的转变,心中对其的评价又高了一分,能在这种情况下猛然冷静下来,别说周景这样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了,就算是一般的道上大哥都不能做到。

    中年男人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看了周景一眼,就当先向前走去。

    “咚咚!”

    来到一间包厢门前,中年男人敲了敲房门,低沉的声音传出:“左少,你要的人给你带来了。”

    “嘭,嘭!”

    包厢中传出一阵推翻东西的声音,随后一道急切且仇恨的声音传来:“周景那杂种带来了?快点带进来。”

    包厢里面是左平,周景只是一听就分辨了出来,毕竟他早上才与左平发生过矛盾,对于左平的声音,记忆犹新。

    下一刻,在周景眼前,包厢门被打开,左平那一张带着狰狞与邪笑的脸庞出现在他的面前。

    “哈哈!”见到周景的瞬间,左平哈哈大笑,笑声中说不出的满足与快意。

    蓦然,左平的笑声一收,一脸狰狞道:“杂种,没想到报复会来得这么快吧。”

    周景看着宛若得了失心疯的左平,没空与其多做口舌之争,冷声道:“我母亲呢?”

    “狗杂种,还想见你母亲?你们,给我打,先给我把这个狗杂种打个半死在说!”左平狞笑着一指跟在后面的几个彪形大汉,命令道。

    几个彪形大汉没动,毕竟左平又不是他们老大,他们不归左平管。

    “照办吧!”旁边的中年男人知道下面人是在等他发话,为了不让下面的人,被疯狗一般的左平盯上,吩咐几人按左平说的做。

    有了老大发话那就好办了,几个彪形大汉,活动着手臂扑了上来。

    几个彪形大汉身躯本来就高大,这一扑过来,顿时有一种猛虎下山的气势。

    当然,周景也不是吃素的,在没见到他前身的母亲之前,怎么可能让自己受伤,毕竟他现在被打个半死的话,等下就真的只有任由左平宰割了。

    所以在几个彪形大汉扑过来的瞬间,周景也动了,但是他的目标不是去与那几个大汉打斗,而是眼前的左平,只要制住了左平,他今日才有机会全身而退。

    这是他来的一路上早就计划好的,毕竟在左平的底盘上,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只有第一时间制住了左平,事情才不会脱离掌控。

    “呼!”

    周景脚下生风,一瞬间跨过了三四米的距离,带起一阵强大的气流,瞬间出现在了左平的面前。

    “你,你想干嘛!”

    周景的反应太出人意料了,猛然跨步而出,不止让中年男人与几个彪形大汉一愣,就连左平都没有料到,周景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敢反抗,以至于等周景扑到面前的时候,左平才回过神来,慌忙想向后退去。

    只不过太晚了。

    只见周景扑上去的时候,顺手在包厢里面抽出一只酒,砰的一下砸碎,而他的另外一只手,已经圈在了左平的脖子上,随后拿酒的那一只手,已经抵在了左平的喉咙处。

    这一切显得行云流水,直到左平被挟持,当事人以及中年男人才回过神来。

    “周景,你想干嘛,你是不是真的想死,快放了我!”

    被锋利的玻璃渣子抵在喉咙处,左平也慌了神,一张本来就白的脸,吓得愈加苍白。

    左平不是不想反抗,可是周景夹着他脖子的手腕,就像铁夹一般,让他丝毫反抗不得。

    开玩笑,周景现在的肉身力量可是两百斤,就左平这样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纨绔子弟,一只手夹住绰绰有余了。

    “后生仔,放了他,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慢慢谈。”中年男人此刻脸色也变了,如果左平真的在他面前出事,他的麻烦可就大了。

    “我母亲呢,把我母亲带过来!”周景此刻显得很冷静,甚至冷静得让人有点害怕。

    “你先放了左少,一切好说。”

    听到周景的要求,中年男人回过神来,这也让他稍微松了一口气,至少周景还有把柄在他的手中,这样一来,双方还有平等谈判的资格。

    “我的话,你没听见吗?把我母亲带来,不然我不介意在他喉咙上开条口子。”

    周景声音冷冽,手中的碎酒往左平喉咙一送,直接抵在了左平的皮肤上。

    冰冷的玻璃抵在喉咙上,让得左平身体一颤,怒吼道:“快按他说的办,要是小爷出了什么事情,你们也别想好过。”

    左平现在真的被吓到了,从小到大他何时受到过这种待遇,特别是他现在回想起周景在教室暴打他的场景,更加让他心中颤抖,周景表现出的种疯狂与肆无忌惮,表明其不止敢做,而且还会做得非常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