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仙官 第二百二十三章 侯府请帖

时间:2018-08-17作者:暗黑茄子

    世上文人墨客有多少?就说各地的编撰官,加在一起,没有一万也有八千,算上其他能编撰书籍的文人,数量更多,但真正能出传世佳作的,又有几个?

    极少!

    就算是文脉初成的作品,也不多,本身,能入得了文圣殿那些人眼的著作,本就是凤毛麟角,能评上境界的,就更少了。wwΔw.『ksnhu『.la

    写完这四个字,楚弦想了想,又取出另外一张纸,写了三个字。

    《自省论》

    ……

    文院的文官,小瞧了楚弦,以楚弦的手段,将他们整治的服服帖帖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当然,这手段是恩威并施,而且是要在实力上压服对方。

    就例如背诵经典著作,又例如辩言论道,文院那十几个人合在一起,都辩不过楚弦一个人。

    这激辩之后的结果就是,这些文官是彻底的服了。

    这帮文院的官员,说白了,都是贱骨头,楚弦自己就是一个文人,所以很理解这种感觉,他们都觉得自己了不得,这种人,缺点是自大,恰恰优点也是这个,因为一旦有人在学问上压过他们,他们会立刻折服于你。

    而且是真心折服。

    不过十几天时间,楚弦已经是彻底的掌控了春江文院。楚弦安排下去,让他们收集各种文献,众人不解,但还是照办,而等到楚弦将打算编书造册的计划道出之后,众多文官都是目瞪口呆。

    有人怀疑,有人叹息,有人暗中说楚弦是好高骛远,但也有人兴奋,有人激动,毕竟无论怎样,能参与编撰,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难得的机会,失败了,不损失什么,而一旦成功,作为参与编撰之人,必会名留青史。

    如此一来,这些官员一个个都被调动起来,说起来,楚弦还是头一次遇到没有太多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情况,这些文官虽然一个个都是臭脾气,自大的很,但当真没有太多阴谋诡计。

    这日楚弦正在文院书房,他的书桌足足有七尺多长,上面摆满了各种书籍文册,有各州地理图册,包括山河海岳,飞禽走兽,可以说是详细无比,其中有不少是楚弦写出来的,将各州的地理完善,就例如某地,山川在原本的文献中只有十座,楚弦四处收集,将其中缺失的山地标注写出,包括缺失的飞禽走兽,甚至是妖兽山魅,种类不下数十种。

    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要将完整的《江山河志》编撰出来,在楚弦估算,怕是得花费两三年的时间,毕竟这一步在楚弦的仕途计划中,乃是极为重要的一步,如果《江山河志》无法达成预期的效果,对于楚弦将来能走到哪一步,影响是至关重要的。

    南疆州广阔,山多,飞禽走兽更是数不胜数,目前还没有谁能将整个州地的情况摸清楚,总有遗漏,楚弦这一次选择南疆,就是打算完善地理之学,走兽,花草树木之学。

    写完十几页内容,楚弦看了看手中的正气笔,提笔一点,一道官力爆出,窗外至少十丈之外的一棵大树上,顿时嘭的一声,被点出了一道凹痕,入木三分。

    这不是武道,而是官术。

    随后楚弦又提笔一写,下一刻,一个巨大的‘静’字荡漾而出,这一瞬间,外面的虫语鸟鸣,风声,人声,全部消失不见,整个文院,似乎是陷入了一种极为诡异的安静当中。

    此刻,文院中其他的文官都是大吃一惊,他们发现,他们互相说话居然都像是无声的一样,什么都听不到,只能看到嘴巴在动。

    有见识的文官此刻想到了什么,当下是大惊失色。

    一人虽然知道别人听不到,但还是开口道:“这是正气临摹天道法贴,应该是静字,了不得,居然能达到这种程度,难道是副编撰大人?”

    显然,文院里其他人是没这本事的,只有新来的副编撰大人有这种可能。

    天道法帖,圣朝文官的官术中最为厉害的一种,发帖中分了‘字’、‘词’两种,就如这一个‘静’字,以正气笔写出,便可静默周围一定区域,屏蔽一切声音,若有人想要施展咒法,说不出声音,念不出咒语,那等于是废了他们的法术,所以这官术的实用价值极高。

    文院中的文官,也有能写出这一个字的,但效果,比现在的要差了太多。

    差不多五息时间,各种声音这才重现。

    楚弦若有所思,他因为修炼八荒合仙诀,之前都将精力放在武道和术法修炼上,官术上的修炼反倒是没有什么进展。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楚弦对于官术,本就达到了一种境界,哪怕是随便施展,都抵得上别人练习数年的成果。

    正气笔临摹天道法帖,便是圣朝文官最经常运用的官术。

    就像是枷锁、困身,便都是天道发帖中的官术,这当中,单字的威力要高过词,就像是楚弦刚才的‘静’字,就不是别的同级官员能写出来的。

    收了正气笔,楚弦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

    按照八荒合仙诀的修炼计划,武道达先天之后,就要将术修的境界提升到神关,出窍时楚弦主修崔焕之赠予的《分身御金诀》,神关境界,楚弦现在修炼的是《大洞真经》,这是楚弦所知神关境界所能学到最好的术修内丹法,神关境界的巅峰是‘内炼金丹’,之前四个阶段为纳气辟谷,灵关初开,吞阴泉,夺阳炎。

    楚玄如今已达第一个阶段,也就是纳气辟谷,这个阶段讲究纳天地灵气,草木精气,走兽浊气,都可炼化为己用,正所谓‘凡人食谷凝气血,吾仙纳气化神通’,到达这个阶段,楚弦甚至可数月不食五谷,紧靠纳气化精为生。

    这个阶段一般需要长时间积累,积累足够了,便能进入下一个阶段,灵关初开。

    楚弦正在思谋修炼之事,按照现在的速度,他要修炼到内炼金丹的神关巅峰阶段,怕是至少得一两年,甚至更久。

    修炼之事,本就是入门易,提升难,尤其是神关境界,更是一个积累的过程,积累不够,如何凝结金丹?

    便在这时,外门有脚步声动。

    楚弦耳目敏锐,一听便知道是专门服侍自己的小吏,不一会儿就听到门外那小吏小声道:“楚大人,外面沈大少求见。”

    沈子义来了?

    楚弦这几日十分忙碌,所以倒是忘了沈子义他们似乎参加完那小侯爷的婚礼就要回去了,算算时间,估摸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

    “请他进来。”

    楚弦吩咐完,没一会儿,沈子义就进来了。

    “楚兄,公务繁多啊。”沈子义进了楚弦的书房,看到满满当当都是书籍文册,不光是书架上,只要是能摆放书籍的地方,基本都被摆满了,甚至,都没有一个下脚的地方。

    楚弦一笑:“咱们去院子里说。”

    “行,院子里宽敞!”沈子义最不喜欢读书,看到这么多书籍,头都疼了。

    到了院子里,楚弦吩咐小吏去泡茶待客,沈子义摆手道不用。

    “这次来找你,我是受人所托。”沈子义说这,从怀中取出一张红色的请帖,递给楚弦。

    楚弦一愣:“给我的?”

    “当然是给你的,我说楚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为何这镇南侯府会专门给你发请帖,要知道,州府里,有资格去参加婚礼的可不多,基本都是人家侯爷的老友,楚兄你和镇南侯府的人有交集?”沈子义好奇心发作,问了一句。

    楚弦没回答,打开请帖一看,上面的确是写给自己的。

    “我初来乍到,头一次来南疆,怎么会认识镇南侯府的人!”楚弦说完,随即就想到一种可能。

    或许是因为自己曾在洞烛司当差的原因。

    这是楚弦能想到的唯一可能。

    以镇南侯的关系网,要知道这个隐秘的事情并不是什么难事。

    沈子义还是不依不饶,一直追问,楚弦这次倒也没瞒着他,就问沈子义,有没有听说过洞烛司。

    如果是以前的沈子义,那绝对是没听说过,但在京州待了两年时间,再加上还有萧禹这个舅舅,沈子义的见识也是今非昔比。

    “洞烛司,我当然知道,那是极为隐秘的机构,据说专门做一些机密之事,还负责监管圣朝官员贪腐,尤其是洞烛内卫,据说是圣朝中最为精锐的护卫。”沈子义说完,突然意识到什么。

    楚弦这时候道:“你知道我被吏部从巡查司一纸调令弄到凉州定海县做县丞,一年后,我就被人举荐,去了洞烛司。”

    沈子义大惊。

    “楚,楚兄,你在洞烛司当过差?”

    楚弦点头。

    “怪不得。”沈子义反应过来,如果说楚弦在洞烛司待过,就算只是一个普通的校尉,那也是地位超然,估摸镇南侯府的人也是知道了这个内情,所以为了结交,这才邀请了楚弦,也是镇南侯府的人知道自己认识楚弦,所以才委托自己来送这个请帖。

    “楚兄,你在洞烛司是什么官职?”

    “最开始是持锏校尉,后来,坐到兵长佐官的官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