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仙官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小人再作祟

时间:2018-07-25作者:暗黑茄子

    如果没有仙官坐镇,怕是妖族的大圣,早就来破掉封印了。

    这些,普通官员不知道,百姓更不知情,楚弦现在,也只能是装作不知道。

    此刻他带着戚成祥、洛家兄妹骑着疾风马,在沙地上驰骋,疾风马乃是异种马匹,体格彪悍,天生可御风,速度更快,乃是混杂了妖族血统,要赶去沙城,还真得是这种异种马匹才可以。

    三日时间,楚弦等人一路急行,终于是在规定时间之前,进入了沙城。

    凉州特产丰富,精铁矿石、玉石、宝石都是别处没有的,所以商贸发达,经常可以见到商队出入,来往各地。

    也因为如此,沙城虽是四面沙漠,却是极为繁华,城中之人,甚至比镇西城还要多,城池之地,也要更加宽广。

    楚弦不是头一次来沙城,即便如此,这一次来了,依旧是感叹这沙城的宏伟壮观,别的不说,高度近百米的围墙,就是极为少见,当初修建这一座城,必然是耗费了极大的人力物力。

    楚弦尚且如此,就不用说戚成祥和洛家兄妹了。

    戚成祥性格沉稳,修成先天境界之后更是稳重,虽然惊奇,却是依旧坚守职责,他的职责,就是护卫楚弦。

    至于洛勇和洛妃,眼睛已经不够用了,东瞅瞅西看看,就是路边买小食的摊贩,都能让他们驻足。

    楚弦一想,自己去州府报道,带着这么多人也不合适,况且,他虽然清贫,但手里还是有些银子的。

    所以直接找了一家干净整洁的客栈,开了几间上房,然后又给了洛妃一些银子,让他们兄妹两个在城中自己转转。

    “师父要去州府报到,你们两个可以游览一些沙城风景,然后等师父办完事,再在这里汇合。”楚弦叮嘱了一声,洛妃和洛勇自然乐意。

    送走了兴高采烈的兄妹俩,楚弦带着戚成祥,前往凉州州府。

    上一任凉州刺史苏文正已经辞官回家,不过明眼人能看出来,就和长史顾轻舟,军府司马彭四海一样,这三位迟早都要回来的。

    现在代替刺史一职的是圣朝新派的官员,姓李,不过楚弦知道,自己这一次肯定是见不到这位李刺史。

    果然,通报之后,楚弦被人引了进去,然后在一个院子里,见到了一个身着黑衣,器宇不凡的官员。

    这位官员,不知道官职,但看其腰间的官符,也是正七品。

    楚弦上前行礼,对方点头道:“你便是楚弦?官符拿来。”

    楚弦取下官符递过去,后者查验之后还回,然后道:“你的职位,州府另有安排,现在你随我来,对了,你这位随从,让他回去吧。”

    戚成祥有些不愿意,但也没法子,州府有州府的规矩,他只能离开,不过却没走,而是守在州府门口。

    楚弦跟着那位官员,一路到了一个偏僻安静的庭院,那边有一个大厅,进去之后,里面已经是有七个人,楚弦进来,立刻是齐刷刷看了过来。

    被人注视,楚弦倒也不慌,只是觉得奇怪。

    这七个人,不像是给自己安排官职的人。

    “坐下吧。”

    带楚弦来的那人说完,居然是直接转身出去,什么话都没说,这让楚弦有些懵。屋子里的人,也没有要互相说话的意思。

    莫名其妙的楚弦四下看了看,不懂这是要做什么,他想要问一个人,但刚开口,那人就将头扭到一边,显然,也没法子询问,就是问了,对方估摸也不会说。

    “莫非,是某种考验?”

    楚弦猜测。

    就像是当初,同样一个执笔官,有他和周放两个竞争者的时候,为了看谁更合适,往往就会安排一些考验。

    现在这个情况,就很像。

    首先是这屋子里的七个人,都是各自提防的样子,而且楚弦观察过他们的官符,从九品,到正八品都有,甚至有一位,居然是从七品的官级。

    相差无几的官级,各自提防,共处一室,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一种考验和测试,这些人彼此是竞争对手。

    再看屋子里的摆设。

    木椅,准备了九把,也就是说,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一个人没来。

    除此之外,屋子里的东西也有很多,包括很多摆设。

    前面桌子上,有茶水和九个杯子,应该是给自己这些接受测试之人所准备的,不过显然,没人喝水,杯子都没用过。

    旁边还有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墙上有字和画。

    楚弦将所有东西都尽收眼底,这时候也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坐在椅子上,四下打量,暗中观察。

    这时候,楚弦注意到这屋子里,居然有一只沙羽鸦,这种飞鸟在凉州十分常见,也有人会养在家中。

    而这一只沙羽鸦并没有被关在笼子里,而是就这么站在屋梁上,仿佛是在看着屋子里的众人。

    楚弦观察了片刻,收回了目光。

    “官典有术,以兽、禽为耳目,这沙羽鸦双目清明,若无意外,是有人透过鸦目,观察众人。”楚弦越发的肯定,这是一次测试,一次考验,可问题是,考验什么?又测验什么?楚弦对此,一无所知。

    便如楚弦所猜测的那样,那只沙羽鸦双目所见,此刻,都映射在州府某处屋子内的一盆水中。

    水中影像,便是那屋子里场景。

    此刻,在那水盆周围,站着两人。其中一个,正是之前引楚弦进来的那个黑衣官员,另外一个,赫然是吏部正五品司郎中,杜山。

    那黑衣官员这时候道:“杜大人,你可确定,已经将这次测试的细节和规则都告知这个楚弦了?”

    杜山镇定自若,点头道:“不错,早在数日之前,我已将这次测试的规则以书信告知,说起来,这楚弦乃是我一个老友的门生,晏大人,你可要多多的帮衬和照顾啊,最好,是给他开个方便之门……”

    黑衣官员眉头一皱:“杜大人,洞烛司有洞烛司的规矩,即便你是吏部司郎中,也无权干涉。”

    杜山正色道:“这个我当然知道,如果不行的话,那就算了,我也是受老友所托,说句话而已,这个楚弦若是各方面都达不到要求,那晏大人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说完,杜山道:“这次我奉命前来等候洞烛司选拔官员,其他的事,不会参与的,那就,静等晏大人的消息了。”

    “不送!”黑衣官员态度一般,他虽只是正七品,比杜山这个正五品要低了两个大品级,但洞烛司地位超然,别说是杜山一个司郎中,便是礼部尚书来了,也未必能讨到一个好脸。

    这一点,杜山心知肚明。

    他离开之后,嘴上露出冷笑。

    “想不到,这个楚弦被我弄到这凉州,居然还能遇到妖族入侵,遇到就算了,他居然还没死,更是立了功,还让上一任刺史苏文正推举进入洞烛司,这个楚弦,当真是命好啊。只可惜,他的好运到此为止,这一次,我负责洞烛司招募笔录,知道候选者中居然有他,如此机会,我又如何能错过?”

    杜山想到自己的杰作,当下是暗笑连连。

    “崔焕之的门生,我又如何能让他进入洞烛司?想都别想,也是那楚弦倒霉,洞烛司的考核历来严苛,但再严苛,都会给一些提示,就像是刚才那屋子里的人,都得到过提示,至少,他们知道是来做什么,如何便算是通过初选,可那楚弦,我只是略施小计,便能让他两眼一抹黑,如此一来,他又怎么可能通过初选?哈哈,哪怕是事后有人去查,又能查出什么?哼哼,想进洞烛司,门儿都没有,楚弦啊,你还是老老实实滚回去做你的县丞吧。”

    自言自语之后,杜山得意洋洋的迈步离开。

    而在他走之后,姓晏的黑衣官员看了看刚才杜山离开的方向,摇头道:“这样的人,居然也能爬到五品高位,他以为,用一些低劣的手段我便看不出来了?”

    说完,他又盯着水塘里的影像,若有所思。

    “楚弦,安城榜生第一,入仕不过一个月,就侦破凤城御史被害一案,揪出幕后真凶,之后被吏部调入凉州,担任定海县县丞,上任之后,勤政为民,注重县防之事,后上书城府、州府,预测妖族近期进犯,由此立下大功,定海县因他不破,此间其所用谋术极高,由苏文正大人推举,入洞烛司,别的不说,能让苏文正大人看重,这楚弦不简单啊。实际上,不光是苏文正大人,刑部提刑司的孔谦大人,对这楚弦也是赞誉有加,既然如此,何不看看,他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能不能只通过观察找出线索从而通过初选?”

    本来要去给楚弦应该有的提示,这时候晏姓官员却是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楚弦压根不知道,他现在是唯一一个,不知道初选规则的候选者,甚至于,他都不知道,他竞争的官职是什么。

    他只知道,定然有人通过沙羽鸦在观察屋子的众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