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仙官 第一百四十七章 强词夺理

时间:2018-07-14作者:暗黑茄子

    姜渊心中不忿,也有些不高兴。

    毕竟谁都不喜欢被人当成棋子来耍。

    但姜渊也没法子,人家是县丞大人,一县主官,所以礼数是不能怠慢的,正打算起身迎接的时候,下人又来通报。

    说是县丞大人留下了官符,留下了官衣,还有一封信,居然是先回去了。

    姜渊愣住了。

    这又是什么情况?

    就算是来委任自己的,怎么不见自己的面就回去了?

    到底是什么意思?

    很快,姜渊就明白了,因为他看到了那一封信。

    那是一封委任状,委任自己为定海县主簿,然后,明日上任。

    就是这么简单。

    没有客套、没有寒暄、甚至没有商量,完全就是命令式的指派。

    姜渊整个人傻了有半个时辰,之后他才逐渐的琢磨过来。

    表面来看,县丞大人强势无比,而且蛮不讲理,委任自己,居然连商量都不商量,但实际上,姜渊自己很清楚,自己本来就很想继续当官。

    当年辞官,也只是因为一些变故,不得不如此。

    这些年他也有重回官场的心思,只是一来他自己年岁大了,二来,有吴德贵在,怎么可能让自己重返官场?

    所以也就不了了之。

    但今天,那位神奇的县丞大人,仿佛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居然知道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

    这可能吗?

    不管是不是,这件事,姜渊实际上都是十分愿意的,况且,他也看出来了,千万不能生气,因为自己若是因为面子和县丞大人掰手腕,那根本不是一个境界的对手,而且现在是人家县丞大人看得上自己,如此,就应该立刻靠过去。更何况,人家县丞大人亲自送来官符、官衣和委任状,这已经是给了自己面子。

    有底线、有本事、重情重义,为民做事,而且手段强硬,这不正是自己需要的上官吗?

    这也是一个机会啊。

    想到这里,姜渊终于是下了决心,虽然他若是重新担任主簿,必然会得罪死吴德贵,但那又怎样?

    以前你吴德贵只手遮天,我姜渊惹不起,只能忍着,现在有了县丞楚大人,你吴德贵的日子也就没几天了,因为就目前来看,十个吴德贵,也斗不过一个楚弦。既然如此,那自己何不出去帮助楚大人,狠狠踩死吴德贵,这对自己有好处,对定海县也有好处,何乐不为?何乐不为!

    ……

    来定海县不过半月,楚弦已经是不知不觉当中,将县衙当中,主簿、文书这两个至关重要的官位拿下。

    担任这两个官位的,都是自己人,除此之外,戚成祥一边养病,一边招募新的衙役,如此一来,楚弦对县衙,对定海县的掌控,已经是逐日提升。

    这让吴德贵每天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却有有些无计可施。

    现在,他的官职只剩下县尉,手下只有典史张中是他自己的人,这时候,吴德贵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去一趟镇西城府,找自己的靠山后台。

    就在这时候,县典史张中着急忙慌的跑进来。

    “吴大人,不好了,那姓楚的跑去视察县军营帐了。”

    一句话,惊的吴德贵冷汗直流。

    因为定海县位于边陲之地,所以早年经常会受到妖族侵扰,所以和内地的县地不同,这里是设立县军的。

    大县县军三百人,小县县军一百人,这是圣朝早就定好的军政,自然,县军对应的配给也是要跟上,县军营帐,练军之地,甲胄、兵器、饷银,这些都归各县管辖,而且是归在县尉头上的。

    现在楚弦跑去视察县军营帐,吴德贵当然感觉不妙。

    “走,快随我去县军营帐。”

    吴德贵带着典史张中,急匆匆的跑出去,显然,吴德贵知道定海县的县军是什么样子,如果真让楚弦进去,那绝对会出大乱子。

    只不过等到吴德贵赶到地方,楚弦已经是脸色阴沉的站在县军营帐门前,等着他来。

    吴德贵头皮发麻,但还是走上前去,笑道:“县丞大人,怎么突然跑来这里?”

    楚弦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吴德贵,当下是指着身后的县军营帐道:“我若不来,就县军这个样子,能抵御下一次妖族入侵吗?吴德贵,你身为县尉,掌一县安防之要职,这县军,便是这么管的吗?”

    在官场上,讲究的是和和气气,很少会有翻脸的情况,但是今天,楚弦翻脸了,而且是当众责备吴德贵。

    这一下,周围的官吏都是明白,今天怕是要出大事了。

    吴德贵被说的满脸通红,县军是什么情况,他自然比谁都清楚,因为妖族有十几年都没有入侵骚扰,所以这几年县军是名存实亡,虽说这方面的开支一点都没少,但实际上大部分都被他和典史张中中饱私囊。

    县军应该是满员一百人,可现在里面,也就是十几个老弱病残,毕竟没有饷银,谁会来做县军?

    除此之外,练兵场杂草丛生,甲胄兵器破烂不堪,至少有数年没有增添和维护,这样的县军,别说妖族入侵,就是来几个厉害的流寇山贼,都震慑不住。

    也怪不得楚弦会暴怒。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四年之后,妖族入侵,定海县才会连一点抵抗都没有,连带周围十几个村落,被妖族屠杀殆尽。

    吴德贵知道他必须说话,当下是道:“县丞大人你是有所不知啊,所以先别动怒,听我一言。”

    楚弦冷笑:“你说。”

    吴德贵立刻道:“县丞大人,你看咱们这定海县,有多少年没有妖族来犯了?我来告诉你,得十五年了,十五年来,妖族都不见踪影,所以县军属于建设那也是在清理当中,不光是咱们定海县,你可以去周边的县地看看,无论大县小县,他们的县军都和咱们一样,有的,甚至还不如咱们呢。”

    楚弦一听,是怒极反笑:“如此说来,吴大人,你还觉得你做得不错?觉得你做的有道理?”

    吴德贵则是摇头:“县丞大人,下官没那个意思,只是就事论事,因为妖族十几年没有入侵,所以县军疏于防范也在清理当中,这世上的事情,不外乎人情世故,有些事情,也没有必要上纲上线。”

    楚弦深吸口气,道:“防御妖族乃是百姓安身立命的大事,你居然说没有必要上纲上线?我且问你,县中还有何事,能比得过安危大事?”

    吴德贵见楚弦不依不饶,也是有些动怒,冷声道:“都说了,妖族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出现,如此一来,年年花费那些银子,岂不是浪费?况且,现在百姓过的不好吗?难道没有县军,就有性命之忧了?县丞大人,你莫要拿官话压我,县军这种情况,不光是定海县有问题,其他县地也有问题,你如果有本事,就去改变凉州地界,去改变镇西城周边十几个县地,因为大家都是一样,若是想要拿这件事针对于吴某,那也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整顿县防是假,争权夺利才是真,你承认不承认!”

    “大胆吴德贵!”楚弦这次是真怒了。

    这吴德贵若只是懒政贪婪,那倒也罢了,谁能想到,此人居然是将疏于县防的事情,当成是理所应当,因为别的县地就是这么干的,他也就心安理得这么做,丝毫没有想过,若是有朝一日,妖族再度入侵,没有县防,会是何等可怕的事情。

    最让人生气的是,不是对方做错了,而是对方做错了,还一幅理所应当的样子。

    这一刻,楚弦都恨不得一刀斩了这个吴德贵。

    那边吴德贵也是撕破脸了,他冷哼一声:“楚弦,你也别装模作样,什么担心县防,什么心系百姓,都是官场的场面话,这话,说说就得了,谁信啊?你还真当你自己是个人物了?你若是个人物,你若是心系圣朝,就不会被吏部发配到这凉州之地,明明就是一个被发配的芝麻小官,居然学人家心系天下,可笑不可笑?你不就是想要争夺权力,不就是想要将内政和县防治安都抓在手里?好,我吴德贵今天就如你所愿,张中,咱们走,正好这几日我身体不适,先去镇西城府告这楚弦一状,然后咱们就在家养病,就看看这位勤政为民的楚大人,如何整治县防。”

    冷嘲热讽一番,吴德贵直接带典史张中离去,丝毫没有理会楚弦。

    显然,这吴德贵是有恃无恐,就是欺负楚弦上头没人。

    “哼,县丞又如何,还不是芝麻小官,他以为县防那么好弄,正好,让他弄,他这一弄,必然会牵一发动全身,这会让其他县地的官员很没面子,毕竟,楚弦这么做,不光是打了我吴德贵的脸,连同其他县地的官员,也一并被打了脸,因为大家都疏于县防,到时候,便是白的,也能给你变成黑的,而且被这么多官员记恨,这楚弦一旦倒台,就别想再翻身。”

    吴德贵这时候一边走,一边道,旁边张中也是连连点头:“不错,挪用县防的银子,不是咱们定海县一家这么做,凉州之地,多少县城都是这么干的,这已经是大家的潜规则,这楚弦屁都不懂,为了争权夺利,居然敢触碰这一条底线,到时候大家群起而攻之,他别说做官,性命能不能保得住都是两说。”

    “所以啊,我才故意大怒离开,就是为了躲开这一场风波,反正先称病几个月,我就看着楚弦一个人,怎么玩得转县防这件事,他要人没人,要钱没钱,最后不想丢官罢职,还得求到咱们头上。”吴德贵说完,四下看看,小声道:“不过,一些之前的亏空漏洞,都得补上,别让这姓楚的抓住咱们的把柄,不然这小子什么事都敢干。”

    “大人放心,早就安排妥当了,这些年县防挪用的银子,都有出数,正正当当,最多就是追究一个施政不当,他还能如何?”张中阴笑道。

    吴德贵一听,很是满意,然后背着手,迈着八字步,扬长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