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仙官 第一百四十五章 流言蜚语

时间:2018-07-13作者:暗黑茄子

    ,精彩小说免费!

    那边藏海和尚脸色难看到极点,太快了,对方一直在防守,让藏海和尚都有些疏忽,所以突然的雷霆反击,让他也没有反应过来,甚至来不及施展术法。

    不过仔细想想,就算是施展术法,也未必能挡住那一刀。

    钢刀是圣朝特制,锋利无比,切金断玉,斩的又是弱点,便是有防身术法,也没用。

    藏海和尚深深看了一眼戚成祥,还有那边的楚弦,呵呵一笑:“楚大人术法精湛,而你这位属下,也是了得,这一局,贫僧认输,从今往后,这定海县,由楚大人说了算,你斩杀我门徒之事,也就此作罢,贫僧愿赌服输。”

    说完,就要转身离去。

    楚弦喊住对方:“以后,别让本官再看到天佛门的人出现在定海县。”

    藏海和尚摇头:“我可以约束门人,但楚大人,你能管得了你的百姓信什么吗?”

    说完,藏海和尚冷笑几声,一抖衣衫,身形消失不见。

    楚弦摇头,最终,也没有逼出这藏海和尚的真身,有些可惜,随后急忙上前查看戚成祥的伤势。

    左臂骨裂,内脏受损,好在都不是致命伤,就如同楚弦之前估算的那样,只要修养几日便可痊愈。

    这时候,楚弦十分郑重的对戚成祥躬身行了一礼,戚成祥大惊,忙道使不得,楚弦却说:“此番,多亏戚刀长下场厮杀,不然不光楚某要倒霉,整个定海县,也会有灾祸。”

    说完,楚弦身子一晃,险些栽倒。

    戚成祥是在拼命厮杀,楚弦又何尝不是全力施展术法。

    他的修为只在夜游阶段,此番却和藏海和尚比拼术法,法力消耗之大,可以想象已经是到了楚弦的极限。

    之前楚弦何尝不是硬撑着,毕竟修为上,他和藏海和尚差距太大,此番能赢,多亏戚成祥勇猛,也多亏了他自己的算计。

    至于藏海和尚最后那一句,我可以约束门人,但楚大人,你能管得了你的百姓信什么吗?

    这一点,楚弦的确是无奈,也的确是没法子。

    但暂时没法子,不代表以后没有。

    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尤其是天佛门在凉州之地经营这么多年,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百姓的愚昧信仰。

    但,路可以一步一步走。

    就像是刚才,藏海和尚说是要蒙蔽众人耳目,不让大家看到斗法厮杀的一幕,但对方还是玩了心眼,毕竟幻术如何布置,都是藏海和尚这个施术者说了算。

    楚弦都不用看,猜都能猜得出,对方的幻术,必然是对天佛门有利,可以继续愚弄百姓,所以楚弦之前偷偷将已经与他心意相通的阴阳幻神鲤投入对方幻境当中。

    阴阳幻神鲤可不光是能让楚弦看破天下幻术,这神物乃是幻境之神,藏海和尚的本事不差,但在幻术布置上,对方和阴阳幻神鲤比起来,便如同蝼蚁一般。

    所以实际上,众多百姓看到的,不是藏海和尚之前所想的那样,而是楚弦所想的。

    不是楚弦认错,而是藏海和尚认错,更是道出天佛门蒙骗众人的手段和把戏,对于天佛门,楚弦不会在意使用什么手段。

    这一点上,没有下限。

    ……

    人群之外,小巷之内,藏海和尚显现出身形,他面带笑意,虽然他输了棋盘斗法,但他觉得,最终还是他占了优势。

    小巷之内,还有几人等候他。

    其中一个和尚,上前尊称藏海和尚为师父,若是楚弦看到他,必然可认出来,这个和尚便是禄光和尚。

    此刻藏海和尚洋洋得意,也是不愿在属下和徒弟面前露怯,只是看到徒弟和众多属下的表情怪异,藏海和尚一愣,暗觉不对劲。

    “你们怎么了?”藏海和尚皱眉问道。

    禄光和尚刚才因为幻术,也不知道那台上最后斗法的结果,但刚才的幻术他们可是都亲眼看到了,整个幻术场景,展现出的就是藏海和尚自己道出天佛门的骗人手段,很多百姓都是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实际上若是藏海和尚回头看一眼,就会发现,现场已经是喧闹一片,毕竟很多人都是虔诚的信任着天佛门,如今看到天佛门的大禅师居然当众道出骗人的伎俩,更是嘲笑众多百姓愚昧,换做是谁,谁能受得了?

    有人痛骂,有人痛哭,还有的沉默,不发一言。

    禄光和尚将情况说出,藏海和尚也是一样的目瞪口呆。

    “怎么会这样?我分明已经构筑好了幻境,怎么可能……”藏海和尚瞪圆眼睛,有些想不明白,但他也不简单,闭目细想,就想到了自己的纰漏在哪了。

    “禄光!”藏海开口,禄光和尚急忙道:“师父,弟子在。”

    “你之前说,广阳仙人洞府当中的阴阳幻神鲤是被这个楚弦给夺走的?”藏海问。

    禄光答:“是,弟子亲眼所见,这楚弦不知用了什么术法,将弟子和蛊道人定身,我等动弹不得,之后那楚弦就夺了阴阳幻神鲤,弟子若非机敏逃回来,不然也就步了蛊道人的后尘了。”

    “那便是为师疏忽了,本以为这楚弦小小年纪,即便是有所奇遇,有所见识,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弄清楚阴阳幻神鲤的用途,更无法运用,这一点,为师算漏了,这个楚弦,比咱们想的还要厉害,此人居然在短短时间内掌握阴阳幻神鲤,更能运用自如,将我也瞒了过去,那神鲤乃是幻术之神,要不知不觉中改变我的幻境也是易如反掌,这一次,贫僧认栽,咱们走。”藏海和尚咬牙切齿道。

    禄光和尚一脸愤恨:“师父,难道就这么算了,就这么放弃定海县?”

    “哼,哪那么容易,信仰这东西,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崩塌的,禄光,向教徒宣传,就说这楚弦乃是邪魔,以邪术蒙骗教众,回头我再请天佛祖施展术法,来一个神像显灵,到时候便可扭转局势,这楚弦,我便要看看最后是谁胜谁负。”

    ……

    就在当天晚上,天佛门在凉州各地的庙堂,天佛祖的佛像显露灵光,信徒激动跪拜,之后晚上,很多信徒都做了梦,梦中天佛祖道出众生痛苦的根源,还有最近发生在凉州各地的天灾人祸,都是因为有邪魔作祟,其中一个邪魔化身成人形,成为人官,化名楚弦,祸害一方,让教众小心提防,不要轻信这妖魔的花言巧语,更要联合起来,诛魔卫道。

    从第二天开始,楚弦的名字就在天佛门信徒当中挂上名了。

    对此,楚弦也早有预料。

    定海县衙之内,楚弦正在处置公务,夏泊仲前来,将这消息告诉楚弦。

    “大人,这天佛门太过猖狂,居然敢胡言乱语,用妖术迷惑教众,将您说成邪魔转世,很多不知情的百姓,更是说什么话的都有,时间长了,怕是会难以收拾,所谓人言可畏啊。”夏泊仲一脸焦急道。

    相对于他,楚弦就要淡定很多。

    “昨日我当众斩了天佛门的教徒,这梁子已经是结下了,不过这天佛门也不过如此,只会用这种低劣手段,不去理会便好。”楚弦继续处置公文。

    “大人,此事不可小觑,虽说只是百姓口中的传言,但毁的是您的名声,为官做人,这名声不可毁啊。属下以为,应当立刻阻止传言蔓延,杀一儆百。”夏泊仲道。

    楚弦一笑,摇头:“没那么容易,天佛门就是吃准了我拿他们没办法,这种诋毁,只是对他们教众信徒传播,实际上,并没有摆在台面上,怎么追究?而且天佛门在凉州之地的庙堂众多,堵了一张嘴,还有十张嘴,一百张嘴,何必费那个力气。”

    夏泊仲着急:“那就任由他们恶言中伤诋毁?”

    “暂时只能由得他们去说,我为人官,做正事,立正心,正气成魂,何惧流言蜚语?”楚弦笔不离册,言语当中,却是带着一种洒脱和无畏。

    夏泊仲心中敬佩,不过想想,这件事就如同楚弦所讲的那样,他们还真没法子。

    好在因为昨天的事情,那藏海和尚居然自己揭短,至少在定海县,天佛门的影响力已经大打折扣,其他地方,也管不了那么远了。

    “大人,我有一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夏泊仲这时候想了想,说了一句。

    楚弦这时候抬头看了看他:“夏文书,有什么但讲无妨,你是本县文书,职责便是辅助与我,无论谏言忠告,我都会听。”

    夏泊仲这时候四下看看,然后上前一步,小声道:“楚大人,在下佩服大人人品,知道大人是真心为定海县着想,做事,而定海县里,除了天佛门是一患之外,还有更大一个毒瘤……”

    楚弦这时候道:“你是说吴德贵?”

    夏泊仲点头:“不错,吴德贵拉帮结伙,所作所为才是真正祸害定海县根基之事,之前的蔡文书,便是一个突破口,此人知道吴德贵不少事情,只要仔细审审,必然能抓住吴德贵的把柄,如此,将他拉下马来,定海县方能全听楚大人行事。”

    楚弦笑道:“蔡文书未必会招供,他很清楚,不说出来,最差就是他自己丢命,他的家眷都会没事,而且吴德贵会好好照料,但如果他招供,他罪责难逃不说,吴德贵若是知晓,为了报复,临死之前,也会拉他家眷垫背,你觉得,那蔡文书会出卖吴德贵?毕竟,吴德贵在定海县经营这么多年,尾巴是有,但绝对不好抓。”

    夏泊仲一愣,他没想到楚弦看的更深,更远,当下又道:“那,就任由吴德贵这种人坐在官位上,祸害一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