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仙官 第一百三十八章 归心(二更求票)

时间:2018-07-10作者:暗黑茄子

    夏氏摇头:“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等泊仲回来问问他,毕竟儿子是在县衙里当差,懂得多,见得多。”

    “屁!”夏松不高兴道:“当年咱们夏家辉煌的时候,不比那些名门望族差多少,每天等着进咱们夏家大门的达官贵人不知道有多少,要说见识,我这当老子的,难道还比不过当儿子的?”

    说完,或许是为了证明自己见多识广,又或者是索性死马当活马医,反正他这陈年旧疾已经纠缠了他二十多年,所以是倒出一粒药丸,直接吞入口中。

    夏泊仲忙了整整一天,直到傍晚时分,才离开县衙,往家走去。

    他现在已经是今非昔比,从一个小吏,摇身一变,成了从九品的文书官,但因为还没有正式得到吏部的批准,没有名入官典,所以他只是有职权,却没有圣力加持,手里也没有官符。

    饶是如此,这一天,跑来怕他马匹的人也是络绎不绝,不过夏泊仲这人看不惯这套,所以对这些人也是不假以颜色,依旧是布衣破鞋,依旧是独自一人归家。

    “爹,娘,我回来了。”夏泊仲虽然疲惫,但心情不错,他打算将当官的消息告诉二老,也能让二老高兴一下。

    进了院子,就看到母亲神色古怪的坐在院子里,院子后面,父亲正在翻找着什么。

    夏泊仲一愣,平日里父亲身体不好,稍微活动一下都是气喘吁吁,咳嗽连连,可刚才他居然看到父亲将几块生锈的铁锭抬出来,丢在地上。

    怎么回事?

    夏泊仲立刻是上前,看到自家儿子回来,老两口也是上前,夏泊仲看着父亲起色似乎比昨天好了太多,就问怎么回事。老两口也不隐瞒,便将今天的怪事道出。

    “那人留下的药,当真是有效,我今天吃了两粒,真的感觉好了很多,身上也有劲儿了,这仔细一想,便觉得那人并没有恶意,否则就凭这本事,要收拾咱们应该并不难。”夏松如实说到。

    没有经历过他这病痛,便不知道哪怕只是缓解症状,对夏松老爷子来说都是一种大恩,他既然答应了对方,只要治好了他的旧疾,便帮忙锻造几样兵器,那么就不能食言,夏家人从祖上开始便是一诺千金,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必然是要兑现的。

    夏泊仲听的是云里雾里,这时候夏松老两口对视一眼,然后拉着自家儿子坐下,决定将夏家之前的荣耀道出。

    “泊仲啊,咱们夏家在凉州,虽然不算是名门望族,但也是大大的有名,自古便有夏氏神匠之称,制器之法,乃是当世一绝……”

    夏松慢慢将家族历史道出,听的夏泊仲是目瞪口呆,显然没想到,他们夏家,居然还有如此辉煌的过去。

    “哎,正所谓物极必反,夏氏一族最终也难逃厄运,先是族中有人狂妄自大,招惹了祸端,惹来杀头大罪,后来妖族入侵,族中之人死了大半,从那以后,夏家就衰败了,你太爷爷临死的时候说,夏家败落,很大原因是因为族人自大狂傲,所以就留下话,不准再以夏氏神匠自居,制器之道,也就不要再往下传了,所以这些事情,就没有和你说过。”

    夏松说完,又道:“本来我是打算将这件事带进棺材的,谁想到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有人记得夏氏神匠,居然还找上门来,甚至知道我的病症,还带来了对症的灵药。”

    夏泊仲此刻消化刚才父亲讲述的东西,想了想,警觉道:“那两人什么样子,是不是本地人?”

    夏松摇头:“绝对不是定海县的人,如果是,不可能那么面生,口音也不对,只不过那两人器宇不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对了,他们留下的是三天的药,说三天之后会再来。”

    夏泊仲点头:“爹,我知道了,不管那两人是什么来路,都需要好好查查,到时候我会调集一些人手,那两人一来,先控制住再说。”

    夏松一听,皱眉道:“泊仲,你虽然在县衙当差,但只是小吏,别人怎会听你的。”

    提到这个,夏泊仲一脸兴奋道:“爹,娘,孩儿我当官了……”

    在天唐圣朝,无论什么地方,当官都是一件大事,正所谓飞上枝头变凤凰,便是如此,当差和当官,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这一夜对于夏家,注定是兴奋无眠,得知自家的儿子熬了十几年,终于是苦尽甘来,终于是做成了人官,老两口激动的是一宿没睡觉。

    “泊仲啊,那吴德贵怎么就突然开窍了,愿意重用你了?”夏松问了一句,夏泊仲一笑:“哪里是那吴德贵,他瞧我不顺眼,我瞧他也看不惯,等他重用我,那是等不到的,其实是新来的县丞楚大人。”

    提到新来的县丞大人,夏泊仲是一脸敬佩,话也不自觉多了起来:“爹,娘,你们两个是没见着,新来的县丞大人,当真不一般,比那吴德贵不知道强了多少,就说昨天的县衙堂会,一下就揪住了账目上的问题,将那蔡文书官帽给摘了,之后吴德贵还想要推举他自己的亲信,谁能想到,楚大人居然一下就说起了我,仿佛对我很是熟悉,更是做主,将我提为文书官。”

    夏松连连点头,教导儿子:“泊仲啊,做人不能忘本,既然那位楚大人对你有知遇之恩,你定然要好好做事,来回报楚大人,也不枉人家栽培你。”

    “这个您放心,我看楚大人心志极高,这人绝不简单,更不会容忍吴德贵那种官场败类继续祸害定海县,看着吧,要不了多久,这定海县就要变天了。”夏泊仲毕竟当差十几年,而且他是有真才实学的,也看出了一些端倪,只是他也担心,担心楚弦这尊强龙,压不过吴德贵这条地头蛇。

    ……

    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

    这三天来,楚弦将积攒下来的事情全部处置完毕,吴德贵也是表面配合,至少没有公然跳出来唱反调。

    但借着这一次处置公务,楚弦着实是在定海县露了脸,这是吴德贵始料未及的,他没想到,他这个混迹仕途十几年的人,居然是拿这个入仕不过几个月的新官毫无办法,甚至是处在了下风。

    不过吴德贵也不简单,这几日,他都在给以前的事情擦屁股,至少不能被楚弦抓到把柄,两人一个是县主官,一个是辅官,表面亲热,背地里互相争斗,都想置对方于死地。

    三天时间,已经没人再敢小瞧楚弦。

    夏家小院,夏泊仲专程赶回来,带着几个衙役,他是文书官,调遣几个帮手那还是轻而易举的,而且县衙里的衙役也并非都是吴德贵那一方的人马,夏泊仲在县衙当差十几年,哪怕是性格不合群,但也是有一些人脉的,也有不得志的人,和夏泊仲关系不差,看到对方当了官,也就靠了过来。

    夏松老两口看着儿子吩咐布置,心里有些忐忑,想要劝一句,但还是没张口,毕竟儿子也三十好几了,判断力是有的,这一次,便由得儿子做主吧。

    至于之前的丹药,夏松吃完了,而且是极为有效,晚上也不喘了,不咳了,脸色也好了很多,便是饭量也比以前多了很多。

    的确是有效,但就如同夏泊仲说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控制住对方,问清楚他们的目的再说。

    “夏文书,你且放心,咱们几个兄弟都是练过武的,虽没有达后天境界,但对付一般武夫那是手到擒来,一会儿我们埋伏在院子里,人一进来,就直接动手,先按住再说。”一个体魄强健的衙役这时候笑着说道。

    夏泊仲点头叮嘱:“那就有劳几位了,不过不要下狠手,千万不要伤了人。”

    几个衙役点头,他们都是大老粗,虽在衙门里当差,但没根基,平日里就是和夏泊仲关系比较好,这次夏泊仲翻身做官,他们就打算跟紧,说不定以后也有翻身的机会。

    藏好之后,就等着那两人来了。

    显然,那两人很准时,约好的时间一到,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这一次,夏泊仲上前开门,他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能治好父亲的旧疾,又是谁,要让父亲重新出山制器。

    门开了。

    夏泊仲看到外面的人,傻眼了。

    楚弦看了一眼夏泊仲,笑道:“夏文书,你也在啊,正好一会儿找你有事,不过现在,我找你父亲。”

    说完,迈步走进来,戚成祥跟在后面。

    夏泊仲脑子一片空白,他怎么也想不到,他要等的人,居然是县丞大人。

    直到看到楚弦走进来,他才突然反应过来,不过那几个埋伏的衙役动作更快,立刻是跳出来准备动手。

    不过刚迈出一步,几个之前信心十足的衙役也傻眼了。

    别的人他们或许不认识,但这位新来的县丞大人,他们不可能不认识,那可是定海县的一把手,而且这几日,县衙里都在传这位大人的手段,那是满满的畏惧,此刻见到县丞大人,几个衙役立刻是腿软脚软,居然是噗通一声跪下,吓的不敢吭声。

    这时候,夏泊仲终于上前行礼:“下官夏泊仲,见过县丞大人。”

    县丞大人?

    夏松老两口也懵了,这年轻人是县丞大人?那个将自己儿子提拔起来的县丞大人?

    当下两人也是急忙上前行礼。

    楚弦让几人起来,然后笑道:“夏老爷子身体感觉如何?我那药,有没有效?”

    “有效,有效,我二十多年的病根,这几天已经好了很多,楚大人啊,之前我们真不知道是您,怠慢了,怠慢了,哎对了,儿子,快去搬椅子来,让楚大人坐下。”夏松这时候说道。

    夏泊仲急忙去搬,楚弦摇头阻止:“不用那么麻烦,戚刀长,麻烦将门关上。”

    说完,那边戚成祥已经是将院门关上,守在门口。

    楚弦又看了一眼那边几个满头大汗的衙役,知道这些都是夏泊仲的人,但还是道:“你们几个既然来了,就先别走了。”

    几个衙役急忙点头。

    之后,楚弦才冲着夏松道:“夏老爷子,之前咱们商量好的事情,能否兑现了?”

    夏松这时候哪里还会说不,当下是点头:“楚大人对我夏家有恩,没说的,只要我这老骨头还能动弹,楚大人要什么,我都会全力而为。”

    楚弦笑了。

    要知道夏氏神匠的称号,那不是白叫的,对方制器的手艺,绝对属于上乘,而楚弦要的东西,还就得是大师级匠人才能制出来的。

    当下楚弦和夏松去屋子里,交待具体要做的东西,差不过半个时辰,楚弦才出来,然后冲着夏泊仲道:“夏文书,你担任文书官的请示,上头已经批了,这两日就可以为你留名官典,派发官符,另外你将定海县现在所有户籍、赋税、土地、财政情况整理一下,一会儿当面口述给我。”

    说完,楚弦带着戚成祥离去。

    夏泊仲此刻才松了口气,实在是楚弦气势太强,他虽然比对方年长十几岁,但居然是丝毫没有关注到对方年龄,面对楚弦时,只有上官威严。

    夏松这时候从屋子里走出来,开口道:“泊仲啊,这几天我有的忙了,楚大人不是一般人,想不到他对于制器,居然也有如此深的学识和见解,吴德贵绝对斗不过楚大人,该做决断的时候,必须要做,犹豫不决那是大忌。”

    夏泊仲一愣,他自然知道父亲说的是什么意思。

    父亲别看只是一个乡下老头,但见解那还是有的,父亲看出自己这几天的犹豫,按照夏泊仲的性格,他只想好好做事,不愿意参与到派系争斗当中,只是显然,他有些一厢情愿了,王德贵那种人,他绝对不会跟随,更不会靠上去,但楚弦不一样,父亲是在告诫自己,要对楚大人归心。

    夏泊仲想明白了。

    官场之上,怎么可能独善其身?像他过往十几年,兢兢业业,认真做事,结果呢?只要吴德贵看不上你,就是做的再好,也晋升无门。派系,并非都是坏的,好人,好官,若不团结,又如何斗得过那些贪官污吏?

    想明白之后,夏泊仲心中的念头瞬间通达,他知道该怎么做了,当下是招呼几个还在愣神的衙役,追了出去。

    四千字大章,虽是两更,但也很厚道了,所以求票,求订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