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仙官 第一百三十六章 树立官威(二更求票)

时间:2018-07-08作者:暗黑茄子

    夏泊仲上来,对着楚弦和吴德贵躬身行礼。

    “见过县丞大人,主簿大人。”夏泊仲礼数端正,不卑不亢,一看便是那种正气尚存的人。

    能在吴德贵把持的定海县保持这一份正气,已经是难能可贵。

    而实际上,楚弦选择夏泊仲,并非是胡乱选的,他知道,夏泊仲有资格来做文书官,而且也清楚,夏泊仲不是吴德贵的人。

    在梦中一世,楚弦在定海县当差,就是跟着夏泊仲,和对方亦师亦友,自然是了解这个人。

    便如楚弦了解姜渊一样。

    这两人,都是楚弦曾经在定海县结交的好友,这一次楚弦故意施展手段,将原本的蔡文书官位弄掉,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扶持夏泊仲上位。

    这一点无论做的明显不明显,吴德贵必然都会有所察觉。

    但楚弦不怕。

    还是那句话,楚弦对定海县很了解,尤其是他看重的人,就像是夏泊仲,那是绝对不可能倒向吴德贵的。

    可笑的是,估摸吴德贵都不知道,夏泊仲第一个想要除掉的贪官,就是他吴德贵。

    此刻楚弦表现的就是根本不认识夏泊仲一般,直接公事公办道:“你便是夏泊仲?”

    后者点头道:“回禀县丞大人,在下便是夏泊仲。”

    “好,从现在起,你便是定海县文书官,正式的任命,我会通报上去,等到吏部复批,便可官典留名,获取官符,不过这可能需要几日时间,你暂且行使文书官之权,切记人官守则,莫要忘记为官初心。”

    楚弦的话很简练,而那夏泊仲苦熬十几年,此刻终于有了出头之日,他虽然激动无比,但表面上却是极为淡定,至少没有得意忘形,也没有因此失了理智。

    便见他躬身道:“在下必尽职尽责,决不懈怠,不负大人期望。”

    同样是简单一句话,表明了夏泊仲的态度。

    楚弦没有多说,让夏泊仲坐在了原本那蔡文书的位置上,至于蔡文书,此刻面带愤恨,却也不敢多说,然后是被人带了下去。

    “文书官既有了人选,那就请县丞大人继续。”吴德贵这时候说了一句,言外之意,就是看楚弦还要做什么。

    楚弦知道吴德贵的想法,之前故意送来那么多卷宗,就是要恶心自己,拖住自己,不过对方想不到楚弦有神海书库,那点东西,当真是难不住楚弦。

    既然你吴德贵想要用卷宗拖住我,那我便以堂审拖住你吴德贵。

    楚弦都不用看卷宗,直接就道出第二件,第三件,第四件,等等等等需要决定的事项,而且条条框框,楚弦都记得清清楚楚,一开始吴德贵还不信邪,想要问住楚弦,但无论他怎么问,楚弦都能对答如流。

    “不对劲!”吴德贵暗道不妙。

    这楚弦什么情况,为何之前送去的那些卷中文书都记得如此清楚,难道对方真的都看过了?

    不可能的。

    吴德贵根本不信,因为换做是他自己,没有个三五日,别说处理,就是看都看不完。

    这一下在堂上,楚弦就掌握了主动。

    治县之事说完,就说其他事务,最后是审理还没有结案的卷宗,涉及民事纠纷、伤人、命案,楚弦居然都是审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一次升堂,从大早,一直过正午,到下午,最后入夜,居然是进行了一整天。

    而且看楚弦的样子,那是没有丁点疲惫,还要继续连夜审案。

    因为是数月时间积累下来的,所以到现在,也只是处理了一半而已,结果是楚弦和戚成祥精神抖擞,吴德贵等人心里是叫苦连天。

    谁能想到,本来是想要恶心楚弦,拖累楚弦的计策,到最后居然恶心了自己,拖累了自己。

    这时候吴德贵对出这个主意的蔡文书更是不喜,暗道此人当真是不堪大用,做了这么多年的文书官,居然连一个仕途新人都斗不过。

    堂上,除了楚弦和戚成祥没有丝毫疲惫,那个被楚弦提起来的新任文书官,夏泊仲也是神态严肃,没有丝毫不耐烦。

    接下来审的是一个杀人大案,原本是悬而未决,找不出犯案的凶徒,但楚弦这一审,却是抽丝剥茧,先将有嫌疑的人一一传到堂上问话。

    在外人看来,就是简单问询,可问到被害之人的外甥时,楚弦只是问了三个问题,便一拍惊堂木,命人将对方拿下。

    那人吓的魂不附体,却是口称冤枉,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对方心里有鬼,结果只是吓唬了几句,这人便痛哭流涕,招供杀死亲舅舅的事实。

    “神了!”

    几个衙役心里暗道,这件悬案他们是知道的,一个月前发生的,当时吴大人主审,却是找不出真凶,因而成为悬案,怎么这位新来的县丞大人就这么简单的一审,居然就查出真凶了?

    这个真凶乃是被害之人的亲外甥,更是第一个报案之人,居然是杀人真凶,这的确是让人始料未及。

    显然,不光是这些衙役,其他人也都好奇,这位县丞大人究竟是怎么看出那人是真凶的?

    这时候楚弦主动开口道:“此人虽是报案之人,却反而是最值得怀疑,卷宗所述,他沉迷赌坊,甚至将自家房产田地卖掉用作赌资,债台高筑,入不敷出,可诸位现在看看他,衣着干净,腰间配玉,哪里像是被人追债的样子,想必是最近有横财入手。横财来源,偏门居多,再加上被害之人验尸册纪录,于自家屋中,背后中刀毙命,家中财物失窃,而屋子房门窗户完好,便说明凶徒是从房门进入,而且是被害之人开的门,背后中刀,说明被害之人并不提防凶徒,十有八九是亲近之人,再看其族谱,县中唯一的亲人便是那凶徒,因此他嫌疑最大,只是没想到他胆小如鼠,还没用刑就已招供。”

    堂上,吴德贵等人脸红如枣,那是臊得慌,当初这案子是他审的,却是认定为盗贼作案,并没有怀疑被害之人的亲外甥。

    也是吴德贵根本懒得去查案,毕竟悬而未决的案子,并非只有这么一个,再说,就算是有悬而未决的案子,那担责的也是县丞,当时吴德贵就知道他这县丞怕是当不上了,所以就存了心思,无论谁来做这县丞,只要不是他,就得处置这些未决悬案。

    但现在被楚弦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破了命案,吴德贵自然觉得颜面无光,可这时候,他也没法子说什么,只能是阴着脸不说话。

    他那一系的人,包括典史张中,也都是不吭声。

    堂上早已经掌灯,已经是戌时,夜色已深。

    吴德贵等人看到楚弦还要继续,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终于是有些撑不住了,换做是谁,堂上待这一整天也有些受不了。

    想了想,吴德贵开口道:“县丞大人勤政,让人佩服,但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很多事情也不急于一时,剩下的案子,不如改日再审,咱们不累,下面的人也撑不住啊。”

    他这么一说,很多衙役和小吏都是一脸期盼,说实话,大早上的时候,他们当中不少人还真没有将新来的县丞当回事,但经过这一天,他们都服了。

    不服不行。

    不光是人家处置公务和审办案件是利索无比,几乎条条件件都能让人心服口服,而且那种堂上的威严,在一天时间里就彻底的建立了起来。

    现在谁不怕这位新来的县丞?

    蔡文书那也是从九品的文书官,在县里也是一号人物,结果大早上就直接被罢了官,估摸还得吃官司,也不知道吴大人能不能保住他。

    光是这手段,谁不怕?

    再加上众人是真的累了,乏了,心里只盼着县丞大人先到此为止,不然真有些扛不住了。

    楚弦这时候却是微微一笑,道:“既如此,那就退堂,明日继续。”

    说完起身,迈步离去。

    众人如蒙大赦,也都是活动腿脚,扭脖转腰,吴德贵感觉自己腿都麻了,他虽有官典圣力加持,却没有修炼武道和仙道功法,坐这一整天,也是有些困乏。

    但他知道,还有几件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一个是蔡文书的事情。

    对方被楚弦以账目不明,伪造账册的名义革了官职,入监受审,这件事必须得先运作一番,至少要保证蔡文书的嘴不乱说。

    对于这一点,吴德贵有自信。

    蔡文书这罪名即便是坐实,但只要想法子将一些亏空补上,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况且这件事最多,就是让蔡文书丢了官职,但只要人没事,相信蔡文书还是很清楚什么事该说,什么事不该说,因为一旦说漏嘴,那就不是丢官那么简单了,丢命都是轻的。

    还有一点,吴德贵要想法子将新任的文书官夏泊仲拉拢过来,这文书官极为重要,必须得是自己人来把持。

    所以回去之后,吴德贵就吩咐手下,就说他摆下酒宴,请夏泊仲来赴宴,毕竟劳累一天,也都困了,饿了。

    只是他的手下去了一会儿就折返回来,道:“那夏文书说夜色已深,心领好意,但酒宴就算了。”

    “哼!”吴德贵一拍桌子,骂了一句:“这姓夏的还是那么不知好歹!”

    不过这一时半会儿,吴德贵也没别的法子,只能是先走一步看一步,大不了,想法子给那夏泊仲泼一些脏水,将对方弄下来,又或者,直接对付楚弦,只要楚弦离开定海县,区区一个夏泊仲,还不是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吴德贵这时候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举杯望天,喃喃道:“不管你怎么折腾,这定海县,终究还是我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