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仙官 第一百一十四章 封妖

时间:2018-06-30作者:暗黑茄子

    野猪妖夹着楚弦二人快步走到那洞穴前三丈处就停了下来,不是他不想往前,而是没法子往前了。

    银王所在的洞穴,洞口没有门锁,按理来说是出入自如,但偏偏,就是这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洞口,居然是将一代妖王困了整整十年。

    当然并非是这洞口神奇,真正困住妖王的,是洞口前一个巨大石柱上印刻的两个大字。

    “封妖!”

    这两个字明显是用正气笔书写上去的,笔力入石三分,看上去浑劲有力,透着一种特殊的力量。

    封字有几种释义,一个是上位如皇者,封授别人地位,还有一个,便是封闭困住之意,显然,此处是后一种。

    楚弦可以肯定,能写下这两个字的,不可能是赵仁泽,赵仁泽的正气笔,还写不出如此霸道的字,更不可能靠着这两个字,封住一个妖王十年。也就是说,当初击败这银王的,除了赵仁泽,还有一位高手,而这位高手,才是写下这两个字的人。

    “至少,是法身境吧。”楚弦看着前面石柱上两个大字,心中做出判断。

    野猪妖将两人放下,因为封妖二字的威慑,他甚至无法靠近洞口三丈的位置,此刻是冲着里面的银王喊道:“银王,刚才我老猪单枪匹马就搅黄了那个什么狗屁的屠狼大会,杀了几个不开眼的玩意儿,那群家伙,都是一群乌合之众,不值一提。对了,你猜猜我遇到谁了?”

    洞穴里闭目靠坐在岩壁上的银王连眼皮子都没抬,野猪妖依旧是自顾自的道:“说出来,你怕是不信,我遇到你那老相好了。”

    这时候,里面那银王的眼睛才睁开了一条缝。

    饶是就这么一条缝,也是精光一闪,透着一股霸气,仿佛那么一瞬间,对方不是被关在洞穴中的囚徒,而是一位无上王者。

    但这种气势也只是一闪而过,银王双目重新闭上,不过这一次,他开口了:“呼延鬃,你受伤了?”

    呼延鬃?

    楚弦估摸,这就是野猪妖的大名,倒也十分贴切。

    那边野猪妖呼延鬃却是混不在乎:“被几条毒虫咬了一口,没什么大碍,这一点毒素,还不至于将老猪我怎样,倒是你,被这两个字困了这么久,怕是难以回到以前巅峰境界了。”

    看得出来,这呼延鬃很是惆怅,至少能看出来,他对这银王,的确是忠心不二。

    这时候,银王又说话了:“呼延鬃啊呼延鬃,这十年来,你修为倒是提升了不少,但还是没脑子,你也不想想,鬼脸她是恨透天下男子,又怎会收一个男人,作为她的弟子?”

    此话一出口,楚弦就暗道要遭。

    这银王明显是在针对自己啊,与此同时,那呼延鬃也反应过来,立刻是瞪着眼睛,盯着楚弦。

    “把面具摘了。”呼延鬃杀气腾腾道。

    一旁早已经吓的双腿发软的周放也看出不对劲,他立刻是连滚带爬,远离楚弦,估摸是怕一会儿溅一身血。

    楚弦没法子,只能摘下饿鬼面具。

    这一下,周放那边惊呼一声:“楚弦,居然是你?”

    显然周放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和他一起被抓来的人,居然是他恨之入骨的楚弦。

    呼延鬃和银王自然不认识楚弦,但知道楚弦是男子,便是有了杀机,就如同之前他们所言,鬼脸婆婆不屑天下男子,之前所收的徒弟,那都是女子,所以呼延鬃觉得楚弦骗了他,就起了杀机。

    楚弦自然也清楚,他知道,这时候必须说话,否则就没机会说了。

    “呼延前辈,之前你问我是不是婆婆的弟子,我可没有说我是,我只是说,得到过婆婆一些指点罢了,可没有骗你。”楚弦快速说道。

    那呼延鬃一愣,仔细回想,还真是,当时对方的确没有承认是鬼脸婆婆的弟子,但饶是如此,他还是面带杀气道:“你说你得鬼脸婆婆的指点,我却看不出来,她最出名的饿鬼观神法你都没有学会,又怎敢说受过她的指点?你还在骗我老猪,我杀了你。”

    说完就要动手。

    楚弦心中一急,却是灵机一动,将饿鬼观神法的口诀念出。

    这一下,那边银王反而是睁开眼睛,喝止住呼延鬃这头冲动的野猪妖,随后那一双带着银光的眼瞳盯着楚弦看了许久,才问:“的确是鬼脸的功法,但按着她的性子,是不会这么做的,除非有特殊原因,我问你,你是怎么和鬼脸认识的?”

    银王逼问,楚弦便将凌香儿道出,这件事没什么不可说的,谁想到听到凌香儿的名字,银王反应很明显,居然是身子向前一直,问道:“香儿她也来了?”

    观其反应,楚弦若有所思,同时心中大定,立刻是道:“来了,香儿为了救你,早在半年之前就潜入凤城,伺机而动,本来我与她约好,今晚一起来长史府救你,结果半路被鬼脸婆婆所劫,这才跑去那个屠狼大会,这个过程,鬼脸婆婆教我饿鬼观神法,只可惜我天资不够,没学会,之后的事情,银王也就知道了。”

    银王很牛,但楚弦也不差,尤其是在勾心斗角比心境的情况下,这妖王还真不如楚弦这官场老油条。

    就如同此刻,楚弦坦然自若,面对银王那咄咄逼人的目光是丝毫不惧。

    很快,银王收回目光,喃喃自语道:“若是这样,就说得通了,香儿看中了你,鬼脸她爱屋及乌,自然愿意教你功法。”

    那边呼延鬃显然也弄清楚了是怎么回事,此刻哈哈大笑:“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他明白了,银王也清楚,楚弦多少猜出个大概,只有周放,一脑门子浆糊,不是他不聪明,实在是掌握的信息太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让他不明白的是,原本楚弦就要倒霉,怎么几句话后,这小子就又逆转乾坤了?

    这和当初对方抢夺自己这执笔官之位时,是何其的相似。

    虽然心中有些可惜,但周放明白这是什么场合,所以很明智的保持闭嘴。

    便在这时,头顶之上传来轰隆响声,随后便是脚步声起。

    “不好,有人来了。”呼延鬃大吃一惊,立刻是起身,盯着那边入口方向看去。银王这时候也问道:“呼延鬃,你来的时候,被人跟踪了?”

    呼延鬃摇头,旋即想到了什么,立刻是浑身上下摸索起来,下一刻,他哎呀怪叫一声,居然是从背后抓出一只花背蜈蚣。

    这花背蜈蚣咬了呼延鬃一口,只不过下一刻,就被呼延鬃拍成了肉泥。

    显然,有人根据这花背蜈蚣,探知了他们的方位。

    “定然是刚才屠狼大会上的那些废物,好啊,他们来了也好,我老猪今次就将他们全杀光。”呼延鬃杀气腾腾,奈何他之前已经中毒,此刻又被那花背蜈蚣咬了一口,毒上加毒,此刻居然是有些头晕目眩,战力大打折扣。

    “呼延鬃,莫要逞强,你往封妖石东边靠过去,先想法子拖住敌人,我试试冲破封印,否则今日,你我二人都活不了。”银王说了一句,随后起身一步踏出。

    这一步,蕴含了万钧之力,似乎势不可挡,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拦银王踏出这一步,但偏偏,这蕴含无穷之力的一步,就是没有踏出。

    在半路,一股无形的浩瀚之力将银王阻拦,又像是瞬间陷入泥潭,让银王连这样一步都难以真正踏在地上。

    瞬间,楚弦明显感觉到那粗大石柱上刻着的两个字,有一股波动荡漾而出,那种力量,甚至超越了银王那妖王之力,要更深厚,更高级,便如一只要碾碎一只蚂蚁的手指,无论那只蚂蚁有多强壮,也无法改变它是蚂蚁的命运。

    只是下一刻,银王浑身冒出一团妖火,那银色的长发根根竖起,一双妖瞳,也是浮现出赤红之色。

    居然僵持住了。

    楚弦颇为意外的看了一眼,随后发现,并非是银王的力量变的可以抗衡那‘封妖’二字,而是因为,封妖二字本身似乎出了问题。

    再仔细观察,楚弦意外的发现,这两个字的年代,怕是比自己所认知的还要早,绝对不是十年前为了封印银王所用,这两个字,至少写下了有百年以上,甚至更早。

    瞬间,楚弦眼睛一眯。

    他懂了。

    神海书库中强大的前世记忆,让楚弦拥有远超别人的学识和记忆力,这‘封妖’二字,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银王而写,充其量,只是赵仁泽借用这一块石柱,镇压银王而已。

    这封妖二字,是源于楚弦一直想要探寻的‘道仙洞府’。

    这世上有一种仙法奇术,称之为“洞天乾坤”,佛宗神佛所言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讲一花一叶当中,自有乾坤世界,便是一滴水,也蕴含万物,这当中并非全是胡扯瞎掰,那是真的有这般神通手段的。

    当然,即便是大仙,也不可能空口说乾坤,无泥造万物。无论是圣朝的仙人,还是外界的散仙,也都有各自炼制的法宝,这里面,就包括一种特殊的法宝,正所谓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铛内煮江山,这种法宝,就是一种‘储物’法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