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仙官 第七十九章 审赵安

时间:2018-06-12作者:暗黑茄子

    “是!”楚弦一愣,看样子这位老推官是有话要说。

    孔谦微微一笑,上下看了看楚弦,然后才道:“我听左雄提及过你,你很不错,后生可畏啊。”

    说完,伸手拍了拍楚弦的肩膀,然后迈步走进崔焕之的屋子。

    楚弦不明所以,后来一想,这老推官不会是给自己下套子吧?当下是运用官术,查探自己身上还有没有千里神捕印之类的术法,结果自然是没有,老推官还真的只是因为欣赏他,才说了那番话,楚弦的确是想多了。

    楚弦自然不知道,他三天时间就将方顺抓获,更是查出了诸多线索,这件事不光是在巡查司,就算是在提刑司也是被不少人津津乐道,毕竟楚弦只是一个新上任的执笔官,居然能在查案上,超过经验老道的九品神捕任左雄,实际上任左雄和楚弦几乎是前后脚到达凤城的。最后任左雄还马失前蹄,被人劫走了重要的犯官,仕途上,这一点失误几乎已经可以断绝任左雄继续晋升的可能了。

    相反,无论这件大案最后结果如何,楚弦已经是立了大功,这功劳巡查司甚至是察院都不可能抹杀,再加上楚弦的年纪优势,谁都知道将来的楚弦那是大有可为。

    “李大哥!”楚弦看到李严吉和戚成祥,走上前去,这一次,就是李严吉看向楚弦的目光里,都带着欣赏之色,因为他知道楚弦面对两位赤金军,都毫无惧意,若无勇气,谁敢面对军魂杀气?

    武者最佩服和欣赏的就是这个。

    “楚老弟你先去休息,晚些时候,我请你吃酒。”李严吉一句话,已经表明他正式的认可了楚弦。

    这种认可,不是所谓结交,而是一种真正的交情,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说,比李严吉和崔焕之之间的关系还要更加亲密。

    楚弦一笑,他知道李严吉还要事情要做,所以便带着戚成祥先下去休息。

    因为很快,就要提审赵安。

    虽然楚弦知道,对方是有备而来,很可能根本审不出什么,但这一次审问赵安,楚弦也不想缺席,他要从赵安的应答当中,推测对方的意图和想法。

    很多时候,看似的劣势,并不一定就不好,就像是现在,有人前脚劫走方顺,马上赵安便主动投案,看似对方已经主导了整个事态,可事态从来就是千变万化的,对方能掩盖一时,但绝对不可能掩盖一世。

    堂审赵安的时候,主审官是崔焕之和孔谦,因为避嫌,长史赵仁泽自然是没有来,但却是派来了凤城府令监审。

    凤城府令是从五品,官位上是要高于崔焕之和孔谦的,而且很有可能,这位府令大人,也是长史赵仁泽那一方的人。

    楚弦是执笔,负责记录堂审经过。

    就如同楚弦所预料的,赵安明显是胸有成竹,只是承认了一些不痛不痒的罪名,例如强买强卖,最重的,就是打伤别人,按照天唐圣朝之律法,充其量是入监半年,罚银百两。

    而到最后,崔焕之都没有提起之前方顺的供词,因为提了意义也不大,反而会落到下乘,被人抓住把柄,随便反咬一口,都是一个麻烦。

    崔焕之在官场也沉浮十几年了,这个道理他不会不明白,尤其是如此大案,如此复杂的环境下,更是要小心谨慎。

    堂审的结果,赵安入监半年,罚银五百两。

    不过楚弦知道,这绝对不会是赵安的结局,现在,只是一个开始。

    ……

    楚弦带着王若雨还有城门关令王赞去见了崔焕之。

    王若雨作为王御史的独女,自然也是被各方重视,便是长史赵仁泽知道了,也是专门跑来慰问了一番。

    之前王若雨躲在红羽骑兵营中,这件事没人知道,甚至在卷宗里都是注明王若雨是不知所踪。

    王若雨也不愧是官家之女,待人处事也是极有涵养,哪怕面对的是赵安的父亲赵仁泽,她也没有失态,但显然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王若雨告诉楚弦,她已经专门请求过崔大人,后者特允她参与案件的查办,但也只能旁观,不可介入,这已经是破例了,当然最主要的原因不只是因为她是王御史的女儿,还因为在关键时刻,是王若雨带兵替楚弦解围。

    王赞有他自己的官职,不能经常跑来帮忙,但只要有什么关于御史一案的风吹草动,他也会第一时间告诉楚弦,有些线索,还真的很有用处。就例如王赞告诉楚弦,他听一个经常在御史府门前买菜的老农说过,御史府在出事之前,已经是有段日子没有见过御史出来了。原来王御史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只要天气好,都会在大早出门,身着便装,只带一个护卫,沿着东门大街走走逛逛,一来活动腿脚晒晒太阳,二来也能体察民情。

    还有一个不算是线索的东西,那就是王赞弄来一份三年时间出入城门的纪录,这是作为城门关令的职责之一,如果是平常百姓进出,自然不需要纪录,但如果是官员出入,他们都会纪录在册,上面会标注时间。

    王赞告诉楚弦,他觉得这一份纪录可能会帮上楚弦的忙,之前没拿出来,也是忘了这茬儿。

    楚弦也不愿意打击王赞协助办案的自信心,实际上,这份出入城门的纪录当真是意义不大,那行凶的歹徒,也不可能在上面有纪录,不过这话楚弦不会说,依旧是谢过王赞的热心。

    所以那份出入纪录的文册,楚弦没有仔细看,只是扫了一眼,便放在书房里。而接下来的几日,在崔焕之的主持下,巡查司走访了不少御史经常出入的地方,也问过以前御史府的守卫,御史下属的官员。

    总之,他们是抓紧时间,期望找到御史被害一案的突破口,这几日光是楚弦纪录下的文册,已经是有数本之多。

    这几日,楚弦也偶然会遇到周放。

    周放作为巡查司的小吏总管,牵马送饭,这些小事他都负责,每次见到楚弦,他都故意不搭理,而且看得出,他眼中对楚弦的敌意那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不过楚弦不会和一个小吏一般见识,虽然楚弦知道,这周放只要一有机会,就偷偷给自己使绊子。就像是需要用马,别的官员那是随叫随到,轮到自己的时候,经常是要等上许久,又像是查案过程中吃饭,众人餐盒都是三菜一汤,唯独楚弦,经常会少一两样,有几次连饭都是凉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