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仙官 第七十一章 王若雨

时间:2018-06-08作者:暗黑茄子

    ,!

    这些骑兵同样是身着明光铁甲,手中的长枪更长,头盔带红羽,楚弦认出来了,这是有名的红羽骑兵。

    虽然只有差不多五十骑,却有一种千军万马的气势,其气势,居然是能压过四倍人数于他们的赤金军。

    看到这红羽骑兵,那边曹延的脸色立刻是一变,暗道坏了。

    赤金军,红羽骑兵,那都属城防军,一般情况下没有军府的调令,是不允许进城的,曹延等于是在没有军府调令的情况下,擅自带队前来,但这红羽骑兵肯定不是。

    红羽骑兵也有参军管辖,对方和他可不是一系的,倘若这件事真的要掰扯,他曹延必然要担责,而且,还是他担不起的罪责。

    当下这曹延就有些慌神。

    再看骑兵当中有一骑身姿婀娜,明显是一位女子,圣朝军制将领,都可从甲胄,盔羽和肩兽上区分出来。

    伍长什长百夫长只有甲胄不同,到了可以统御五百人的都统这一级,便可见肩兽,也就是肩甲上的图案。

    正副都统都是铁狼图案,眼前这位女骑兵便有单肩铁狼甲,也就是说,对方至少都是一个副都统。

    这位女都统英姿飒爽,但眉宇之间却有悲色,此刻持枪道:“曹延,你无军府调令,擅自调动赤金军出营,还不速速归营?”

    那曹延脸色一沉,知道大势已去,五十名红羽骑兵,足以瞬间冲散他两百赤金军,而且眼前这女都统身份特殊,更和他不对付,虽说在官位上,对方远不如自己,但他没有调令就带兵出营这件事,无论说到哪儿去都是大罪过。

    眼下趁事态还有回旋的余地,应该早早退走才是上策,真闹到军府司马那里,他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当下曹延心中打定主意,立刻是冷哼一声,也不去搭理那女都统,而是挥手一动,那两百赤金军立刻是收盾收枪,整齐退走,片刻之间居然就走的干干净净,足见军纪严明。

    楚弦这时候松了口气。

    这是他梦醒之后经历过最危险也是最无奈的一刻,若没有这个女都统带五十骑兵赶来相助,加持疾风之术的两百赤金军顷刻之间就可以将他们所有人都拿下。

    楚弦看了看依旧昏睡的方顺,暗道好险。

    胧月阁那边,赵安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那曹延居然跑了,为什么不动手,不就是五十名骑兵,怕什么?在这窄巷当中,两百赤金军还怕五十骑兵吗?显然是曹延害怕,所以为了自保,这才带兵离开。

    “曹延这个懦夫,胆小如鼠,我回去必定在父亲面前告你一状。”赵安咬牙切齿,但此刻是换做他无计可施了,因为他也认得那个女都统,对方是绝对不可能听他的命令的。

    这时候,赵安才感觉到了害怕。

    他怕方顺嘴不严,将一切都抖出来,到时候,他赵安必然要倒霉。想到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赵安手指都有些颤抖,不过他也清楚现在的局面他已经控制不住,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刻赶回长史府,将一切都告诉父亲,请求父亲庇护。

    虽说免不了要被父亲狠狠训斥甚至是责罚,但相对于被抓杀头,那就不算什么了。

    当下赵安一声不吭,立刻就走,甚至连跟他一起来的纨绔,他都不去打一声招呼。

    ……

    楚弦这时候意外的看着从马上跳下来的女都统,倒不是因为她身为女子,居然能在军中任职,而是因为,她居然是王若雨。

    王若雨,监察御史王贤明的独女,这在卷宗当中已经是写的很清楚,只不过卷宗里并没有说,这王若雨居然还是一位军中都统。

    那边王若雨上下打量了楚弦一眼,然后道:“父亲遇害之前便感觉不对,可能是为了保护我,所以在他遇害前一月,将我送往红羽骑兵营,本以为只是猜测,没想到真的有人刺杀了我父亲,至于我这都统之职,却是我凭真本事得来的。”

    楚弦还真不知道这件事。

    他知道王御史有一个女儿,只是没人知道其去向,谁能想到,这个王若雨居然一直躲在军营当中。

    不得不说,王贤明还真的是作对了这件事。

    至于为何要将王若雨送到红羽骑兵营,却是因为那里的一位偏将,曾是王贤明的学生。

    这么一来,事情就弄明白了。

    王若雨也是从小习武,虽是女子,却一点不输男儿。而她显然也在一直关注父亲遇害之事,只是王若雨也知道这案子当中有蹊跷,更是信不过凤城衙司,所以一直在等机会。

    在知道巡查司派来官员查案之后,她就暗中派人关注,刚好红羽军营和赤金军营相隔不远,所以曹延带队出发时,刚好被她撞见,王若雨这才请了一个调兵之符,带五十名骑兵前来,果然是帮上了大忙。

    此刻王若雨道:“我知道你们巡查司在查我爹爹被刺杀之案,不过这件事,我同样没有头绪,若是让我知道是谁杀了我爹,我必将其挫骨扬灰。”

    对于楚弦来说,这王若雨绝对算是及时雨,若她没有带着五十骑赶来相助,刚才方顺必然会被对方劫走,而且接下来有军营这一层关系,楚弦办事就更容易了。

    那边沈子义也是走过来,看了一眼王若雨,目露惊讶之色:“我听闻前几日红羽骑兵营里校场比武,一个女子夺了五百人副都统的军职,想不到,居然是你。”

    一个是军府司马的公子,一个是监察御史的千金,同在凤城,便是没有见过,也绝对听说过彼此。

    王若雨显然对沈子义这种纨绔子弟没什么好感,理都不理,只是对楚弦道:“楚大人,你若要审问犯官,我不建议你去凤城衙司,这方顺乃是衙司主书,难免有利益之人,若是不嫌弃,可到我红羽骑兵营,至少能保证安全。”

    这话算是说到楚弦心坎里了,今夜楚弦是差一点阴沟里翻船,谁能想到,这件事居然会牵扯到长史府,对方更是连赤金军都调动了,这阵仗就有些大了。就算楚弦要将阻扰巡查司办案的赵安,还有刚才那个曹参军抓起来,这凤城怕是也没谁会听他的命令。

    当务之急,就是提审方顺,免得对方反应过来,又通过各种手段来要人,楚弦这么一个正九品的巡查司执笔,明显是有些不够看,尤其是在这种节骨眼上,估摸凤城的官员,都不会给自己行方便之门。

    而王若雨那边就不一样了。

    她是被害御史王贤明的女儿,那是天然的盟友,肯定是会帮着巡查司,将她爹遇害的真相查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