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仙官 第二十八章 扑哧一笑

时间:2018-05-18作者:暗黑茄子

    崔焕之很期待,但他不会问,他想猜猜,看自己能不能凭借对方做出的诗文来猜出来哪个是楚弦。这时候,崔焕之看到白子衿,先是一愣,随后面带狐疑,似乎话到嘴边,但却没有问出来。

    白子衿则是一脸淡然。

    “可能是认错人了。”崔焕之一心中暗道,仔细一比较,越发觉得是认错人了,当下是松了口气。

    然后他这时候心生一计,便道:“你们作为参加今年乡试的学子,那文才自然是都不差,不如这样,现在,你们每人作一首诗,只说诗,但不要道出你们的姓名。”

    众多学子不知崔焕之这是要做什么,但也不敢问,只不过一个个都是激动无比,显然,如果能做出一首让崔大人看重的诗文,想必,就能得到这位大人的青睐。

    这当中,冯侩一脸胸有成竹,而苏季,更是激动的抓紧袖口。

    这是一个机会。

    一旦能让崔大人称赞,那么,就有可能改变命运。

    原本苏季自己是有一首诗的,但他觉得,他的诗,比楚弦那一首要差远了,如果用他自己那一首,肯定难以出彩,更别想压过其他学子。

    所以,这时候,苏季已经是做出了决定。

    他要剽窃楚弦这一首诗,毕竟,楚弦不在,谁知道自己用了他的诗?就算是事后楚弦知道了,自己也可以装作不知情,只要抓住这一次机会,那从今以后,楚弦那种人,就没资格再与自己结交。

    想到这里,苏季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

    “好了,你们便挨个作诗一首,我和崔大人一起评判。”吴乾搞不明白崔焕之要做什么,但他根本不问,崔焕之比他官级高,而且马上就要担任巡查御史,所以他只要配合就好。

    接下来,这些今年参加乡试的学子一个个上前,摇头晃脑,道出他们所做的诗句,这第一个,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没想好,居然只念了一句“未见雪飘花已谢”就卡壳了,支支吾吾说不出下一句。

    其他学子自然乐见于此,当下是小声笑出声,这样一来,那学子更是紧张,头脑一片空白,最后是沮丧退了回去。

    这就是弃权了。

    “无妨,诗文讲灵感,有事便是如此,想不出,就是想不出。”崔焕之摆摆手,示意不要在意。

    但,这能不在意?

    紧接着,后面的学子也是一一上场。

    轮到冯侩,他是拄着拐棍上前几步:“学生见过两位大人,小诗一首,还请两位大人指点。”

    说完,便开口吟诗:“月夜觉枕冷。”

    随后眉头一挑又道:“又见窗外明。”

    沉思片刻,见周围学子和两位大人都注意过来,这才道:“听风知雪重,时闻折枝声。”

    说完,就有几个学子称赞道:“好诗啊。”

    “月夜觉枕冷,又见窗外明。听风知雪重,时闻折枝声。的确是好诗,有意境。”

    有人称赞,冯侩自然得意,尤其是看到吴乾大人也是点头,那更是高兴无比。

    这诗,可是他花了银子从别人手里买来的,对方才学颇高,远超一般学子,至少都是榜生前三名的程度。

    这诗,能差得了吗?

    平心而论,冯侩这一首诗的确是目前为止最好的,其他学子的诗,无论工整押韵还是意境,都要差一些。

    接下来几个,也是平平淡淡,甚至吴乾连头都不点一下。

    这时候,白子衿上前道:“雪落灵城一尺寒,闺门忧叹无花庵,城头春风吹三月,一觉惊觉梅花开。”

    崔焕之立刻眼睛一亮,暗道不错。

    难道说,这个长得白白净净柔柔弱弱的学子,就是楚弦?

    崔焕之又仔细将这一首诗嚼味一下,摇了摇头。

    不是。

    楚弦文章老道,谋术,施政,律法,诗文,都有极高见解,若是楚弦来作诗,不会这般。但这一首诗也不算差了,至少目前为止,在已经出场的学子里,这人当属第一。

    最后一个,轮到苏季。

    苏季刚才听的仔细,不说白子衿的诗,就是冯侩的诗,他自己就比不了,想要出头,想要压过众多学子,看起来只能用那一首诗了。

    当下苏季是上前一步,装模作样的将那一首诗道出。

    “风吹叶落暮色沉,

    秀色如玉雪纷纷。

    成王踏月梦舞剑,

    奸邪一出斩乾坤。”

    苏季念诵的极富感情,可以说将诗中那一股胸怀抱负都表现了出来,听到这一首诗的瞬间,崔焕之眼睛一亮。

    他甚至激动的上前一步。

    没错了。

    就是这一首诗,崔焕之甚至可以肯定,能做出这一首诗的,就只有那个楚弦。

    别说崔焕之,就是吴乾都是心头一跳,连连点头,暗道这诗的确不错,尤其是其中意境还有那种天道为公匡扶正义的蕴意,更是了不起。

    显然若无意外,这一首诗,必然可成今日诗会的魁首。

    崔焕之尚且如此,就别说其他人了,吴乾此刻是开口称赞,不吝赞美之眼,看向苏季也是面带善意。

    这让苏季激动的浑身颤抖,暗道这是要时来运转了。

    只要能得到两位大人的青睐,哪怕他没有中得榜生,也应该能凭借这一层关系,在衙门里谋个差事,哪怕只是一个文笔先生,也要强过那些贩夫走卒。

    虽然心中激动,但苏季还是装模作样的躬身道:“大人谬赞了,学生愧不敢当。”

    其他学子也是品味出这诗的蕴意,的确,是胸怀满志,他们不如。

    冯侩却是脸色不好看,有一个白子衿压过他,他是没法子,白子衿的文才,那是和楚弦相差无几,而且人家家世也不差,不好惹,但苏季凭什么?

    这家伙平日里的文才,还不如自己,别人说这诗好,冯侩却觉得一般,有什么可赞美的。不过这话他没法子说,就连吴乾大人都说好,他还不至于胆大到当众唱反调。

    便在这时候,一直默默品味着一首诗的白子衿却是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

    众人皆赞美,唯有一人笑,可想而知,这有多明显,当下众人目光,包括崔焕之和吴乾,都看向白子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