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仙官 第二十章 阴司小鬼

时间:2018-05-14作者:暗黑茄子

    ,!

    母亲的病,已经到了药石难治的地步,保守治疗,未必救得活,所以楚弦要用另外一门法子。

    他在梦中,曾做过东岳刺史,刺史,乃一方大吏,此外,楚弦这刺史,并非一般封疆大吏那么简单,他除了管人,也得阴司授印,掌管东岳之地的鬼神。

    鬼神之力,自然是神秘莫测。楚弦曾见过一种医术,医者,治垂死之人,下猛药,又担心布承受不住,于是找来鬼神,以鬼神之力定布神魂,吸食污秽之气,如此,布魂魄不惊不散,辅以猛药,可有回天之力。

    今天楚弦要做的,是同样的事情。

    倘若他修为神通都在,要召来一些鬼神,那是易如反掌,可现在不行,所以楚弦思来想去,只能借助一些手段招来鬼神。

    这一次让许捕快找的道宫香灰、柳泉阴水、公牛目泪这些东西,就是用来干这个的。

    楚弦要做的,是养魂香。

    还要做一根打鬼的柳鞭。

    曾经做过府君,楚弦自然知道如何制作养魂香,当下是抓紧时间立刻制作,天黑时,已经是做好了一大根。

    这一根养魂香,粗两指,长一尺七寸,可以烧三个时辰,足够楚弦来用。

    而打鬼的柳鞭,楚弦是用门外柳树上的一根柳树枝,抹上香灰,泡阴水,浸桃木油,用三十六张写满‘破魂法咒’的黄纸侵湿包裹鞭柄,简单制作而成。

    一切都做好之后,天色已经黑了。

    楚弦看了看时辰,知道差不多了,先取来一壶酒,送给门口守着的那个衙役,酒中,楚弦加了让人昏睡的药材,两杯下肚,这个衙役就靠在墙角呼呼大睡。

    让这衙役睡着,也是怕一会儿吓着他,因为接下来,楚弦就要招鬼了。

    就在院子中央,楚弦将养魂香点燃,插在一个大坛子里,随后就以牛泪香灰水明目,如此一来,肉体凡胎,也能看到鬼物。

    之后,便拿着打鬼柳鞭,坐在一旁等着。

    养魂香,活人是闻不到的,只有鬼物能闻到,楚弦自然清楚,他这么招鬼,不光是会召来阴司有官印差牌的鬼神,更可能召来一些孤魂野鬼。

    所以,他才做了这打鬼柳鞭,哪些不长眼的野鬼若是跑来吃香火,楚弦绝对不会客气。

    养魂香一点,一股无形的香味飘出,居然是飘入地中。

    等了没一会儿,便听到一阵怪声,咯咯怪想,仿佛蛤蟆在叫,楚弦用牛泪香灰水明过目,扭头看向一旁,便看到土墙外,爬进来一个野鬼。

    这野鬼披头散发,穿着白衣,浑身是血,估摸是横死的,没什么灵智,此刻,就像是被肉香引来的野狗,只顾冲向养魂香。若是普通人看到这一幕,必然会惊恐无比,但楚弦见多识广,根本没有半分惧意。

    “滚!”

    楚弦甩手就是一鞭打过去,就听到一声惨叫,那野鬼被打的魂魄不稳,楚弦做的打鬼柳鞭,威力自然不可小觑,这一鞭子打过去,几乎将这野鬼打的魂飞魄散。

    即便是没有什么灵智,但这野鬼也知道什么叫做怕。

    所以挨了一鞭,立刻是吓的跑开,但却没有跑远,只是在院外游荡。

    野鬼,不是楚弦要等的鬼神,所以还需要继续等。

    少顷,又有一个野鬼被养魂香吸引了过来,这是一个男鬼,阴身强健,但楚弦只是两鞭子,就将对方打的抱头求饶。

    显然,这个野鬼,有一些灵智,起码知道求饶。

    “滚,别妨碍我办事。”楚弦一声呵斥,那野鬼知道是遇到高人,急忙是吓的行礼离开。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楚弦一共赶走了十几波孤魂野鬼,其中有一个,还是有些道行的鬼修,懂的一些鬼打墙,迷心术一些的小术法,可在楚弦的打鬼柳条下,依旧是败下阵来。

    没法子,楚弦用的打鬼柳条乃是正统道家的制法,近乎和一些官家的打鬼棒一样,一般的鬼修,哪里能挨得住。尤其是上面三十张写满‘破魂法咒’的黄纸,那都是楚弦亲笔写下的,他如今虽没有法力修为,更没有官印加身,但自古文人字印精神,字,本身就有一种力量,代表着一种天道道理,尤其是楚弦的字,书写破魂法咒,还是三六张,就算他本身没有法力支撑,也能产生些许破魂法咒的力量。

    所以,才会有这等威能。

    好在楚弦没有对这些孤魂野鬼赶尽杀绝,有些孤魂野鬼本就可怜,游历人间,迟早是魂飞魄散的结果,倒也没有必要做的太绝。

    便就在这时,楚弦突然听到一声锣响。

    当即精神一振,他知道,他要等的正主来了。

    几乎是锣响的同时,门外,穿墙走进来一个小鬼。这小鬼不过五尺高的身材,头大如锣,青面獠牙,赤着上身,皮如蟾衣,精肉结实,下身则是穿着一个皮质蔽膝大巾,挡着下半身,只露出两条精装小腿,赤着脚,腰间束带上,还挂着一个巴掌大小的腰牌。

    楚弦定目一看,腰牌上赫然写着‘鬼差’二字。

    鬼差,阴司当中最低级的差人,比捕头都不如,相当于更低一级的差人。

    这种鬼差并不厉害,但再弱,那也是替阴司办事,比那些孤魂野鬼和一些小鬼修都要强得多,便如人间百姓和衙役的关系。

    再弱,人家也是官家人,也是鬼神,就是这个道理。

    这小鬼手里拿着一个铜锣,楚弦见多识广,知道那是阴司的鬼器,用来镇魂,用来开路引野鬼入黄泉鬼路,不过楚弦对这铜锣没有丝毫兴趣。

    他唯一有兴趣的,是小鬼腰间的腰牌。

    那才是厉害的东西,也是这一次,楚弦需要用到给母亲定魂养魄的法器。

    小鬼进了院子,先是四下扫了一眼,然后鼻子一动,就顺着香味走到养魂香的面前,随后贪婪的吸了一大口。

    别人看不到,但楚弦明目之后,可以看到这小鬼一口就吸走了差不过三分之一的养魂香,养魂香的长度也是立刻缩短了一节。

    “一口只能吸三分之一吗?修为很一般。”楚弦心里已经有了算计,此刻却是走上前去,拱手一礼:“这位差爷安好。”
小说推荐